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89 |  87 |  86 |  85 |  84 |  83 |  82 |  81 |  80 |  79 |  7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前言:

哭,我昨晚到底是没赶上,我就是为了迎49才特意写的短篇!
结果昨晚打一半停电了啊啊啊啊害我丢文QAQ

想着不能再拖了就今天补上来.
顺便说一句别看标题是那首很欢乐的歌(因为是四月因为是四九因为这个季节樱花开-__-)其实写文时我听的不是那歌..
我是听着NINO的痕迹和两位堂本前辈十二月的和弦敲出这文的..一边被NINO虐一边被前辈治愈还不断地想起演唱会上王子笑得很闪耀地对刚伸出手唱那句君に会いたい 今会いたい..我我我[摔桌泪奔!

如果各位GN看到这文什么地方抽了穿了欠揍了.别怀疑那就是作者听歌听抽了,一切都是作者的问题OTLLLLLLL请不要大意地抽打我并教育我下次不要三心二意OTLLLLLLL

顺便给YAMAP祈福.
伤要快点好起来,下次舞台上也请小心><


[b]00[/b]

"呐,其实我说我对你是一见钟情的话,黑崎你会信嘛?"

窝在褐发男人怀里的诈欺师懒懒地撑起眼皮,敷衍式地看了看那张近在咫尺且很有装可爱的嫌疑的脸,不轻不重地吭了句:"你果然有够变态."
其实黑崎不是习惯性毒舌,他是真的觉得他们两个大男人的初遇不但没有半点浪漫元素可言还充斥着各种变态因子.

你说一个装扮成牛郎去诈欺一个装扮成牛郎去卧底目标还是同一个家伙的,能在什么情况下相遇.
不要以为争风吃醋什么的都是是多拉马的浮云,当时都各怀目的的松竹梅魅禄和黑崎高志郎还真就这么干了,用黑崎的话来说当时的情景那叫一个不堪回首,当诈欺师好几年遇到无数次的想揍人事件加起来都不够那一次.虽然当时他自己的形象和举动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是脸皮还不够厚的诈欺师最终还是被死不要脸天下无敌的诈欺对象和当时还是搜查一课的组员的松竹梅魅禄恶心到了.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两个人CP了也同居了之后黒崎一直很排斥松竹梅提到他们的初遇---人生已经悲摧了恋爱就不要悲上加悲了.
你问我这个概念哪里来的?

不是有句话讲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么,所以对应的那句就是..嗯大家都懂的.

"噗,黒崎你记得很清楚嘛."
"恶心够了没有,再吵我你就去睡阳台!"

轻轻蹭了蹭那人黑亮的发丝,松竹梅魅禄的笑容很暖.

你到现在也不会知道.
早在那之前,我就喜欢上你了.

[b]01[/b]

松竹梅魅禄一直没有告诉过黑崎,他们的初遇其实不是那次乌龙的事件.
实际上,两个人初遇的情景,拿去拍月九的爱情剧也没问题.

他还记得,那天道旁的樱花在夕阳半熔的暖金色光芒里浮成了粉色的流云.
黑发黑衣的男人半蹲在樱树下,衣服下摆和鞋底都沾染了落樱残瓣的浅香,缠绵的夕风吹开了男人半掩着眼睛的刘海,露出盛着水光的清澈黑瞳.
原本应该是很冷俏的脸,却在注视着趴在树根下小小的猫咪时浮现出柔软得让人不敢直视的神情.

看到这一幕以后的松竹梅魅禄,压根没有注意自己的身形已经定在原地.
他就这样站着,静静用视线描摹那人在花影下的样子,看他歪着头像孩子一样抿着好看的唇,看他伸出手手势轻柔地点着猫咪小小的头,看他解下脖子上红色的围巾将那个小小的生命小心翼翼地包紧,看他搂着那团小绒球站起身慢慢向相反的方向走开,修长的影子渐渐融在日落时分的茜色里.

有一点点孤单,但依然柔和得不可思议.
自始至终,黑发男人都没有发现松竹梅魅禄的存在.

严格说起来,那不过是一次单方面的邂逅.
但是松竹梅魅禄是这样在不经意间溺死在对方清冷又纯净的气息里.

一眼万年.

[b]02[/b]

黑崎高志郎.
曾经是诈欺案的受害者.
现在是专门诈骗诈欺师的诈欺师.

