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48 |  247 |  246 |  245 |  292 |  200 |  199 |  198 |  197 |  195 |  194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4

"所以..你确定你真的看到了急冻鸟而不是别的什么鸟?"

已经披上了御寒的斗篷还是被冷风吹得直打哆嗦的泷泽静,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询问面前还在噗嗒的海豹球.
就在大约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两个小时以前,海豹球兴致颇高地把她领到了这座雪山的脚下,并在她纠结"是上去看一眼还是回去睡觉好"的时候,海豹球几个动作笨拙的模仿,表达了"刚才有看到急冻鸟飞过"这个意思后,泷泽静心里的天平瞬间倾斜.

说不想收服它是骗人的,毕竟是有着诸多神秘传说加持的梦幻精灵,无论是时髦值还是稀有度都是让人仰视的高度.若是拥有这样的精灵,大概连做梦都会高兴得笑出来.
不过,泷泽静毕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不是什么有钱到让人想谋杀的收藏家,更不是技术万能智商偏高的反派组织首领.没有自提身价的打算也没有统治世界的野心,所以她确信自己没这么大能耐搞定那只鸟.因此踏入雪山前也只是抱着"好不容易来了就见识一眼也好"的心思,然而即使是这样还算带着一颗平常心的念头,也还是在瑟瑟寒风里化成了满腹的怨念.

前方的海豹球有些艰难地扭过圆滚滚的身子,眨巴着黑亮的眼睛,脸上分明写着"看我真诚的表情你别怀疑我".
我可以说风太大我看不见吗.

在心里默默腹诽了一句,泷泽静又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呐,我说,你,记得下山怎么走的对吧."
本来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海豹球一脸真诚的表情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圆滚滚的背脊,以及快要埋在雪莉,还是能看出绷得僵硬的尾巴.

"..你就算瞬间转身装淡定也没用!你不记得?真不记得?!"

回应她的是呼啸的风声,以及海豹球更为僵硬的背影.
泷泽静冷着一张被风吹得惨白的脸,慢慢地扭动着脖子,四处寻找是否有可以把生物抛下去后永不超生的悬崖.
但是很遗憾,映入她眼里的除了白雪还是白雪,象征着纯洁与无瑕的色彩,在夜色中绵延着远去,最远的地方凭着人类的视线已经无法窥测,只能在脑海中描绘它们亲吻着天空边际的画面.

其实,这里的景色,很美.
深蓝色夜空下高耸的雪山,和仿佛能够包容整个世界的白色雪地,圣洁优雅,诉说着与世无争的静谧.
言情小说里面的情侣浪漫约会场景排名绝对能上前十,可是这个场景里绝对不能包括迷路,以及孤身.

"这样下去要糟糕的啊...雪山上迷路,会变成冻僵的尸体的吧."

泷泽静的碎碎念意外地没有被风声吞没,海豹球磨蹭着回身,撒娇一样,小心翼翼地在泷泽静脚边蹭了两下.
她低下头,看着海豹球干干净净的眼眸和混杂了不安与恐惧的神情,在心底无力地叹了一口气.
说到底,也是自己不谨慎,在知道急冻鸟真的存在那一刻就被兴奋冲昏了头,根本没有多想什么就进入了雪山.

海豹球不过是知道自己想要见到未曾见过的风景,遮样的心情,才会努力地把自己带到这里来.
该权衡情况时没有权衡,把选择权和主动权都交给精灵,事情变得糟糕了又对精灵生气,自己果然不是什么合格的训练师啊.

蹲下身,她弹了弹起了还在纠结要不要再卖个萌蹭几下求原谅的海豹球的额,

"丢丢我有个提议,我们先去找个落脚处好不好,别没找到急冻鸟,自己成永冻饰品."

海豹球眨巴了两下眼睛,没有表示反对.
虽然它其实很想说我一点也不觉得冷,不过冰系精灵的耐寒度和人类大小姐的Lv差太多也是不争的事实.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天空的颜色似乎也越来越沉.
这对依旧在艰难找路的训练家和精灵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尤其在他们还是没找到落脚处的情况下.
海豹球扑哒的速度,与之前相比下跌起码十个百分点,

"累了吗丢丢?"

海豹球转身,努力做出挺胸的动作想表达一下男生的气魄,但是摆POSE的时候失了平衡."啪"地一下摔倒在雪地里.

"行了行了别耍宝了."看着海豹球拼命要刨掉沾了一头一脸的雪,泷泽静忍不住笑出来,上前几步对海豹球伸出手:"回球里休息下吧."

