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56 |  155 |  154 |  153 |  152 |  151 |  150 |  149 |  148 |  147 |  146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正文

这里是暮水镇,清晨第一缕阳光眷顾的水之城.

我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窗帘拉开,趴在窗台上呼吸空气,因为是建造在水面上的一个小镇,工业发展与现代化交通与此地几乎隔绝,所以这里的空气还是相当清新,要说空气里的附加物,大概就是那湿漉漉的潮湿水汽吧.它们乘着清晨的凉风一起扑进屋子打在脸上,感觉真的很清爽.

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Rin.职业,大概是店主和房东?

请不要骂我不思进取,其实在我十岁的时候我也像那个年纪的所有男孩子一样,憧憬着踏上属于自己的旅途,成为一名出色的训练师.但是现实不饶人,在无数次战败并且被捕捉到的精灵鄙视无数次后,我终于认识到,我,果然不太合适热血的戏码.

所以我果断放弃了这条路,回到故乡开了一家小店,从此过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惬意生活.
当然,在看到那些来我店里采购伤药或者食物的年轻训练师时,我偶尔,也会对自己的放弃深深地唾弃一番,毕竟,像我这样败绩连连后又不思进取的家伙,在现在这个比赛竞争激烈,热血少年辈出的时代,应该算是半个异类吧.

但是,竟然有人跟我说了"很羡慕我的生活方式"这样的话,对此我表示深深地震惊.

说这话的是我的房客,几个月前才来到这个镇上的一位姑娘,有着长及腰间的黑色头发和干净的眼眸,抿着嘴角笑起来的样子也很温柔,说话声音不大,可是音色冷澈明亮总有种隐约的不容置疑感,给人的印象像是平安时代哪家贵族的公主一样,就是可以远观不可以接近的存在.

然而,这样的姑娘,身边却跟着一只破坏能力堪比GN粒子炮且从来不认生的海豹球.
因为这只海豹球的关系,她在这个暮水镇也还算吃得开,长辈会喜欢她的教养和礼节,小孩子和年轻人则会被她的海豹球萌得颠三倒四.

所以那个破坏力超强的玩意其实是个吉祥物来着?
哦,对了,那个姑娘的名字是Shizuka,出身,似乎在离芳缘很遥远的一个地区,而她来到芳缘地区的目的,似乎是修行吧.

当然,她是城都地区冰系道馆代理馆主这事儿,我是断断不会说出去的.

要说这姑娘也是个略莫名其妙的的主儿,自己明明就不差,看起来也没有那种被打到绝地再起不能的悲惨经历,--换句话说,就是相当精英的训练师.可是她并不热衷于精灵对战和收服精灵,不但是那种"选定了的精灵就绝对不会再换"的长情派,还是一个对于"不管什么精灵都是朋友"这样流行的道理嗤之以鼻的反对派.

"又不是说了我跟精灵是朋友就真的是朋友了,重要的不是人类的言语,而是精灵自己的意思啊."

她跟我说这话的时候,她的海豹球正在桌子上滚过来滚过去还不停地发出噪音,我都快要被晃到眼晕闪到耳聋,她却只是托着腮安静地看着它,眼神平和温润,好像完全没有受影响.

于是那一瞬间,我觉得我似乎能够理解她说这句话时的心情.
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这些精灵,不是真正地把它们当成朋友,认为它们不可或缺,是没办法对精灵的各种行为--尤其是对自己不利的行为--有足够的包容力的吧.

"如果哪天你的精灵们不见了,你会很寂寞呢."我这么对她说.
"怎么可能让它们不见啊."她淡淡地说着,像是谈论天气一样的语气:"我选定的精灵同样也选定了我,既然是互相认定的伙伴,无论怎样都不会分开的."
"那万一真的,被迫分开了呢."我向来是个喜欢追根究底踩人家痛处的性格,这从小养成的别扭性子,改不了.

Shizuka把目光从乱滚的海豹球身上收回来,突然就对我笑了笑.
像在荡漾不定的水面闪烁的波光一般,清凉温柔的笑.

"会难受得死掉也说不定呢."

夕阳的光从窗中漏入,在她黑亮如同缎子的发上覆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将她整个人都包括在轻柔的暖橙色中,明明应该是温馨静谧的画面,却因为她这一句话"卡啦"一声破碎,然后气氛也陷入莫名忧伤的五月病状态.

--当然,陷入这个状态的只是我,她说完那句话后连眼神也不变一下,只是敲了敲桌沿;"丢丢,去吃你的饭."

毫无爆点的日常.
就跟她的名字一样,不起波澜.静谧恬淡.

这样的静谧,也能被她带到战斗上.
我只围观过一次她的精灵战斗,因为那一次她被来我店里买东西的热血训练家认出来了.
似乎是曾经被她打败过,又进行了各种训练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的少年,自信满满地向她发起挑战.

