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4 |  305 |  304 |  303 |  302 |  301 |  300 |  299 |  298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所选关键词:江湖,侠客,应君江湖不相忘



开宝年间,曾有坤隐一派独步江湖,诸多江湖人为拜入坤隐一门倾尽毕生之力.
可,所谓物极必衰,成为雄踞一方的大派之后,坤隐门内亦出现争权夺利,同门相残之事,又有外敌,虎视眈眈只为窃取坤隐一门镇派秘籍,一时间风云突变,幸而第五代掌门贤明,带领门徒力平诸多事端,才保住坤隐一派命脉,无奈经过此劫,坤隐派已是元气大伤,第五代掌门仙逝后,坤隐派逐渐在江湖上销声匿迹,至天圣年间,其俨然已成江湖传说.

甚至还有说,这坤隐门,早已名存实亡
实情如何,终究也只有该知道的人,才有机会一窥真假了.



殷无咎踏入素云阁时正是早课的时候,几位同门的师弟师妹却颇为反常地聚在一处交头接耳,毫无平日的严谨自律,这让他略觉诧异,坤隐门规虽不算严苛,但并不代表掌门人--也就是他们的师父,会允许这群徒弟如此放肆.

"诸位好兴致啊.?"

月下清泉一样,温和却又带着些冷澈之意的声音,恰到好处地投入到那些窃窃私语中.
那边的人本来还说得起劲,殷无咎这一句话出后却是有片刻静默,有几个机灵些的,听着这话虽觉得凉,可见他脸上并无愠怒之色,赶忙上前笑嘻嘻地拜倒,寒暄,顺便讨饶.

"大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师父明明说还有半月你才到."
"这一趟出去可见着甚么有趣的了?师父不准我们离开师门,全仰仗大师兄解闷儿."
“大师兄,今日这事你可千万别跟师父说.”
“就是就是,我才不想去劈柴.”

被师弟师妹们七嘴八舌扰得有些头晕,殷无咎摆摆手,示意他们住口,这才缓缓道:"你们先说说,为何不守早课的规矩,有理便作罢,若又是那些家长里短的,可别怪我不照拂你们.”
得了他这句话,众人皆会心一笑.

"大师兄,你刚回,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诸位师兄弟中年纪最小的颜笙嘴快:“前些日子,新来了个小师妹."

出乎意料的回答,倒让殷无咎一时反应不过来,因为如今的江湖,坤隐一门早就避世不出,现在的弟子要么是曾经坤隐门门中人的后代,要么是掌门他老人家云游时,一时兴起带回来的--比如自己和二师妹杜灵鸢,但是最近没听说掌门出去云游啊.

眼见殷无咎不开口,颜笙还当是大师兄怀疑自己,又信誓旦旦地补一句:"是真的,不信大师兄你问诸位师兄师姐."

"你慌甚么,我也没说不信."殷无咎一眼看透颜笙心思,只淡淡笑道:"我只是奇怪,既然是前几天来的,门中规矩也该熟了,为何不见这小师妹与你们一同做早课?"
"哎哟,感情大师兄是没见着小师妹失落呀?"娇脆的莺声燕语,是门中女弟子排行第五的席嫣儿,她单手掩嘴,一双明媚的杏眼里尽是活泼的笑意:"别说大师兄你这刚回来的,就是我们一直待在这儿,也没见着她人呢."
"这又是为何?"

殷无咎话音才落,众人便听见素云阁门口处传来个温婉的声儿:"咎儿既想知道,怎么不去问你师父?"
众人闻言立时往发声出看去,却见一位梳着高髻,的美妇人立在门口,正笑吟吟地看着众人,门中弟子见了这美妇,连忙各自回到位置上,再不敢多一句闲话,殷无咎则赶紧迎上前去,撩衣摆跪倒,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叩首礼,唤道;"师娘."

原来这美妇不是别人,正是坤隐派掌门的结发之妻,昔年名动江湖的医仙月湘娥.
受了一礼后,她即刻抬手虚扶,示意殷无咎起身,却并未立刻与他说话,眼神流转,扫了一眼各自归位再不敢造次的门徒,道:"今日早课多加一个时辰,还有偷懒的,自己领罚."
她说话的声音并不大,甚至连口气,也像是母亲教训顽皮的幼童般,和蔼温婉,可听到这话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规矩地连声应好.

