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 |  2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展昭醒来已是从襄阳归来的数日后.

开封府一干人围在他床前,见他睁眼,如释重负者有,喜极而泣者有,忧心忡忡者亦有.
如释重负是释他总算平安,喜极而泣是喜他没被阎罗收命,忧心忡忡是忧他虽性命无碍,心病却无药可医.

襄阳一役还未过时,开封府便没了一个白护卫.
而今一切尘埃落定,他们定不能再丢一个展昭.

公孙策遣散了围在床畔的众人.自己替展昭诊脉.
床榻上的青年安静地望着窗外,温文的眉宇间有显而易见的倦意.

“展护卫,你外伤并无大碍,好生将养几日便可恢复,只是...”

话至此留白,睿智的师爷看着亦友亦子的青年,劝慰的话怎么也出不了口.
劝什么呢,人死不能复生,白护卫泉下有知不忍你如此神伤?还是莫为难自己,木既已成舟便看开些就是?

无论哪句,都无异于在青年心上再捅一刀,试问公孙策又如何忍心.
不同寻常的沉默反而唤回了青年的注意力,他调转回目光,漆黑的眸一如往昔明亮,

“展护卫..”
“先生不必多言,展昭省得.”

好言劝着那儒雅的先生离了房间,他才敢放纵了情绪,任凭那被藏在疲倦之下的苦闷攀过眼角眉梢,生生在温良清俊的眉宇间刻下解不开的结.

屋外似乎有阵风过,轻巧地扣响了未紧闭的窗.
这动静展昭是很熟的,多少个晚上,他拴了房门却特意留着窗,就是让那拜访别人却总不肯走正道的白老鼠有个路子.

只是如今这窗仍敞,却再没有一袭白衣的青年轻巧翻入.

2

或许是这次真的伤的狠了,展昭竟足足静养了三个月,期间愣是没踏出过开封府一步.
对于每日习惯了看展护卫一身绯红官衣长身玉立走在街上的汴梁百姓来说,突然看不到那青竹一样的身影,虽不影响生计,但多少也是不习惯的.

这人么,一不习惯就开始瞎想,一瞎想就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嘴

于是等展护卫重新拎着巨阙开始巡街时,汴京里关于他三个月不露面的探究已经可以绕着大宋来一圈,除去比较靠谱的”展护卫在襄阳为成事不要命受伤过重以致于缠绵病榻”外,还有个被说书人津津乐道的段子.

“展护卫躲人呢.”
“躲谁?”

“咳,您这就不知道了,据说啊那冲霄楼本该是展护卫去的,谁知锦毛鼠先了一步,这么说吧,那锦毛鼠是为展护卫死的,可听说这展护卫在灵堂里愣是一滴眼泪没掉,襄阳回来后他也再没提过,当自己不认识此人也似.”
“哦?这般铁石心肠?如此说来,这三月闭门不出莫不是避风头,怕那锦毛鼠的江湖好友上门来算账?”
“谁说不是呢.”

对此,展昭本人是缄默不语.倒是开封府四大门柱一个个气不顺,纷纷表示要谢谢说书的以及其祖宗十八代,谢谢他们在这三个月成功把展昭在江湖中的仇恨值刷满,这件事直接导致展昭才露面不久,便有打抱不平的江湖同道上门跟他呛,造成了汴梁街头近期上演全武行的次数无限增多..

而楚冥就在这种风雨欲来的时期到了汴京,还很不巧地目击了一个现场.他尚思索需不需要上前相助时,红衣的武官却以和他的温润外表完全相反的雷厉风行解决了事端,未曾出鞘的巨阙精准地点在那人几处大穴,在对方无招架之力时补一脚狠狠踹翻.

颇有当年那白耗子踢街头痞子时的风范么.

楚冥一边想着一边晃着扇优哉游哉地往展昭身边靠,一边就听着江湖人那南侠进官场就没改过的骂词儿,顺便再自己打个腹稿---争口舌之快南侠向来不屑做,但是不代表他这闲的无聊的人肯放过这种机会.

然而,这世界上有种事叫当场打脸.
还没等他打完腹稿,展昭已经沉声道:”你真要为他讨公道?”

“怎么,展南侠莫非觉得区区在下不够资格?”
“你二人相交数载自是交情不浅.”展昭巨阙指地,抬眼凝眸笑得春风化雨:”只不过,阁下算他什么人?”

楚冥脚步轻顿,江湖人也一时敛去了叫骂.
倒不是这句话多有威慑力,只是那话语中的苍凉足以叫人心口一疼.

楚冥遥望那人在朗朗青天下被衬得无比飘渺孤寂的背影,又瞧瞧江湖人略显怔忡的神情,寒星般的眸中不自觉带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展昭那语焉不详的几个字,含义简直太多.
这事里头,被负了的是他,最无辜的自然也是他,可偏偏江湖的人都在指责他.
也不知道那人究竟忍了多久,今日才吐得一句话,实属不易.

拍了拍袖口揣着的东西,楚冥后退两步,施展轻功就往开封府而去.
这般情境,有些东西真是不敢当面提,还是让长辈们操点心方为上策.
PR

蓝衣青年一掀衣摆,就势坐在那张梨花木椅上,手中黑金古剑往桌子上一搁,却是眼都未抬一下.

方鑫也不敢多嘴,只有一下没一下偷瞄那位爷.

都说南侠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好脾气,怎么传言和见着的两个样子?

他还想不通,那边展昭却不容他想,只轻叩桌面,淡道:"把你之前说与周大人的话再说与我听听,三日前亥时你看到那人,究竟是那白玉堂不是."

他字吐得不急不徐,声音清清润润的春水一般,问话时嘴角甚至还微微一翘.

端地是温良无害亲切可人.

方鑫心里一松,忙不迭地把供词又重复一次,展昭细细听着,神色淡然,只在听到最后时眉心略略一松.

"官爷,小的句句属实,半句不虚."

"虚不虚还需查证,展某可定不了,不过.."他终是抬眼,凝墨黑眸中波澜不起只隐隐见一丝锐意:"你方才说,刺死你家老爷的兵刃通体雪白,出鞘时有龙吟之声?"

"是..是.."

"嗯,想必指使你那人是太久未见锦毛鼠,却不知道他的兵刃早就不是画影了."

声音一抬,展昭改指为掌叩桌,巨阙出鞘一截被他握在手里,呛啷一声剑气森森溢满斗室,青年脸上温润的笑意皆化作不动如山的威:"说罢,究竟何人让你陷害于他?"

说话间,巨阙寒芒正正点在方鑫眉心.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