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57 |  156 |  155 |  154 |  153 |  152 |  151 |  150 |  149 |  148 |  14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Act 1

玄音·爱莉娅总觉得这个夜晚特别漫长.也许是因为今晚的月亮特别凄凉的缘故吧.

纵使她是血族中近乎传说一样存在的Methuselah,有生以来也从未曾见过这么清澈却又这么冰冷的月光--细碎的银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城堡的外墙上,不知道的还以为那古老的斑驳墙面上凝结了一层半透明的霜花,而原本阴森可怖的古堡也因为这冰冷的月色呈现出一种晶莹的质感,远远看去仿若一件孤高的艺术品,而置身于这座古堡中的她就像童话中高贵又惹人怜爱的公主,但此刻这位不可一世的公主,犹如成熟浆果一样醉人的双瞳里却弥漫着浅淡得令人无法察觉的忧伤.

她本以为在那个人眼中她就是一个鬼,一个没有心,仅仅依靠那粘稠的绯色液体维持自己不死之躯的鬼.然而那个高傲的男子只是不经意地一笑,说我们其实是一样的.
其实我们不一样啊,落夜·特里亚
深陷于诅咒的灵魂,却拼命挣扎着要挣脱早已注定的命运,光是靠这一点就可以确定,我们不一样.

无意识地将纤细冰凉的指送到了自己唇边,血腥的味道已经散去,然而那曾经被铭记的温暖似乎依旧残留.
可是她明白,从此以后,这样的温暖,再也不可能拥有了.

Act2

"我很喜欢我的弟弟,现在不是离开他的时候."

玄音提出要以血族仪式给予落夜·特里亚永生时他这么回答,语调没有任何起伏,可是那对一向无波无澜的深邃紫瞳里反常地泛起了惊涛骇浪.
实际上,落夜一直清楚自己的命运,身为恶魔与人类的结合,背负着魔君的诅咒,他绝对不可能以单纯人类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他当然也知道抛弃原有身份以血族身份重生后他便将不再受到诅咒.可是一旦以血族的身份重生,他就会失去许多东西--比如,最初与最后的愿望.

当初之所以坚持要留在人类的世界里,是因为母亲的期望,面对用最极端的方式去压制魔君诅咒的母亲,他没有办法违背她最后的愿望.
现在拼了命也要用人类的身份活下去,则是因为想用自己的双手去保护重要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会在那栋豪宅中心无芥蒂对自己展露清澈笑颜的少年早就成为了他心里唯一的光明.

纵使自己再痛苦,也不希望看到那个少年失落的表情,他并不害怕被少年知道自己身世的秘密,他只是担心哪天自己不在的话,少年那对比天空还纯净的蓝瞳失去光彩.
所以要用人类的身份活着--这也是作为兄长的自己唯一能够给他的庇护.
这样的意思落夜没有说出来,可是作为听者玄音却明明白白.

那是一种执拗与眷恋,再大的痛苦,也比不上这种汹涌的情感来得猛烈.
于是她也不再劝,只是对他微微笑,笑容娇媚犹如迎风招展的蔷薇.

"既然如此就按照你的想法走下去,看看那从你出生开始就萦绕你的葬歌还能演奏多久."

当时只是一句随口说出来的话语,真没想到这曲葬歌的休止符是那么突然的被划下.
在那些人类的说法中,落夜·特里亚是作为一个国家的背叛者被杀死的,这样的罪名自然会被所有人唾弃,但是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做出这样选择的人,内心何其痛苦.

尤其对于那个高傲的男子来说,最残酷的事实并不是死亡,而是他从一开始就不是人类.
自从他被魔君诅咒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恶魔.
所谓"以人类身份活下去",只是因为心里还有名为"人性"的存在,但是恶魔的贪欲与诱惑就宛如一片罂粟,以最华美的色彩引诱着"人性"的泯灭.

直到临死前他才知道,这么多年他进行的是一场徒劳无果的战斗,因为这并不是什么解答题,而是一开始答案就已经确定下来的例题,他充其量就是在拖延看到答案的时间.
就在不久前她还在问他,需不需要现在进行初拥仪式,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摆脱恶魔的身份活下去的,最后机会.
可是他只是靠在自己肩上,问自己有没有办法让这个恶魔的灵魂随着死亡消失.

对于曾经经历了千年繁华与落寞的她,死亡简直是微不足道,然而看着那个男子的生命一点点流逝,她突然觉得无限伤感.
因为那对深邃紫瞳中倔强跳动的火焰,分明就在拼命挣扎着呐喊说他有多么想活下去.
按理说血族对血的味道都很敏感,可是看着他嘴角溢出的鲜血,她没有半点去吮吸的欲望,只是以她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忧伤眼神注视他.

最后她回答说,这是你们魔族的咒术,我不知道怎么破解,我能做的也就是让作为恶魔的魂灵失去容器,以意识形态游离于世上的恶魔力量不强,应该无法对人造成伤害.
--也不会伤害到你最珍视的人

后半句话她不点明,可是她知道他一定听懂了.
否则怎么会露出那样释然的笑容.

"爱莉娅,真的对不起,我还是没能走到最后."

这是他对她说过的,最温柔的话语.
也仅此一次.

Act3

蝙蝠扑扇翅膀的声音,终于让女子空洞的眼神有了焦距.
她侧过身子让它飞进房间,静静地看着它降落到冰凉的云母地面,幻化作修长清俊的人形.

"事情办好了?"
"是的,那个暗雪族的男人已经允诺会妥善处理后面的事情,小姐您.."
"离天亮还有多久?"玄音姿态优雅地抬手,打断了使魔的发问.
"似乎还有一些时间,但是要再出去怕是不太妥当了."
"是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示意对方退下.

还以为这个夜晚会漫长得让自己无法忍受,看来也不过如此.
能做到的事情都已经做到了,该留恋的东西也已经成为过去,那么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好好睡一觉吧.
也许再醒来的时候,就能遇到能和自己一起走到最后的人也说不定呢.

古堡外,月亮的光芒依旧清冷.


<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