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83 |  182 |  181 |  180 |  179 |  178 |  177 |  176 |  175 |  170 |  16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克莉丝总觉得最近有点不对劲.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但凡下午三点泡好的红茶一定会失踪,这点让她特别在意.

"难道进小偷了?"转着手里装着透明液体的玻璃杯,她声音轻柔地提出自己的置疑.
"你醒醒.",吧台里的男人单手托腮,懒懒地抬了抬眼,清明的眸子里有着灯光暖黄色的痕迹:"就这地方能进小偷?别是你那几只宠物偷吃不认账."

"不可能,偷吃不留痕迹,他们没那么高端,每次至少得弄乱个书堆打翻个盘子啥的."
"是吗."辉夜咂咂嘴,手一伸从她手里轻巧地拎走还剩不少液体的杯子,在她略带不悦的眼神里淡定地把剩下的饮料喝得仅剩铺在杯底的部分,这才慢条斯理地提了建议:"你要是真那么在意,动点手脚监测一下不就好了,何必来我这里装忧郁少女."

这不就摆明了自己不想动手让你代劳嘛?
捋了一下散落到肩部的头发,克莉丝的视线一转,落到酒吧微敞的窗户上,午后的阳光沿着木头的纹理轻巧游走,在纤细的窗框上铺就明丽的金色光毯

2

虽然平时影子都不见但是只要有事拜托了还是会很可靠的辉夜,在次日下午红茶又莫名消失后的十五分钟内,把一个水晶珠扔到了克莉丝的庭院里.不偏不倚正砸中化身成猫享受日光浴的洛斯特.

"殿下你欠咬了是吗?"

被打扰了闲暇时光的洛斯特很不爽地眯起宝石一样艳丽的瞳仁,龇出一口白森森的牙.

很无所谓地看了虚张声势的猫一眼,辉夜扯松领口的一个扣子,对着安安静静地看向自己的克莉丝摆摆手:"不知道谁带进来的一个小家伙,做储备粮不错."

用很帅气的姿态留下这句话后,魔王议事厅的幕后真·BOSS便闪过迎面飞扑的猫咪的抓挠攻击,一副"我很忙"的样子匆忙退场,只留下命运的魔王端详着手里泛着晶莹光泽的水晶珠,,一脸的若有所思.

水晶珠里有四格小故事一样可爱的场景.

一只有拳头大小的小鸟正站在一本硬皮书上,努力地伸长脖子,对着一旁骨瓷茶杯里冒着热气的红茶,左看右看,时不时还会歪着脑袋听听房间周围的动静,确定一时半会没有人回来时,它就放心大胆地把小尖嘴伸进红茶里,吸第一口被烫以后匆忙跳开,两秒后不死心地回来,继续喝,.喝完以后用翅膀拍拍鼓起来的肚皮,刚想瘫坐在硬皮书上休息,房间外却传来了动静,于是鸟慌张地跳起来想飞走,又不慎撞倒了杯子,"啪"一声脆响后鸟头顶的绒毛都竖了起来.

当克莉丝看到鸟用两只小爪揪着杯沿,努力要把杯子拖起来摆正的时候,她忍不住笑了笑.
好像一团毛球和杯子在对决什么的,单纯又笨拙的感觉.

但是,魔王议事厅里,哪里来的爱喝红茶的小鸟呢.

3

"啥..什么!蠢鸟去偷喝姐姐你的茶哦?"

坐在日式部屋外悠哉悠哉地晃着扇子装自己是平安时代贵族公主的奇迹魔王,听到克莉丝的叙述后,差点没把那绘着血色枫叶的扇子给甩到不远处的水池里.

她看着眼前的俏丽的少女黑着一张脸动作迅速地起身,却被身上印染着粉色樱花的繁复和服绊了个踉跄,笑着叹气的同时心想这姑娘永远说风就是雨的,以后出去了怎么得了.

"我去把鸟鸟捉过来给姐姐道歉,看霸王文就算了还喝霸王茶,迟早有一天肥到飞不起来!"

