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4 |  305 |  304 |  303 |  302 |  301 |  300 |  29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临出门前,殷无咎还是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女孩低垂眉眼的模样看似柔弱,却依稀有着不容人随意接近的冷俏.
珠帘掀起,又落下,细碎的珠串碰撞声中,那间氤氲着药味的内室便被师徒两人留在身后.

"师父..这究竟是...?"

走到外间,殷无咎到底是耐不住发问,而叶坤只随意挥挥手,示意他噤声跟上,于是殷无咎只得把满心的疑问咽下,继续跟着自家师父走,他本以为叶坤会带他离开墨竹居,却不料叶坤是带他来到另一间房.

那间房空空荡荡,屋中只置一方香案,一个香炉,案上黑檀灵牌,书楚慕氏之灵位.
师徒两人皆拜过之后,叶坤转向剑眉微蹙的殷无咎,也不开口,只从袖中取出一物递予他,殷无咎接过后细细一看,却不由得变了脸色.

那是一块做工颇为精致的玉牌,中央端正刻着一个"墨"字,而字周围的纹饰却透着森然的诡谲气息,分明是那令江湖中人咬牙切齿的幽冥宫之标.

"师父,这莫非是..."
"啊,这是你那小师妹之物,而这灵位,是她娘亲的."

叶坤那边说得漫不经心,殷无咎却是手一抖险些摔了那玉牌,他看着面色如常的师父,沉默半晌才苦笑着道:"师父,无咎愚钝,不明白您此举何意."
然而叶坤并未回答他,只是望着那灵位,面色沉沉,片刻后轻叹一气,道:"若为师望你照拂下这小师妹,你可还愿?"

这话一问,却教殷无咎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他自幼便生长于武林世家,家中长辈皆是武林白道中流砥柱,而师承的坤隐门,虽不若以前如日中天,仍是名门正派,而今他的恩师却要他去照拂江湖邪道之首幽冥宫中之人,如何不叫他心生抵触.

然,另一面,他却又迫切地想要去了解其中的渊源,师父师娘都是看惯江湖波澜之人,不可能无缘无故让卷入是非之中,收留那姑娘甚至让她拜入师门想必不是一时兴起.
只是...

"也罢,若你不愿,为师不勉强."
"师父且慢.无咎未说不愿,只是这事来得..."

叶坤上下打量他几眼,突然一笑:"你想甚么,为师还能不知?要问甚么,问了便是."
殷无咎恭敬地双手递还玉牌,抬头时眼眸中已然是一派沉静:"师父只说无咎该知道的便可."

叶坤接回玉牌,沉吟片刻,点头:"也罢,知晓太多,对你终是不好."
殷无咎微微垂首,作洗耳恭听状,他知道,师父接下来要说的事,或许会有些错综复杂,果不其然第一句话便是"这灵位供奉之人,便是当初的蝶舞云霓.

"...师父说的,可是昔日江南慕家的慕云蝶慕女侠?"
"正是."

殷无咎觉得自己吐息有些不稳.
他曾经在很小的时候,在江湖白道推举武林盟主的大会上见过慕云蝶,擂台上那姿容秀丽的女子步履轻盈,周遭缎带飘飘,过招时看着仿如蝶穿花间,很难让人相信她竟能以如此惑人又曼妙的姿态来比武.

当时父亲还赞,蝶舞云霓,果真不负美名.
而之后过了数年,却传出这位女侠急病身亡的消息,而那时,她与武林盟主之子南宫敛定亲一事才昭告天下不久.

如今看来,身亡是假,嫁了那幽冥宫的掌权之人是真.

"如今这一遭,又是为何?"

叶坤皱了皱眉,一贯淡泊的神色里竟显出了显而易见的不屑.

"归途中遭人暗算罢,然而暗算她的人,却未杀她们母女,只是对那小丫头用了"绝痕"."

这下殷无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绝痕之毒,至阴至狠,中毒之人一时不会立刻毒发,却是连废人也不如,欲解此毒,却是只能以毒攻毒,解毒过程棘手,中毒者亦会备受折磨,因此许多中毒之人会干脆寻死,也不愿求生.

到底是甚么样的深仇大恨,竟能让人对个才及髫年的女孩下此狠手.

叶坤看了看自家大徒弟骤然变色的脸,不为所动继续往下说:"好在给湘娥碰上,她与慕云蝶本是同门师姐妹,这事自然要管,只是那丫头年纪太小,就算湘娥再擅医毒也难救."

"慕云蝶爱女心切,硬是想出了以命换命的法子,这才保了那丫头一命,只是那毒太过阴损,人是救下来了,那丫头的身子根基也被毁得差不多了."

"..是不能习武,还是..?"
"武倒可以,只是经脉损得厉害,内家心法怕是无法修习."也坤摇摇头:"只是,被这一折腾,那丫头竟莫名落得个百毒不侵百蛊不蚀之体,只不过,对别人来说,她现在全身的血都可作毒药用,碰到一滴,有你们好受."

难怪师父师娘让她留在墨竹居不让见外人,原是这个缘故.
想起女孩儿那双冷俏却淡漠的眼眸,殷无咎只觉得心绪不宁,他出生以来从未听过如此骇人之事,师娘留她下来,想必也是要替她调理,以师娘的医术造诣自是能成,可那姑娘只怕从此也会药人一般.

不论昔日幽冥宫再怎么伤天害理,幼女何辜.
这么一念,他反而有些可怜那女孩,小小年纪遭此巨变,也难怪谁都不信.

"师父想让无咎做甚么?"
"是啊,做甚么呢..你其实也做不了甚么."

叶坤的掌轻轻落在殷无咎肩膀上:"慕云蝶说,至少别让那丫头为仇而活,咎儿你身为大师兄,就做大师兄该做的,好好教导这小师妹罢."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