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70 |  169 |  168 |  167 |  166 |  165 |  164 |  163 |  162 |  161 |  160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6

"说什么放弃!那不是你用一生去追求的梦想吗!"
"你还不明白吗,现在的我,根本没资格去谈梦想啊.."

"--不行,完全不行!"

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排练,松本润死死皱着眉头,手里写着该幕对白台词的几张纸被他攥得几乎皱成一团.
一场舞台剧的成功与否,除去幕后的准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演员演技,以及台词的表现力.因为是现场表演,没有NG了就重来一说,所以演员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台词的情绪,在它呈现在观众面前时,都必须要是最好的状态.

这是新任戏剧社社长,完美主义者松本润一直执着地坚持的理念,而且这个理念始终被他贯穿实践.
然而,此刻两位主役的表现,远远偏离他的预想.
女主角是半个新人,表现力和爆发力不够倒还能临时磨练一下,问题在于,饰演男主角的那位..

"斗真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情绪不是靠音量就能体现的啊!"

舞台经历还算丰富的后辈缩了缩肩膀,脸上虽然还挂着笑,但眼神里写满的全都是挫败和沮丧.

作为松本润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生田斗真当然知道这一出舞台剧对松本润有着怎样的意义,因为这所学校的表演系很出名,所以连带和表演系直接挂钩的戏剧社也成为了学校的招牌,在最初接任戏剧社社长的时候松本润就已经承受了来自后辈和前辈们的各种质疑,首次独立策划的舞台剧正是他松本润个人能力的证明.有了这层关系,松本当然会对舞台剧各个方面的要求严上加严.

生田斗真理解松本润的心情,他是真心想助松本润一臂之力,让他尽快地获得承认和成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一帆风顺又陷入绝境,最后第二次创造了成功"的调酒师的角色把握总是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特别是在陷入绝境这一段,为此他自己也很苦恼.

"对不起啦松润,再试几次?"

即使是硬挤出来的笑,还是可爱得跟个豆丁鼠一样,松本润看着这样的好友,默默吐出一口气压抑了自己莫名急躁起来的情绪,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拜托了."
数次重复尝试的结果还是毫无突破,倒是饰女主角的姑娘已经快被松本润越来越低的气压吓得要哭出来.

"算了,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看了看时间,松本润无奈地抬手:"凉子你先回去休息,下次排练时间我再通知你."

如蒙大赦的女孩子,深深鞠躬说了学长再见后,就逃也似地离开了排练室,只留下松本润和生田斗真在那儿大眼对大眼.
片刻后后者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松润,我总觉得我跟她的配合,非常有问题."
"配合是有问题,但是我手上没有别的演员可用了."

松本润干脆也席地而坐,黑得发亮的眼睛里除了苦恼还有些不甘:"一个个都推脱,就等着看笑话,才不会给他们得逞!"

"我知道."用力地点头,生田搓了搓脸:"啊..啊啊..."
"无病呻吟有什么用."扭身踢了他小腿一下,松本润皱着的眉头还是没松开:"斗真你到底怎么了,情绪表现一直就.."
"小润,别逼得太紧."

从开始彩排以来就一直窝在角落里打游戏的第四者,此刻终于从二次元世界脱身,抬起头说了他今天第一句话.

"情绪是需要酝酿的,越逼越出不来哦?"
"二宫前辈.."
'我也想让他酝酿,可是时间不给我机会."相较于生田的感激,松本倒是半点没好气.
"啧啧啧,脾气这么爆,难不成是怀了."
"滚!"

二宫摸了摸下巴,把NDS收好,接着走到松本原来坐的地方,从桌上拿走了被他虐待得不成样子的台词.
是年轻的调酒师出了车祸,被医生断定右手康复可能性微乎其微后,调酒师和青梅竹马的好友幸子争论的那一幕.
这一段是松本拿到剧本后大幅度修改的地方的其中一个,所以二宫之前也没有怎么看过这段.

"医生说,恢复的可能性.."
"..我这个样子.没法再调酒了吧."

