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75 |  170 |  169 |  168 |  167 |  166 |  165 |  164 |  163 |  162 |  16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1

泷泽静到达极北之岛之岛的时候,太阳才刚刚沉没在地平线下,天空中的橙色尚未褪尽.冰凉的墨蓝与轻柔的暖橙叠合在,在巨大的天幕上绘成一幅颇为壮观的油画.而这浑然天成的油画之下,岛屿北部的雪山披着夕阳最后一缕光芒傲然耸立,凝神细望的话,隐约还能看到山顶未融化的冰凌反射出的星点光华.

泷泽静远远地眺望着那座即使是站在远处看着,也能给人莫名压迫感的威严山峰,不知怎么地居然想起了中元节时和弁柄在河边的对话.
那天难得兴致不错的弁柄领了九尾和她去放河灯,那天他穿了一身用上乘料子做的藏青色和服,他站定在河边的时候,那身衣服便随着夜风与烛火的光影中摇曳,煞是好看.
按部就班地将河灯点亮,然后放入水中.看着莲叶童子形状的灯载着一捧微光融入灯火的队伍中沿着水流飘去,他冷不防地来了一句:"你相信它能到达神明所在之处吗?"

他的问话来得突然,泷泽静甚至没想到要开口接话,只是本能地点了头.
其实她算是大半个无神论者,可是她的父亲总是对她说,我们曾经在受到过传说中的雪山之神的指引,所以那个时候才没有葬身在风雪肆虐的雪山中.
虽然这件事泷泽静半点印象都没有,不过每次提起来时父亲都说得郑重,所以在这样的潜移默化下她对所谓"神明"也从未产生过质疑.

"是吗,你信啊."弁柄晃晃手里的扇子,河面上无数烛火的光芒映着他扇子上花形清丽的图画,接着这些火光,甚至还能清楚地看见河水的影子在扇面上呈现涟漪状流淌,照得那画也跟着忽明忽暗:"其实以前我从来不屑这些,因为如果人的心愿真的能传递到神明那里,那世间这么多不如意又从何而来."

"嘛,大概是太多人有太多的愿望,神明一时忙不过来?"听不出弁柄究竟是认真地说话还是单纯调侃,泷泽静接话的时候也就没有太过深究.
"这么说也成吧."他摸了摸身边的九尾的头,那只华贵的精灵,从他说出"神明"两个字开始,就一直抬头望着他,艳丽的红色眼瞳中全是沉淀过后寂静的温柔.

然后他抬起头看向泷泽静,笑了笑.

"我啊,是因为相信了神明的存在,所以来到园朱的哦."

他说话的时候,一双明亮的眼睛藏在刘海的阴影下,让人没有办法读出情绪.
泷泽静怀里的海豹球歪了脑袋,疑惑不解地看向他,泷泽静愣了一下,即随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凤王的事情.

"那你想必是被神明眷顾的了."
"没有,但是从那之后改变了想法是真的."弁柄又回身去看河面上缓缓移动的烛火长龙:"你这次要去的地方,才是传闻里真正被神明眷顾之处,祝你好运."

那个时候泷泽静并没有完全理解弁柄话中的含义,只想着怎么可能会有神明愿意停留在一个成为了观光地的岛屿之上.
然而现在看到那座雪山,她似乎有点明白了弁柄的意思--那高耸入云的山,以它的巍峨与肃穆,骄傲地宣誓,无论世事环境如何变迁,它永远都能保持原本的模样.
在经历诸多坎坷后指引迷途之子回归原点--这就是人们口中称颂的神明存在的理由和意义吧.

"传说雪山之神就藏在那儿呢."

雨宫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泷泽静身边,她倒背双手,静静地看这暮色下的雪山,瞳中的情绪平静得如同没有潮起潮落的大海.

"不过,我不相信它的存在."

看见被自己的话吸引了注意力而偏过头来的泷泽静,少女又淡淡地补上了一句话.
声音过份纤细的关系,这句话很快地淹没在了路人的嬉笑中,再也无法辨清.

泷泽静看着雨宫雪漠然的眼神,不自觉地皱起了眉.

"啊,很抱歉呢."敏锐地捕捉到了泷泽静的表情,雨宫雪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衣服的下摆,讪讪地笑了笑:"一直跟您说一些无聊的事情,想必您也不爱听.."
"其实也不是."泷泽静摇摇头:"不过你说话真的很像打哑谜."
"不是第一个人这么说我了,但是您没有像那些人一样追问到底,这点我真的很感谢您."

眼看女孩子拘谨地对自己微微欠身,泷泽静撇了撇嘴.

"不追问是因为我懒,觉得问了你也不会说,就省点力气?"说到最后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辈子都没找过这么烂的借口,她想.
"您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听出泷泽静话语中的调侃,雨宫雪也微微笑开.这么一笑,眼睛里的光芒就好像春日破冰的流水一般柔和地倾泻而下,原本一直笼罩着她的哀伤感顿时减少许多:"啊,说起来,您来之前应该没有预订下榻的地方吧?"
"诶..好像,是的诶囧."
"那您最好现在赶紧去找住的地方,再晚一些可能就没有好的房间了."说着她抬起手往北方指了指:"那儿有一家能看到不错的风景的旅店."
"啊那我现在就去,说起来,你怎么办?"
"我是这岛上的住民啊,自然是有住的地方,这个您请不用担心."雨宫雪拉起泷泽静的手,往她手中塞了一个东西:"这个请您拿着."

泷泽静摊开手掌,只见一块被打磨的光滑的木牌躺在自己的掌心,木牌周围一圈是雪花的标志,而雪花的中央则雕着一只振翅欲飞的大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只鸟有着秀丽的头冠与流线型的尾羽.

这是,急冻鸟吗?
莫非弁柄说的这座岛上的神灵,就是这传说中会指引在暴风雪中迷路的人们走出迷途的冰之精灵?
可是这块木牌又有什么用啊?

似乎是看出了泷泽静的疑惑,雨宫雪适时地做了解答.

"这是进入神社所需要的凭证."
"凭证?"
"是的,今天晚上会在神社举行一年一度的祭典,请您务必前来观看,那么,容我先告辞了."

留下这句话,雨宫雪便转身离开,轻飘飘的身影很快就融入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片刻就消失不见.
泷泽静站在原地,看着雨宫雪离开的方向,很久都没有挪动脚步,直到海豹球不耐烦地在她手臂上啃了一口,她才猛地回过神.

"丢丢你干嘛啦!很痛诶!"

怀里的生物对泷泽静的指责置若罔闻,只是眼睛一眯,嘴巴一咧,爪子一挥,满脸欠揍的讨食表情.
一天到晚就会吃吃吃吃,哪天肥死你!
报复性质地扭了一下海豹球的耳朵,泷泽静搂着它向雨宫雪指的旅馆的方向走去.

此时夜幕已降临.
小岛一隅的神社中,已经窜起为祭典而准备的明丽焰色.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