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14 |  113 |  112 |  111 |  110 |  109 |  108 |  107 |  106 |  105 |  104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于是文它就暂时TBC了(明明是OOC了吧)


1

节目录制结束已近凌晨.

从摄影棚到电梯的路只有很短一段,沿途那些反射着白色灯光的瓷砖地板,即使在这个暖气过份充足的空间里看起依旧呈现冰凉的质感.
走到电梯前的时候,楼层数字显示还在上面几楼.

他撇了撇嘴,伸手按了"向下"的按钮.

每次一到年末就忙得连喘气的时间都要硬挤才能腾出少得可怜的一点,前几天樱井还在乐屋笑着说"onno他啊,等电梯的时候都差点睡着."当时包括他在内的团员纷纷表示"利达,这样是不行的",然而此时此刻,他确实也体会到了那种累到哪怕能利用等电梯的时间睡一下,也会觉得很幸福的心情.

话说回来这次的电梯真的好慢,这个时间差,确实也能睡那么一下吧?
如果在这里的是利达,那人一定可以睡着的.
盯着一秒前才开始慢吞吞地变动的数字,他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幸亏明天上午是十点以后才有工作,但是台本还没看完,出外景的服装也没搭配,这样的话也就不能睡到很晚.
现在是三点,回去大概要三十分钟,那明天八点起来能赶得及么,不然再早些七点半?
男人在脑海里翻来覆去地倒腾着这些念头的时候,电梯终于很大牌地降到了他所在的楼层.

金属门滑开的瞬间,他看着电梯内的状况,惊讶地"诶"了一声.

"诶什么诶,快点进来."

电梯里的另一个人皱着眉不耐烦地催促,甩过来的眼神却和他那头没怎么打理的黑发一样,柔软得像是小动物的绒毛.

"nino你怎么会在?"狭小的电梯里温度似乎比外头要高一些,他搓着双手,语气且惊且喜.

背部轻贴着电梯金属内壁的人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

"相叶桑,日程表是给你折纸飞机玩了吗."
"才没有."
"那请问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的个人工作在这个时段."
"我知道啊."相叶微微歪了头,表情看起来很像无辜的小兔:"我还知道Nino应该是在半个小时前就结束了呢."
"....延时了不行啊!"

相叶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只是往前迈了一步贴到二宫身侧,在那人"你要干嘛"的眼神中,借着风衣下摆的遮挡,轻轻握住了二宫在暖房里也显得略微失温的手.

“这里有摄像头."
"那再靠近一点?这样就绝对不会被拍到了."说话间,相叶表情正直地向二宫身边挤了挤.

二宫眯起眼,在电梯降至二层的时候不着痕迹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这回相叶倒没有执拗地再握上来,不过二宫还是注意到那人扁了扁嘴,明显就是觉得委屈了.

笨蛋.

安抚性质地拽了一下那人的衣袖,二宫微微别过脸,正好让自己的视线落在角落.
他觉得自己的心理状态有点危险.
不肯让相叶在这样的地方牵自己,其实并不是怕真的被拍到,反正ARASHI的成员关系亲密早就不是新闻.
只是自己有点受不了他牵起自己时,脸上那种过分温柔的表情.

明明现在是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凭什么这样的温柔还要被第三方窥视.
只要一想到这点,二宫和也就本能地觉得不舒服.

....不想让人看见.
镜头之外,也有着柔软而生动的表情的相叶雅纪.
那样的他,那样的表情,真的不想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看见.

电梯降至负一层的地下停车场后,先走出去的人是相叶雅纪.
跟在他身后的二宫才迈出电梯,就被迫不及待迎上来的冷空气给凉得顿了顿脚步.
其实也没有冷到那种程度,只是二宫和也那个体温偏低的体质还是不能很好地配合"冬日室内外温差过大"这一条件,特别是刚才电视台大楼里的暖气还充足得很,和外头凌晨的冰凉一比根本天差地别.

"Nino?"

因为没有听到另外一人的脚步声而回头的相叶,往二宫的方向投来了疑惑的眼神.
二宫看着那人在昏暗的安全灯下也能够闪闪发亮的眼睛,不自觉地咂了咂嘴,刚刚要迈步,对方就已经踢踢踏踏地走了回来.

"nino你是不是冷,这种天出门要戴围巾的嘛你老忘记."相叶一边说着一边就把自己的围巾摘下圈到二宫几乎完全暴露在寒风里的脖颈,随便绕了几绕看围巾盘出层次后又抓过二宫的左手,连同自己的右手一道揣进了风衣口袋里,这才对那个被围巾挡住了小半张脸的人笑开:"这样好了吧."

左手被攥得太紧,二宫只能用右手胡乱地扒了一下被卷成一团的毛织物,心想相叶雅纪你这手法真拙劣,老子脖子再粗点就能直接被你勒死.

不过现在的确没那么冷了.

抬眼看见那人突然凑近的脸,笑的春暖花开明显就是打算邀功顺带讨福利.二宫暗中哼一声,毫不客气地就把刚才扒拉围巾的那只手按到相叶脸上,接着在对方一连串"好冷好冷"的叫唤中,露出一个相当可爱的笑容.

"相叶桑我没开车,麻烦你送我回家."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