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9 |  8 |  7 |  6 |  5 |  3 |  2 |  252 |  251 |  250 |  24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苏晓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了

有段时间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肉身是虚幻的,而之前,一直漂泊不定的灵体反而要比肉身还来得真实.
至少,在还没有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以前,她曾经拥有那么璀璨的记忆--如同火焰一般,明媚而灼热的记忆.
至少,那时,她还可以心无蒂介的去面对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背负着"自己是妲己"这个沉重得不能再沉重的现实.

身后有谁在说话,唤她,神子,声线清泉一样冷澈,但其中,分明有涟漪般的温柔荡漾开.
她回过头去,淡绿长发的男子眉眼微微含笑,精致的面容沉静有如散落在地面上的月光,美丽虚幻得近乎不真实.

"申公豹...."他的名字很自然的便从她双唇间滑出,然而名唤出口,却没了下文
"神子,可是为了天化之事烦心?"并不介意少女的欲言又止,申公豹走上前,深邃悠长的目光像是能望到人心深处.

莫名的觉得心慌,苏晓匆忙别过了头,不再去看那个令人琢磨不透的男子:"很,很晚了..我,我得回去了"
她急急的转身迈步,但在听到那句仿若叹息一样的话语后,步子却稍微顿了顿

"月色撩人,可惜无共赏之人.."

她回头,申公豹抬头望月的身影倒映在她明净的瞳中,淡银色的月光流水一样倾泄在他身上,如同光的披风,静谧而高贵.
有那么一刹那,苏晓的眼前似乎铺展开一幅绝美的画,饶是最好的画师用最精细的笔触也无法描绘出它的美,如水月华下,素白的芝兰绽开纯净的笑容,柔软的花瓣在夜晚的风中轻轻颤抖,花丛中的少年,笑容如同阳光般粲然.

"神子?"
"唔?"
"神子方才看着在下出神了呢."

才..才不是这样!
本想要辩驳,但是一看到对方轻轻上扬的嘴角和沾染了些许玩味色彩的表情,苏晓突然发现,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申公豹只是轻笑,并未再多说什么,留下一句淡淡的'神子还是快些回常羲宫吧,夜晚寒气重,当心受凉"后,便径直离去.

受凉吗...
记忆里似乎也有个人曾经在如此的月色下这样对自己说,姐姐,这儿风大,可别受凉才是.
然而,话语是相似,人却完全不同.


2

不知道此时究竟是什么时辰,但夜空的色彩已然是浓重的墨蓝,如同厚重的丝绒幕布一般,沉甸甸的,偶有几颗星辰散落于天幕上,也是隐隐约约的闪烁,月的光芒在墨蓝上晕染开,朦胧如同一个迷离的幻梦.

长长的一条街道,没有半个人影,名为寂静的氛围在微凉的空气中弥漫.
苏晓独自在长街上走着,脚步很轻,夜晚的风打着轻盈的旋从她身侧绕过,调皮的撩起她流瀑一样的乌发,扯起她淡绿的衣衫下摆.
真安静..和那个时候一样呢.

然而这个念头才起,不远处纷乱的脚步声却生生敲碎了这片寂静.
苏晓心里漏跳了一拍,凝神看过去时,发现是几个衣着华丽的男子,脚步不稳的正冲自己的方向走来,嘴里似乎还念着什么.
酒味扑鼻而来,少女不自觉的皱了皱没,加快了步子,想要赶紧远离这几个人,不料在与他们擦肩时,手却被人拉住了.

"哎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常羲宫的女巫大人啊~"
"呵呵,看这体态,看这乌发,一定是个美人."
"你们可知自己在做什么?"心里暗叫一声要糟,苏晓竭力让自己显得义正词严.
"啧啧,听这声儿,简直就是出谷黄莺.."
"放开!"

