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3 |  12 |  11 |  10 |  9 |  8 |  7 |  6 |  5 |  3 |  2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一切的缘起缘落,不过是为了等待一个最终分离的结局罢了.

所有的开始,都在那个月光寒冷而寂静,让人心里忍不出生出一丝寒意的夜晚.
所有的开始,都在那个初夏的时节之中,遥远的山林中传出如同孤寂哭声之时.
所有的开始,都在英俊的蓝发青年一句轻轻柔柔,讲故事一般淡然的叙述之下.

"那是鵺的叫声."将手轻轻搭在尚还幼小的孩子肩膀上,实久抬起眼,望着夜空之中,掠过明月的白色生灵.
"幸好不是鵼的."
"鵼?"还是孩子的赖久疑惑的看自己的兄长.
"鵼,据说是一种很可怕的妖怪,听到它的叫声,会让人生病.呐,赖久你看那片森林,是被禁止进入的,鵼,就住在那里."

这句话,便让赖久对着那月光映照之下的阴影望了很久很久.
他想,要除去鵼,因为它会危害人的妖怪,而自己是源家的武士,所以要除去鵼.
即使未曾谋面.


2

第二日,赖久独自进入那片森林.
果然是一片寂静,只有阳光透过葱葱郁郁的树木在粗糙的地上留下一点金色,偶尔的,风会走过这片密林,带起几丝喧嚣.
他的脚步很坚定,虽然走得并不快,但是也没有太多犹豫,就算心里多少胆怯,也不停留
是想证明什么?或者是追寻什么?
无解.

呦呦鹿鸣声将他从迷雾中引到那块大石之前,出现在面前的是银发披肩英俊青年,眉眼之间含有微微笑意,身边,鹿温顺的舔着他的手

"孩子,这里是鵼之森,你进来,是要做什么?"月光一样皎洁神秘的银色眸子里安静的望着赖久.
"我是源氏的武士,在找鵼,你知道它的栖息地吗?"虽然还是不到10岁的孩子,却自然的有了一股韧性的坚定

但回答赖久的,是青年轻轻的笑声,三分玩味,七分调侃.

"你想要杀掉鵼吗?"像是在问"今天过得怎么样."的轻松语气.
"没错!"赖久的语气中无端端的带上一丝怒气,当自己认真提出问题对方却是如此反应时,任谁都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吧?

话音未落,风声呼啸过耳边,还未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已经被打倒在地上.

"虽然是武士,但也只是个孩子,还是先回去吧,你啊,还不够看呢,"银发的青年站起身,干净的长袍下摆拖在地面,脸上依旧是那种令人看不透含意的笑容.
"不要孩子孩子的叫!"不甘心的站起身,他握紧了双拳,声音大起来:"我的名字叫做源赖久!"

青年唇边绽开高傲的弧度,耀眼的阳光下,飞扬起片片羽翼,风声呼啸,穿越了孩子的发际,展开的翅遮去大片阳光,只留下一片阴翳.
那一刻赖久不能自己的呼出了那个名字.
真是想不到,眼前看起来和自己兄长同龄的青年,竟然就是那传说中鵼

"源赖久是吗?至少等长得和我一样高再来吧?"一点不在意的笑,银色的身影腾空而起,消失在阳的金光之下.

年幼的赖久就这样怔怔的看着鵼离去的地方.
他不知道,鵼为什么没有杀了自己,这和传言出入实在太大.
更不知道,怎么鵼会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
他的心里只清楚一点,不许输,是的,他不允许自己输给这个鵼.

