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 |  2 |  3 |  4 |  5 |  6 |  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本文を読むにはこちらからパスワード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
PR

这首绝对算得上是精心制作,从前期,演唱者到后期阵容不可谓不豪华.
再配着黑天视觉那制作精良的COS MV一出,加上歌中的念白,生生虐碎了无数少女心.

选用的曲子是《所向披靡》,在古风圈里也算是被应用广泛得不得了的曲,一波三折的编曲很有剧情感,要柔情有柔情,要悲怆有悲怆,要豪迈也能豪迈,理所当然得到了诸多歌手的青睐,

由于是《七侠五义》主题,于是填词也遵循了歌曲和作品本身的特点,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寥寥几语道尽生平快意与知己不得酬的遗憾,淡淡的惆怅和悲壮交织成长长的画卷,从开封到松江,从江湖到庙堂,那时他是御猫他是五义,不打不相识,打完后便是刀剑并肩,潇洒江湖,直到最后那桀骜不驯的白衣男子葬身冲霄....

一首歌里这么多的故事,说不清读不完.

演唱方面此歌也完全没得挑,不管是流浪的蛙蛙还是Assen捷,都是古风圈颇有名气的歌手,声线不说特别完美出挑,但就是让人听着相当舒服的清爽.他们的搭配可谓是相得益彰,对歌的诠释也令人耳目一新,柔情和侠情把握在恰到好处的平衡点.

比较惊喜的是歌中姜广涛和夏磊的念白,老实说歌中念白这东西其实很危险,念好了是锦上添花,念不好就是画蛇添足,而这两位不愧是专业的果然没让人失望,短短几句话间,人物性格体现得通透,再配着量身定做的歌词,难怪那么多人被虐得心口疼还忍不住反复聆听.

庙堂高远,江湖逍遥.

快意情仇嬉笑纵横,他们本应该这样潇洒地走过这辈子,只可惜守那方青天护那一家国终究是要鲜血铺就前路.

于是他一身傲骨冲霄尽葬,留他一人墓前默然祭奠.

时间不停历史不断,他们的故事终于也成了泛黄的书页.后人言论纷纷,功过皆在笑谈中,而真正的真实,不会再被谁知晓.

只在追忆时,叹一句英雄绝代,国土无双.

因为好像大家都把我塑造的形象当真了..

就,简单说,我的文是衍生于虫工的同人漫,性格是我自己从漫画里理解的.
一切还是以本子为准,别太把我的理解当回事,也许我彻底理解岔了[..]

然后,这些文,除了这个博客,不会在任何场合公开发表,毕竟是衍生物.
博客也是上密码的,猜不出来密码我也....抱歉啦.

而且我似乎还衍生得特别过份XDD
私下传的GN们也请不要公开,而且千万不要把那句"一切设定以原本子为准,我自己任何衍生都不作数,也不要用它当原设"给删掉,怎么说我已经把原著玩坏了啦,OOC了还公开我一定会被打死.

不过大家能喜欢我这奇怪的脑洞我还是很高兴.
我会..努力..写完A打头那篇的,话唠如我已经写太长了OTL,推理破案真不是我强项
我也就只能写写打架和风花雪月(..)

总之,谢谢追文的各位> <
但还是原作者最高这点不能忘记喔

配的曲子是剑芳,个人非常喜欢的一首曲子,听着就风流倜傥.

琵琶在我心里一直是很奇妙的乐器,不仅仅是因为《琵琶行》里对它音色出众的描述,就是觉得,只是弹拨技巧变一下,便可以清楚地表达各种情绪的琵琶音很不可思议.就算与其余乐器混搭也不会被夺走韵味.

而在这一支曲中,它仅仅配上简单鼓点的点缀,气势上就已相当完美.

话又说回来,这么天衣无缝的曲,其实更合适作为单纯的BGM,以它做伴奏演唱,如果后期处理不是很得当,乐声相当容易盖过人声,这首歌中个人听过几个版本都是这个情况--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尽人意的地方,大概也就是这点了吧.

再说说歌本身.

单从用于描述白泽琰这个人的角度来说,填词非常成功.

