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44 |  184 |  183 |  182 |  181 |  180 |  179 |  178 |  177 |  176 |  175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8

"大家辛苦了.""二宫前辈好棒!""大成功哦,这次一定大成功!"

各种溢美之词此起彼伏,仿佛平地而起的风暴.身处在风暴中心的二宫和也倒是相当的坦然,嘴角勾着微妙的弧度面不改色地把赞美照单全收的姿态,实在很难不让人喊"好可爱."

相叶跟在樱井翔身后,看着那个被众人包围着的二宫,突然觉得很不真实.

因为,那人的样子,实在是太耀眼.
耀眼得让人连多看一秒都感到心虚.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相叶的注视,本来背对着他在应酬漂亮的学妹的二宫突然扭过了头,视线也随着他扭头的动作"唰"地一下刺到了相叶身上.

不过两个人的目光并没有相遇.
在二宫注意到相叶的存在的那一刻,相叶雅纪的注意力却被从斜刺里走出来的人拉了过去.

"大野桑."

被他叫的人和相叶身前的樱井翔同时转过脸来.

"..AIBA酱?"
"你们认识?"

两个声音掺杂在一起,在喧闹的后台里糊成一片,怎样都听不真切.

"---所以说,他还是跟你系出同门?"

从吧台上方打下来的灯光,柔和的浅黄在纹理清晰的木质长桌上划出出线条温润的圆弧.二宫摇晃着手里盛满了绮丽液体的杯子,目光不停地在大野和相叶之间穿梭.
他本来其实是想借着这次舞台剧庆功宴的名头把相叶拽到大野开的酒吧,然后给这两人牵牵线什么的.反正大野碎念缺人手不是一天两天,恰好自己知道个资源能利用.事成之后说不定还能讨个人情,谁知道那两个人相识的时间比自己认识大野的时间都要长.

二宫和也知道大野智之前跟着一个颇有名的老师学调酒,也知道他因为不想因为太多条条框框的严苛要求改变自己,所以才没有一直跟在他的老师身边.却没有想到大野智没有去做的事情,被另外一个人心甘情愿地接受了去.

而这另外那个人,又因为一场雨与自己相遇了.

"嗯,O酱是我的前辈呢."相叶揉了揉鼻子,笑容在过份柔和的灯光下显得青涩而腼腆:"本来,应该是O酱跟着老师去法国的,结果他竟然对老师说‘那边没有我喜欢的鱼’,就这样拒绝掉了."
"这回答,不愧是利达啊."

从进了酒吧开始就意外地话少的樱井,总算抓住时机插了这么一句,接着就换来二宫一个白眼和相叶压抑不住的沙哑笑声,被调侃的对象倒是毫无反应地坐在吧台里继续玩他那个看似是爱心,其实就是条鱼的饰品.

"嘛,说不定也是好事."二宫垂眼,看着杯里荡着不明显涟漪的液体,薄薄的唇微微抿起:"至少不会给人赶回来那么狼狈."

相叶本来打算伸手去拿自己一直没有动的酒,听到这句话后动作顿时一滞,本能地转脸去看二宫,但是视线在接触到二宫侧脸的刹那,他又像是看到了什么很恐怖的东西,匆匆忙忙地挪开了目光,再也不敢往旁边瞧上一眼.

吧台里的灯光不明显地闪了一下.
樱井翔捏着酒杯,眉头皱得很紧.
他向来擅长调节气氛,但是这个场合显然没有他发挥特长的余地.

好在这样的降温并没能持续多久,当酒吧门口的风铃因为有人推门而入叮叮当当响起时,樱井翔真心地从心底送了一口气.
然后在看清来人的下一秒,整个人僵在座位上.

似乎是因为急着跑过来,发型被风吹得有些乱,衬衫也因为燥热而松开了领口,灯光下能够看到汗珠顺着那人白皙的脖颈滑落,"哧溜"一下没入衣领中.
暧昧的色气感,随着那人的靠近,悄无声息地在被香甜的鸡尾酒味道浸透的空气中弥漫开.

"小润.."
"樱井君,晚上好."松本润目不斜视.

半张脸隐在阴影里的二宫似乎笑了一声.

"小润来了,要喝什么?"大野说话的速度还是和往常一样,慢得像是要睡着,压根就没被周围各种变化的气氛影响.
"嗯,Vodka Martini?"捋了捋头发,松本径直越过樱井翔,走到最靠里面的位置坐下.

大野智看了一眼樱井,只见那人一脸确认日程的认真表情盯着手里喝空的酒杯瞧个没完,再望望坐下了也是一个"S"型,一副"大爷我在乎过谁"的朵S君,嘟着嘴思考了两秒钟以后,"啪"地把雪克壶搁在了目光不知道往哪里摆的相叶雅纪面前.

"爱拔酱你来吧."
"诶..啊?"被吓了一跳的相叶眼睛一下子瞪圆,就像受惊的兔子.
"利达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他又是谁啊>"不等相叶雅纪出声,松本倒是先声夺人.
"爱拔酱很擅长的,小润放心吧."完全无视松本的强势,大野一脸无辜地看向还没缓过神的相叶:"爱拔酱?"
"不,大野前辈我已经.."

后面半句话在对方明亮的目光里咽了回去,相叶局促地咬着下唇,一时竟也不知道是答应好还是彻底拒绝掉.
自己已经有多久没碰过那些曾经无比熟悉的道具了,三个月,四个月,还是更久.
不过,不管过了多久,再拿起它们时,应该还是会觉得亲切的吧.

可是,如果不知道真正的调酒师究竟为何物就再拿起它们,最后还是会像那天一样吧.
只要想起老师严肃的面容和眼睛里毫不掩饰的失望,相叶雅纪就无论如何没有勇气再伸出手去触碰那些自己曾经为之自豪的东西.
他不想再让任何人因为自己的不争而失望.

