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18 |  117 |  116 |  115 |  114 |  113 |  112 |  111 |  110 |  109 |  108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天空的颜色只有两种,风雨来临前摇摇欲坠的深灰色和风雨过后一望无际的清浅蓝色,仅此而已.
因为VEDA里就只有这么冷冰冰的描述,所以提耶利亚也就理所当然地这么认为,对,就是这么一成不变的认识,和他本人一样冷淡.
当然,某个人硬要给这枯燥的描述添上什么浪漫气息就不是提耶利亚所关心的范围了....

"嘛,果然是天空还是金色的时候比较美丽."洛克昂一手操剪刀,铮亮的刀刃在刹那纠结的发中穿过时,莫名其妙就发出这么一句感慨.
"是..么,倒真像是洛克昂会说的话呢."手中举着粉红色的容器,阿雷路亚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沙滩的阳光落在他略显深色的皮肤上,仿佛有看不见的晶莹光环在他身边环绕.

--无聊
干净利落的两个字从完美的唇线中央甩出,紫发的清丽少年别说回身,连那对宝石一样通透的红色眼眸都懒得抬起,目光的焦点,也仅仅是集中在面前玻璃杯上,自己模糊的面影.
呀咧呀咧似乎有人对我的意见不赞赏啊,与阿雷路亚交换了一个眼神,洛克昂笑得一派开朗,碧色眼眸如同春日幽深的湖水一样,荡漾开几许涟漪后又极快的恢复一贯的平静.

"那么提耶利亚喜欢什么样的空色?"

半晌后不死心地再次开口,换来的东西比上次多一些--四个铿锵有力的字附带毒舌发卡:与你无关!纠结这种无关紧要的无聊问题,你不配做高达机师.
近似没营养的对话是在洛克昂快意的笑声中被结束的,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过后给洛克昂喝的东西味道称不上好,而阿雷路亚再三确认调配问题不出在自己以后,始作俑者的矛头转向了提耶利亚,被打趣地说成提耶利亚你果然对阿雷路亚偏心时,紫发少年微微皱紧了眉头说了什么,但是洛克昂没听清楚.

"你活该."刹那冷不防的开口倒把洛克昂吓了一跳,心说这小鬼怎么每次出声说话都这么灵异后追问:"什么意思?"
"提耶利亚说你活该."把自己那份饮料喝得一滴不剩,刹那抬眼面无表情地转述.

活该么,啊哈哈果然惹他不高兴了呀,抓抓一头柔软的褐发,洛克昂这么想着,抬眼去望提耶利亚时,被注视的人正站在蔓溯上沙滩的海水中,迎面扑来的海风调皮地将他沉静的紫发扯起,柔软的发丝就这么不经意的悠悠飘荡,而他凝神看着远方的表情,格外认真.

许久以后洛克昂问起提耶利亚那个时候看什么看那么出神的时候,提耶利亚只是抿抿唇,侧过身去什么也没讲.
是的,提耶利亚当然不会告诉洛克昂,他对于他口中"金色的天空",其实有一点点感兴趣.

2

其实空色只有一种而已,就是现在所看到的颜色.
无限深邃的黑,深沉到令人畏惧,甚至下一刻就会将人彻底吞噬
一手贴在面前透明的屏障上,掌心传来的冰凉触感缓缓蔓延到指尖,继而扩展到全身,让提耶利亚忍不住要颤抖,虽然事实是这冰凉感根本就没有令人发抖的能力.
也许冷的不是触感,是自己.

他怔怔地望着玻璃上映出的自己,艳丽的红色眼眸失去了一贯的色彩,如同坠落的流星一样,趋于黯淡
不知为什么,几近空白的脑海里有一句话格外清晰--你不配做高达机师.
提耶利亚曾经无数次地对别人说出这句话,但现在他莫名其妙地觉得,这句话除了自己没别人适用

失去和VEDA直接对话的能力,还..还让人为了救自己受伤!
修长的手指不由自主握成了拳,他微微合上眼睛,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

"呐,提耶利亚?"

洛克昂的声音从身后恰到好处的传来,提耶利亚的身体微微一震,没有回头.
左肩传来温暖的触感,人的体温,提耶利亚知道是洛克昂的手搭在自己肩上,要是以前提耶利亚的反应会很直接的往旁边跨一步让洛克昂碰不到自己,然而现在他一动没有动.
洛克昂有些头疼,因为面前少年的表情.
也许提耶利亚自己不知道,他此刻的表情脆弱得只要稍微一碰就会碎掉,完全不是平日那样,有着冷淡的威慑力.

"我说,打起精神来啊."洛克昂毕竟是洛克昂,随和的个性也让使他很擅长应付沉闷且尴尬的气氛.
"......"提耶利亚没有说话,但眸子里的潋光更黯淡下一层,打起精神么,失去了和VEDA直接对话能力的自己,还能有什么用.
"嘛嘛,就当是跟我们一样了不就好了."深绿色的眼瞳里映上淡淡的紫,洛克昂将提耶利亚的神色尽收眼底,上挑了嘴角,说话的口吻轻松,仿佛两人不过是在阳光下进行着日常的聊天对话.

然而这话说出后仿佛石沉大海,因为被他安慰的人还是没有半点回音,不过洛克昂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从自己指尖传来的战栗.
是属于提耶利亚的战栗.

"真是...愚蠢的家伙,不配做高达机师.."