那是我见过的最不像战斗的战斗.

超能女皇仿佛舞蹈一般,技巧极尽绮丽,看起来更像炫耀而不是对战,却还是把对方那只优雅猫揍得找不着东西南北.电龙的技能出的牢笼耀眼刺目,噼里啪啦闪烁不定的电光神出鬼没的鬼魅,总能在意想不到的时刻漂亮地攻击对方的麒麟奇.但是又没有造成决定性的伤害.

其实,到最后对方的精灵压根不是被真实地打趴,是给她玩脱了=  =.
这种绕山绕水迂回婉转欺负人家小年轻没耐性的战术,也就只有这种淡定系才有那个闲情逸致慢慢来.

"所以说啊她就是个魔女,编织命运的魔女,要我说这种在战斗中摆着一副'主动权就在我这里随便你这么玩'的高贵冷艳状的御姐什么的,真真讨人厌."

老实说,对于说出这个精确而简单地概括了那姑娘战斗时一切特征的话的帅哥,我是相当地崇拜啊.

不过就算没有这句话,我也应该崇拜他的.
毕竟是那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走过大街还要引起少女尖叫的洛斯特嘛.

对于洛斯特和Shizuka的关系我一直都列为世界奇妙物语,你说他们关系好吧,天天就"大小姐你眼瞎了?""大小姐你是白痴嘛.""哈克龙抽她" "思想有多远你滚多远我不想看见你""再来蹭啊你蹭,祝你减肥变增肥被唾弃.""丢丢咬死他!"--诸如此类互扔RS和各种教唆精灵试图给对方肉体造成伤害(但也只是说说而已没真动过)的行为,是个人看见了都要说这两人上辈子杀了对方全家的仇结到现在都没还清吗?可是你要说他们关系不好嘛,谁敢欺负一下那姑娘试试洛斯特能把你给抽到太平洋底,相反过来,那姑娘也能让你变成万年冰雕沉河床一千年.

对此,洛斯特官方概括为,宠物和饲养员不闹闹能叫主宠吗.
哦,原来是主宠啊.

这是Shizuka来我这儿租住两个月后,我首次得知这两人的明确关系.
即便如此,它果然还应该是划定到世界奇妙物语范围内的吧.

"啪!"
"痛痛痛!"

我捂着被抽了的脸,咬牙切齿地瞪着我们家的巴大蝴,它甩着那条因为(从进化开始就用来抽我)而显得异常有力的翅膀,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一副女王状.好我知道大清早起来吹着风不知不觉思维游离还游离到人姑娘身上是我不对但是用抽那么狠吗!还有你TM又怎么知道我在想姑娘了!

不,更重要的是,我自己明明也是个姑娘!虽然男孩子气了一点!
所以我为毛要被抽啊我又没有非分之想!

"Rin桑~"

我从二楼的窗台望下去,黑发的少女逆着初升的阳光对我挥手,今天她穿了一件纹着雪花图样的连衣裙,淡蓝纯白的搭配在阳光下显得有点虚幻---不过和她清冷的气质很配.

"不好意思我想要点伤药."
"嗯嗯我知道了我就下去."

她曾经跟我说过她总有一天要离开这里,因为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虽然并不是出自她的意愿.
不过这个世界,始终有种叫"责任"的东西是没有办法放下的.

这个从来不肯跟我讲过多关于自己的故事,却一看又是有着很多故事的姑娘.
也许哪一天,就会像阳光下的雪花一样,悄声无息地离开--和那些她视为珍宝一样的伙伴.

不过我很开心,有这样一个,没有否认我生存方式,理想和大众有些偏差可不激进,偶尔被惹得气急败坏,可大部分时间性格都不错的,萍水相逢的,朋友.

"给,你要的伤药."
"谢谢,大清早把你叫下来开店..诶,说起来Rin桑你左边脸怎么了?"
"你懂的,嗯,你!懂!的!"
"..它对你爱得真深沉!"
"它的爱太沉重我承受不起!它爱我哪儿我改还不行吗!"

黑发的少女歪了歪头,笑得有些狡黠地指了指我身后.
一片阴影盖到我肩膀.
我回头,看见浑身缭绕黑气的蝴蝶怨灵飘来.

"救...救命啊!"

拔腿跑出店门前,我听到她很愉快地跟她的海豹球说着真令人羡慕啊这样的关系.然后她的海豹球就滚来滚去撒娇求抱,接着她和海豹球就以看热闹群众的姿势围观我被巴大蝴追杀的过程,完全没有一点出手相助的意思.

前言收回,这个RP魔女,没有足够抗打击能力,果然还是不要跟她做朋友比较好!
水声潺潺,阳光闪闪,惨叫连连.

暮水镇的日历,又翻过了新的一页.

<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