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4 |  13 |  12 |  11 |  10 |  9 |  8 |  7 |  6 |  5 |  3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暗香盈袖风满院,乐声不绝呈残宴.舞者魂灵随夜逝,霜染红枫为谁泣?

绝世的舞者,绝佳的乐师,绝美的夜色.
那本该是一个令所有人都毕生难忘的盛宴,倘若舞台上的舞者不是那么突兀的倒下.
乐声戛然而止,众人沉醉的神色都在同一刻分崩离析,墨绿卷发的男子登上舞台查看情况,却只确认最沉重的事实.
揭开的面具下,名为多季史的英美的年轻舞者已然失去灵魂.
风声簌簌,带着足以凝滞一切的沉重在夜色中缓慢的游曳而过,红得如血的枫叶在如墨的黑暗中纷飞凋零,不知道是不是在为舞者低吟最后的悲歌.

茫然而逝,饮恨于心,前世叹伤,后世徘徊.
迢迢忘川,他沿冥水一路行去,彼岸花盛,前生之忆逐渐空白.
昔日潇洒的红枫舞者,最终化作了被瘴气缭绕的怨灵.

然而,何谓怨灵?
所谓怨灵,只是因自身执念太过强烈而无法转世的魂魄.
怨灵有心,但心里不是太过深沉的哀便是太过沉重的恨.
因为前世的夙愿无法得以付诸实现抱憾,仅此而已.

1

细雨飞扬,一地憔悴,行人匆匆,形色各异.
她在这样的春日邂逅他,清澈的翠绿色瞳中被渲染上一丝深沉的褐红.
分明是素不相识,却又似一见如故.

她停步,他回首,目光交汇间,她情不自禁的为那湛蓝双眸所迷
深邃如诗,幽蓝若海,即便是千尺之潭也无法比拟的沉稳.
粉发的少女还在诧异间,他已经将灰色的雨裳披在她身上,轻声的解释,毫无唐突之感.
迷一样的男子,突兀出现,又悠悠行去,只留她在原处,凝神远望,思绪万千.

不过萍水相逢,偏是刹那情牵.
心心念念,欲忘不能,深夜梦回,犹逢君面.
这段时日正是春色最好的时候,新叶青翠,繁花似锦,美景本无暇,只是人心惆怅,于是连飞鸟啼声,也显得份外孤单起来

又逢天气阴沉日.
她抱着他曾披在她身上的雨裳在桥边静候,缘由,连她自己都不甚明了,抑或是心底一直期望着还能见他一面吧.
人群在桥上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她立于桥畔,默然等候,直至雨降,万千雨丝在编织出了朦胧的雨雾,在天地间架起一方无边无际的薄薄雨纱.

鼎沸的人声渐渐稀疏,少女的衣衫也被雨淋得湿透,可是她等待的人,却仍未出现.
低垂眉眼,苦笑自嘲,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如此问着自己,仅仅见过一面的陌生男子,凭什么笃定的认为他会因为自己在这里便再次出现?
心念浮动间,她突然发觉雨滴不再落到自己身上.

"会淋湿的."男子的轻声细语,一如当初三分温存,七分柔和.

她抬眼,看到他被雨打湿的褐红色的发丝贴在英美的面颊两侧,蓝色的眼瞳里却依旧流转着无比温柔的潋光.
于是她释然的笑了,原来,牵挂对方的,并不只有她一人.

2

春雨是最无法琢磨的,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一会,雨势已然不见.
屋顶上的水汇成了细小的溪流,顺着古厚黑瓦的凹缝流向屋檐一角,如同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珠子般悄无声息的滑落,青翠的碧草叶上,一颗颗未干的水珠调皮的反射着白昼充足的光线,如同圆润的珍珠闪烁着迷离的光华.
他与她并肩坐在小庙的台阶上,彼此都静默无语,最后依然是少女怯生生的打破了沉默.

"我的名字..元宫茜,您呢?"
"我么?不记得了."

