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19 |  118 |  117 |  116 |  115 |  114 |  113 |  112 |  111 |  110 |  10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擦肩 (洛克昂x提耶利亚)

文:静攸
图:Eclps

图的版权归Eclps所有,未经图作者本人允许禁止转载




lt03.jpg

提耶利亚·艾迪第一次知道洛克昂·史特拉托斯这个人的存在,是在Veda的资料里.
冰冷的数据以及没有任何感情的字符,一点一点地堆积出了这个人的过去,本名尼尔·迪兰狄,家人死于KPSA的自杀式恐怖袭击.

---确实,不是什么值得记住的过往.

提耶利亚冷淡地想着,例行公事的将资料快速浏览一遍,然后决定和以前任何一次浏览资料一样将这个抛至脑后,反正也是无意义的存在,不论是那冗长的资料,还是这个人,都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是高达驾驶员又多一个人而已.
走在采光度极好的走廊上,提耶利亚自顾自地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事情,也没有在意有个人从自己身旁走过.

"哟,日安呐."

甚是熟络的打招呼口吻和不曾有一点印象的陌生声线,让提耶利亚停下了脚步回头,丝绦一样柔软的紫发也随着他这个动作在空气中荡开了优美的弧度.
然后,他宝石一样通透的红色眼眸里就倒映出了那个人的样子,柔软的棕褐色卷发衬着英气十足的脸庞,眼睛是春日湖水般幽深的碧绿,笑容随和,且悠闲得似乎有点散漫.
一瞬间的迟疑后提耶利亚反应过来,这就是不久前自己在资料里看到过的那个男人,洛克昂·史特拉托斯.

不过他并不认为自己跟他已经熟到了可以如刚才那般自如的打招呼的地步.

所以提耶利亚开口时,抛给对方的是一个很公式化的介绍:提耶利亚·艾迪,VIRTUE机师.
听到他如此这般的自我介绍,洛克昂的表情有一瞬间可以称之为无奈,然而下一秒,却变成了戏谑.

"嘛,原来真的不是女性啊,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皇小姐告诉我的消息有误呢."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你,罪该万死."

1

应该说从初遇开始洛克昂就没给提耶利亚留下什么好印象,因为那句戏谑的话语,洛克昂也深切认识到了"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说"这句话的真谛.

虽然提耶利亚没有做出什么诸如路过时故意踩一脚或者把人绊一跤的小动作--当然洛克昂也知道这种事情依提耶利亚那种个性根本做不出来--但是,每天从身边走过就是目不斜视当人是空气,一起吃个饭也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餐盘像是根本就不知道对面还有个大活人,找个机会跟他搭话吧,又被公式化的语言噎回来,如果说是提耶利亚一贯的秉性所致洛克昂倒也不会怎么介意,但是问题就在于提耶利亚根本就是在针对,不信请看提耶利亚对其余两位驾驶员的态度,虽然冷淡但是也不至于拒人于千里之外....更甚的是诸如此类的事情天天都上演还似乎没个完结日,饶是包容力万能的神也会受不了的,何况洛克昂·史特拉托斯只是个普通人.

所以终于有一天训练结束后,洛克昂把提耶利亚堵在了格纳库里.
本来应该是很有气势的"兴师问罪",无奈的是,在看到提耶利亚和平日一样淡漠的神色后,洛克昂发现自己原本想说的东西半点也派不上用场,于是被迫临时编词,但是神在这个时候也偏偏抛弃了洛克昂,任他绞尽脑汁也编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看着面前紫发少年精致的面容上隐隐浮现不耐,洛克昂决定--豁出去了.

"提耶利亚你讨厌我吗?"
"有时间来这里问无聊的问题,不如好好想想下一步怎么办."

近乎决绝(?)的问话换来的却是提耶利亚冷淡到不能再冷淡的回应,洛克昂站在原地觉得自己脑子里有千万把狙击枪在同时开火,而提耶利亚一扭身,从洛克昂身边擦过,轻快得如同天际的清风.

看着提耶利亚远去的背影,洛克昂伤脑筋地拍拍头,心说这下子麻烦大了.
但是事情的发展似乎并不像洛克昂想的那么糟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洛克昂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提耶利亚察觉了什么,总之过后的时光里,提耶利亚对待洛克昂的态度看似一如既往,对话时依旧不冷不热近乎公式化,但却少了那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

皇小姐曾经私底下跟洛克昂说,提耶利亚这孩子本性可能并不是如此冷漠的,只是他学不会如何待人而已.
听到这句话后洛克昂的第一反应就是露出了一个,可以被称作沉思的表情.
然而他脑子里却近乎空白,连他自己都对这种现象觉得诧异.

不过,皇小姐评价提耶利亚那句话,他确确实实记在心里了.
可现在记住这句话,似乎也没什么大用处,有的时候下意识试着去帮助提耶利亚,但提耶利亚的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通透的红色眼眸平和得像最安静的湖水,激荡不起一丝涟漪.这让洛克昂很有挫败感,至少他对刹那表示关心的时候,那个高达小鬼还会抬起眼睛看他,面无表情的甩来一个'哦'字.

这么说吧,如果把洛克昂的关心比作石子的话,刹那的反应就是石子丢下湖一样,好歹可以带起一点点的涟漪,但是对于提耶利亚,根本就是石沉大海.
也许是因为提耶利亚对除了VEDA的指令和任务以外的事情没有兴趣的缘故把.
当洛克昂冲阿雷路亚拐弯抹角的诉苦时,温柔的俄罗斯青年微微笑,你看,这么久了,都没见提耶利亚笑过.

