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4 |  305 |  304 |  303 |  302 |  301 |  300 |  299 |  298 |  297 |  296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3

节日带来的休闲气氛,眨眼间随着工作日的到来被冲的一干二净,上班族们忙碌起来的同时,学生们也没了闲情逸致.
对于二宫和松本润来说尤其如此,从假期就开始暗中酝酿的"战争",在学校里迎来了一个满嘴英文的老头子后,瞬间就上升到白热化阶段.
也许局外人对此毫无感觉,但置身于事件当中的所有人都切切实实地被卷入了紧张感爆满的漩涡中,考核与筛选一样样地刷下来,繁琐而严格的要求几乎能浇灭大部分人的热情.

"拿到这东西可真不容易,我觉得我现在到Johnnys肯定能入选."

松本润正翻着杂志的动作因为这句话而成功定格,他抬起眼睛看了看正把终审通知往英文书里夹的二宫,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说:"Johnnys的话你早超龄了"
说完后他就自顾自地继续低头翻杂志,翻了几页就感觉不对劲,二宫居然没有吐槽回来?平常他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终于忍不住抬起眼睛查看状况,却见二宫捧着携带在写邮件,茶色的眼睛里氤氲着晶亮的光,唇虽然抿着,微挑起的唇角还是泄露了点笑意.

那笑意,是可以称得上温柔的.
松本润挑了挑眉,继续低头翻杂志,过了几分钟他听到二宫携带响起收到邮件的提示音,而二宫看也没看就抓着携带塞进口袋里,说:"小润我出门,待会不回来吃晚饭了."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二宫铁定是去找相叶雅纪,松本这回连头都不抬只"嗯"一声,又追问一句:"回来住么?"

"至少在翔桑离开前不回来."
"哈?"
"小润不是约了翔桑要说说去做平面模特不去美国的事吗?"二宫一边开门一边以"我了解"的口气调侃:"我不会打扰你们的."

松本润一脸"二宫和也你知道的事情未免太多"的扭曲表情瞪着已关上的门,直到门外脚步声远去.
其实和樱井翔谈这种事情根本不用花多少时间,松本润有这个自信,因为在关于出路和前途的事情上,樱井翔尽管总是能头头是道地分析出一大堆利弊,却从来都不会替自己做决定,即使不赞成,他也只会皱着眉头沉默许久,然后说一句"小润觉得对的话,就去试试看."

而这一点,二宫也是了解的.
所以说,那个小心眼的宅男根本就是故意玩言语报复吧!

"阿嚏!"

走在路上的二宫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喷嚏,把走在他身边的人吓了一跳.

"nino你感冒了?"
"没."揉揉鼻子,二宫瞅了瞅穿得比自己还少的相叶:"要感冒也是你先吧."
"我现在的身体好得很,才没这么容易生病."
"嗯,也是,笨蛋是不会感冒的."

相叶雅纪气结,看看四周没路人经过,抓准时机捧起二宫的脸狠命揉了两下,听见那人没诚意的讨饶,才松开了手:"去吃晚饭?"
二宫仰脸看了看天色,没什么异议地点点头,任由相叶领路,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他们停在了一家拉面店前.
两人进门,相叶很熟络地和柜台里的老板打了招呼,上了年纪的老人家看看他又看看二宫,笑眯眯说了句"第一次看见雅纪带朋友来这里吃饭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二宫和也下意识地看了眼相叶雅纪,后者倒是一副坦然状,只是那对好看的眼睛里笑意满得都快溢出来,像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喜悦.

点好单,拣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坐下后,二宫才开始细细打量店里的环境.
其实不过是很普通的装修,但明显留下了昭和时代痕迹的装潢和桌椅,再配上店中特意调整过的光照,不知不觉就会让进店的客人陷入怀旧的氛围中.
在东京这个节奏快得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城市里,能找到一家颇具时代感的小店静静坐着,多少都会有些松一口气的感觉.

相叶雅纪从落座开始就一直在看二宫的表情,此时见二宫单手支下巴眼睛稍眯起,一副慵懒的放松状.实在是像极了某种小动物,不禁弯弯嘴角.

"我就说nino一定会喜欢这里."
"你什么时候说过,我怎么不知道."二宫收回在店中巡视的目光,转而打量相叶,有些偏暗的角落里,那人原本就不算硬朗的脸部线条更像是被柔化了一样,看得人心里一松.
"...nino你又不看邮件就把携带放口袋了对不对."

当面被拆穿,二宫先生丝毫没有一丝尴尬,只略略抬起眼睛下目线看人,一脸"你奈我何"的表情.
换了别人大概会觉得这人此时此刻很欠打,不过相叶知道,这不过是二宫千百种掩饰心虚的方法里的一种而已.
可是不管多少次,他还是会觉得,连掩饰都要带着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的二宫和也,实在是非常招人喜欢

"相叶桑,能不能麻烦你不要盯着我笑得满脸褶子,会让我觉得很有危机感."
"那也是因为nino可爱啊."相叶雅纪一脸正直.
"..算了,那相叶桑,你路上就想说那件事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二宫的错觉,他总觉得这句话说出口后,对面相叶的表情有些微小的变化.
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日常生活里的相叶雅纪,转变成了站在吧台中作为调酒师的相叶雅纪那种区别,尽管这两个相叶雅纪都有着亲切的笑容,可作为调酒师那个,多少有些距离感.

"nino.O酱说,希望我去法国参加这次的调酒师大赛."

二宫眉头皱起微妙的弧度,相叶的语气过于犹豫了些.
他不说话,只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相叶雅纪轻轻咬着嘴唇,似乎是在苦恼接下来的话该不该出口,最后他抓了抓头发,放弃似地叹了一口气:"评委中有一个是我的老师."
这一句话像是耗尽他所有的勇气和毅力.

相叶雅纪有些无奈地发现,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可是老师,和老师那句话带来的东西,仍旧对自己有着磨不灭的影响力--尽管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成为真正的调酒师的答案,可是他不知道这个答案究竟会不会被接受.

"是你的老师又怎么样."
"nino?"

相叶雅纪有些惊讶地看着二宫,那人琥珀色的眼中闪烁着的情绪令他有些不知所措--明明看着很平静,可平静之下有着锋利而尖锐的执着.

"爱拔桑,这明明是你一个人的比赛啊"

相叶感觉到那人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放在桌上的手,不过是瞬间轻柔的接触,他却觉得被二宫碰过的地方有一股细小的暖流蔓延开.
耳边是那人一低沉下来就性感得要人命的声线,一字一句缓慢而坚定.

"所以,你只要相信你自己就够了."

这样简单而直白地把一切点破的二宫,让相叶纷乱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清明起来.
这个人啊,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说着丝毫不客气,却又能让人觉得倍感安心的话语呢.
正好这时,他们两点的食物都送了过来,看起来就份量很足的两碗拉面,还欢乐地腾着热气.
他透过那些氤氲的热气看桌对面那人,神情是他自己都美察觉的柔软.

"..相叶桑?"
"我知道了."他笑着举起筷子:"nino快点尝尝看,刚煮出来的最棒了."

二宫又看他一眼,这才耸耸肩,低头,吃面.
刚才相叶雅纪眼里的迷茫他并没有漏看,相处这么久,他多少也懂那位老师对相叶的打击程度,只不过,一切都还没开始,考虑太多又有什么用.
他们两个,目前只要先专注好前方五十米的路就行了.

至于未来会怎么样,就到了未来再去思考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