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20 |  119 |  118 |  117 |  116 |  115 |  114 |  113 |  112 |  111 |  110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萤  (洛克昂x提耶利亚)

文:静攸
图:Eclps

图的版权归Eclps所有,未经图作者本人允许禁止转载


yh-22.jpg

洛克昂曾经在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看着提耶利亚在潮湿海风中的背影,问,提耶利亚的愿望是什么?
其实只是洛克昂一时兴起,随口的一句问话,但被问到的紫发少年却一脸认真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洛克昂觉得少年那对为人称道的眼眸里似乎有名为憧憬的潋光一圈圈荡漾开.

然而最终,提耶利亚只是回答了三个字,不知道,平淡无奇就像海面上盘旋着的海鸥叫声.
是自己看花眼了不成,拍拍头,洛克昂觉得自己笑得有点僵硬,但他也找不出别的表情来面对提耶利亚.

不远处阿雷路亚明朗的笑声与刹那气急败坏的"不要碰我"交替着传来,反而还比方才提耶利亚的回答更为清晰.
不知道啊,真是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在回避呢.
毫无凭据的在心里做着猜测,洛克昂抬起了手,从指缝中去看挂在天上的太阳,大片阳光在他眼里被分割成一条一条的光线,但仍旧明晃晃的.

许久以后,提耶利亚终于给出了答案,在洛克昂的病床前,挂着一脸的脆弱,注视着对方仅仅剩下一边的碧色眼眸,说,我的愿望,是要洛克昂活着.
口吻,是和表情不符合的冷静与坚定,像是为谁立下的誓言.
洛克昂又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笑僵硬了,抬起手,本意是想触碰对方的脸,但是最后一刻改了方向,轻轻柔柔的落在了提耶利亚一头柔软的紫发上

"呐,提耶利亚,等所有的事情结束后,要不要去爱尔兰?"

接到对方有点惊异的目光,洛克昂微微一顿,缓缓补完最后的句子:"和我一起."
想也没想提耶利亚就给了一个好字,他的干脆与单纯让洛克昂忍不住有些坏心地想如果自己现在告诉他是骗他的话,提耶利亚会是个什么反应,说'罪该万死'么?
不过最终洛克昂到底是打消了刺激提耶利亚的念头,只是握了提耶利亚显得有些微凉的手:"那么,就这样说定了.

1

在机场买票时,售票员例行公事的问要去哪的机票

爱尔兰.
轻巧地念出这个名词,洛克昂回头笑问侧立一旁捧着哈罗但表情却过于正经的提耶利亚,说不觉得这个名字很美么.
提耶利亚低头看看手里的哈罗,再看看面前笑得有如春日和风的男子,原本冷澈的眼神渐渐柔和了下来,然后微微点点头,柔软的紫色发丝也随着他的动作有节奏的起伏.

"那真的是个好地方呢,两位是要去度蜜月吗?"年轻的售票小姐抿着唇轻轻的笑,看样子是把两人当成了刚刚新婚的夫妻.

洛克昂耸耸肩不置可否,提耶利亚秀气的眉却微微拧成一个结,他本想开口申辩,然而手中的哈罗却很拆台的扑闪着耳朵,眼睛一闪一闪就抢先出声:害羞,提耶利亚,害羞
虽然是哈罗是机械,但是那异常可爱的外形和语气让本想赏它一记手刀的的提耶利亚忽然就没了脾气,只好也就任由这小家伙"提耶利亚提耶利亚"地喊,还好那头忍笑忍得差不多内伤的洛克昂没打算跟自己过不去,制止了哈罗,否则非叫得全世界都知道不可.

"是明天的机票,那么提耶利亚我们到时候来吧."自说自话的揽上紫发少年的肩,洛克昂的模样倒是像极了疼爱妻子的丈夫.
"......."于是提耶利亚又生生按下"把洛克昂和哈罗一起制裁掉"的想法,跟上洛克昂的步子离开了机场售票处.

当晚整理行礼时,洛克昂心情极好地向提耶利亚说了许多关于爱尔兰的事情,比如爱尔兰的气候,爱尔兰的人们,爱尔兰的风景...几乎是能想到的全部说了.
其实提耶利亚之前有从VEDA里看到过这些,并且很好的记在了心里,洛克昂说的,提耶利亚都清楚,但是他并没有打断洛克昂,即使那些东西他早就知道.

也许,不是想要那些关于那个国家的知识,只是想要听到洛克昂说,仅此而已.
提耶利亚也注意到了,洛克昂说了许多,关于自己的家和家人,只字不提,究竟是真的没打算说,还是刻意遗忘了不说,提耶利亚不知道,他只知道关于这一部分,自己同样记得.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本名尼尔·狄兰迪,爱尔兰人士,家人在KPSA的恐怖袭击中遇难.
这些VEDA里冷冰冰的解说,对提耶利亚没有半点触动,触动提耶利亚的,是洛克昂从开始到现在都令人安心的笑容,过去分明比谁都来得沉重,但给人的感觉却比谁都来得可靠

"这也是人类么..."
"啊?提耶利亚你说什么?"