从头到尾歌词都得相当大气,没有一点故作姿态.不管是简单叙述背景的"万里瀚海千里征帆影,疾马持剑英雄行",还是直接描写人物的,"极目浩荡江山萧瑟亦清欢",字字句句都透着洒脱的风流,在以委婉哀情多见的古风曲里,这样的填词风格应该算是独树一格.

至于演唱方面,由于歌曲层次感本身就比较强,也使得歌的可听度相对高.原唱的姑娘声线也非常好,但是在诠释那种恣意狂傲上稍弱,倒是有一个男声翻唱的版本比较圆满体现了歌中意境,可惜后期没做好,导致整体效果不算完美,有利有弊吧.

除去英年早逝,《七侠五义》原著里几乎毫不犹豫给了白玉堂所有作者能给的宠爱.

无论是年少华美的容貌,抑或是七窍玲珑心的聪颖过人,又或是格外坦率恣意的性格,这些细节又无一不透露着摆脱所有束缚的狂傲,所以他再嚣张再折腾,总有一群人纵容着他.

归根究底,大约他们也是羡慕着少年那在江湖风波中也依旧干净的赤子之心,和风流天下我一人的自由洒脱罢.

说点儿题外话,许多作品里,无论是风流倜傥的侠客,还是满腹诗书的文人,但凡有个出挑的,穿衣必着白.

儒雅若李寻欢,冷酷似花无缺,倜傥如楚留香--反正屏幕上他们出现都一身素白,白得风度翩翩宛若谪仙.

而到如今,无数作品中,白衣公子四个字几乎成了一个固定的意象,是女子们美好的憧憬,亦是男子们的向往.

白其实是最容易被弄脏的颜色,因为它太干净单纯,所以一旦有一点污,便无所遁形.

所以敢着白衣的人,必定是及其自傲,或者内心及其坦然之人,否则无论如何衬不起这样的颜色.

可是,那么多作品里的白衣公子,却只有白玉堂一个穿白衣穿得这么嚣张跋扈

只有他,将最干净素雅的白,穿出了火一样的灼热.

白衣如火,其人无瑕.

不择天命,任我笑傲.

原曲是圣田康子的涟漪,非常安静的一首钢琴曲,编曲相对平淡,但是钢琴本身的声音就清澈,所以曲子听起来颇有些遗世独立感.

于是连带着歌里唱的那个人也显得遥不可及.

关于展昭的同人歌很多,各自有各自的风格与侧重点,这一首算是重意不重形,歌词几乎全用在描述"其人如青莲",只这个意象,便完美地和曲搭配起来,清冷的旋律,淡雅的填词,很容易就让听者从这两者的结合间勾勒出曲中人物形象.

温和但不软弱,慈悲却不是无原则.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我就心想,怎么这么安静呢.

是的,安静,是我对这首歌最初的印象,它从头到尾无所谓起伏,就是平平静静的一路展开,没有特别夺人之处,但异常合适细细聆听--不过,大概没多少人会有这个耐心吧

或许是因为这样,虽然是相当不错的词作,可流传相对小众,要说出挑的演唱版本从专业的角度来说几乎没有,我自己听的大概是原唱的版本,相当柔和的男声,恰好中和了伴奏原本过冷的音色,演唱过程中也没使用什么特别的演唱技巧,但不可否定的是这种自然感,将词中的韵味诠释得非常到位.

细细品位话,仿佛可以看到曲中的那个人走过千年的时光,鲜活地浮现在触手可及之处.

江南一袭烟雨里,他浅笑低眉,蓝衣渺渺,温和安静.

汴京纷飞白雪中,他姿容端整,红衣飒飒,英华内敛.

他笑容温雅,醉倒春风,他少年英侠,仗剑独行.

他策马疾驰,快意江湖,他隐忍不发,独守青天.

他执伞而来,静静伫立,用一生梦一场鸳鸯蝴蝶.

他缓步行去,衣袂飞扬,身后云山雾深洛水迢迢.

无数不一样的侧面在歌中一一浮现,唯独不变的是青莲的高洁与风骨.