苏晓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推了抓着自己的男人一把,男人喝醉酒,做事本来就没计前因后果,当然也没考虑到她可能的反抗,所以被她这么一推,整个人向后倒去,抓着她的手自然也松了,苏晓便趁着几人短暂的愣神之际,匆忙逃离他们身边,然而才跑出没多远,就听到身后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他们粗重的脚步声不知道为什么在此时竟然前所未有的清晰,每一步好像都踩在她心上.

如果媛媛在就好了...
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动作要快一点,苏晓咬咬牙,努力的想要让自己动作更迅速一些,但是很显然,无论短跑还是长跑,都不是她的强项,以前在学校体育课也就险险的踏过及格线而已,比不得自家运动神经发达的妹妹--所以,现在,苏晓的处境可以说是被动,很典型的打也打不过,跑又跑不掉..

"啊!"冷不防的就撞上了人,苏晓脚步一个不稳,差一点就直接摔在地上,好在对方动作快,手一勾,在苏晓和地面亲密接触前扶稳了她.

没有等苏晓开口,对方一语不发的拉过她的手,示意她随自己来,苏晓也来不及多想便跟着走,急急的行了一小段后,两人绕过一个拐角,就藏了墙的阴影中.
不多时,传来方才那几个男人的声音,莫不是一些骂街的话语和对没有抓到那个美人的抱怨,吵闹了片刻后,声音渐渐远去,四周也恢复了一任的寂静.
苏晓松了一口气,这才想到要向对方道谢.

"多谢相助."
"........"

方才没有认真去看此人,现在仔细一看,苏晓心里微微一颤.
是个蒙面人,银色金属面具遮去了大半边脸,但仅仅从露在外面的小半部分脸型轮廓来看,也许是个年轻而俊美的男性
他,是谁?认识我吗?还是,我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正当苏晓思量时,对方已经一语不发的站起身欲走,她想开口叫住那个人,可是对方的动作似乎比她想的要快,已经走出有一段距离了,所以苏晓的呼喊,也硬生生的卡在了舌尖,就那么望着那个身影消失在自己视线里.

她怔了片刻,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应该要赶紧站起来,回常羲宫,然而走在路上时,脑子里不断浮现的,却是刚才那个救了自己又一言不发的人.
刚才就在他起身的一瞬间,她隐约看见,在他的装束下,有一抹艳丽的红,红得那么明亮,那么舒心,就像...
怎么可能,不会是的,武成王已经反出朝歌了,他怎么可能还在这里....肯定是自己多心了..
这么强制的安慰着自己,但仍有一抹隐隐的痛在心底扩散开,苏晓觉得,自己的眼里,似乎又起了一片氤氲的水雾,可是泪水却没有肆意的流下.

3

"回来了?"
"是,是的,嫇奵大人."

面容姣好的女性淡淡看了苏晓一眼,并未多言,只叮咛一句下回不得如此晚归后,便让她回房休息.

也确实累了,睡吧.
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的天花板,苏晓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侧过身子合上眼,放任自己坠入无边的黑暗,她曾经那么恐惧的黑暗,却在此刻,给予她所有的包容,让她疲倦的身心都在其中得到舒缓.

"姐姐...."朦胧中似乎有少年清亮的嗓音穿透了耳膜,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勉强的睁开眼,却蓦然的清醒过来.
面前,居然是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河,河水清澈见底,河边的鹅卵石似乎也是因为被水磨挲了太久,看起来光滑而圆润.
河畔,少年随兴的坐在一块大石上,柔软的红色长发几乎要在她黑曜石一样的眼瞳里划出一道火焰,他就这么看着她,晶莹剔透的红色眼眸里倒映上她的影子,嘴角勾起的笑容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姐姐"
"天化..天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天化想见姐姐了."孩子气的口吻,不染任何世俗的纯净,苏晓几乎都要被他逗得笑出声.
"你何苦大老远的跑来."
"都说了是想见姐姐啊,难道姐姐不想见我吗?"
"怎么会呢!我..当然想要见天化啊..."说着,苏晓走上前去,在大石前停下脚步,微微扬起头,看着少年纯净如昔的精致容颜,心里,不知怎的却觉得有些心疼
"近来可好?"