 


3

从那日起,要打败鵼,就成了赖久生活中的一切.
他开始不断的进入那座森林,不断的寻找鵼的身影,不断的向鵼挑战,也不断的被鵼所打败.
日复一日的追逐中,赖久逐渐成长起来

也是在日复一日中,赖久渐渐了解了鵼的秉性.
高傲又不服输,心中总是蕴藏有一份至高无上.
也许这一点和赖久很像,只是那时的赖久满脑子只是想要打败鵼,所以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哟,你进步了嘛,而且也长高了...不过,我也长高了呀~"

白色的生灵笑容狡黠,故意刺激他似的用手比划赖久与自己的高度.
可恶!年轻的武士额头上跳出十字路口,反手就是一刀
鵼灵巧的躲开,在离赖久几步远的地方悬空漂浮,笑容丝毫不减,依然是三分玩味,七分调侃.
赖久当然也不会这样放弃,直接追了上去.

就这样,开始新一轮的追逐,追逐的结果通常是少年累得跪坐在地上直喘气,白色的生灵毫发无伤,悠哉游哉的坐在离他不远的树或石块上.
"真是让人忍不住要欺负的家伙."看着赖久,鵼拍拍头,不知道是伤脑筋还是乐在其中

"鵼,总有一天我一定赢给你看!"11岁的赖久,说出这样的话,掷地有声的坚定.

阳光疏落在了密层层的枝叶当中,流水叮咚带走一切喧嚣,微微和风扑面而上,让人神清气爽.
鵼不置可否的听着孩子气的宣言,微微抬起了头,银色的眼瞳中淡淡的笑意
真有趣.源赖久.


4

你啊,到底为什么想要变强呢?
依旧是随意的摆着个舒服的姿势坐在光滑的大石头上,抚摸着身边的小鹿,鵼扭头笑道.
赖久愣了,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上来.

从一开始,他就只是抱着"打败鵼"这个信念来挑战的,因为一心一意想着这个目标,使得赖久忽略了身边的许多许多.
打败鵼,是为了想要证明自己强大,但是究竟为什么要变强,他从来没有思考过.
在鵼向他提出这个问题前,他一直都认为变强是理所当然的.

"我是源家的武士,想变强是应该的不是吗?"

将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看见鵼狭长的银色双眸中又浮起了浅浅的讥讽.

"因为生下来就是,所以命运都被决定了吗?"对方并没有看赖久,只是不在意的逗弄身边的鹿,表情不知道是不是该让人称作"不屑",轻声慢语.
"人类还真是奇怪呀,在我看来,坐在京城里的皇帝和耕田的老人,根本没有什么分别."

一句话,挑动了赖久内心最深处的弦,很久以来一直隐藏着的什么似乎就在那一刻完全被释放了出来
不知道是被人点中了心事的愤怒,还是被压抑了太长时间的不甘,有一刻,赖久的确是口不择言了.
他没有叫他鵼,而是叫了银色的生灵"妖怪"
四年以来,他第一次这样称呼鵼,他说,明明你就是个妖怪,来这里讲什么大道理!

顷刻间风云突变,又是那足以遮挡所有阳光的巨大羽翼扬起,又是那强劲得无法抵挡的呼啸风声.
还有,鵼转变为金色的眼瞳和真正的形态,那样的威风凛凛,像是统帅着一切的,王者.
赖久手中的刀被高高抛起,再重重摔到地面.

"别太得寸进尺了,人类!"沉重的咆哮着,鵼一步一步走到赖久面前,气势迫人,那一瞬,赖久完全动弹不得.
"鵼和人类生存的时间是不同的."
"从遥远的太古时代起,我们一族就和这片土地以及土地上的神一起生存."腾空而起,再落下地时,已经又恢复成了银发的青年,逆着阳光的身影,高大得像无法超越.

"我们比任何生物都高贵."银发甩过,眸子里是坚定得不容置疑的坦率,能说出这样的话,心中蕴藏的,必定是无上的尊严.
"但是,现在这森林里只剩下我了."

即使如此,依旧还是这样高傲的生存着,不愿意被人所打扰,被人所用吗?
望着面前鵼依旧傲气的背影,赖久的表情松动了.
他知道,面前的生灵,心中的坚持甚至要超越身为武士的自己.

"....鵼,为什么会这么强呢?我也可以和你一样吗?"
"我们天生就强,人类怎么可能比得上."回过头来,又是嘲笑一般的说话.
"你,你说什么?!"一把捡起了地上的刀,再次开始新一轮的追逐战.