话是这么说,少女甜脆的声音里不见愤慨,反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幸灾乐祸?
克莉丝抬起手拉了拉少女和服的袖口,丝滑的质感水一样从指缝流淌而过,想必橘为了弄到这套衣服花了不少心思,可不是让她穿着出去欺负人的.

"我觉得,你还是给我讲讲那只鸟的故事比较好?"

4

其实,那只毛绒绒的鸟是一只不死鸟,名字叫做羽.

但是这个名字自从遇到观剧魔王和奇迹魔王后,就出现了各种衍生,到后来樱梦嫌叫名字麻烦,索性就跟着观剧魔王一起喊起了蠢鸟肥鸟.

即使如此,那只鸟也还是很欢快地在他们身边蹭文看,偶尔,还会刨一点评论.
但是这不能掩盖它就是只看霸王文的鸟的本质.

小鸟来自很遥远的小镇,那个小镇不热闹,甚至可以说是冷清.
可是镇子里的居民都非常温柔,那里的生活就像是天上蓬松的白云,软绵绵的闲适.
甚至可以说有点无聊,可是那是小鸟最喜欢的氛围.

后来有一天,小镇不见了.
小鸟在镇子边它最喜欢的那棵树上,呆呆地看着镇子消失的地方,看了很久很久.
直到确认镇子再也不会回来后,它才依依不舍地抖抖翅膀,把因为沮丧而尽数耷拉下来的羽毛抖得蓬蓬松松后,以那棵小树为起点,去寻找新的地方.

嘛,小鸟也有很多朋友,很多朋友给小鸟介绍了很多地方.
结果不知道怎么,那天小鸟居然就一头栽倒到了愚者书库里,邂逅了观剧的魔王.
从此过上看霸王文的日子,直到观剧的魔王再也忍受不了被蹭霸王文.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愚者书库尖塔的塔顶,一团毛绒绒的生物,就这样被恒蓝毫不留情毅然决然地砸了下来.

"老羽你不吐个几万字评论不要回来哦!"

被抛出来的鸟,好巧不巧地栽到了熊猫的花园里,据说还砸出一个媲美陨石掉落的大坑.
大概这只小鸟和切糕有亲戚关系吧,不然那么小一只哪来这么大的密度.

那时,熊猫的花园已经发展得颇有规模.
被砸下塔的鸟,阴差阳错地在花园里定居,也许是因为小鸟真的很可爱,所以花园里很多精灵都喜欢它,它每天也就在花园里兢兢业业地,搭窝.

"搭窝是怎么回事."
"它可是鸟诶,不自己编个窝,指望它睡地哦?"樱梦努了努嘴:"不过这傻鸟搭了无数窝,几乎没搭成过,搭到一半就扑棱棱飞走了嘛."
"....."

克莉丝皱了皱眉.

樱梦吐吐舌头,她其实真的不是故意乱打小报告,但是确实是存心说出来的.
其实鸟每次编织自己的小窝的时候都非常认真,而且新编的小窝,会比上次的小窝看起来要精致很多,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它很少有一个真真正正编织完成的小窝.

不是爱不够,也不是不认真,更加不是不负责任.
它其实,只是懒而已.
如果姐姐能来鞭策一下鸟,大概是个不错的选择?

奇迹的魔王默默地打着小算盘,脸上的笑愈发动人.

5

克莉丝在一个星期后,真正地邂逅了那只小鸟.

那时似乎是有勇者来挑战,外面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不绝于耳.
趴在桌子上啃小蛋糕的洛斯特被吵烦了,毫不客气地一个隔音结界就撒了出去,结果在结界设立完成的一刹那,一团毛球样的生物不偏不倚地落进了装满红茶的茶杯,

据事后小鸟自己说,它是撞上结界就摔的体质.
邂逅不算完美,何况小鸟其实暗恋了克莉丝很久,当克莉丝把它从红茶里捞出来,放在柔软的毛巾上时,鸟的大脑已经基本处于当机状态.