意识到自己在无意中说出了声,提耶利亚猛一怔,居然在自己不自觉的情况下...这是何等失态啊!
看到对方如玉一样的通透眼眸里的迟疑,洛克昂耸耸肩,一贯轻松的动作,半开玩笑地道:"提耶利亚真冷淡~听我说话也会走神呐."
看来洛克昂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究竟在想什么,提耶利亚轻轻呼一口气,口吻是只属于他的冷静:"我才没有走神."

将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尽收眼底,洛克昂了然的笑,也没追问,顺着提耶利亚的话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你说没有的话,就当是这么一回事好了.'
"VEDA里没有'就当这么一回事的不确定说法."仍旧是冷静的口吻不过言语中责怪的意味不言而喻.
"啊呀啊呀,又是VEDA,你不是早就不依靠它了么."放下手中的衣物,洛克昂大踏步走到提耶利亚面前,哄小动物似的摸摸提耶利亚的头,深紫色的发丝在洛克昂指间流水一样淌过,留下几丝冰凉的触感,像是最上等的冰蚕丝躺在手里一般

"你是要认同我的说法,还是VEDA呢?"洛克昂低下头问,唇正好离被他挽起的提耶利亚的发丝一公分,典型夹在优雅与失礼间的动作

不过提耶利亚对此完全没有概念,还很老实的回答:"从理性角度来说我认同VEDA,但以我自己的意识,我想要认同你."
面对提耶利亚不知是单纯还是根本就出于本性的答话,洛克昂即使想要使坏也都没了辙,只好放弃之前维持的暧昧姿态,换下平日随和的表情,故意摆出一脸严肃:"既然你这么说,现在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
"有的时候千万不要太认真,不然会很吃亏."
"比如什么."
"比如现在!"

空气停滞了近十秒,随后是被偷袭成功的提耶利亚一把提起洛克昂的衣领,绯红对上碧绿,紫发少年的声音冷澈平静,一字一顿: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你,罪该万死."
还没等洛克昂说话,提耶利亚接着补上一句:"今晚休想靠近我三米内."

话音落,甩手,回房间,锁门,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完成效率可谓神速,空留个洛克昂自己立在原地感叹:"哎呀哎呀又在害羞了."

2

前往爱尔兰的旅途中,要不是哈罗太会挑时间揭提耶利亚的短的话,应该称得上是温馨,但是鉴于提耶利亚一度想要趁洛克昂不注意把这只哈罗从飞机上扔下去的行径,这趟旅途也只能说,还过得去.

踏上目的地的一刻,提耶利亚听见洛克昂小声说,真好,终于回来了,言语间分明是掩饰不住的寂寞和意味深长的浅忧,他急忙转头去看,映入眼帘的却是洛克昂盈满了阳光味道的温暖笑容,那句话,像是幻境中传来的一样,仿佛从没存在过.

提耶利亚知道,这里是洛克昂出生的土地,是他的家乡.
提耶利亚有点理解了洛克昂那随和的脾气是哪里来的了,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提耶利亚自己也分明感觉到不一样.
那是爱尔兰这个国家的气息,清新秀美中透着久远的淳朴,即使现代风格的建筑再多也掩盖不了的气息,就好像现在自己头顶的一方天空,如同巨大的蓝色琉璃一样干净透明.

了解提耶利亚不喜欢人多吵闹的地方,所以洛克昂干脆就在离开市区的地方找了住处,是很爱尔兰风格的房子,两层的别致的小楼,还有一个算是较大的花园,种的是苜蓿
本来提耶利亚以为洛克昂是租的房,然而褐发的男子笑着拍他说"你在说什么傻话,以后都要住在这里当然要有属于自己的家"的时候,提耶利亚的的确确是被惊到了.

"什么叫以后都要住在这里,我可没答应过."抱肩站在房门外,提耶利亚自下而上瞪着洛克昂,虽然身高是比不上人家但气势完全把洛克昂压下去一大截.
"是吗?你不是答应了和我一起来爱尔兰吗?"习惯性地将手轻搭在提耶利亚的头上,洛克昂好笑地反问.
"我只是答应跟你来而已."平静的声线叙述着提耶利亚认知到的事实,说话的时候他顺便把洛克昂搭在自己头上的手给拉了下来
"答应跟我来,也就代表要陪着我呆在这里了,这点你都不明白么?"很满意自己小小的文字游戏有了成果,洛克昂心情大好.