听阿雷路亚这么一说,洛克昂发觉--好像,的确如此.
提耶利亚真的很少笑.
除了那一次.

洛克昂还记得,那天的天空蓝得很深邃,离他们很远很远.
他赤脚踩在沙滩上,细腻的金色沙砾贴在他被海潮打湿的脚下,有点微微的痒,他面前是昏昏欲睡的中东少年,一头原本应该柔软的黑发纠结得跟乱草似的,而他执枪的右手此刻却拿着剪刀,刀锋流利的在少年的发间穿过,一络络黑发随着他的动作飘落.

不远处传来阿雷路亚的喊声,说洛克昂,我们这边快要弄好了哟.洛克昂抬眼看过去时,阿雷路亚正举起手中的杯子向他示意,而离阿雷路亚不远处,提耶利亚正对着放在桌上的书籍调配饮料,一脸认真的神色让洛克昂忍不住想要逗他,所以他不假思索的向着提耶利亚喊话,喊道提耶利亚你别那么认真,反正这种东西也就是水而已.
结果洛克昂为这句话付出了沉重代价,那杯东西甜得他舌头都要掉下来.
而在看见洛克昂狼狈的表情时,提耶利亚姣好的唇线分明勾出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那是洛克昂见过的,近两年以来提耶利亚最真实最生动的表情,然后那一刻听见脑海里有个声音对自己说"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这个叫提耶利亚的人了."


2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这个叫提耶利亚的人了."

耀眼的白光从面前飞溅开,右眼处传来撕裂一样的剧痛,所有的神经几乎都要被这剧痛绷断,意识在那一刻像是失去了控制,全部都往深不见底的黑暗坠落下去.
在昏迷以前,洛克昂想到的只是这句话而已,然后只来得及再接上"应验了"这三个字.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躺在托勒密的医疗室里,金属天花板上反射的白色灯光,让他觉得左眼有些刺痛,而他的右眼被罩上了眼罩,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在从医疗室里走出去时,哈罗突然蹦了起来,叫着"提耶利亚提耶利亚",然后洛克昂看见那个紫色的身影在拐角处一闪即逝.

提耶利亚已经不知道在心里吼了多少次"何等失态",针对对象是自己.
刚才见到洛克昂从医疗室里走出来时,提耶利亚没由来地紧张,接着身体就比思维做出了更为诚实的动作,转身,走人,速度高于平时.
提耶利亚不清楚自己的心思,自己是在担心洛克昂还是在自责,他分不清楚这两种情感.
但是有一样他很清楚,自己,害怕.

一直以来,提耶利亚都依赖着VEDA,甚至可以说,Veda就是提耶利亚·艾迪的整个世界,而现在,这个世界崩塌了.
被抛弃的恐惧感像是密密层层的大网压得提耶利亚几乎透不过气,本能的想要逃离却发现无处可逃,就在提耶利亚以为自己真的会被这种恐惧感吞噬时,温润的体温平伏了他的不安,洛克昂低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听起来和风抚过大片草叶的声音一样舒服.

没有任何预兆,温热的液体从眼里涌出,却没有顺着线条冷俏的的脸庞划过,在无重力状态下四散飞开,成了悬挂在空气里的晶莹水珠.
提耶利亚忽而觉得自己很累了,有点想睡过去,就在这个人的身边,一直睡过去
直到心里铺天盖地的恐惧感消失为止.

而这份恐惧感消失得很快,在他第二天睁眼,看到褐发男子温柔的笑容时就没有了痕迹.
于是提耶利亚以为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不曾想到Happy End的背后其实是Bad End,洛克昂·史特拉托斯在不久后很潇洒的随着那几乎可以映亮宇宙的爆炸光芒消失在无数星辰之中,电子哈罗呼唤洛克昂的名字,但再也不会有人回答它.

那时以为已经消失的恐惧感来势汹汹的涌上提耶利亚的心头,但是这次,没有人再会安慰他.
所以提耶利亚只能依靠自己,他刻意压下了内心的不安,外表依然镇定,他向皇要作战计划,申请出击.
他想要为洛克昂报仇,想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这个战火纷乱的世界,告诉他们,天人的行动,不会结束.

那一场战斗异常的惨烈,天人组织的驾驶员几乎全军覆没.
还没有结束,也不能这样结束.
将太阳炉从VIRTUE上分离,提耶利亚困难地喘息着,让自己的身体靠到了驾驶座上,静静聆听着生命流逝的声音.
事实是,他什么也没听到.

一点绿色的光源在黑暗中映入了他的眼睛,红色的眸子里,最后一次流转过生命的潋光.

"洛克昂,你离开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呼吸逐渐微弱,视界越来越暗,提耶利亚终于安静地合上了眼睛,让黑暗将自己笼罩,VIRTUE的残体带着如同熟睡一样的紫发少年,飘向了宇宙深处.

4

"哟,日安呐,提耶利亚."褐色卷发的男子举起了手,笑容带着属于海洋性气候的温润.
"嗯,日安,洛克昂·史特拉托斯."紫发少年不冷不热的回应,然后从褐发男子身边走过.

两年以前,两人在一瞬间擦肩而过,洛克昂停下了脚步,提耶利亚回过了头.
时间尽头,两个人在永恒之间错过,而他们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是擦肩而过.


E N 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