呀咧呀咧不是吧我等这么久你就给我来一句这么冷淡的啊..
先是一怔,洛克昂对上提耶利亚的目光,当看到那对漂亮的红色眼眸里极力掩饰的不甘和自责时,忽然明白了对方话语中的含义
于是他释然地笑,将搭在提耶利亚肩上的手抬起,轻轻的落到他柔软如同缎子的紫发上,流水一样的触感在洛克昂宽厚的手中滑过

"提耶利亚,还真是抱歉.'
"多话!"

3

也许一直都错了吧,天空的颜色,这种东西,不存在.
失去与VEDA直接对话的能力,失去做高达驾驶员的资格,甚至,失去了..最不愿意失去的,人.

提耶利亚紧紧闭着双眼,他感觉得到,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感觉得到身体上的无力感,就如这宇宙中大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一样,肆意的蔓延,他甚至感觉自己好像已经不存在于任何一处,只有思维还犹豫的停滞着,仿佛还想要追寻什么--就如同明明近在眼前,伸出手却什么也抓不到那样,一种近乎绝望的虚浮感.
好像曾经有人说过,要与世界告别前,最好想想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那样才会没有遗憾.
到底是谁,说出这么失态的话!

仅剩的意识和沙漏里的沙子一样,虽然按部就班的流逝,但是不管速度快慢,总会有流逝完毕的时候.
疲倦和潮水一样,缓缓的从身体里某一处爬升,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在一个没有尽头的黑洞里缓缓下坠,至于什么时候会停下,没有认知.
但是有一点提耶利亚很清楚,他不会漫无目的地离开,他有地方要去.

是啊,要到洛克昂的身边去,一定.
否则曾经做过的一切,就都没有了意义.

机械的轰鸣声传来,很模糊,很遥远,仿佛是从星河的尽头传来
他想张开眼睛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身体却比意识来得诚实,干干脆脆地就朝黑暗中落下去,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所以,在彻底失去意识前,留在提耶利亚记忆中的,也仅仅只有三个字

洛,克,昂.

4

"提耶利亚也醒了么,太好了!"
"真是的,让人担心死了!"


好吵.
提耶利亚没想到自己还能睁开眼睛,更没想到过,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一片黑暗,而是金属的天花板上反射出的幽幽灯光.
一瞬间的迟疑后他猛然坐起了身,结果映入眼帘的是一堆色彩缤纷--有着一头淡色长发的克莉斯笑容灿烂地歪着头正注视自己,粉发的女孩正抱着橘黄色的Haro立在一侧,表情虽然起伏不大但很明显的透着安心感,斯美娜基酒红色的发丝在空间中划出好看的弧度,长长吐气说好了终于醒了现在大家都没事了.

即使刚刚清醒,提耶利亚的反应速度也丝毫不减,他很敏锐的捕捉到了斯美娜基话中的关键词"大家"
那个大家,是不是也包括洛克昂?
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克莉斯将食指按在小巧的唇上,狡黠一笑:"洛克昂,他在隔壁哦."

她话音还没落提耶利亚人已经从床上离开
隔壁,听字眼都是很近的距离,但是提耶利亚仍旧觉得自己在到门口的过程中花费的时间太长.
打开面前的门时,提耶利亚有一刹那感觉到紧张,这莫名其妙的情感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啊啊我说过了不要这样不打招呼就开门,我会很伤脑筋..嗯?提耶利亚?"

短短时间内洛克昂的表情变化了三次,从开朗随和到惊讶再到释然,和定在门口的少年目光交汇的一瞬,洛克昂唇角够出了温柔的线条:"怎么,就打算一直站在那儿?"
提耶利亚咬了咬唇,说实话,他还没想到要说什么,在真切地看到那对碧色眼眸里足以将人淹没的温柔后他就好像失去了语言能力一样,连平时说得最顺口那句话也无法讲出.
倒是洛克昂比较放得开,见到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干脆直接上前把还呆在原地的提耶利亚给带进来.

又是,那样的,感觉
当洛克昂的手触碰到提耶利亚的肩时,提耶利亚的记忆有一瞬间重叠.
许久以前当自己注视着深黑的宇宙时,刚刚结束治疗的洛克昂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那曾经不经意就被铭记了的温暖,如今依然没有失去--认知到这一点,心里忽然感觉轻松了很多.

"..洛克昂.."
"呐?你可别又说我不配做高达机师了哟."一听就是打趣的口吻,和提耶利亚追寻完美的性格完全不搭边,如果是从前紫发少年绝对会冷了一张精致的脸,但现在不一样.

是的,和以前已经有什么不一样
提耶利亚侧过头,很认真地注视洛克昂的眼睛,一字一句说,想知道金色的天空是什么样子,带我去看看.
后者对于提耶利亚突兀的话语并没有半点惊讶,反而很开心的笑,等你这句话好久了.

话的尾音微微上翘,愉悦的心情表露无疑,他顺手揉揉那头整齐的紫发,宠溺又温柔.

5

是么,原来那就是所谓金色的天空么.
虽然其实也不怎么样,不过倒是比VEDA的解释好得多,在心里冷静的下定结论,提耶利亚转过身:'回去了.

"唉唉,提耶利亚你也真是,难得来一趟啊."虽然事先已经预料到会有这种状况,洛克昂还是忍不住要叹气,明明气氛这么好.
"....无所谓..和洛克昂一起的话,什么样的空色都没关系."

咳..不要摆着一张这么冷静的脸说这么劲爆的话啊,不过,算了,这样也不错.
很自然的伸手揽过提耶利亚,顺便在对方月光一样皎洁的额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深褐色发的男子,表情和水光一样,舒展开的温柔
"那么就回去吧."

海天相接的远处,夕阳的光芒晕染了整个天空.
而洛克昂和提耶利亚的影子,在夕阳温柔的橙色光芒下,被拉得很长很长....

E N 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