瞅着这些徒弟都收敛了,月湘娥这才转向殷无咎,吩咐道:"咎儿随我来."
语毕也不多言,径直转身走出,深蓝罗纱裙裙摆未压环佩,竟是随着她转身的动作曼妙扬起,如仙腾云,殷无咎忙垂首跟上,却不多看一眼.
出了素云阁,月湘娥却并未引殷无咎往掌门叶坤所居的松涛间而去,倒是走上了前往后山墨竹居的路,殷无咎一路跟随无话,心里倒是满腹疑问,这墨竹居背倚寒潭,本是为师父闭关所备,因地处偏幽,周边又设七星连环阵,乃是门中禁地轻易不可踏入,师娘现下引自己前去一定不是要见师父,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师妹,可这小师妹又何德何能,入门半月不到,竟已获准踏足师父的清修之所

疑虑归疑虑,殷无咎到底说是没将这些问出口,师父师娘行事,终归有他们的理,做徒弟的,总不好妄言.
穿过布下机关的竹林,走过弥散海棠香气的花径,月湘娥驻步于墨竹居门前,转头看殷无咎,一向和善的眉目间,不经意多了几分凝重.

"咎儿,今日进入墨竹居所见一切,不可与任何人提起,这你可做得到?"
"师娘吩咐,无咎自然遵从."
"好,师娘信得过你."说着,她在那黑漆的门上,从不同方位轻叩六下,解开门口机关,领他进去,随后又绕了些路,将他带到墨竹居的北厢房.

甫进屋,殷无咎便闻得一股浓郁且呛鼻的药味,差点没忍住轻咳出声,月湘娥面色不改,只微微蹙了眉,冲着内室喊了声;"官人."
片刻后,竹帘一掀,走出位颇有道骨仙风之姿的中年男子,他看了看屋中两人,微微点头,示意他们进内室相谈.
这是殷无咎第一次进入墨竹居北厢房的内室,少年人本好奇的心思才占了些上风,却又生生被窗下倚桌研药的身影勾去了神思.

那是个看似才及髫年的女孩儿,一袭浅紫衣衫宛若初盛的桔梗,面容清秀却苍白,像是大病初愈的模样,可那一对明澈凤眸,却蕴着不属她这个年纪的风情.
见了来人,女孩轻放下手中物什迎上前,步伐还有些虚浮,月湘娥赶忙上前,阻了她的动作.
"身子不好礼就免了罢."

女孩摇摇头,后退了一步,还是规规矩矩地给两位长辈行了跪拜礼,这让旁观的殷无咎心中微微一动,眼中才浮上连自己都未察觉的赞许之意,女孩儿的目光便向他投了过来.
眼神相对,女孩儿一双澄澈凤眸未起半点波澜,完全没有一般女孩家见着陌生男性会有的困窘羞涩.片刻后她低头曲身,淡淡道了个万福.声儿很脆,但一听便显得中气不足.殷无咎连忙回一礼,又看了看师父与师娘,两位长辈神色复杂地冲他点点头,这让他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面对那女儿,开口小心问道:"你便是那位新来的小师妹罢?在下殷..."

话未竟,却被那看着赢弱的女孩儿打断:"可是明月山庄庄主之子?"
那脆得清亮的声儿里无端多了份敌意,殷无咎有些摸不着头脑,还是顺着她的话回答了:"是."
换来一声冷哼.

"我不喜如今那些成名侠客,他们的后人亦如此,殷师兄请回罢."说着,那女孩径直转向了叶坤与月湘娥:"师父师娘的好意,倾墨拜谢,但倾墨宁可独活,也不须这种人怜悯照顾."
"唉,你这孩子,怎地如此倔."月湘娥又是无奈又是心疼,上前揽过女孩,叶坤则冲有些怔忡的殷无咎招了招手:"小子,愣着作甚,人家丫头不待见你,你还不随我出去."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