玩文字游戏的简直罪该万死!
这一句话到了提耶利亚的舌尖却又生生卡在了那里,无论如何也没像以往那般干脆利落的脱口而出.
看着笑容依然不减的洛克昂,提耶利亚的目光集中到了他黑色的眼罩上,那里本该是翡翠一样晶亮的眼眸的,却因为自己而永远失去了它应有的光泽.
也许是还学不会掩饰,心里有的东西马上就往脸上写,所以洛克昂立刻就发现了提耶利亚的不对头.

"在看这里吗?"一派轻松,洛克昂轻轻点了点自己右眼上的眼罩,然后提耶利亚精致的脸似乎在很短时间内就失了色.
确认了提耶利亚神色不对的根源,洛克昂稍吐一口气,给了提耶利亚一个拥抱:"早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提耶利亚不说话,只是揪紧了洛克昂的衣服.白皙修长的指还有一点颤抖.
他果然还是,太认真了.
手上稍稍施力,将提耶利亚抱得更紧些,洛克昂的声线比起平日的宽厚随和,更沉淀了一份温柔:"提耶利亚,我不是按照你的愿望活下来了么?所以啊,别的已经没关系了."

没有回应.
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得这么奇异,连风吹过的声音也听得一清二楚,洛克昂没动,提耶利亚也同样没动.
要是被CB中任何一个除我们之外的成员看见会不会被取笑说成"你们两个打算在这里站到风化是不是"呢?安抚地拍着提耶利亚的肩,洛克昂不无调侃的想

"..洛克昂.."提耶利亚终于开口.
"嗯?"洛克昂回应一个单音节词,等着提耶利亚的下文
".....没什么..."提耶利亚的下文倒也简单得很,但抬起头时表情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沉静
"没什么的话就进家吧."
"..好.."

3

对于忽然就(被迫?)开始的地球家居生活,提耶利亚显然是不怎么适应,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他本身对地球重力与环境不太有爱,另外一方面就是,原本都是我行我素现在身旁却忽然多了个管家还专管他,用VEDA的词条解释就是"溺爱",一时也让提耶利亚无所适从.

对于提耶利亚的不满,洛克昂自有道理解释,首先爱尔兰是自己的家乡,所以对于不是爱尔兰人的提耶利亚关心是尽地主之谊,其二提耶利亚是跟着自己来的所以自己必须负责,
其三是因为..

"我喜欢你啊,提耶利亚."

喜欢,这个词在VEDA里没有解释,在托勒密上时提耶利亚经常听见几个女孩子们在吃饭时提到它,但是始终不曾明白过它的含义,也曾经问过洛克昂,但是每次褐发的男子都笑而不答,只是轻轻拍拍提耶利亚的头,提耶利亚想从洛克昂的眼睛里读出点东西,却只看到碧绿中弥漫开一贯的温柔.

顺带一提,虽然曾经无数次听到这个词,但被人说"喜欢",对于提耶利亚,是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洛克昂,我还是不明白."扶着窗台提耶利亚安静地回答,淡金色的阳光勾勒出他脸部柔和的线条.
"不明白啊..想要我给你解释?"提耶利亚的回答显然在洛克昂的意料之中,所以洛克昂也没有什么别的反应.

紫发少年微微低了头,看着阳光下自己的影子,说,我想知道喜欢是什么,VEDA里没有做说明,所以我并不明白.
和阳光一样温暖的触感落在头顶,提耶利亚知道是洛克昂的手又放在了自己头上,这已经是两人之间习惯性的动作,自然得如同呼吸一样.

"提耶利亚,为什么你的愿望是想要我活下来?"
"因为我希望洛克昂活着."
"那么提耶利亚知不知道为什么我愿意在那时救你?"
"因为你是高达驾驶员."
"不对~不对,会希望我活下来,是因为提耶利亚喜欢我,那个时候我救你,是因为我喜欢提耶利亚,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4

时间的脚步很快,在你没察觉的时候已经走过了无数的季节.
时间的脚步很慢,在你数着每天的点滴时仿佛停滞下来一般.

提耶利亚似乎是在春季随着洛克昂来到爱尔兰的,但是现在已然是夏天,当初刚刚来时花园里苜蓿还是那么不起眼,现在都已经托起了一朵朵精致纤细的白花.
于是洛克昂每天都花不少时间呆在花园里.

有时候他会拉上提耶利亚一起,在提耶利亚皱起眉小声道连让人走的地方都没有时,揉揉他的头发,指着那片白色的花说,你看,和你一样漂亮对吧.
善意的调侃总是让提耶利亚挑高了眉回一句"何等失态",但说完后依然被洛克昂拉着往花丛里走,现状完全没有任何改变,不过提耶利亚对此其实半点也不反感.

或者说,已经习惯了.