赖久不信他就是赢不了这个总是恶劣又骄傲的家伙.
在和鵼一次又一次的角逐里,赖久变得更有力更强壮.
想变强其实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鵼,所以我一定要打败你.

但是直到赖久随着兄长离开那个地方,上京,他也从来没有胜过鵼一次.

5

离开有鵼的那片森林,已经很长时间,赖久已经从少年成长为青年.
青年的赖久,是源家的骄傲,他的忠诚与坚韧,总让人称赞.

在京即将被鬼族的阴霾吞噬时,京迎来了龙神的神子,少女元宫茜.
而赖久则成为龙神神子的八叶之一,天之青龙.
每次当神子遇险,赖久竭尽全力去替她排除危险时,脑海里隐隐总会想起,昔日森林中,白色生灵轻笑着问,你啊,到底为什么想要变强呢?
他觉得自己或许找到了可以回答鵼的话,但是又一时说不来,不知道那样的感觉是什么.呼之欲出却又卡在某个地方.

也许,等以后再见到鵼时,这样的感觉就没有了.
赖久这么告诉自己,同时也在心底暗暗想,那只鵼,现在也一定静静的栖息在森林中吧?

然而赖久不知道的是,鬼族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契机.
即使那片森林如此静谧.
即使那头鵼是如此高傲.

鬼族找上了鵼,在鵼身上下了诅咒,针插满他的身体.
痛苦一旦消失,也就是鵼不能再控制自己之时.
那时,便沦为鬼族的棋子,为他们所用.


6

[大文字山]

"赖久,牛忽然狂乱起来了!"天真急切的叫声让赖久微微动容,还未作出任何,骤然刮起了风.

来不及惊讶,赖久竟然在这骤风中听到了阵阵哭声.
蓦然,一个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自众人面前掠过,顷刻近在咫尺的牛车被打碎,粉发少女被人掳起.

身影的四周,飞散的白色羽毛,沉淀着难以磨灭的记忆.
赖久再次不能自己的叫出声,如同多年前一样的唤出"鵼!"

"这个女孩似乎很重要."鵼淡淡的说着,银色的长发遮盖他的表情.
"如果想要回她,就到这座山的山顶上来,赖久,你一个人来."

赖久望着鵼远远飞离的身影,深色的眼瞳中荡出细碎的涟漪
那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始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7

阳光透过密密层层的枝叶,勉强的在地面上留下些许金色斑驳的小光点.
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更显得山林幽静.

赖久独自行在上山的路上,像幼时一样,寻找着鵼的身影.
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他无法解释,比如,为什么鵼会出现,为什么,要带走神子

不远处的树枝上有一块紫色的碎布在飘动,赖久认出,是神子衣服的碎片.
他取下它时,身后的树叶忽然传来细碎的声响.
闪念间,刀已经出鞘,恰好抵挡下对方的一击,但在看清了对方的容貌时,赖久确乎震惊了

不可能,这不是,不是那只鵼!
他不相信,当初高傲得仿佛不会向任何东西屈服,心中蕴有无上尊严的鵼,会是面前这个样子
化回本形的他凌乱黯淡了毛色,没有了骄傲的金色眼瞳,当初那王者的威严,竟然找不到一丝残余的痕迹.
但确实又是鵼,世上仅存的,唯一的鵼.

"鵼,我就算不要我的命,也要保护神子,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谁都没有例外."
"我不想为了这件事情和你打斗."

但赖久的话语,只换来呼啸而过的风声,鵼没有罢手的意思,他也只得招架.

"下次见面时绝对要变强!"
"总有一天我绝对要赢你!"

刀光剑影中,幼时曾经立誓般说出的话语,格外清晰.
只是誓言依旧,幼时的好友却已经不同往日.


