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45 |  292 |  200 |  199 |  198 |  197 |  195 |  194 |  193 |  192 |  19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3

灼热的火焰,在夜晚的神社里燃成艳丽的花,照亮了穿着古朴的人们脸上肃穆的神情.

为祭典而特意搭建的临时舞台上,急冻鸟造型的木雕被端端正正地摆放在中央,在火焰的照耀下,木雕上从各个不同的角度都反射出了微弱的光.

..原来这就是,之前游轮上那本宣传手册里所说的,极北之岛的镇岛之宝?

一边努力从记忆里找寻着宣传手册上的介绍,泷泽静一边用力踮起脚,想要更清楚地看到那被岛民固执地崇拜着的,神的象征.

话有说回来,若不是亲眼看到,任谁也不会相信,在过去悠远的老的时光里,竟然流传着如此精湛的技艺.

目光在那尊木雕身上流连,泷泽静恍惚间有了一种,舞台上那栩栩如生的木雕其实就是真正的急冻鸟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它就会褪去那身被时间打磨得温润的古朴伪装,张开蓝色的羽翼飞向无边无际的夜空.

尺八悠长的音色划破被火焰蒸腾得微微发热的空气被重重擂响的太鼓,声音仿佛穿越千年时间而来,猛地一下将人拉回了现实.

戴着面具,体态轻盈的巫女从舞台的一侧款款行来,优雅的步伐在尺八缠绵的旋律里踏出古老的祝祭之舞.

旋转,迈步,开扇,躬身.

一个个动作精确地咬合着鼓点的节奏和乐律的拍子,不急不缓,从容镇定.

台下的人们双手合掌,深深地埋着头,用谦卑的姿势传递着内心的虔诚.

因为是拿到了巫女的凭证进来观礼的客人,泷泽静并没有被要求按照岛民的规矩行事,是以只有她,完完整整地看完了这从久远时代传承至今的舞蹈.

舞姿绮丽,却透着不可名状的寂寞.

在纤细的身影对着那尊木雕跪拜下去时,那种寂寞的感觉越发清晰.

是因为,被束缚了自由,却还是带着向往而造成的吗.

泷泽静看着巫女并不陌生的背影,不自觉地抿紧了唇.

身上背负着强加来的责任确实不是什么幸福的事情,那么,背负着无数人期望和信仰的神灵,是不是也会感觉到被负担压的喘不过气?

就在她晃神的这当口,众人已经低声地吟诵起了祝祷词.

那并不是她所接触过的语言,飘渺虚幻,犹如雪山顶上永不消散的雾霭,

好美.

美得让人想不由自主地醉倒在其中.

这时,泷泽静怀里一直在望天的海豹球开始不安份地扭动起来,左刨右刨,最后干脆从她怀里挣脱了出来,"咚"地一声砸到地上,泷泽静吓了一跳,左右看看大家似乎都闭着眼睛认真吟唱祝词,没人注意到这边的小骚动,这才暗自松一口气.刚想弯腰去把它抱起来,海豹球却骨碌一转,一溜烟地滚走了.

泷泽静黑线,又不能出声喝止,只能尽可能地放轻步伐追了过去.

其实,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抬头望一下天空,大概就能看见夜空一角微微闪烁的冰蓝色光芒,但是所有人在意的都只是眼前的执念,而非不经意的转瞬即逝.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才一直未能发觉原本就近在咫尺的奇迹吧.

吟诵之声没有停顿,似乎也没有人因为少女擅自的离去受影响.

临时舞台上渐渐减弱的火光,无声地昭示着神社内的祭典进入收尾阶段.

原本应该是最值得观看的部分,只可惜泷泽静没那个好运气.

此刻她正沿着一条黑咕隆咚的小道,艰难地追赶着那个莫名其妙滚得飞快的海豹球.

"丢丢你要去哪里啊."

蓝白相间的球体不答话,自顾自地沿着道路骨碌滚去.

在泷泽静心里腹诽无数次"下次再让你在外面噗嗒我名字就倒着写"后,海豹球总算在小路尽头停了下来.

"这里是?"

小家伙默默伸爪子指,

泷泽静抬眼望过去,不远处似乎有火光闪烁.

夜风从寂静的空气里轻盈地滑过,没有带起任何响声,

弯腰抱起了海豹球,泷泽静向着火光所在处走了过去,因为是陌生的地方的关系,她的步子比平时慢了好几倍.

近了,更近了.

她似乎已经听到火焰舔舐着木头时,发出的"滋滋"声.

赫然出现在她视野里的,是一扇半掩着的石门,门上原本应该有着精致的雕刻,却在时间的流逝中被磨去了线条硬朗的棱角,变得不甚清晰,在石门两旁长明的火把的映照下,那模糊了的花纹忽明忽暗,莫名地显得狰狞.

"这里不会是...墓道入口吧."

被门上晃动的影子扰得心里发毛,泷泽静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你让我来这种地方干嘛我又不参加试胆大会."

话音才落就看见海豹球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狠瞪自己.

"我不去.'

"...."怒盯。

"很恐怖的啊."

"..."坚持不懈地怒盯.

"你不要在心里腹诽什么难得来一趟连冒险都不敢的胆小鬼干脆滚回老家之类的话哦.."

海豹球眨巴眨巴眼,一个"哼"的表情,证明泷泽静对其心思的揣摩完全没有半点误差.

"那行."

泷泽静毫不犹豫地将海豹球抛下地,指着那扇半掩的石门:"你走前面."

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翻了一个即使在夜色里也能看得一清二楚的惊天白眼后,海豹球挪着圆滚滚的身体接近了石门,没有半点犹豫地就从那个半人开的缝隙里钻了过去.

"你还真的去啊."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大小姐总算有了切身的体验.

但是自己的精灵都去了,做主人的还在原地干等着看确实不像话,是以泷泽静也只得急急忙忙地看了一下四周,在火把最下方捡起一个火折子,晃着后,也小心翼翼地跟了进去.

这确实是一条通道,但是通道内并不如她想像的那般潮湿,反而透着干燥的寒意.

而且,愈往前走,那种寒意就愈发强烈.

到了这一步,再迟钝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何况泷泽静一点也不迟钝,还算是挺聪明的一个人.

冰系的精灵,对温度低的地方有着极其敏锐的感知度.

这条地道的尽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

海豹球欢喜的叫声在前方响起,泷泽静握着火折的手一紧,三步并作两步赶了上去.

凌厉的冰风,一刹那间吹熄了她手中跳跃的火种,冰冷的雪在眼前肆无忌惮地铺展开,一大片沉静的素白.

浓得连天地的界限都被其模糊的夜色里,直刺天空的山峰巍峨耸立,以压倒性的气势俯瞰着突然造访的不速之客.

极北之岛传说的起源,无数人向往的,最纯洁的神话.

故事中雪山之神栖息的永冻冰山,此刻,近在眼前.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