红发的少年没有回答,只是微微歪了歪头,样子很是俏皮,注视着苏晓,突然噗哧一笑.
他这一笑倒把苏晓笑得有些懵.微微抿了唇,看着少年,也不说话,但眼睛里分明就写满了"你到底笑什么啊."

"姐姐更漂亮了呢,而且..."
"而且?"
"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忧伤了..我的姐姐,就是这样才最美."
"你...你说这种话逗不会觉得害臊么!"苏晓匆忙别过头去,但是她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有点微微发烫.
"怎会?天化说的句句是真啊."
"天化你真是..."后半句,苏晓半天也没说出来,个中缘由,连她自己也不甚分明.
"九幽此时没在此处真可惜了,本想带姐姐乘上九幽..."黄天化轻吐一口气,垂下了头,丝绸一样柔软的红色发丝随着他的动作,轻巧垂到了他脸颊的两侧.
"天化..."

刚才还活跃的气氛,不知怎的因为这一句就突然沉闷了下来,看着少年的神色,苏晓于心不忍的伸出手,想要握住少年的手安慰他,然而就在她的手触碰到少年的那一瞬间,少年的身影居然在顷刻间消隐无踪,她有些惊惶的想要喊出声,然而声音无论如何也出不来,她想要去寻找他,身体却像是钉在了地面上.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才刚刚见面的....为什么!

就在她无措的环顾四周时,她发现四周的景物也在渐渐的扭曲,模糊
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别消失,拜托了,别消失!

苏晓张开眼,才发现自己是躺在自己的床上,只是窗外的颜色,已经由深黑的墨蓝成为清澈的浅蓝.
她坐起身,屋子里静悄悄的,除了她一个人外,没有别人.
是梦..吗?

认知到这一点,白皙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然后无力的慢慢松开.
是啊,天化怎么可能会..再出现在这里.
冬至过后连道歉的机会都没给自己就离开的天化...怎么可能,还会来见自己
她抬头,去摸自己的脸颊,一片冰凉..
虽然天化曾经说过,无论我做了什么,他都不会怪我..可是...
天化,即使你这么说,我也还是想要见到你,你怪不怪我,都没关系,我只是想要当面告诉你,对不起..

4

"要出去?晚膳时间快到了."
"嗯,只是出去一会儿."面对女巫善意的提醒,苏晓只是微微点了头表示她的谢意,却并没有打算留下的意思,向女巫道别后,她催动了羽衣,凌空而去.

现在苏晓已经不害怕这种像是乘风的感觉了,反而,还有一种淡淡的亲切感,因为在她没有羽衣的时候,她就已经体会过一次这种感觉,只是那时的体验,格外的令人怀念罢了
天化曾经有一次带着她乘坐九幽翱翔在蓝天之上,那时,她身下是柔软的羽毛,扬起头,风扑面而来,将她一头青丝吹得有些凌乱,从上往下俯视,大地上的一切都那么渺小,却又那么美丽,然而,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在风中,来自天化身上的温度,很温柔,也很温暖,就如同他明净的笑颜给她的感觉一样.

睁开眼,人已经站在太行山下.
夕阳的余晖,给山披上了一层和煦的亮橙,这光芒不像白日一样直直的射下,而是如同泉水一样,缓缓的流淌,连山下广袤的大地,也被这流淌下来的温柔光芒所覆盖.
夕风轻抚,风中,似乎有花的香味,深深吸一口气,这清香就直入心脾,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

"每次心绪烦乱的时候,我都会到这里来..这件事我只告诉姐姐,姐姐不要告诉别人哦."
"也不是因为灵气什么,只是天化觉得,这里的景致很美,可以让人不自觉的镇定下来呢.'
"以后姐姐若是有什么烦心事,尽可来找我,我带姐姐来此处."
"不论是什么花,姐姐戴起来都很美呢."
"姐姐..."