8

趁着鵼一个瞬间的疏忽,赖久毫不犹豫的进攻,意外顺利的将它打倒.
如果这样的情景发生在以前,赖久会很高兴,因为他终于可以打败鵼了,只是现在,看着鵼如此的模样,赖久的心里,没有一点战胜宿敌的喜悦,

"鵼,你,是不是变弱了?"他一步一步走向又恢复成人类形态的鵼.
"你的表情还是一样冷淡~"轻轻的喘息,鵼的语气里,竟多了一分沉重的沧桑,不再是赖久幼时听到的那样,气死人的不屑调子.
"...赖久,我还以为,再也无法跟你见面了.."

蓝发的青年俯下身去扶鵼,表情有隐忍的惊讶和..痛苦?
到底..怎么了?
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里,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还有,告诉我,你真的还是我认识的鵼吗?
这些话,赖久很想坦率的问出口,但话到嘴边,兀自的搁浅在那里,最终也只说出了"告诉我.."

"这副样子,都是因为,鬼的诅咒,他们那些家伙,把针插在我身上."
"等到我的意识和痛楚都消失,就会成为鬼族的手下."
"虽然...虽然我现在还可以抵挡得住,可是...理性和傲气都消失了..我也就,只是个怪物而已."
"不论是那副样子,还是把自由从我身上夺走,都太可怕了.."轻轻挥开赖久扶着自己的手,鵼后退几步.
"赖久,就由你,来杀了我这只鵼吧!"那一瞬间,鵼的眼神和话语都是如此的坚定
"我怎么能那样做.."赖久沉稳的表情终于破碎.
"赖久..你的任务,是保护那个女孩.."鵼淡淡的道,一如昔日他问赖久,为什么想变强的轻声慢语.

因为我要保护神子..所以我必须,杀了鵼..?
鬼族知道我和鵼是知己,所以才来这样利用鵼...
鬼族的手段总是无处不在,这样下去,鵼总有一天,真的会伤害神子,所以,现在,我必须杀了鵼.

脑海中影绰的浮现儿时的记忆,那些一直追逐着鵼的岁月,一昧只以鵼为目标的岁月..
想要变得比鵼更强,所以自己一直在那个白色生灵身后不断的紧跟他的步伐..
鵼曾经问自己,为什么要变强,现在自己已经可以回答了,是为了要保护重要之人.
只是没有想过,真真切切找到答案的时候,竟然又要面对另外一个黯淡的结局.

鵼.....
犹豫间,感觉到鵼的气息急速逼近.

9

赖久!斩钉截铁的呼声,硬生生将赖久带回现实.
不能再犹豫了,杀了鵼吧!

长刀的寒光与银色发丝纠结在一起,风声环绕于身边悲鸣
天之青龙的力量贯穿在武士的刀锋上,刀锋化作风刃破空.
白色的羽翼在刀气下纷飞凋零,白色的生灵沉重的倒地.
赖久握刀的手突然脱了力,摇摇欲坠,曾经坚毅的表情,此刻却笼罩上浓浓的雾气

阳光依旧穿透树缝安静的撒下光芒,鸟鸣声也似乎不曾被惊扰过
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是,世界上最后一头鵼,永远也不会啼叫了.

10

"啊,赖久先生..你..怎么了?"粉发的少女惊讶的看着蓝发的青年.
"对不起,神子,请您,不要看我的脸."

遮去少女的视线,赖久无力的仰起头
他第一次知道,阳光是如此的刺眼.

白色羽毛像自天边悠悠飘下,温柔的绕在赖久的周围
这个森林的某处,有谁正安静的沉睡着,睡颜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束缚.
一如当初的自由和隐隐傲气.

"赖久先生,那个人..是你的朋友?"
"....神子,我们回去吧."
"啊,是..."有点郁闷的看着蓝发青年离去的背影,粉发少女吐了一口气,脚步轻快的追上了他.

有风吹过.
风声中,似乎有谁轻轻的笑声.
赖久没有回头.
向我比谁都更值得夸耀的朋友祈求 将回忆的森林作为最终的归宿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