清濯其华,淡然洒脱,君子如玉,宁静致远.

楚冥

幽冥令执掌者,幽冥宫宫主.

擅谋略于机关术.

神鬼莫测阎罗公子,见过他真面目的,除了友人就是死人

很多人觉得他没有性格相当好处,很多人也觉得他性格变化莫测,

交情深浅不同待人态度也不同,不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眼里他是知书达理的公子.

无论什么状态都能游刃有余,御下甚严,赏罚分明,言出必行,手段狠绝,从不拖泥带水

对幽冥宫宫众来说,他并非高高在上的掌权者,而是他们以命换命的兄弟.

只要不招惹他,他对许多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都漠不关心,交友全凭喜好,不问出身不问地位.

瞬时翻脸没理由,最大理由是看你不顺眼.

比较诡异的是,他被认为是江湖邪道的代表,师门却是江湖白道中流砥柱的天山派.

不喜随身携带武器,但随手抄起什么东西都是武器.

内力自成一派,据说是家传,但是其妹和他完全不是一个路数.

常拿在手中的玉骨扇是师傅所赠,至于究竟只是一把扇子,还是夺命的暗器,只有使用者自己才知道.

楚倾墨

幽冥宫幕后之主,擅毒,精于机关和医术,似乎与闵秀秀有些渊源.

江湖人称紫衣罗刹女.

其实也就是个年纪轻轻的姑娘,不喜与人交往,被人误解从不解释,看似性子凉薄.实际上至情至性,死穴是亲近之人被伤害,她会和伤害她亲近之人的人玉石俱焚.

平素不好打斗,不到性命攸关时亦不会出手动武,惹急了杀人便见血封喉从不啰嗦

体质特殊,被公孙策说"好好的姑娘怎么药人似的",体质毒蛊不侵,但经脉皆有损,无法修习正统的内力.

师从隐居昆仑的无极道人,师娘是数十年前名动江湖的神医,人称广寒仙子,据传医术活死人肉白骨.

自幼在昆仑长大,师兄为明月山庄少庄主殷无咎

武器家传的血色鸳鸯刀,名唤红莲,一双毒刃

4

宝元元年夏末,展昭因公至安平镇.
约莫近晌午的时刻,人流未散,展昭牵马沿街旁缓步而行.不觉竟走到了一座酒楼前.

蓝衫青年仰头,看着酒楼匾额上龙飞凤舞”潘家楼”三个大字,幽黑的眸里尽是温润.
楼内机灵的小二见他停步,忙不迭地上前来招呼,展昭沉吟片刻,将手中马缰递予小二,嘱其好生照顾,自己只身上了二层,拣靠窗处坐下,要了壶竹叶青并几个小菜.

不过片刻,酒菜上齐,展昭提壶给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尽.
似乎未曾变过的酒香,一时让青年有些恍神.

上次坐在这里喝酒还是明道末年,在要饮酒的节骨眼,遇上了那少年.
初见时少年一袭白衣走上楼来,年少华美,神采焕然,折扇一开一合间风流姿态尽显,看得展昭好生羡慕.

而今可算是故地重游,楼中摆设酒菜俱余当年痕迹.,可那风流张狂的白衣人,却又要到何处寻来?

展昭收回思绪,展昭复替自己斟酒,只是这回尚举杯,便听得楼梯上一阵凌乱的响动.
他抬眼望去,却是一身着用料考究的白色长衫的公子并几个武生打扮的侍从走上楼来,那公子身侧还有位姿容俏丽,神情悲切的姑娘.

“哎造孽啊,这白瘟神.又不知从哪儿带来的闺女啊..”

邻桌两人窃窃低语恰到好处地飘来,展昭眉头微微一蹙,忙凝神细听,才知那方才上楼的公子姓白,是镇上的大户人家,长得一表人才,自幼又有名师教导读书习武,按理说应是个正正经经的人,却不知怎么就走了邪道,总做些有违道义礼法之事,因其家大业大,本人又是个心狠手辣说一不二的主儿,虽招人怨却也总没人治得住他.