记忆里清冷秀丽的脸出现在警视厅内部的资料网络上时,松竹梅多少受到了一点惊吓.
谁会想到在摇曳的落樱中笑容清澈的男人会是传说中黑色的诈欺师呢.
鼠标滚轮下滑,少得可怜的履历和与之相对的不计其数的案件记录让年轻的小警员发出由衷的哀叹.

暴殄天物啊这是.
明明看着就是那种应该被捧在手心好好疼爱的家伙,却生存在那样一个他从来没想过的世界里.
即使被最深沉的黑暗包裹,也固执地不肯敛起自己身上的光芒.

明明自己都快要溺死在绝望里了,还硬是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将希望递到别人手上.
但是,你为什么没有想过为自己留下一点点期盼?

[b]03[/b]

于是就以单方面的初遇和偶然翻到的资料为契机开始关注.
直到后不知道上帝穿越到哪个次元去偷懒并且给了两人那样的接触后,松竹梅魅禄那种在周围人看来纯粹脑子被车门夹了的举动才告一段落.
不过后面会发展到那个地步,还真是出乎包括当事人(之一)在内的诸位的预料.
很久以后菊正宗清四郎问他,你当年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态度在接近黑崎啊

已经成为了警视正并且还兼职黑泽诈欺师的恋人魅禄大大咧咧地笑笑.
说大概是小FANS关注IDOL的心情转变到这个人是我此生的唯一的心情.
哦靠松竹梅魅禄你还能再恶心一点吗!

问话的人明显是被这个说法雷得外焦里嫩,厌恶地甩了甩手上的原子笔.
你丫那时绝对只是打算猎奇吧!
清四郎就这条你没资格说我,不知道当年是谁被翔北院花甩了白眼冷脸还倒贴上去喔?
别说得我跟你一样那么没格调!
切~

感情这样的东西本来就毫无逻辑可言.
非要说什么理由的话,也许就是黑崎太温柔了.

温柔得让我不知道怎么办.
所以只能靠上去对他好,然后将他的温柔全部独占.
当然,这样的占有是用一辈子来交换.


[b]04[/b]

黑崎你总是爱说我是笨蛋.
黑崎你总是责备我头脑发热.
黑崎你总是动不动就说我很快会明白这份感情只是游戏.

总用那样冷淡的表情说着伤人的话..
你找存在感的方式很奇怪呐.
其实你就是想听我说黑崎最可爱黑崎最特别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你吧.

好啦,我不会计较你的别扭的.
表白什么的,表着表着就习惯了,黑崎爱听的话,我随时都可以说.
你只是一个人呆得太久,对身边突然多出来的人没有安全感,所以才要一直一直不停地确认.

我知道,我都知道.
可是你忘记了,先选择的人,是我不是你.
松竹梅魅禄可是很有担当的,对自己的决定向来都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所以你放心,除了你身边,我不会再去别的地方.

[b]05[/b]

"黑崎,明天有空吗?"
"干嘛?"
"我们去看樱花吧,顺便让我再怀念一下初遇.."
"松竹梅魅禄你再敢给我提一次初遇试试看!"

对上那人明明笼着水雾却还是硬要装狠的眼神,魅禄撇了撇嘴.
关于黑崎不愿意让自己提这回事的理由,他多少也能猜到原因.

如果从一开始就没能留下美好的记忆,那么后面事情的走向只会越来越糟糕.
因为在向前走的过程中你总是会不断地回想,然后就会发现,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回忆,印在脑海里的,都是你不愿意触碰的东西.
不想提,又忍不住提,提出来又发现那只能让自己更加绝望,一次又一次,最终便会发展成恶性循环.

所以啊,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吧.
那个人痛苦的回忆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加上这一条.
如果可能,真想把那些让他露出寂寞表情的回忆全部抹掉.

做得到吗?
显然不能.

那么就想办法多增加一些让他想起来时不由自主地微笑的记忆吧.

"我第一次见到黑崎不是那次任务啦."
"什么?"
"我说我第一次见到黑崎不是那次任务."

空着的手拨开怀中人额前的刘海,迎着有些困惑的目光,褐发男人将睡前最后一个吻送到了恋人唇边.

"相信我,我们的初遇很美."

所以我们的未来,一定也会跟初遇的时侯一模一样美丽……

E N 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