当机过后,莫名其妙地就熟络起来.
克莉丝经常会看见小鸟忙忙碌碌地编织自己的小窝,那些小窝有色彩缤纷的有朴素简单的,不算细腻的纹路不算夺目的外形,却也都是它认认真真灌注了心血的作品.

她其实,对小鸟很少有完成品这件事不是很赞同,甚至也因为这件事责备过它.
责备的结果就是鸟默默地在茶杯里抱着海绵哆嗦了三天,黑雾缭绕怨念无数,最后被樱梦一巴掌拍出去说那你就搞出来给丫看看完整的啊!

于是从此以后小鸟更加发奋图强.
只是依然出产大量的半成品,所以每次看见克莉丝,它就"啾"一声,光速飞走.

"你居然跟一只食物认真,还把人家吓到一见你就退避三舍?"

辉夜听到这件事后,难得不顾形象地笑了足足有一分钟.
克莉丝抿着滚烫的奶茶,一言不发.

"其实不完结也很好不是,无限可能的发展,完结虽然看到结局很开心,但是会遗憾,不是么.."推了推其实没有半点度数的黑框眼镜,辉夜一伸手,手边就凭空多了一杯温度适中的绿茶,他低头啜了一口,口腔里散开清清淡淡的苦味,萦绕在舌尖,怎样也挥发不掉.

"而且,食物态度不错这不就挺好,别计较了."

6

所以,一切还是没有变化.

观剧魔王依然用冰冷的语气嫌弃着看霸王文的鸟却还是会给它喂食段子.
奇迹魔王心情好就抓鸟来揉心情不好就甩它一捆刀子但还是给它茶杯钻.
鸟和过去一样在花园里飞来飞去,编织着一个又一个永远没有完成时的小窝.

但是,其实还是有变化的.
它现在编织的窝,已经越来越好了.
不是说外形突然精致巧夺天工,也不是纹路突然细致到让人惊叹的程度.

但是从它现在编织的小窝上,可以感觉到温柔的爱意.
以前还只是懵懵懂懂地想着"有一个小窝就好.",可是现在它大概已经在追求"想要温馨的小世界,还想把这个小世界和别人一起分享"的梦了吧.

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梦想,但是倾注了心力就是全部的世界.
也许,哪一天,它真的会编织出一个让人看了就会觉得幸福的小窝,也说不定呢.
在那天到来之前,请继续在那些线条里堆积自己的梦想吧.

7

"这辈子也不会有那天的我确定!"

樱梦揭开茶杯看了看睡得打呼还吐泡泡的毛绒生物一眼,又很嫌弃地把杯盖摔上.
她实在是不想告诉克莉丝,自从她年头鼓励过那只鸟后,那只鸟就变本加厉地开始各种看霸王文,看完嚎两嗓子就找个现成茶杯直接钻了等投喂.

"樱梦你,这是第几个杯子了哦?"恒蓝摇着黑色的扇子,看了看那个体积比年头大了不少的茶杯,眼神里是露骨的..不屑?
"我不打算换了,让它蹲在杯子里吃投喂,等哪天想起出来了就卡在杯口算了."
"我觉得它会把杯子撑裂哦?"
"没事,到时候我有办法,不卡也得卡."

对于这危险的对话全然不知晓,小鸟在杯子又吐了一个泡.

在它的梦里,它回到了最怀念的小镇,在自己最喜欢的那棵树上,编织出了至今为止它最喜欢的小窝,每天蹲在小窝里,等着她的朋友们路过,跟她问好,偶尔投喂点食物和红茶给它,它就在午后的阳光下,小口吸着红茶,看自己一直喜欢的文字.

再没有,比这更加幸福的事情了,对吧.

<END>

小羽生日快乐.
樱梦不提醒我还不记得都到你生日了呐?
又过一年,其实,.不想要你有什么改变,因为这样的你已经很好,非常好.

要开心地活着,和你喜欢的朋友们一直在一起喔.
偶尔,还是编织一下你想编织的小世界吧,那样温柔的心意总有一天会得到回应的.
再一次,生日快乐,祝幸福.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