邻桌一伙儿正说着,冷不防那白公子身影一晃闪到了他们桌旁.”哗啦”一声桌盘皆掀,杯盏碎声起时,寒剑出鞘的寒光划过,眼看那两人就要身首异处,一柄乌金的古剑却轻巧地格入刀锋之下.

“兄台这是何必?蓝衫青年挑眉,沉声道:”刀剑无眼.”
“你什么东西,敢来管老子的闲事!”那白姓公子横眉竖目,身后几个武生也围了上来.
“人命关天,怎可说是闲事.”
“怎么,如今这英雄绝代的江湖,,还有人要充侠?劝你一句,不该管的你少管,否则管的愈多死得愈快!”

蓝衫青年微笑,面上一派温雅和煦,眼中却已有冷光划过:”我这人跟别人不太一样,管的越多,活得越久.”

“老子就看你能活多久!”

剑影四叠,寒星飞溅.
以一敌五,展昭虽未落下风,却也暗自心惊.

对方身手确不算差,不仅是他本人,就是他几个随从也有两下子,难怪横行霸道无人敢管.
这里尚有未来得及离开的客人,若是缠斗太久难免伤及无辜.

心念动间,巨阙终于低吟一声出鞘,他握住剑柄,剑平平扫出,并不是什么取巧的招式,浑厚的剑气却也将那几人逼退了几步,一击得手展昭也不再容情,剑式变刺为削,贴着一人递来的兵刃斜斜滑上,电光石火间便迫得敌人撒手,兵刃落地之声响起时他腰部一折,轻巧跃起避开后方劈来的两刀,翻身从他们头顶越过时微微展左臂,剑鞘在他们两人手腕上分别一点,又逼的两人弃了武器,剩下的武生见势不妙,一个矮身窜出就要去抓那还在桌边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姑娘,另一个人则护到那白衫公子面前.

本来至此,胜负几乎已分,但变故总是出在陡然一瞬.
白衫公子在武生的保护下往北边后退的同时,竟然一扬双手打出一片针雨,展昭人还在空中,劲已用老来不及借力,对方暗器来得又急,也只能使个千斤坠的功夫落地,同时以巨阙扫去,可那密密麻麻的针几乎是冲着他一百零八个要害穴而来,事出突然,一时间又怎么全避.

他甚至已经听到有惊叫声.不由苦苦一笑,今日看来注定要遭个横祸.

突而清风拂面.

一袭月白色衣衫自他眼前掠过,只见衣袂纷飞扇影缭乱,剩余的针尽数都钉在了那人一柄绘着花鸟山水的扇上,收了暗器那月白的影又冲那白姓公子而去,只听”啪啪啪”数声,却是那白姓的公子被左右开弓赏了不知几个耳光.

“以多欺少本就有违江湖道义,还敢暗器伤人,尔等败类留了何用?”

展昭听得这句话杀意浓浓,不禁往前跨了几步,扬声道:”这位兄台,方才多谢搭救,此人手段虽不上道却也罪不至死,不如.....”
话未竟便被一声冷哼打断,那仗义援手的青年半侧脸看向展昭,微怒道:"阁下倒是好心.”

那人目光凌厉,刺得展昭怔了一怔,倒不是惧了这份气势,只是这眼神莫名相熟.
从开封府到陷空岛,这狠绝又清冷的眼神展昭看了太多次,可眼前这青年,虽也是眉清目秀的好相貌,但并不是展昭识得的任何一位.

“阁下若没事便可让开了.”青年颇为不耐地转身:”闲事少管,否则命短!”

短短半个时辰内连续听到两次内容一样的狠话,展昭不禁好气又好笑.正待出言反驳,却被一女子抢了先,只听得那黄莺出谷般的声音道”既然这位爷无事,小哥也别多生事端,就此罢手罢.”

展昭转头看去时,却见个紫纱蒙面的女子款款而来,她身后却正是那容貌俏丽的姑娘.她站在楼梯边对展昭一礼后匆忙离了这是非之地,那蒙面女子却径直走到了青年身旁,低头看了一眼被打得七荤八素的白姓公子,娇笑道:”今个儿算你命大遇着真侠客,否则就算你有十条命也折了,今后少造孽,莫污了你的姓和这身白衣.”