事实是这段日子下来提耶利亚确实也习惯了不少东西,比如家居生活,比如被洛克昂宠溺,比如做饭..
但有的东西他还是无论如何不太能接受,就比如夏天的气温,虽然爱尔兰是海洋性气候,但夏天的温度对于习惯了太空低温的提耶利亚来说还是很难受,就算开着空调也不见得有多大改观.

这个情况似乎也直接影响睡眠质量,提耶利亚最近一段时间常常在半夜里醒来,醒来以后就很难再入睡
每次醒来,提耶利亚总是很自然的下床去开卧室的窗,夜晚的风有点湿润的凉气,通透的清澈,吹在脸上也觉得稍微舒服些,所以窗台也成了提耶利亚醒后最喜欢呆的地方.
有个晚上,在往窗外望的时候,提耶利亚有些惊异的看见了星星点点的微弱的光,就在楼下,自家花园里.

一开始提耶利亚猜那会不会是GN粒子之类的东西,因为颜色很像,但是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猜测,不管怎么说,GN粒子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以如此微量的程度出现吧.

"哦?这个时候会有萤火虫.果然到夏天了么."

如水黑暗中,洛克昂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提耶利亚也理所当然地被小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听得见洛克昂的声音,因为洛克昂睡眠质量一向不差,当然没可能和自己一样半夜就醒.

"萤火虫?"有些生疏的叙述着这个陌生的词汇,提耶利亚红色的眼瞳里有一层淡淡的迷惘:"那个发光粒子的名字?"
"哈..那不是粒子呀,是一种昆虫啊,是只有夏天的夜晚才能看见的呢."洛克昂拉过提耶利亚的手:"怎么样,想下去看看么?"

洛克昂的问话,换来提耶利亚轻轻地点头.
当两个人站在门口时提耶利亚才发觉自己要注意的是什么,连白天走在花园里自己还不时踩偏地方,现在是夜晚,什么也看不清的时候,谁知道自己会不会踩得更偏.
然而洛克昂完全没在意,只告诉提耶利亚一句"跟着我走就没事了"后,就把人家拉往花丛里,从来没有在半夜夜游花园经历的提耶利亚也只能乖乖地跟着洛克昂走.

离它们已经很近了.

那些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静谧的黑色中悠悠漂浮,如同星屑的碎片一样,光华虽然微弱却依然努力的闪烁,像是自幻境中脱离的精灵,梦幻一样的点缀着深沉的夜晚.
提耶利亚有一刻看得失神,这样的景致他没有见过,从来没有,他原本以为黑夜不过是黑夜,却不知道黑夜里也依然存在着令白昼都不忍心破坏的幻境,流水一样的月光下那些幽幽的荧绿看起来显得奇异的缥缈,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不见,却也没有真正的消失.

"很美对吧,提耶利亚以前肯定没见过."注意到身旁的人一脸认真,洛克昂忍不住笑了.
"从来不知道,VEDA也没记录."稍稍回过神,提耶利亚的声调不知道为什么比平日要低,也许是不想惊动了那些荧光.
"呐,提耶利亚,其实它们生命很很短暂的,不过即使如此,它们活着的时候,还是很努力的在黑夜里闪烁."
"你想说什么?"
"可以努力的活着真幸福."
"可以带着别人的希望活着也很幸福."提耶利亚脱口而出,好像这话早就在他心里盘旋了很久一样.
"啊..啊?"洛克昂有点惊讶的挑眉看着提耶利亚:"这是你说的?'
"..不.是你跟刹那·F·清英说过."提耶利亚抬头直视洛克昂,银色月华下他红宝石一样的眸子清澈得近乎透明:"正好被我听到了而已."

洛克昂的唇角微微上挑,他是怎样也没想到不过自己随口一句哄小孩的话还被提耶利亚记到了现在,而且还用得很是时候.
习惯地掬起提耶利亚紫色的发丝,洛克昂碧色的眼眸里隐隐约约映出对方眼眸里通透的红色.

"我是带着提耶利亚的希望活下来的,所以我现在也很幸福,你想说的是这个?"
"难道不是?"微微挑高了眉,提耶利亚的唇抿成一条线,读不出他现在的情绪.
"嘛嘛不要纠缠这个问题啊,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的是,提耶利亚会觉得幸福么?"
"........"
"你不也是带着我的希望活着么?那么,提耶利亚觉得呢?"

被对方温柔但是不容置疑的话语弄得有些无所适从,于是提耶利亚很干脆地给了一句"这个问题何等失态."来做掩饰.
习惯了提耶利亚遇到关键就用"何等失态'来跳过的性格,洛克昂这回什么也没多说,但是他知道提耶利亚肯定还是在心里承认了.

那么,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揉揉提耶利亚的发,洛克昂唇边的笑意更加深了一层.
是的,就这样,很好.

E N 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