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97 |  195 |  194 |  193 |  192 |  191 |  242 |  190 |  189 |  188 |  18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恭喜了啊,两位.

始作俑者举着杯子遥遥相敬,海蓝色的眼眸里狡黠的笑意再怎么掩饰也过份明显.
接到他目光,换了一身简洁的黑色礼服来庆祝自己莫名其妙"上任"的少年,毫不犹豫地做出一个"你快死开"的口型,但也只让对方笑得更开心而已.

"学长你..还真敢动手啊,小心我打你."

半空中传来的声音娇俏甜脆,粉红色的樱花花瓣轻柔飘落,黑发少女单手托腮,摆着还算女王的坐姿毫无凭依地漂浮在空气中,黑色的裙摆翻飞如同一只绮丽的凤尾蝶.
洛斯特耸肩挑眉,想了想还是没有把那句"你怎么总是这么暴力"给说出口,反正她从来也只是占口头便宜,要真打,还不一定谁输.

"谁叫饲养员把恒先卖掉了."
"卖你个头啊你当我是什么."/"卖什么卖啊是我哥要的人."

异口不同声,话语尾音倒是巧妙地重叠在了一处.
还真是,别具一格的默契感啊.
藏在烛火阴影里细细地抿着奶茶的克莉丝嘴角弯出微妙的弧.

谁也不会想到,当年这两个孩子,如今也会走到如此高度吧.
是命运,还是奇迹,亦或,只是一个顺理成章的故事?

2

初见时,少年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无论是克莉丝还是洛斯特,对他的存在都用漫不经心的态度应对.
直到少年说,我要成为魔王.

"什么什么?我没听错?"蓝色头发的男子作势掏了掏耳朵:"不是来挑战的嘛?"
"谁要做那种蠢事.所谓反抗不过是弱者永远爬不上来而找的借口好吗."

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想去毁灭.
那为什么不让自己也走到那个高度呢.
何况,我有着,只属于自己的魔力系统啊.

他扬手,毫不犹豫地拉出了魔法阵.
没有哗众取宠的光芒,没有繁复得让人无法解读的图腾,仅仅只是最基本的法阵形态,不客气地说,简直朴素到寒酸.
法阵上方,半透明青色粒子狂乱舞动,如果被暴风席卷的雪花,看似毫无章法却又奇妙地遵循着特地的轨迹.

确实是,完全没有见过的魔法系统呢.
可惜,漏洞百出得过于明显.
克莉丝安然地坐在深紫色天鹅绒垫上,不动声色地窥探一切,她手腕上镌刻着命运启示的银镯,在十三根蜡烛烛光的映照下泛着诡谲狡黠的光芒.

"呀,这个系统真好玩."

她身后传来轻捷的笑声,随后樱花如同恶作剧一般形成粉色的龙卷,将克莉丝一直注视着的水晶球包裹在柔媚的花瓣中,噼啪一声,晶球表面的裂纹如同蛛网一样迅速蔓延.

"樱梦你又调皮."

被她宠溺得有些过份的少女自后方环上她的肩,眨着眼睛笑得天真又无辜:"对不起嘛,看到没见过的东西,一时失手."

"嗯,昨天砸了丢丢的烛台,今天碎了我的水晶球..明明已经有了自己的魔法系统那么久,用起来也就比初学者好一点."

就凭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能被称作合格的魔王啊.
好像是读懂了女子眼睛里写着的责备自知理亏的少女讪讪地放开手,当然也不忘记为自己的偷懒找借口:"哎呀,成长总是很缓慢的嘛."

可是,一旦跨越了界限,缓慢成长过程中累积下来的能量,就会演化成连当事人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奇迹喔.

3

他们相遇在新的魔王就任仪式上.
说是仪式,还不如说是魔王议事厅一堆穷极无聊的家伙找个借口来胡吃海喝更加实在.

从绝对魔王与战争魔王争夺食物的战场中脱身,避开白彩无差别吞食攻击和泪奔的冰冻,装着没看见称号是AYAKASHI的男人和命运魔王看似优雅实际也不怎么入流的调情,新晋魔王的恒蓝第一次深切地感到了累和烦.明明自己还没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那些存在都高贵遥远得无法触碰啊.

所以看事物不能只看表象,贼船一上也就没有回头路.
坐在远离混乱的窗台上默默啃着樱桃奶油慕斯,恒蓝开始认真思考要在哪个方位划一块自己的区域---最好是清净点,谁要天天听肥猫为了食物嚎得惊天动地啊.

"人类魔王你好."

冷不防传来的声音,他回头看见的是黑发及肩的少女,不一样的耳廓昭示精灵族的身份.

"..你好."

略略点头致意后,他没事人一样转回头,继续啃点心.
就这样被直接忽略掉的少女歪了歪脑袋,很识趣地退开&shy;---既然对方没打算跟她聊,她自然也没打算接着找话题.
不过---真是怪人呐.

明明这么冷淡的说,魔法系统却是让人不敢逼视的豪迈.
难道这就是那谁口中的反,差,萌?
想着几日前蓝色头发的男人笑得微妙地说的那句话,奇迹的魔王耸肩.

反正以后日子还长,会演变成什么样,又有谁知道呢.