她话音才落,对方便连连称是,待得了女子一句”走罢”便如蒙大赦,带着人连滚带爬地逃,哪还有半点嚣张气焰,月白衣衫的青年见状只不屑地啐了一声,旋身便要离去,才迈几步,却被人从后搭住了肩,有些恼地回过头去,却正迎上如玉的深黑眼眸,那英气逼人的青年见他转头便收了手,施了一礼道:”展昭冒昧,只是还未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原来是官家的御猫,久仰久仰,只不过在下与展大人萍水相逢,何须互通名姓..”

这话甩得斩钉截铁毫不留情,平心而论略有失礼,展昭却也不急,只静静地注视青年一对冷眸,缓声道:”萍水相逢,也算有缘,何况兄台还救了展某一命,这岂是萍水相逢便能带过的..”

“这话有些意思.”青年挑眉,一时间眼中厉色尽去,反而多了点戏谑:”唐某平生最怕和官府中人有牵扯,若一开始知道你就是那御猫儿,小爷铁定不救.”

“学艺不精累及唐兄,展某惭愧..”展昭拱手:”救命之恩来日定当再谢,告辞了.”
“小爷几时准你走了.”抬手一拦阻下对方去势,青年笑得促狭:”有件事倒想请教大人,方才为何为问名姓对小爷纠缠不休甚至不惜动手?莫不是另有所图?”

展昭深吸气,不讲理的他见得多了,不讲理得如此理直气壮的倒还真没几个.
方才拦他离去确是一时冲动,出手后才觉懊恼,怪自己何时变得如此没有定力,无端又生出这枝节.可被那似是而非的眼神勾起的痛倒是真真地缀在胸口,只觉得若不弄个清楚,唯恐不得心安.可现在弄清楚了,却又被失望揪得更难过.

都两年了,他若真在人世,怎可能杳无音讯,
此人相貌和声音都不同,不过眼神相似.
也只有此相似.

有相似,却终究不是.
微垂眼,展昭沉声道:“之前,是展某失礼,只因觉得唐兄风采神似在下故交,有心结识,并不想冒犯.”

“哈,这听着新鲜,改日唐某倒想拜会拜会那位仁兄,瞧瞧是怎样人物居然让大人失了礼数.”
“若能见着倒好了.”
“此话怎讲?”
“那人为展某所累,殒命襄阳.”
“..........”

青年沉默,看着那蓝衫的男子无意识地蹙眉,眉心有深深的纹,散不开的倦与愁从那处蔓延开,攀上了英挺的眉,覆过了明亮的眸,滑过了挺直的背,渐渐笼罩了整个人..
自己不过短短一句,怎么能揪出这么隐忍的痛来.

看得人,好生不忍.
他想说两句宽慰之言,话到嘴边又生生顿住,只侧过身让开了路,直到那青竹一样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视线里,唇边才溢出沉沉的叹息.

“..话不投机,又何须惋惜.”

紫纱蒙面的女子上前,清清冷冷几个字.
青年摇摇头,不说话,只看着女子,片刻,后者无奈颔首,径直下了楼,临行前只留一句:”记得把钞会了,偿这店家损失.多积点德,兴许能有好事.”

TBC
本文を読むにはこちらからパスワード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

嗯....还是从红泪姐给我的传话说起.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姑娘,不过看到你那句"是真的喜欢才冒昧求文,所以希望作者不会困扰."时,第一感觉是,再次感谢过去没有放弃写文的自己.

谢谢你喜欢,我很幸福,
当然我是会尽量写的因为一万多字了我也不想这么丢(..惯性..)
以及,好多GN来问我今年出不出本,这个很抱歉,今年不出本也没参本,原因..我玩...过..头..了..