....
....

"....你还不明白吗,现在的我,根本,没资格去谈梦想啊.."

就在二宫念着属于男主角的台词的这段时间里,松本润和生田的表情,也完成了由漫不经心到惊讶不已再到神来之笔这样三部曲转变.

"太棒了啊二宫前辈!"

等二宫念完最后一句,生田已经激动得从地上弹了起来,也不顾辈分就一把将二宫抱了个满怀:"太棒了二宫前辈!这个情绪!!"

"放开我啦一身汗."很嫌弃地推开忘形了的生田,抹了抹被沾到汗水的部位,一抬头却看见松本润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顿时一个激灵.
"你想干嘛..."

"Nino你说过你会尽可能帮我的是吧."

松本润逼近一步,二宫后退.

"二宫前辈,这次舞台剧对小润真的真的很重要哦!"

生田也跟着逼近一步,二宫再退.

"Nino.."
"二宫前辈..."

两张隐约还能看出包子趋势的脸同时贴近.

"我只答应写剧本,没答应来演男主角!"
"5000好不好?"松本润开口甩条件.
"一个月份的晚饭!"生田斗真跟庄.
".....就这样?"二宫和也抱肩,目光里满是嫌弃.
"再挑连这样也没有哦?你之前说了你会帮忙的."DO S番长挑眉,气势瞬间暴涨.
"......加早饭."
"成交!"反正一个学期也没见你吃过几次早饭,松本润暗想着,接着不等二宫开口就一锤定音:"行,这次舞台剧男主角就你了!"

 

"哦,所以最后你还是答应了小润呐.."

夜晚,叫做Rain的酒吧里,脸蛋圆圆的酒保,在听完二宫对于白天那一幕近乎咬牙切齿的控诉后,摸着头想了想,得出了一个完全不是重点的结论.

"我那是答应吗,我是被逼的."趴在吧台前用手指戳着刚刚擦好的酒杯,二宫脸部的线条被吧台上方昏黄的灯光映得格外柔软,琥珀色的眼眸更是像盛满了水一样闪闪发光:"啊啊,O酱,怎么办."

正专注地调着一杯明黄色液体的大野智撇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专注于工作:"舞台Nino很擅长啊,我觉得你可以的."
如果不是熟知大野智的秉性,二宫和也真的会狠狠吐槽说你用一副"我是路人这跟我无关的口吻"说出来的鼓励有什么效果可言.

"我完全不知道落魄的调酒师是什么心理."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二宫半张脸贴在吧台上:"你给我点提示?"

一杯酒被递到他手边,大野回头找毛巾擦手.

"O酱!"
"我又没落魄过."语气里满满的无辜,大野眼皮也没抬,专心致志地擦着他那一直被客人赞"像是艺术家一样"的手:"既然Nino不知道,那几句台词的表现为什么会被小润夸奖?"

二宫本来正要去拿酒杯,听到大野的话后动作顿了一下.
说到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念着这些台词的时候,想起了那个人吧.

自己是很清楚地看到了的,那个时候,侧着头对樱井翔说"我已经不是调酒师了"的那个人的表情.
尽管很平静,但眼神却清清楚楚地刻着与梦想诀别的不甘和绝望.

原来在那个时候,自己就被那个表情揪痛了,所以在看到那些台词的时候,才会不由自主地念出来.
不是自己在饰演什么角色,只是觉得这些台词好像都是那个人的心声,他那句话的背后,想必就是这些说不出口的沮丧和恐惧吧.

摇着头笑了笑,二宫取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随后用"被坑了"的表情将杯子磕在吧台上:"O酱你又用果汁打发我!"

"怕你喝醉嘛."收了杯子大野语气还是那样温吞如水:"等你没心事的时候再给你酒."
"什么心事重重喝酒容易醉,你能别听樱井翔的吗."切了一声,二宫来来回回地转着那张高脚椅:"不过谢谢你,O酱,我好像知道要怎么办了."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