忘却了姓名,忘却了目的,找不到自己要行走的道路,在陌生的地方苏醒,随身只带着一个造型奇特的面具.
这就是他告诉元宫茜的全部,宛如吹皱一池绿水的和风般温柔的声线下弥漫着淡淡的寂寞,却不经意间勾起了少女的伤感.
她想起自己--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却在某日做为龙神神子从离现在近千年的现代来到这个被怨灵环绕的京都,因为星耀一族的公主说自己能够拯救现在的京都,因此被所有人当作珍宝一样捧在手心,可是事实却是连封印怨灵这样本该做到的事情也办不到.

不知道要怎么做,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要存在于这里,每日看着身边的人为自己奔忙,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
更令人不安和难过的,即使如此,所有人依旧一如既往的信任着自己,爱护着自己.所以她没有办法,也绝对不可能在众人面前流露一丝不开心.
因为自己是龙神的神子,因此理所当然应该被这么对待.
可是,真的很想为大家做一些事情,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有温暖的触感从左边脸颊滑过,她愣愣的抬起头,这才发觉自己的眼泪竟然不自觉的就淌出了眼眶,而方才,那个温柔的男子已经替自己逝去了泪水.

"现在没有关系了,小茜."

他淡淡地说着,如果两个人可以在一起的话,就什么也不用害怕了.温润如玉的声音下,有着一种谁也扯不断的坚韧.
无关身份的对话,仅仅是一份境遇相同的惺惺相惜,又或者,是在漫长的孤寂中寻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同伴.
临别前,她带走了他一直携带在身边的面具,笑容甜美的道,我要帮你找回你的过去.

3

未知的空白,带来的可能是欣喜,也可能是悲伤.
元宫茜不曾想到,那张面具揭开的过往竟然是如此的沉重.
舞人的面具,而且是演绎禁忌之舞<<齐陵王>>的舞者才会佩戴的面具.之所以说<<齐陵王>>是禁忌之舞是因为这段舞蹈似乎被诅咒了,演绎它的舞者都会无故的暴毙.
藤原鹰通认真的解释着,然而听着解释的少女脸色逐渐苍白.

直到离开藤原鹰通的府邸,少女依然是心事重重.
她隐隐的发觉,自己似乎在触及一个她不愿意看见结局的故事.
关于男子的迷雾,在宫中舞殿屡屡无故起火后逐渐有了眉目.

茜终于知道,那个温柔的替她遮风挡雨的男子,小心的替她拭去眼泪的男子,和身为龙神神子的自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他是怨灵.是引起舞殿屡屡失火的罪魁祸首.
他是一个龙神神子应该除掉的怨灵.

眷恋也好,彼此心意相通也好,换来的都是没有结局的结局.
决定去除掉舞殿怨灵的前一个夜晚,少女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一夜.
他指间的温度还残留在自己的左颊,他温柔的眼眸还刻在自己心里,他不起波澜的声音还萦绕在自己耳边,他的一切一切,都在自己心里镌刻下无法磨灭的记忆.

"为什么我是龙神神子!为什么要是我!"

身体重重撞到坚硬墙面上,痛楚从左臂顺着神经蔓延到全身,却依旧无法缓解心上撕裂的伤.
茜双手紧紧捂住脸,崩溃似的倒在了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要亲手除掉一个对自己这么温柔的存在!
月的光芒悲伤的投射在宫墙内外,照着少女紧闭的房门,也照亮了宫墙外男子寂寞英美的容颜.

 



4

次日万里无云,天空的颜色蓝得温柔而清澈,像是刚刚被雨露洗濯过.
载着龙神神子的车撵沉重地停在了舞殿紧闭的朱红大门外,撩开的车帘后,少女的神情平静而坚定.
但所有人都知道,那只不过是一种最脆弱的伪装.

舞殿大门被推开时,一片绿色的枫叶轻飘飘地落到地上的积水中.
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红发男子缓缓转过头,嘴角扬起的绝美微笑勾出茜心底最深的伤痕.
不知不觉间,天空飘起了如丝的细雨,雨打湿了男子的红发,也飘湿了少女的衣衫

"小茜,好像我们相遇的时候,总是在下雨呢."