而且其实我出本纯粹是给自己留个纪念,所以一般就算出也不会很多,真是对不起辛苦等的大家.
但是其实文我能放我都会放出来的所以不用担心看不到,最多我改几个错字改个结局(HE->BE的还是算了吧)

反正,谢谢嘛.
其实我最初的作品经常被编辑大姐当柴烧,我接触实物刊发表的时候出版界还不像现在那么浮华,责任编辑对作者的要求也不松,我的编辑大姐据说..以前..混..新华社的..是那种对文字敏感到了'标点姿势不对全段重写.."[..],你们别看我现在用半角就跟着我这个用法不对,半角应该配英文,我用纯粹是因为觉得看着秀气而已,但是被她知道一定又会"..干啥呢你干啥呢"地说一通了XD

现在想起来有点怀念那段日子了.
还有最初认识落夜的时候我也很惊讶理工科男生的文笔和构思,我一直以为写文大多是女孩子的专利.
结果自然又被落夜当柴烧了,他嫌弃我写得空洞嘤嘤从此被他杜绝一切华丽描写,所以很多人以为我走华丽风其实根本走不起来好吗,被他掐了.

但是他真的教会我很多东西,写作也好做人也好,或者是,前进的道路也好.
他们总是让我明白,不管你现在被捧得多高,总有人比你更高,所以你要做的是谦虚,
后来我认识了教授和墨水姐.很庆幸我以前就没有装第二字母的技能(..),不然直接碾压碾压碾压..

这么一说,辉也是从来不夸我的,落夜夸我他也不夸,专注挑刺一百年
大概就是遇到了太好的导师和朋友才有今天这样的我> <
所以我一直相信现在看着我文的所有人,哪天一定会超越我..于是我只有再努力点让自己被超越的速度慢些.

因为爱衍生的东西,能坚持做下来就很好.
被比较,想要比较都是无法避免的,但是最后自己的终究是自己的.
我现在回头看我以前的作品其实也不忍直视,乱七八糟,不过就算是黑历史,我也不想否定或者藏起来,因为没有它们的奠基我也走不到今天,所以,并不觉得黑历史被看到有多丢脸,你们看我以前就是这样哦.

可是就是这样的我,不是也走下来了嘛.
我并不是有天赋有灵气的作者,我至今剧情还是弱成渣,但是..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个讲故事的而已.文学作品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评判的硬标准,除非是错字病句语法了,不是吗XD

以前曾经被人说,其实我的作品不怎样,或者说很烂,不过我站到了高处,所以才有更多人注视.
这不是我的实力,是我的权力影响了实力.

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不过后来想想权力也是我挣的啊,利用自己挣来的东西达到目的我觉得没什么错,又没有妨碍别人,瞬间平衡.

其实做很多事情,考验的都是耐性和承受负面信息的能力不是么.
我觉得我脾气已经越来越好啦=v=...
那什么,对了,现在在写那个,我其实特别想写两个场景.

一个是早上起来总裁能心平气和地说猫咪早安,给对方打领带,当然警长还是会冷个脸不理他,也不跟他对视,最后临走前关门的时候给个侧脸,说一句晚上见(.然后,我觉得总裁一天都会坐在警局对面的咖啡厅里的)[揍

还有一个是约好了互相见不到面,临时出任务什么的,他发短信给总裁,总裁一个电话追过来只说注意安全又挂掉.

讨厌啦尽是这种苏场景,我的大脑.
第二条合适现代的展护卫和五爷不,不过说到展护卫和五爷我还是更想写他们打完一架相视一笑,五爷转身说走,喝酒去.白衣飘飘黑发飘飘各种潇洒,展护卫就还剑入鞘说这回五弟可要破费, 展某想着醉仙楼的竹叶青很久了,被五爷笑说就知道你不好打发,随便喝五爷够银子.

....还是苏,
严肃的技能点呢.
嘛或许每个阶段文风都会不一样吧,之前遇到了很久不见的,以前写SEED同人时就在一个论坛的,说好像还记得我以前写的文总是很甜的,看着很舒服.

我还是不要告诉她我现在的真面目了(躲)

可是她记得我的文> <,好开心.
所以想再次谢谢那时,没有放弃的自己
也谢谢那时到现在,总是陪着我的那些人.

今天一定也会过得很顺利






本文を読むにはこちらからパスワード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