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34 |  225 |  265 |  231 |  220 |  224 |  228 |  227 |  226 |  230 |  213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双子,是一个咒语,非常特殊也非常矛盾的咒语.
它制约着他们,说他们不可以离开对方,他们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因为如此,这个咒语还给了他们及其相似的容貌,相似得他们看着对方的时候,就好像是看着镜中的自已一样.
光和馨从懂事的时候就成双成对的出现,从来不分开,所以也总是没有人能将兄弟两个分辨清楚,因为他们实在太像了.
不过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非常在意这样的事情,毕竟那些人对他们来说仅仅是平日闲着了就用来娱乐的对象罢了.
只要,我们所喜欢的人可以区分出来也就够了.
可是,连那个人,我们唯一所喜欢的人,也不行吗?
那个女子有着柔软的墨色发丝.轻飘飘的垂到肩上,平日里总是和温和,在他们闯祸时,也会用很好听的声音责怪着说"少爷们真是太调皮了"那语气.如流水一样秀气,
他们很喜欢她,所以在那个夜晚.他们说想要,要她和他们玩猜猜谁是光的游戏,而故意忽略了她手上闪烁着的森寒色彩.
因为真的很喜欢,所以希望她可以分辨出他们谁是谁.
怀着希望,他们在皎洁的月光下,缩在温暖的被褥里安静的入睡,一直,一直到突兀响起的尖利警报戳破了这份静谧.
那长长的软梯,是堕入黑暗的媒介,是她的,也是他们的.
或许,真正可以区分你们的人,永远都不会出现.
惊异的目光中,女子唇角的微笑,有点悲哀.窈窕的身影下坠,然后被黑暗掩去,不见.
他们第一次知道,月夜其实是很冷很冷的,月光似乎一下子变得冰冷,撒进宽大的卧室里,好像冰霜的肃杀.
他们紧紧靠在一起,月光映在两人晶莹的瞳仁中,似破碎的宝石,从各个角度闪烁着迷离不一的光彩.
那已经残缺的储蓄罐,就如同他们此刻的心情.
光,会那样吗?真的会永远那样吗?求助似的看着兄长.希望从那里得到答案,馨琉璃色的瞳仁中有雾霭弥漫.
光默然的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没有说话.
毕竟,作为兄长的光也还是个孩子,而这样的问题,却不是孩子可以回答的.

2
他们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长大,带着那句似是无心的话语.本来心底还存有的希望,也随着他们的成长而摇摇欲坠仿佛暴风雨大海上一叶孤舟.
已经懒得再说什么,即使再相似,也还是会有不同,也不再期待着有一个人,能准确的说出,这个是光,这个是馨.
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像了,单从外表,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如果要说最明显的不同,那只有两个人的声音了.
光的声音是明朗的少年音,听他说话,会让人觉得好像阳光在他的唇齿间跳跃.
馨的声音更多的倾向温润,给人感觉,是阳光透过绿叶撒下来的浅浅淡淡青涩.
但若是两个人不开口,又有谁会分得清楚哪个是光哪个是馨呢?
其实,如果再留意一下就应该会知道了吧?看着周围对他们投来异样目光的人,光的眼神透露出淡漠.
馨的气质有点忧伤,很像容易受伤的孩子.
而作为兄长的自己,总是有意或者无意的护着馨.
连这点都看不出来么.
然而,光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因为这是他们兄弟两个之间才能察觉到的微妙差异,在外人看来,光就是世界上另一个馨,馨就是世界上另一个光,毫无差别.
那些说着"常陆院兄弟真是难接近.整个世界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一样"的人,其实他们不是没有理由,只是光和馨不知道,当然,他们很自觉的把那些家伙当透明物无视掉,也有他们兄弟的理由.
连我们谁是谁都分不清楚的人,有什么资格来接近我们.
啊,你们真像,谁是谁呢?
每每听到有人这么说,光总是很冷淡的笑笑,然后走开,没忘记牵上馨的手.
光,那些人真是傻瓜.馨的脸上,是与他年龄完全不相称的嘲讽.
走吧,馨,我们回家,别管他们,无聊死了.
但有些事实,即使离开人群跑回家里,也是没有办法逃避的.

3
升上初等部后,开始有女孩子给他们递情书,约他们出来.
但是每一次,都是以女孩子们哭着说"好过份."还有被他们毫不在意的撕碎撒了一地的信纸作为结局.
每一次每一次,只要稍微试探一下,她们总会说:那.光/馨也可以.
说出这样的话,到底是谁过份了,明明是她们不是吗?明明说着喜欢的是光/馨,挑拨一下马上就可以改变主意,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们太相似,相似到可以成为一体.
她们根本不知道,她们的那一句"也可以."勾起的,是他们怎样的回忆.
仿佛又回到那个有着冰冷圆月的夜晚,耳边似乎又响起那句魔咒一般的话语
或许,真正可以区分你们的人,永远都不会出现.
姐姐,你知道吗?你的话,就算我们不想相信,也确实不假.
到现在,也没有人能真正的把我们区分出来.
即使是双胞胎,再怎么相似,再怎么亲密,毕竟还是不一样的,光就是光.不是馨,馨就是馨,也不是光.这样的话,等同于无聊的废话.
因为除了我们自己,根本没有人能区分出来
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世界就只有两个部分,我们的世界,和我们之外的世界.
我们无法介入外边那个世界,是因为没有人能将我们从我们那个世界里拉出来.
那好,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么就这样下去好了.
不需要别人知道谁是光谁是馨,反正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就我们两个人,一直这样下去好了.
我们只要拥有彼此,那就已经足够了,其他人不需要.
一句话,那扇连接外界和他们的大门,被挂上了锁,沉重而冰冷.
光,这样或许真的不错
嗯,的确不错.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涟漪阵阵,一点也平静不下来.
可是那把锁已经生了锈,沉甸甸的挂在高大的铁门上,将他们的世界锁得密不透风.
而打开锁的钥匙,却不在他们手上.