草丛晃动的声音打断了苏晓的思绪,她回头看去,身后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凝神细听,也只有风抚树叶之声.
但是刚才的声音,分明就是人走过才会有的声音,这个时候会来到太行山..难道是..

"天化!是你在这里,对不对?"少女的声线里,莫名的带上一丝颤抖.因为喜悦,也因为,过于紧张:"天化..不要躲着我...好不好.."

没有回答,但是那小心翼翼的脚步声,以及投射在地面上的,被夕阳拉长了的影子,足以言明一切.
火焰一样明艳的发丝垂落身后,少年逆光的身影并不显得高大.
黄天化,那个曾经那么爱笑的孩子,就这样安静的站在苏晓的面前,清澈的眼瞳里,各种情绪一点点消散,没有平日见到她时的笑容与雀跃,只是抿着唇,定定的望着她.
苏晓有那么一刻想要后退,这个黄天化,让她觉得有些陌生,然而,四目相对时,她却觉得,自己,似乎,又要哭了.

因为他的眼神很明澈,没有过多复杂的情感,但也不是那夜纳兰毓那样不带情绪的寂静眼神,而仅仅是简单的盈满了怜惜与思念的眼神.
不是谅解,不是责怪,而是即使到了这个时候,也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的眼神.

"天化..我..."话语出口的同时,泪水不受控制的掉下.
"神子姐姐,你不要哭啊."有那么一刹那,黄天化似乎有些慌神,匆匆忙忙的上前扶住苏晓的肩,抬手就想替她拭泪.
"...你叫我..神子姐姐么.."轻轻捉住了少年的手,苏晓没有去看黄天化的脸,柔软的黑发暂时遮盖了她的表情,但是谁都听得出她语气里的黯然.

黄天化的手轻轻一颤,没有再说话,片刻后,很小心的将自己的手从苏晓的手中抽出来,环上了她的肩.
在苏晓靠到黄天化肩上的一刻,她听见了少年低低的叫了一声"姐姐.."声音很柔和,像流淌而下的夕阳光辉一样柔和,于是泪水更加控制不住.
对不起,天化,对不起.
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重复着三个字,却无论如何也没有说出口,就这样靠着他,放任自己泪流满面,泪水顺着她线条柔美的脸滑至下颚,摇摇晃晃的落到少年的衣衫上.
有那么一会,除了风的声音,就是苏晓的低泣声,再没有别的声音参杂.
感觉到她的气息正逐渐平稳下来,黄天化这才松开了手,依旧是认真的注视着她清丽的容颜.

"姐姐,天化很想你..."
"..那..那你为什么..."话到一半,苏晓却没有说完,因为少年眼瞳里隐隐泛起的哀伤.

不用问了,为什么不来找我,答案,早就有了.
她想说点别的什么,但是任何言语,在此刻似乎都失去了意义,所以最终,她也只是抬起手,理了理少年略略有些乱的发.

"天化,准备要走了吧.."
"...嗯."
"保重..."
"姐姐也要保重.."
"天化,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可以带我乘上九幽,去你说过的那个地方吗?"

听到苏晓这么说,少年的眸子里有一瞬间错失的潋光闪烁,瞬息后又归于平寂,没有言语,但那一个点头,业已寄托了他全部的心意.
道别的话语,沉淀在心里未言,温柔的夕阳下,少年逐渐远离的身影,寂寞却坚定,也许是因为片刻之前,悄然立下的誓言吧.
苏晓一直看着他,直到他的身影消逝在她的可视范围内,才缓缓的收回了视线.
一点冰凉,从脸上悄悄滑过,落到地上,溅起几不可闻的水花.

<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