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57 |  256 |  255 |  254 |  248 |  247 |  246 |  245 |  292 |  200 |  19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2

圣诞过后很快就到了元旦,尽管是严冬,但是被新年气氛包围的东京,似乎连冬日的冰冷也驱散了.
这种时候,大家不是在忙碌地准备过节,就是在悠闲地享受假期,比社会人先放假的学生们,这种时候早就进行过短途旅程,回家和家人一起其乐融融了.

当然,这些悠闲的人类里并不包括二宫和也.

他就读的学习在大三阶段,有个对学习表演和编剧的学生相当重要的转折点---学校会邀请来自美国的著名戏剧导演讲学,时间大概是一周,长的也可能是半个月.而后在这位导演滞留学校期间,进行考核与选拔,最后有选出一个到三个学生,赴美国跟随这位导演进行学习,学校将负担大部分费用---当然这也不是天上白白掉馅饼的好事,学成归来之后,第一部戏首先就要在学校发表---这也是这个学校能够在当地林林总总学校中独占鳌头的特色之一.可正因为如此,在考核和挑选学生的人选上学校把关会相当严格,毕竟,如果送出去了个不成器的学生,回来学校还不亏本亏大了.

而二宫和也选读这所学校的目标,很大程度也就是为了这个出国的机会.
从很久以前他就想要到美国去学习戏剧,可是他也清楚地知道这意味着自己要花很大一笔钱,他家经济状况虽然不插,但也没有能豪爽到一口气出了他所有在美国学习的费用.哪怕他从小就养着攒钱的习惯,到现在估计这些钱也是杯水车薪,既然这个学校肯出资,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轻易地放过.

不过,二宫也清楚,瞅着这个机会的不止自己一人.
学习表演和编剧相关专业的学生,又有哪个人不想去那个诞生了无数好莱坞巨星的国度,一睹那里真正的风采?
自己的竞争者,远的不说,眼前就有这样一个.

看了看过节也不回家,照样窝在这间小出租屋里抱着书拼命看的松本润,二宫下巴搁到摊开的书上,叹气.

"要跟小润争啊..."

埋头看书的松本润感受到背后投来的哀怨视线,一回头就看见二宫趴在桌前,眼睛水亮亮地望着自己,一脸的可怜兮兮,顿时一个激灵.
他的经验和本能都告诉他,每次二宫摆出这种让他看起来很像宠物的表情时,基本上心里的算盘都没有往好事上打.

"想打游戏你自己去打,我没空啊."
"你昨天才抹了我的通关存档,打游戏不会叫你啦."

听出二宫的意思是嫌弃自己游戏玩儿得烂,松本润二话不说举起手,把那骷髅样造型嶙峋的大戒指亮在二宫眼前晃晃,对方倒也很配合地捂住头,做出"被打会痛死的"呲牙咧嘴的表情.见状,倒是松本先把持不住笑了出来,他放下书,慢腾腾地挪到二宫身边,顺手揉揉那人刚剪不久的头发,正好是刚刚开始长长的时候,蓬蓬松松的手感很好.二宫干脆就歪了脑袋,把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任凭松本好玩似的骚扰自己的头毛.

"没吃到年夜饭寂寞了?"

二宫小声地笑.

"不是,只是在想居然要跟小润竞争,压力很大啊."

松本润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那意思是你就装吧,当年那个高年级学长挑衅一样给刚入学不久的二宫压下一大堆任务时,也没见他二宫和也说压力大.

"我也觉得你压力很大,不过肯定不是因为我."

听出松本润话里有话.二宫舔了舔因为缺乏水分而略显干燥的嘴唇,单手撑头抬眼看向松本,嘴角勾起的弧度意味深长.松本润见状默默翻个白眼,"噌"地站起身走回房间,不一会儿又出来,把一支新拆封的润唇膏扔给二宫,示意他先擦上.看着那人慢吞吞旋开盖子,松本又在二宫对面坐下,顺手捞来个抱枕搂在怀里,问:"你真的非去不可?"

"嗯."本来正在沫唇膏的人动作停了停,转头就是一个wink:"小润舍己为人让给我吧."

虽然话说得诚恳,可是那人眼里分明都是戏谑的笑意.这种被琢磨透彻的感觉让松本略觉不爽,于是下一句话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那爱拔桑怎么办啊?"
像是早就预料到松本润会问这个问题,二宫细细地把上嘴唇的最后一层唇膏抹上,才慢条斯理地反问:"什么叫怎么办?"

"....."
"小润你啊,也操心得太多了吧."手指擦过书页边缘,二宫的视线在密密麻麻的字上漫不经心地滑动,嘴也是一点没闲着:"何况结果还不知道呢."
"假设一下都不行."又被二宫轻巧逃避了提问的松本搂紧抱枕,有些挫败地嘟嚷一句.
"我只能得见前方五十米的路啊."对方则用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回应.

松本咬了咬唇,放开怀里的抱枕,又摸摸二宫的头发,也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上开始温书.
屋子里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寂静,偶尔有风撼动窗户的声音,或者是书页被翻动而发出的沙沙声,在寒冷的冬日空气里,这点动静也显得萧索而寂寞.

二宫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屏幕突然地亮了起来,提示有新邮件到达.

他瞄一眼发件人的名字,又看看前方伏案的松本润的背影,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点开邮件.
邮件的内容一如那人说话的风格,即使只是冰冷的文字也能够感觉到对方发件时的超高情绪,那人在邮件里对他说了千叶冬天的景色,感叹了好久没回的家的温暖,还有自家美味的菜肴,字字句句都是雀跃.

末了,他问二宫这个假期有没有时间.

「我妈妈说啊,让我带你来家里吃饭哦,我家的春卷和炸鸡超棒的.」

句尾还用上了一个笑脸的符号,他甚至能够想象出那人敲下这些字句时,脸上有着怎样的表情,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思敲出了这句话.
想起那人新年回家前还惶惶不安的表情,二宫歪歪脑袋,迅速打出一行字.

「你爸没拿大汤勺追着你打?乛乛」

发送.
很快那边就有了回应.

「没有,虽然被骂了,但还是吃到了爸爸亲手做的菜,超美味~~想给Kazu吃吃看啊」

字里行间幸福的味道满溢,似乎被这样的文字感染,二宫唇边不自觉地也有了温柔的弧度.

「我没时间去啊(T_T)」

这回更是才发出去片刻对方的邮件就进来了,快得以致二宫都在怀疑那人是不是早就在草稿箱里放着事先打好的邮件.

「我带回来给你吃」

回了一个带着表情符号的"好",二宫放下手机望望窗外.

冬天一贯阴沉的天空,今天好像晴朗了些啊.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