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92 |  191 |  242 |  190 |  189 |  188 |  187 |  186 |  185 |  244 |  184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0

门外,迎接他的是扑面而来的冰凉水雾和几米之外滂沱的雨势.

松本润站在楼梯间背靠着有些掉漆的墙壁,清凉的空气也没能让他混乱的大脑平静.
在他的印象里,二宫和也向来是个异常精明的人,不划算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去做.
所以,为什么呢.

思绪变成一团乱麻的时候,时间总是像被怪兽吃掉一样过得飞快.
他的手机在七点半时响起来,和着滴滴答答的雨声.

"小润你在哪里啊."沙哑的嗓音即使是通过电波传来,也能听出无法掩饰的欣喜:"不回来给NINO过生日吗?"
"嗯,我..."他本想说因为雨太大赶不回去,话到嘴边又改了口:"我很快就到了."
"那等你喔,动作快一点啦."
"相叶..'

和这个名字一起响起的是电话被挂断的忙音,松本看着逐渐暗下去的屏幕愣了会儿,看着时间又走过五分钟,这才咬着唇,下定决心一样掏出钥匙扭开了门.
暖黄色的灯光从门后倾泻而出,随之而来的是相叶活泼的喊声,噼里啪啦说着小润你动作真快啊,正好赶上了,之类的话.
那人毫不做作的坦率笑容,却衬着松本润的心虚更甚.
他站在玄关处,钥匙还没从门锁上拔下来,迎着相叶的目光,不知道是该进还是退.

这时,二宫正好端着菜从敞开式的厨房里走出来,淡淡地扫了一眼松本:"换个衣服再吃饭?那么大雨."

"好.."

揪着身上其实干干燥燥的衣服,松本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换衣服也没用多少时间,不过对稍微调整一下心情有足够帮助的.
他出来时,餐桌上那两个人已经闹了起来,相叶坚持要把菜喂到二宫嘴里,二宫也毅然决然地不肯张嘴,倔强别扭的神色无疑逗得相叶玩心大起,闹到最后还是二宫勉强张嘴咬了一口,但是咬食物的同时看他的眼神就是恨不得用食物糊相叶一脸的状态.

果然,不一样了.
松本不动声色地等他们闹完,才拉了一张椅子坐到那两人对面,目光来回在两人脸上巡视.

"小润在看什么?"
"你说呢."

高深莫测地一笑让相叶莫名地不知所措起来,正在这时二宫很及时地把装满了白米饭的碗推到松本润手边,轻巧地瞅了他一眼:"别闹了,快让小润吃饭,你没看他都饿得两眼发光了."
"Kazu,饿的时候是不会两眼发光的.."

话没说完就被二宫用筷子敲了头,相叶这才老实地开始扒饭.
二宫端起自己那碗时,又看了松本润一眼,只一眼,松本润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看透.
于是他也不再多话,只是在吃饭期间毫不留情地吐槽了出自相叶之手的麻婆豆腐,引发了一场没什么必要的争论.

而整个过程中,二宫居然一句话也没说,好在有相叶雅纪,气氛也不至于变得沉闷.
吃完饭后相叶自告奋勇去洗碗,被二宫拦下来说我可不想在我生日时看到锅碗瓢盆碎一地,你就坐着不要动.完全无视了对方"我好歹是个调酒师怎么可能摔盘子"这毫无逻辑的抗议,松本见状打了个圆场,说不能让寿星干活,那就我去吧.

"小润什么都知道了,对吧."

洗碗的途中听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松本润手一滑,差点摔了刚抹上洗洁精的盘子.
他把水龙头拧小一些,皱眉看着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到自己身边,拿过水果刀开始削苹果的二宫.

"你回来的时候,连伞都没有拿呢."

并不复杂的解释,背后是洞悉一切的明了.
松本润又低头去擦碟子,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演不出那种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淡定.

"...NINO,为什么?"

最后还是只问出了没头没脑的一句.