一如既往的温柔声线,却再也无法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伪装的坚定在那一刻支离破碎,元宫茜碧绿瞳仁中的伤感终于化作泪水黯然而落.
少女的神伤显然让男子有些迷惑,他静静地往茜的方向走了几步,然而一声近乎怜悯的"多季史大人"让他僵在了原地.

头疼欲裂.
尘封的记忆开闸的洪水般喷涌而出,空白的头脑中瞬间被渲满色彩,只是那些色彩不明艳,甚至是晦涩的黯淡.
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
十多年前的往事带着所有的不甘与遗憾铺展在众人面前,因为多季史太过出名而招致了同宗兄弟的怨恨,以致使用最残忍的"咒杀"之术来对付他,因而他才在演绎<<齐陵王>>的途中猝死,带着最深沉的憾.

之所以想要回来,不过是希望在这曾经属于自己的舞台上跳完那一曲.
然而神圣的舞殿能够接纳绝尘的舞者,却无法接受成为怨灵的他.只要他踏入舞殿,必然引发火灾,直至将整个殿堂被烧成残垣断壁.

十年前,他不被亲人接受.
十年后,他不被舞殿接纳.

英美的脸上的咒印逐渐显现,魅惑的闪烁如同恶魔的眼瞳,深红的发化作惨白的银,清澈的眸被浑浊占据,温文尔雅的样子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席卷狂乱的戾气.
温柔的雨在这戾气之中瑟缩地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他身后冲天的火焰.它们狞笑着伸出滚烫的舌头,毫不留情地吞噬着堂皇的舞殿.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元宫茜,眉宇之间是无法抑制的疯狂执念.

"龙神的神子啊,过来吧,只要有你的话,我就可以跳完这一曲了!"

龙神的神子?!
不是叫自己小茜,而是叫自己"龙神的神子"
元宫茜近乎失神地被多季史硬带到了着火的舞台上,熊熊火焰近在咫尺,她甚至可以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灼热.
但是比那灼热更灼人的是他抓着自己的力度,她觉得自己被他紧抓着的手腕好像也被点燃了一般,痛入骨髓.痛得她几乎连意识也要失去.

黑色的瘴气幽幽环绕上她的身,眼前的视界逐渐模糊,陷入昏迷前她耳边听到的是八叶们焦急地呐喊,最后看见的却是多季史那不甘又受伤的容颜.
季史.....

5

一块燃烧着的木头跌落在多季史足边.
愈发剧烈的火势令多季史不解的同时也感到无比的愤怒.
明明都已经将龙神神子带来了,为什么这火还是无法熄灭?难道龙神神子的神力不足以抑制它们吗?!
恍神间,他挟持的少女已然被守护着她的八叶们夺回.

纸扇开开合合,当年见证多季史死亡的墨绿卷发的男子低低地叹息.

"你可知道那些火焰是什么?它们并非瘴气之焰.而是你内心的悲伤啊."

火焰,是心中的悲伤么?
双眼微微紧闭,多季史身上的戾气似乎因为他的动摇失去了原有的威迫之力.
如果这些火焰真的带着这样的含义,那该是怎样深沉的悲伤啊.
它们纷乱的散落在他所到过的地方,留下无数的痕迹交织,不断的蔓延扩大,愈发的明亮也愈发的炎热,最后构成冲天的火海,绚丽的划上毁灭的休止符.
他一个人置身于那片火海之中,依旧孤独而寂寞.

"既然如此,为什么这里还是不肯接纳我!"

原本珠圆玉润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冷静磁性,变得如同匕首一样寒光闪闪,带着未曾凝结的鲜红血迹,将所有人刺得伤痕累累.
明明什么也没有做错..只是想要将那不曾跳完的舞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为什么舞殿却宁愿被毁于一旦也不肯让自己踏入?
什么时候,舞蹈对于一个舞者来说,竟然也变成了最奢侈的愿望.

