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68 |  267 |  264 |  263 |  258 |  257 |  256 |  255 |  254 |  248 |  24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天空属于妖精,它们有着最轻盈的羽翼.
森林属于精灵,它们深爱着每一片绿叶.
海洋属于人鱼,它们守护蔚蓝色的宝藏.

---这是从神代开始,在依利亚斯大陆上流转的童谣,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它的出处已然不可考,大约是从哪位走遍大陆的吟游诗人留下的篇章里随便摘取的也说不定.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文字简单,甚至有些笨拙的童谣里,清楚地划分了每个种族的固有领域.
然而这样的平衡,在人类开始崛起后渐渐被打破.

人类是不安分的种族,他们虽然没有强大到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却有着善于学习的头脑和富有创造力的思维,只要他们愿意,他们的势力可以渗入到任何地方,因此才会出现了那场让幸存者都不愿回忆的战役--后世人习惯将其称作神代决战,自那一役后,人类的足迹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曾经高贵的统治者销声匿迹,天空的统治者妖精也在魔法和科技的力量下渐渐失去对蓝天的控制权,生性不喜欢争斗和吵闹的精灵更是能躲就躲,早已将身影隐藏在层层叠叠,连绵不断的深山密林中,唯独人鱼一族,和向海洋进发的人类达成了协议,大体规矩就是人类可以利用海洋,但不得侵占原本海洋的主人的居所.

这项协议达成时,老一辈的人鱼族人纷纷叹息.

"迟早有一天,海洋不会再属于人鱼,而人鱼,也不再属于海洋."

时光变迁,蔚蓝色的大海依旧不知疲倦地翻滚着波涛,守望着日夜交替.
而曾经属于海洋的那些绮丽的身影,却像扑上了沙滩的浪花般,消隐无踪,

1

[精灵之森]

这里的月光,总被形容说像是人类统治者王冠上那颗最大的夜明珠--冰冷得毫无生气,纵使明亮,那光芒也遥不可及,如果不是站在森林最高的那棵树上,你根本别想沐浴到一点月光,那交叠繁复的枝叶连最猛烈的太阳光都能过滤,何况是这色彩冰冷又黯淡的月华?因此,一旦入夜,精灵之森就会从白日的凉爽清幽蜕变成巨大的树海迷宫,除了对森林了若指掌的精灵,没有谁敢在当中行走,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森林中隐藏的危机吞噬,永远成为滋养森林的肥料.

"呀,糟糕.."

黑发女孩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自己手臂,且已经亮出尖刺划破衣裳的树藤,懊恼地抱怨了一句.
下一刻,洋溢着水莲花色泽的光刃,从藤蔓中部将其剖开,轻轻巧巧一划到底,藤蔓竟然也像是有痛觉似的,猛地往后缩回去,一下子便远离少女,在它们避让到安全范围后,那从中部剖过去的光刃顷刻消失,奇怪的是,藤蔓居然也完好无损,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你吓着它们了,克莉斯."

男人的声音不紧不慢,但是怎么听都带些责备,飞舞萤光映照下的面容,有着冷峻的线条.
静攸·克莉斯抬头,对尚比自己高不少的男子递了一个不满的眼神:"老师说话也得公道点,它们先挑衅的."

"如果你没有在半夜三更闯进它们的'领域',还把它们从睡眠中惊醒的话."面对她的反驳,落夜·帕里德应付得游刃有余.

虽然落夜的语气足够温和,话语里甚至还带了一点漫不经心的调侃,但还是让那姑娘闹起了脾气,对方话语的尾音还盘旋在冰凉湿润的空气里尚未消散干净,她已经甩手转身走出了好几米的距离.

这种无言的抗议方式让紫发男人的眼里渗入一抹柔和的笑意.
比起那段自己说话稍微重一点,她就闷在房里大半天后小心翼翼地出来道歉的时间,现在这样会直接表示不满的克莉斯显然更让人放心些.
虽然还是没有能达到他期望的直率程度就对了.

"不过你刚才好歹没伤了它,新学的功课掌握得不错."

女孩子脚步一顿.
落夜挑挑眉,终于还是笑出声,这姑娘的好骗程度简直出乎想象,不过也就仅限于这种情况而已.

"说起来,你到底想让我看什么东西?"

随手拈了一个新话题把之前的事情盖过,落夜走上前去跟克莉斯并排,而被询问的人只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现在不想说.
于是男人也不再追问,只跟着她轻捷的步子继续在幽暗的密林里穿行,说实话,他也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不得了的玩意,让这个一向不怎么关心外界事情的姑娘非得大半夜拽着自己出来看.

当然,也不排除是小孩子发现了好玩的东西,想要跟亲近的人分享这样的心性就是了.
他一边在心里揣测着,一边听着风掠过树梢带起的沙沙声前行.
但是又走了一段路后,他的心情却不似方才悠闲.

因为他听到了歌声.
那清丽婉转的歌声,将用古老的精灵文记叙的故事演绎得如诗如画,在这歌声能传达到的范围内,所有活着的生物似乎都战战兢兢地屏住了呼吸,生怕被这飘渺美妙得近乎魅惑的声音摄走了魂魄.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再往前走应该就是绿湖.
那里,是当年莉迪娅...

落夜的脚步猛地停住.

"克莉斯."

他沉声唤住因为听到歌声而面露喜色的女孩:"我不在的时候,你来过这里多少次?"
即使是在这极有诱惑力的歌声之下,他语气里的严肃还是让克莉斯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三次."短暂的沉默后她开了口,声音清清脆脆,可是不难听出这简单的两个字里含着丝慌慌张张的怯意.

落夜·帕里德很轻地"啧"了一声,即随弯下腰,一手轻搭在她的肩膀上:"你现在就爷爷那儿去,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来这边."
这并非劝告,而是一种近乎警示的口气.
静攸·克莉斯眨眨眼,什么都没反驳,乖乖地答了个"好"字.
尽管她不知道落夜为何突然态度大变,但是在她的认知里,自己的老师做什么都不可能没有理由,摆出这样的态度,就说明自己已经踩到了禁地.

"我并不是怪你."男人放缓了语气:"但是这里,你确实不该来."
"老师不用解释,我知道."
"去吧."

看着女孩子和那些星星点点的萤火一起隐没在层叠的树影之中,落夜这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多少年了,他自己都快不记得绿湖里还囚禁着那样一个危险的存在.
还好当初施加的双重的结界够耐久,不然以静攸·克莉斯那点点力量,早就该被那人鱼的歌声诱惑过去,连魂魄碎片都不会剩.

可是不早不晚,为什么是这个时候?
一边在脑子里过着所有的可能性,紫发男人一边迈开大步往歌声传来的方向前进.

他尚未看到的天空上,原本皎洁的银月,边缘正被诡异的红慢慢侵蚀.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