"没有为什么."二宫削苹果的动作没有停:"那个笨蛋喜欢我."
"那你.."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话间他已经把苹果皮很漂亮地削成了一长条:"给我个碟子."

松本无言地把刚刚洗好的碟子递过去,二宫伸手接过,说了一声谢谢,小润.
他不确定二宫这声谢谢究竟谢什么,但是他在二宫琥珀色的眼睛里看到了从未看见的光,比任何时候都温柔而灵动.
二宫把切开的苹果摆好在盘子上,对他眨了眨眼,走出了厨房.

片刻后,他听到背后传来相叶像是漏气一样的笑声,还有二宫尖锐的嗓音喊着:"你给我坐过那边去."
纯粹孩子气的打闹,但是谁都不会否认这里面满溢着的,幸福的味道.
松本擦着洗干净了的碗,眼睛里有浅浅的笑意.

其实也没什么变化.
相叶雅纪还是他认识的那个相叶雅纪,二宫和也也还是他认识的二宫和也.
所以作为朋友,也没什么好介意的对吧.

似乎就是这默许一样的态度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松本总是在不注意的时候就被那边的情侣闪到瞎,在某一次推开门发现这两人终于要把领地扩展到客厅的沙发后,他终于--为了险些被弄脏的靠垫---忍无可忍地爆发:"这里是公用场所你们给我回房间!"

结果这句话直接导致了二宫比以往频率增多的夜不归宿,以及相叶无休止的死缠烂打求换住所.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樱井翔也跟着凑起热闹,竟然也从忙的抽不开身的工作里挤出时间,不厌其烦开始游说松本搬去他那离学校更近的公寓,反正你租金也快到期啦你再看二宫也整天往外跑,我很担心小润的安全啊,说好了会照顾你的--理由冠冕堂皇一大堆,不过松本润猜背后有一半的原因是相叶雅纪.

早知道那天晚上就该坚定立场,一时心软导致的后果就是无休止的不安宁--虽然这件事上自己也没什么立场可言,但是捍卫安定环境的权力总是有的吧.那两个人最近真是越发嚣张根本不知道有避嫌这一说了..

"小润..别看他们了!"

回过神,眼前是樱井努力要挡住自己视线晃来晃去的脑袋,以及从没被他挡住的空间里映出的相叶雅纪跟二宫和也的侧影,那两人靠近了说悄悄话的姿势,在酒吧暧昧的光影中看起来显得无比色气,松本润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周围还有太多人在,相叶雅纪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吻二宫----之前就没发现过这人脸皮这么厚.

"樱井翔你给我好好坐下."
"那小润你不要一直盯着那两个人看..哦,我是说."接到松本颇有威胁性的一瞪,樱井翔立刻一本正经地改口:"你要是那么坚持想为爱拔酱庆生,我现在可以预订一个地方."
"你要是真这么做了,他们两个都会恨你的哦,小翔."越过吧台把一杯橙黄色的液体递给等候已久的女性,大野智脸上堆着绵软的笑容,眼睛亮亮地看着僵在原地的樱井.

而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了那边三人组谈资的竹马,依旧在暧昧的灯光下继续只属于他们的小剧场.

"你要不要每次都靠这么近啊."从相叶雅纪手里接过不知道第几杯无酒精的鸡尾酒,二宫扁着嘴,不满地瞪着相叶:"跟别的女客人也这样吗."
"诶..靠近才能把NINO看得更加清楚嘛."撇到二宫的脸色,相叶又笑眯眯地补充:"而且,NINO是特别的."

一句话成功引得二宫脸皮发烧,他想这人真的是相叶雅纪吗不是披了相叶雅纪皮的谁谁吗,刚刚认识的时候那个说句话还显得腼腆的男人哪里去了.
从二宫的眼睛里读出了他的心理活动,相叶雅纪忍俊不禁,一个没控制住,手就又摸上了二宫那头看起来软趴趴的毛.

"呐,明天NINO是不是没有课?"
"你想干嘛?"二宫半个脸埋在臂弯里,懒洋洋地抬起一只眼睛看他.
"约~会~"
"哈?"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