因为不想让别人失望,所以只有束缚自己,表面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笑,实际上心里比谁都要难过都要不甘,却终究不敢轻易重新开始.
这样的自己..

对不起,前辈.
卡在嗓子眼里的话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从旁边伸出来一只手,把雪克壶拎了起来抛回给大野智.

"别闹了Captain,你不是真的打算给小润Vodka Martini吧."二宫嗤笑:"他最近胃不好你是知道的,喝完他就能住院."

一句话让松本拍桌的同时,也成功地把樱井翔的视线转移了过来.

"小润."樱井这会儿也顾不上矜持更顾不上面子,满脑子只是那句"喝完就能住院",想来也是,这段时间为舞台剧松本和二宫谁不是忙的连轴转,能有好好吃饭的时间才叫奇怪.
"不要摆那种表情,我可没劳动你樱井大少."一看樱井的眼神就知道他下句想说什么,于是松本在他话出口前毫不留情地斩草除根:"再说,这是我自己的事."

刻意强调的"我自己"三个字扎进樱井心里,脆生生的疼.
如果放在以前,樱井翔大概还会血气方刚地和松本润针尖对麦芒地来吵一架,但是现在,他已经吵不起来,也没力气去吵.
所以他最终也只轻轻叹了一口气,避开了松本箭一样射过来的目光,从口袋里掏出钱,放在吧台上推过去.

"明天台里还有事."迎着大野无波澜的目光,樱井笑笑:"先回去了,今天有点凉,呆太晚不好."

说到后半句时,他的眼睛看着的,分明是松本润.在那人还没发作前,他礼节性地欠欠身,离开了座位.
动作说不上很快,但也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他这是老了吧,才几点就熬不住了."二宫看着因为被樱井翔推开而摇晃不已的门,琥珀色眼眸里笑意又盛几分.
"翔君工作也很辛苦."温温地笑着,大野低头把刚才被抛回来的雪克壶放回架子上,拿过热的白毛巾开始擦拭酒杯:"一星期的班,黑眼圈都出来了."
"啧,社会人真可怜."将杯子对着门口方向举了举,二宫转身看向一腔怒火都倒进棉花里满脸憋屈的松本:"小润原谅他吧,看他最近憔悴的下巴都变成六边形了."
"谁要管."松本忿忿地坐下:"二宫和也你那什么眼神."
"没什么."二宫扭回头继续悠哉悠哉地吮自己的鸡尾酒:"啊,爱拔桑,说起来那天我们在电视台门口看到的翔君身边那个女的,是不是台长的千金?"
"啊?诶?"

又是突然袭击,相叶只来得及回两个表示疑问的拟声词,就见二宫身后那个浓颜的家伙"蹭"地抬了头.

"什么时候?"
"你不是不管吗."
"...."迎着二宫嘴角微翘看着乖巧实则满肚子心机那种微妙表情,松本润发现自己真的很想揍人.
"小润,别说我不告诉你."二宫眨眨眼睛:"你到底为什么不开心,你不说,翔君是不会明白的."

因为太在意,所以反而不敢随便揣测对方的心思.
这点,最清楚的应该是谁呢.

"他自己不也什么都不说!..真是,心情都被搞坏了!先回去了!"

说着松本润跳下椅子,大步流星地跨到门边,拽开门就冲了出去,动作之利落比刚才的樱井翔有过之无不及.
大野智看着松本离开的方向半晌,才默默地收回目光:"小润又忘记付钱了.."

"翔桑会补给你的啦."耸耸肩,二宫放下折腾一晚上总算被喝空的酒杯,内心的小人开始各种跳舞,樱井翔你又欠我个人情看来两个月后发售的游戏又有着落了.

"那个..."

哦,还有个不明状况的.
撇了撇满眼疑惑但是想问又不好开口的相叶雅纪,二宫啧了一声"情侣吵架,没你事."

"诶诶诶,翔酱和?"
"你有意见?"
"不.."

被瞪了的相叶又乖乖缩回椅子上.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摆,只得一直搓着高脚杯.

"爱拔酱,方便的话,明天开始,来我这里帮忙吧."

之前一直擦拭着酒杯没有说话的大野,把手里最后一个玻璃杯倒扣在盘子上,轻松地介入了相叶和二宫的谈话.

"前辈..我.."
"我觉得爱拔酱很好."
"...."

清澈的眼神,不带任何目的性地望过来.
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着,让相叶不由自住地想起了第一次看见大野时的情景.
也是个规模颇大的竞技比赛,大野在那群人里面其实不算出挑,无论是长相还是身高.
他就只是和其余人一样站在指定位置上,低着头调着自己的酒,没有刻意卖弄技巧,整个人都显得安然恬淡,那样丝毫没有威慑力,却又散发着让人移不开注意力的光芒.

好像就是在那个瞬间,被那样光芒吸引了,才决定要成为一个调酒师吧.

"老师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不重新开始,答案就永远没办法找到."
"而且,nino也觉得你很好,不然不会把你带来的."
"喂,别扯上我,不是你自己天天跟我念缺人."

二宫反应奇快地撇清关系,但是相叶却清楚地看到他的耳朵微微发红.
于是刹那间,心便被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温柔地填满.

那个时候相叶还不知道这样的温柔情绪究竟被称作什么,只是觉得,如果是面前这个人的话,无论无何也想让他尝尝,自己亲手为他调出来的酒.
所以最终他在那两个人的目光里深深地弯下腰,九十度的鞠躬,代表的是真诚和不安的喜悦.

"以后,请多多指教."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