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302 |  301 |  300 |  299 |  298 |  297 |  296 |  295 |  294 |  293 |  29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5

月色溶溶,寒露沾衣,雅致的庭院中隐约花香飘散.
展昭随着眼前的姑娘踏上通往后院的小径时,心里是提着些戒备的.

约莫近傍晚,眼前这自称名叫”碧落”的女子突兀地出现在自己下榻的驿站里,笑盈盈地说了一番"今日潘家楼唐公子对展南侠多有得罪,我家小姐万分过意不去,恳请南侠今夜至寒舍一叙以表歉意"末了还恭恭敬敬地递上了帖子.

这与晌午时那人近乎天壤之别的举动,教展昭不自觉地起了疑.

这女子口中理由确是冠冕堂皇,细细一推敲却又有过于明显的疏漏,其一看那两人俱是江湖儿女,这般拘泥不似江湖人应有作风,其二,潘家楼上那两人状似亲密想来关系匪浅,而唐公子既然言明不乐意与自己打交道,那小姐又为何罔顾他意愿偏要强出头,其三,展昭思来想去也猜不透自己究竟有何德何能被这家的小姐奉为座上宾,若说是因今日一事,自己先出手救人时他们没来,他们来时自己反而是被救那个,按照常理该上门投帖的是自己,这主宾颠倒的是为哪般.

事出反常必有妖,偏偏展昭就是揣个不入虎穴不得虎子的心.虽疑虑重重还是接了帖,并按时赴约,从进门到现在兜兜转转几回,这引路的姑娘像存心消磨时间般,就不带人见正主.

果真有鬼不成.
展昭暗自思忖着,手中已悄悄捏住了一支袖箭.
又绕过一个假山,隐约见得不远处,树影掩映的凉亭中有人影闪动.

“小姐就在那处,按规矩,碧落是不能上前的,请展南侠自便.”

说着,少女掩口一笑,纤腰一拧竟当着展昭的面飞掠而去,似乎毫不在意将自己身怀上乘轻功一事露在他面前.
如此不遮不掩,不是肆无忌惮,便是胸有成竹.

可今日就算你家小姐摆的是鸿门宴,展某既然来了,也自然是要捧场到底的.

微微一笑,他径直向凉亭处迈步走去,走了会儿观察四周无人,忽地施展燕子飞,几个纵跃便落到离凉亭最近的树上,借着夜色和树影的掩护,小心拨开一点枝条向下窥去,只看见亭中一方桌,桌上菜肴精致并未动过,东侧一银酒壶并三只杯,西面坐着一袭紫衣的女子,依旧纱巾遮面,而方桌北侧.有一男子背对桌长身而立,看身形和穿着便是潘家楼上那唐公子无疑.

隐约有语声传来,展昭凝神细听,却也不过是些“好端端地又费这许多周章,在屋里吃又有甚么不行””不是您少爷脾气发了我才着人如此张罗”的闲话,几句过后,展昭只听那女子突然来了句”反正人我已经替你请了,横竖你得给人家交代.”

既无前言也无后语,有寻常女儿家的娇嗔,却唬得那男子猛地回身低吼:”你说甚么,谁要你自作主张!”

男子这一吼一转身,却把展昭惊得差点跌下树来.
灯火摇曳下,男子有些苍白的脸俊美异常,怒意从上挑的桃花眼末梢处爬开,衬着那容貌不见狰狞,倒有些凌厉的风流.

这般容貌,这般姿态.
普天之下,只有那人.

“泽琰...”

这一失神免不了弄出些响动,虽是轻微,却也惹来了那蒙面女子的注意.
展昭见她往自己这边瞧,一时拿不准该不该现身,却见她略略摇摇头,又将目光移回那白衣男子身上,即随展昭便听她柔声道:"白五哥,他今天那觉着自己累你丧命的话儿你也听得真,你说不忍再去扰他教他为难,难道就忍心看他愧疚一辈子?"

这本是情真意切的一句劝慰,那人听了这话后却只是兀自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楚丫头,你觉着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五哥何出此问?”

这一次白玉堂沉默更久,久得展昭的心都被一点一点揪起来,丝丝缕缕纠缠入骨的冰凉感也随之而至.,

他不想听白玉堂的回答,因为他隐隐约约猜到,这答案会是他们两个人都过不去的坎.
所幸,白玉堂也没有答那句话,只撩了袍子坐到桌边,自己斟了杯酒,笑道:”罢了,你原也不懂各种曲折.”

“好好好,我不懂,那这人你倒是见不见?”

白衣男子慢悠悠举起酒盏,看似不经意地朝一个方向遥敬一记,才道:”丫头如此大费周章,做哥哥的自然不忍浪费你一片苦心,是也不是?”
话至此已然不需多言,
女子略一欠身便拂袖离去,留白衣男子独自饮干杯中酒,眼神寂寂.

忽而听得身后风动,他侧身抬眸,一眨不眨地盯着那神色怅然的蓝衣人.许久,才倦极似地微合眼,道:"坐罢."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