你,真的只是想跳舞吗?
其实你是希望被人爱着的吧?

金发少年竭力喊出的话语落在多季史耳中,犹如锥心的刺,即使已经成为了怨灵,却不代表着没有心.
那一刻他真正的感觉到了寒冷,纵然身边环绕的就是可以吞噬一切的熊熊烈火,也不能驱走他身上的半点寒意.

是的,从开始到现在,只是希望用舞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只有存在,才能得到一直期盼得到的,爱.
可是,真的还来得及么?

望着眼前无法逾越的火墙,多季史眉眼间透着浅浅的绝望
自己已经不再是当初绝世出尘的舞者,而是一个人人欲除之而后快的怨灵,都已经走到了这样的路上,还有谁愿意对自己交付那份温暖的情感?
一道明亮的光芒骤然穿透了夜空,几乎就在同时,他面前的火焰被看不见的力量急速分开.
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那位粉发少女.灼灼火光的映照下,少女清澈的瞳仁格外明亮.

"怎么,龙神的神子"他自嘲地笑,嘶哑的声线诠释着冷漠的拒绝:"你要来消灭我吗?"

他以为自己会听到她无比肯定地回答,可是这一次,他错了.

我不是来消灭你的,是来跟你在一起的!
她跪坐在他面前,晶莹的绿色眼眸中倒映出他的影子,惨白的发映衬着憔悴的面容,左脸上血红的咒印清晰可见,仿若修罗.
但这的的确确是他啊,温柔的自己遮雨,温柔的和自己说话,叫自己"小茜"而不是"龙神神子"的他.

伸手轻轻触到他的面颊,她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夺眶而出.
如果你想要得到爱的话,不知道是不是愿意接受我给你的..爱呢.

季史,季史,季史,季史.....
她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反反复复不愿意停止,直到声音被哽咽在喉间.

那一声声的呼唤,如同那日淅沥的温柔雨滴,静静湮没他刻骨铭心的伤痛.
了无生机的眼神,在少女温柔的呼唤中逐渐恢复了焦点,最终再次盛满如玉的温润.

其实..只是没有发现而已,自己从前没有得到过的东西,早已经来到身边了,不是么?
只属于自己的爱,这个名叫做元宫茜的少女给予自己的,最温暖的感情.

狂乱的戾气渐渐在空气中羽化成宁静的温柔,暗红的咒印一点点的淡化消隐.
最终,出现在少女面前的是她所熟悉的他,有着沉静的褐红色发丝,和无比深邃的温柔蓝眸.

"我想为你跳完这一曲,小茜,但是我不愿意用这污秽的身体为你起舞."注视着她仍然含着泪水的眼眸,他的笑靥清清浅浅,抚上她脸颊的力度是茜所熟悉的温柔:"请你净化我,好么?"

白龙龙神的圣洁之力在少女的祈祷下降临,金色光芒在黑夜中竟比太阳的光辉还耀眼夺目.
看不见的黑色瘴气在龙神之力下消散,化作星星点点的荧光,宛若仲夏夜的精灵漫天飞舞,静谧而安详.
那一晚,新落成的舞殿之中万千烛光点点,每一点跃动的火光都承载着温柔的希望.
笛音悠长,娓娓的音律见证着新落成的舞殿中跨越了时光的传奇,舞台上,多季史的舞姿秀美而翩跹,的确无愧于京城第一舞人的称号,<<齐陵王>>在他的演绎下,唯美如梦.

"小茜,谢谢你.愿意与我走到一起."

清风过,舞者的身影随风而去,但他嘴角浅浅的微笑始终没有消退,也许,那就是幸福的印记吧.
是啊,已经付出过爱,也已经得到了爱,了结了夙愿,以自己舞者的身份告别这个世界--真的是,没有任何遗憾了呢

春夜如梦亦如幻,荧光烛火映风流.
乐律悠扬还夙愿,一舞牵情越千年.

<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