接着.被海豹球糊了一手的雪.
抖掉了雪的海豹球目光炯炯地盯着泷泽静,神色严肃.

"..啧,事情变成这样不是你自己的问题我不会要你负全责的啦."

球状生物爪子一抬,比了个叉.
现在把力气花在跟精灵争论上不太明智--迅速地做出如上判断后泷泽静便收回了手:"那,你继续?"

目的达成的海豹球这才得意地放下小短爪,继续前进.
可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总是要时不时抛出来兴风作浪.
海豹球才往前挪了不到五米,就感觉到足下的雪松的不对劲,脑子还没转过来,身子已经失了平衡,竟是呈现下坠态.

泷泽静在后方看得真切,海豹球方才踩过的地方积雪纷纷下落,下面不是坑就是崖,现在的状况已经是千钧一发,再不捞住海豹球估计就没戏唱,但是这个距离等自己跨过去了海豹球也已经光荣了.大脑还在混乱,手倒是自觉地掏出了属于海豹球的精灵球.

红色的光芒径直射出.
偏离.
它只是堪堪擦过海豹球身边,错开了几不可视的距离.

黑暗翻卷,宛如巨浪.
冰蓝色球形坠入黑色浪潮.

精灵球无力地坠落在雪地里
泷泽静眼神空白地望着面前几步之遥的距离,身体抖得根本无法维持站立的姿势.
雪已然崩得差不多,现出了本来悬崖的面目,倾斜度相当微妙,所以才会堪堪地积上一层不能承受重量的雪.

掉下去了掉下去了掉下去了...
仿佛回放慢镜头一样的画面和字体在少女的脑海里盘旋,急促的心跳声充斥耳内,思绪全都被巨大的恐惧占满,她甚至忘记自己有没有在呼吸.
真,没了?

视线木然地转移,最终凝结在雪里的精灵球上,仿佛下一秒,那个圆滚滚的小家伙就会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没有动静,精灵球无言地躺在雪上,一如它刚刚被掏出来时那般.
少女本来就冰凉的身体,这下更是由外而内都开始冷起来.

她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她本来想呼唤那个名字的--那只,她唯一给取过名字的精灵--平时她不叫它名字,它也一定会出现在她面前瞎闹腾.

所以,叫了名字的话,绝对就会跑出来了吧.
但是,万一..
即使叫了,它也不回来怎么办.

如果,以后真的再也没有了这只精灵的话...
冰冷的指尖颤抖触到同样毫无温度的精灵球,少女发现自己连哭都没有办法哭出来.

不对,也不是哭的时候.
如果它就在下面爬不上来呢,这样的话吧它自己扔在那里就太可怜了.
想办法下去找吧,就这么决定了

在悲伤和恐惧面前人和思维永远没有合理性,可怕的是事主自己不会知道.在完全不清楚自己方位和周遭环境状况的情况下,独自一人去找一只坠下悬崖的精灵,还不如跟着跳下去或者自己当场掘个坟墓更合适--平常的泷泽静一定会这么想,但是事情落到自己身上时一般都会当局者迷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泷泽静现在的想法,毫无可取之处.

可是,她似乎彻底地忘记了,她生存的这个世界,传说永远都不是为了被传颂而存在,奇迹也不是只在哄孩子睡觉的故事里出现.
当宛如音律一般的鸣声缭绕山间时,泷泽静刚刚恢复能够站起来的力气.

优雅的冰蓝色,缓缓分开吞没一切的黑暗,轻描淡写地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宽大的羽翼轻柔地扑扇着,不经意扬起了无数茫茫雪雾,晶莹的眼眸映着冰冷景致却闪烁着温和的光.流水一样的尾羽蜿蜒流动,逶迤出晶莹绮丽弧线,高贵宛如极北神话中刚刚苏醒的神祗.它从半空俯瞰着快要被那片白色世界覆盖的,少女渺小的身影,收拢双翼轻盈地降落,即将触地的一瞬间它伏低了头,于是它背上有个东西就"咚"一声结结实实地砸在了雪里.

"..."
"=w="

海豹球一溜滚到泷泽静脚边,相当熟练地开蹭.
泷泽静看看那高贵的鸟型精灵,再看看脚边生龙活虎的海豹球
看看,看看..

反复了好一会,她才一把捞起海豹球死死抱住.

"丢丢我们回家这地方我再也不要呆了就算就一百只急冻鸟我也不要看了刚才吓死我了呜呜呜呜."

急冻鸟和海豹球同时黑线,如果它们的心思能具现化,大概会是非常一致的"大小姐你白痴啊"的红色文字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