4
你们看起来很闲嘛.要不要和我一起建一个社团?
纯净的声音穿入耳中,从书本里抬起头来时,看到的是耀眼得好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的金发少年,湛蓝的瞳仁清澈如水.
这家伙是谁?明显不耐烦的语气.
春日转来的须王环,班里的女生都在说他.这次,带了一点点嘲弄.
很显然,两人对这个俊美的少年一点兴趣也没有,但实在招架不住他那一番自说自话还强行盖台,于是干脆提出,让他陪他们玩,猜猜谁是光的游戏,只要能真正的将两人分辨出来,就答应他.
但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把这条件当作一回事,包括那个叫做须王环的少年很坚定的回应他们时,他们的脸上,依旧是满不信任的表情.
从来没有人能做到的事情,他怎么就可以.
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执着,每天很认真的来缠着他们,说,啊啊,这个是馨那个是光,因为如何如何...然后一脸期盼的看他们,问,猜中了吗?
那时,心的确是被什么触动了,但也仅仅是那一瞬.
就算每次都猜中又怎么样,我们,还是不能被人所理解吧
光和馨不知道,那个金发少年执着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那个社团,并且,他认定,他们是他的伙伴.
光和馨不知道,那个总是把自己犀利精明的眸子隐藏在镜片下的人,仅仅一句话,就道出了他们之间那矛盾的关系
想被区分出来,是因为他们需要自己的个性,需要被认可
不想被区分出来,是因为他们是双生的兄弟,无论怎样也放不下.
他们不知道,他们被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太久,所以,他们内心深处,将自己孤立了起来
光,我们回家吧.
嗯,我们,回家.

游戏结束了,从他们那里,单方面的结束.
并且,他们还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理由.
你不过是因为太寂寞了吧,所以不要擅自拉我们做你的伙伴.
一个人的你,还不如两个人的我们.馨这样一字一句说得清楚,浅褐色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眸,看不到里面闪烁的,是什么样的感情.
至少,我们还有彼此,还有可以互相安慰的对象,而你,什么也没有.
但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你的寂寞,不在我们这个圈子的范围,所以.别把我们扯进去.
光和馨坐在窗台上,阳光落满全身.
不管是看着透明天空的光,还是目光飘忽的馨,眼神里铺衬着的,尽是落寞.
虽然觉得很可惜,但是,就这样结束掉或许最好了.
因为强迫的结果,最终只能是受伤
不想再迎来下一次失望了
既然门上那把锁还是打不开,那么就没有必要去打开了
所以,还是,还是这样下去就好了,已经厌倦了,够了,没有必要继续了.

就在准备再次撕掉那封信时,金发少年的声音恰到好处的扬起来.并且,很准确的指出了,那就是光
那一刻的确是惊讶了,然后有些愣掉的问理由时,直觉两个字砸得他们摆出一副"忽悠人也不要这么坦率的承认啊蠢货.."的表情.
现在我还不行呢,环的笑容中有点不好意思,但更多的却是欣赏,他说,你们两个太相似了
但是能相似到这样的程度也是本事,所以要让合二为一的常陆院兄弟发挥到及至.
不过,你们也是单独的个体,所以我也会加油,努力把你们分辨出来
说什么啊,这样的话,根本是乱来的嘛!
能猜中谁是光的人根本不存在吧,除了我们以外的人,没有,不会有!既然连我们都不了解,那就不要来接近我们.
若是你们一直存在于自己的世界里,那么,就真的不会有能分辨你们的人出现了.环的语调淡淡的,好像落在他金发上的阳光一样,温柔但抢眼
世界是分为很多个圈子的,你们毕竟是双子,你们有属于你们自己的圈子,但,不代表你们不可以介入另外的圈子,但,它们不互相影响,你们还是你们,外面还是外面,不会干扰到你们的世界,更不会强迫你们分开的
所以,试着去接受吧.
那一刻,环将钥匙插入了生锈的锁中,轻轻一扭,锁坠地,声响沉闷.
然后,环微笑着伸出手,邀请说,来,一起打开HOST部的大门吧.
锁已经不在了,那么,你们有没有勇气,推开门,走出来呢?

答案,在他们两个同时伸手,打开那扇豪华的大门时,得到了肯定.
那里,有着满天飞舞的玫瑰,还有几个和他们一样俊美的少年.
哟,欢迎加入HOST部,常陆院兄弟.
从此以后,我们再不会寂寞.
是的,我们....不寂寞.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