4

"我靠啊克莉丝的修为必须都是拿去喂那只肥猫了吧,这种垃圾...她居然还让丫活着哦?"

青色粒子凝成的风暴拔地而起,轻松将前来挑战的勇者释放出的能量尽数吞噬,魔法阵忽明忽暗的光芒,迎着恒蓝微微抽搐的额角.
这是他成为魔王的第一年,第一次被洛斯特挖出来应付上门踢馆的勇者.
本来他根本没打算出面,结果洛斯特一句"啊那人是来挑战克莉丝的"就让他心动了会.

够胆子来挑战命运魔王的人,至少有点刷子吧.
他是这么想的,然而动上手才发现,对方最大的刷子除了自恋,就是自恋.
最近勇者的大脑,到底是个什么构造啊!连刷子都没有就回去修炼三百年再来好吗至少不要让我一击必杀行吗!

还没等恒蓝在心里咆哮完,那倒霉的勇者已经被碾压得渣都不剩一点.

"战五都不如."
"我这边连战一都没有诶."

恒蓝转头,奇迹魔王一边拍着裙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一边抱怨.

"你怎么.."
"洛斯特大人说有勇者找我姐啊,我姐说她懒得打啊让我来练手,我本来想说能挑战我姐的应该是上位勇者吧结果一出手...."
"就渣了."
"对.所以换句话说,她一开始就把这些勇者当笑话看后来发现笑话也不好看了就指使我们出来丢垃圾吧."
"-___-"
"啊呀不过恒酱好厉害我只看见一片青光过就啥也不剩了诶."

她吐吐舌头,眼神实打实的羡慕.

"烦,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管这种事---不过作为旁观者我倒是乐意."
"我懂,所以以后有事,吐槽找你,出手我来."

这大概是观剧与奇迹的最佳组合方式.
---于是从此以后,魔王议事厅再无宁日.

5

不知不觉变得愈发熟络,对话也好,相处也好,都开始肆无忌惮.
尽管谁都知道魔王议事厅的所有存在,都有着无数面具,换句话就是,演久了都不知道真实的自己是什么样.

但是姿态,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啊.

就好比奇迹魔王总是擅长用无数碎片来掩饰她的心思,在那些华美璀璨流光溢彩的晶体中,你看不清她嘴角勾起的弧度代表真实还是虚假,可是那些晶体无一例外都带着能够沁入人心的温度.
又比如观剧的魔王脸上永远都是一副我很忙我好烦你们都不要找事情来打扰我,偶尔出手也是摧枯拉朽一般秒杀所有,嘴上不留一点情面,但是那些肆虐爆裂的言语攻击中谁都能读出别扭的温柔.

当然这只是对于魔王议事厅内人来说,勇者们,特别是有挑战经历的勇者,一见到这两个人本能就会觉得"哇啊啊好可怕战斗力爆表的人形兵器啊"
每当这个时候奇迹魔王就会作势用团扇掩了嘴,装着一副平安时代公主的娇贵模样表明"哎呀人家其实很温柔的."然后下一秒,四处飞散的樱花花瓣就化作最锋利的刃.
至于观剧的魔王大概连姿势都懒得摆,甩一句"Game over"后,再热血的勇者再有心机的军师再深沉的布置都会被那携着千军万马之力的粒子简单粗暴地一扫而空,世界寂静,

"这两人配合起来收拾勇者的画面好看得很."喝可乐的绝对魔王用隔岸观火的语气评价.
"联手起来欺负议事厅里的动物也挺绮丽的."忙着围观某偶像团体的命运魔王表示附议.
"自从他们开始出面以后我们都闲了很多诶."本就闲到发霉天天窝在冰结界里的魔王语.
"呐,所以,要不要考虑一下让他们直接独立?"许久不露面的神秘存在抿着酒笑眯眯地道.

剧情终于发展出相当诡异但是又喜闻乐见的情节.

6

"所以,真的恭喜哦,啾啾."

"我说那边的蠢鸟你一脸快给喜糖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恒蓝放下手里的酒杯心想要不要好心地再强调这是就职宴,不过看那只鸟全身环绕着粉红色就知道丫已经脑补到救不回来了.
当然,有人比恒蓝的动作更快.

"赏你两把枫桥夜泊不用谢,自己拿脖子往上磕着就是了."

难得换了礼服的少女露出这些天来最灿烂的笑容,如果忽略她身后的黑雾,那确实,应该是很美好的画面.
被欺负的鸟啾一声,默默拍翅膀打算飞去找命运魔王诉苦,但是半路上会不会被化身成猫的绝对魔王吞掉就不得而知了.

"我总觉得这群人兴奋得有点过头."目送鸟飞远,恒蓝耸肩.
"快要夏天了肾上腺素分泌过多?"低头看一眼从自己脚边神速跑过的猫,樱梦摊手.

算了,反正一早就知道,这些魔王都是一群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家伙.

"算是新的开始了吧,多多指教这种话,我就懒得说了哦?"
"客套话省略就好,反正我没觉得和以前有什么区别嘛."

最终还是回归日常系的原点.
其实,能拥有平淡的日常,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

那么,未来的日子,也请一起努力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