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98 |  197 |  195 |  194 |  193 |  192 |  191 |  242 |  190 |  189 |  188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1

对二宫和也这样的宅男来说,休息日被硬拽出门这种事情,大概会和丢了即将通关的游戏存档一样让他不爽到极点吧.
何况,还是以很狗血的理由被拉到大家耳熟能详的地方.

"你是电视剧看多了?"手搭在额头上遮住对于冬日来说显得有些刺眼的阳光,二宫眯着眼睛望向伫立在不远处哪座举世闻名的铁塔.
"东京塔就是要跟喜欢的人一起登嘛."相比二宫的兴致缺缺,相叶雅纪明显情绪高涨得有些过头.
"拜托,这说法就跟摩天轮的传说一样不靠谱好不好.."而且明明都已经有了天空树了,是为什么还要东京塔来啊.
"nino快点啦."

相叶拉起二宫的手正想往前走,下一秒二宫的手却从他掌心里滑开,他有些不解地回头看身后的人,对方揉了揉鼻子,视线落在来来往往的路人身上:"那什么,人太多."
闻言,相叶柔软地笑开,往前走一步贴近二宫,不顾他投过来的警告性眼神,抬起手小心地揉了揉那人的头发:"呐,走吧."
懒得再去吐槽相叶雅纪你又把老子当柴犬哄这种事,二宫抿着唇,跟上了前方相叶雅纪的脚步.

并不是惯常的休息日,但依然有很多人来到东京塔观光.
尽管现在东京最高的塔已经被天空树取代,但是人们对东京塔的情结却不是能用高度来衡量的.

在塔下的商店里为自己和二宫买了饮品,相叶笑眯眯地道:"NINO,我们爬上去怎么样?"
无言地看了看情绪高涨的相叶,又在心里想象了一下爬完563级阶梯的后果,在得出"会累死"的结论后,二宫毫不犹豫地走向了观光电梯,并留下一句"要爬你自己爬"给那边还打算努力说服自己的某人.

最后到底还是乘坐了观光电梯.
250米,听起来让人咂舌的高度,利用现代科技,也不过是六十秒就能够触碰到的距离罢了.
作为一个东京人,如果说自己从来没登上过东京塔观光大概会被人嘲笑,但在二宫和也看来,东京人没上过东京塔绝对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先不说上塔要花的钱,俯瞰东京这件事他也没兴趣---反正在那么高的高度用肉眼看下去什么都看不清楚不是么,还不如直接在街道上走走看看来得实在.

不过,这些条件都限定在自己独自上塔观光的情况.
当你置身于一个仿佛伸手就能够触摸到天空的高度,身边还有个人不停地发出诸如"好棒,好感动"之类的感叹时,人的情绪总是会受一点儿影响,变得高涨起来的.

"NINO,要不要用瞭望镜看啊,感觉真的超厉害啊."
"不要."
"NINO那份钱我也出了嘛."
"都说不要了."

微微侧身躲开相叶,二宫径直走到了瞭望台的边缘,如同被洗濯过的蓝色天空近在咫尺,阳光穿透玻璃洒在他身上,恰到好处的暖.
他垂下眼,目光扫过脚下的东京,因为距离实在太远了,原本熟悉的城市在他眼里,此刻就像是被微缩了的模型一样,这让他有了一种这座城市正在渐渐离他远去,而自己也不再属于那里的错觉.

"NINO在想什么?"

左手被人从口袋里拉出来揣入掌中,相叶雅纪的手心,似乎无论在什么时候都热得惊人.
在被握住手的那一刻,二宫本能地环顾四周,确定周围的游客们都兴奋地观摩着难得一见的景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这才安下心让相叶雅纪拉着自己.

"这么高的地方看下去,一点实感也没有."
"我还以为NINO会说有离梦想很近的感觉."
"那是你才会说的吧,而且哪里会有这样的感觉."
"没有吗?"

相叶绕到二宫的正对面,认真地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说,可是我觉得啊,在看到距离自己那么近的天空时,就在想连天空都能靠近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实现的.
好吧,完全忘记了这人的思维毫无逻辑可言,但是从某种方面来说,借助外界瞬间能激励到自己,这也是精神强大的一种体现.
不过自己大概这辈子也做不到.

"那么,爱拔桑,你现在离你的梦想是不是很近了?"
"啊?诶..."没料到二宫突然会来这么一问,对着那双突然泛出了狡黠笑意的眼眸,相叶一时间失了言语.
"嗯?"那人微微张着嘴发愣的样子实在是无辜得可爱,引得二宫存心恶作剧一样地又追加了一次疑问.
"我其实没想过,也不是.不过至少在遇到NINO前,我都快要忘记了."

相叶雅纪只要一急起来就容易逻辑混乱说不清话,但是二宫总是能从他的前言不搭后语里完全弄明白他的意思,比如现在.

"那是你自己的事,就说别扯上我..我只是被念烦了而已."
"诶诶,不是单单说让我去利达那里工作的事情嘛,还有很多.."
"哦,那你记得付我介绍费什么的,如数,不打折."对相叶一脸认真的解释,二宫给了很直接的回应,结果自然是免不了被相叶赌气似的一阵糊脸:"你就知道钱."
"钱多好."
"还说!"

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脸从相叶的手里拯救出来,二宫摸着被揉得微微发烫的脸颊,恶狠狠地斜视罪魁祸首:"我可是靠这个吃饭的,揉坏你赔啊!"
这话逗得相叶噗嗤一声笑出来:"NINO你还是个学生,不要说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啦,大不了我养你."

"才不要,你那么穷."

被吐槽的人仍然笑得一脸灿烂.

"难得上来,不如来拍照留念嘛."

不等二宫反对,相叶雅纪已经很有效率地抓来了一个路人拜托人家帮忙,在二宫和也刚反应过来摆好表时对方就按下了快门.
这张照片被相叶雅纪洗出来两张,有一张被二宫放在了不怎么经常掏出来用的钱包中.
在后来分离的日子里,它成为了二宫在大洋彼岸时最温柔的依靠.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