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47 |  146 |  243 |  145 |  144 |  143 |  142 |  141 |  140 |  139 |  138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1.
“幸福那种东西太过于廉价,比起单纯的天真的活下去,我更加向往翅膀被剥离出骨骼仍然坚持翱翔的骄傲的生活啊。”
在充满消毒水味道的房间里,摇曳着美丽长发的水仙对我如是说着,她的手中握着无名的诗集,冰冷的笑容在她脸上绽放着。
我回忆着那个笑容,觉得眼前的情景仿佛幻觉。
水仙仍然保持着那份玲珑的美丽,然后让那份美丽永远的凝固了。
周围的人安静的为她凭吊,但是我却感觉不到丝毫悲伤。
——骗人。
那张蜡像一般苍白的脸,点缀在白色的蕾丝洋装上衣之上,仿佛童话里的白雪公主。
直到最后一掊土落下的时候,我都觉得那是梦幻。
日光透过树枝投下,但是丝毫不让人感觉到温暖,相反,那是如同锐利的冰一般的寒冷。
穿着黑色的丧服,为她致上纯白的百合花。
常磐森林的鸟鸣声响起,我瞪着那简洁的黑色墓碑。沉默的墓碑跟她常读的诗集的结局似的,仓促的一个句号就结束了一切。
——她还活着,在那土层下静谧的活着,就跟以前一样冷冷地嘲笑着我,以及我所处的世界。
这么想着,让我不禁颤抖起来,感到想要呕吐。
一只黑暗鸦落下,站在那墓碑上看着我。
我觉得晕眩不已。

02.
“那么真是麻烦你了,真是,作为母亲的竟然只能拜托别人来整理自己女儿的遗物,只能说是不合格啊……但是这是那孩子的愿望,还请你谅解啊……”
“没关系伯母。”
我装出和蔼的表情回应着眼前的陌生女人——水仙的母亲的话语。
推开水仙的房门,看见的是奇妙的空间。
尽管我在医院的时候经常跟水仙见面,但是对于水仙所处的环境却根本不了解。
说到底每次跟她的交谈,总是我在不知不觉的跟她倾诉,却从来没有从她那里得来一点点的信息。
除了她的名字,她喜欢读一本无名的诗集,她总是冰冷的笑着,说不清是嘲笑还是微笑以外,我什么都不知道。
房间大概三坪半,小小的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床铺,桐木衣柜,垒成山一般的书本,以及很多个摆满棋子的西洋象棋棋盘。
我并不懂西洋棋,或许水仙很喜欢,但是她也从未跟我谈起过西洋棋之类的事情。
扫了一眼过去,几乎没有除了这些以外的杂物。
诸如像女孩子常常会有的毛绒玩具之类的,她的房间里完全没有。
一点颜色都没有的房间。
我小心的跨过那些棋盘,尽可能的不碰到东西,想打开衣柜看看。
古朴的衣柜里,只有一件衣服。
黑色的,蕾丝洋装。
跟水仙的印象完全不用的,妖艳而美丽的黑色哥特蕾丝洋装。
洋装上叠放着数个精灵球,以及一只口红。
我捡起了那几个精灵球和口红,这时,压在下面的照片展露在我的面前。
那是穿着黑色洋裙,涂着正红色口红,妖艳的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水仙。
跟医院里的水仙完全不同,带着无限生气的姿态让人神往。
那是跟我认知完全不同的水仙。
砰砰砰,窗户那里响起了撞击声。
拉开窗帘,看见的是黑色羽毛的生物在那里。
黑暗鸦用翅膀拍打着窗户,然后在我打开窗户的瞬间,停在窗口,看着我。
它衔着纯白的水仙花。

03.
我跟水仙是在医院认识的。
她搬到我的病房的时候,穿着白色的病服,陶瓷一样的皮肤白的触目。
她总是静静的读着一本诗集,没有名字,皮革封面让人感觉像是童话里的地图。
大多数时间就是在她静静翻书页的声音里度过的。
“看起来很快就会死了呢,你。”
那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嘴角扬起来的样子非常美丽。
“所以才把我移到这个病房么?大人们真是的,尽做多余的事情。”
看着我没有说话,她自顾自说了下去。
“我是水仙,至于你的名字,我没必要,也不想听。你只要听我说话,然后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
我没有反对她的话。
她就那样每天突如其来一般的提问,然后等待我的回答,我最开始保持着沉默,之后却不由自主的开始回答。
那是恍惚的,倒错的快乐。
“你希望幸福的生活么?”
“谁都希望幸福的生活吧。”
“是么?”
水仙若无其事的带过了我的话语。
“那么你觉得怎样才是幸福呢?”
“至少能离开这间病房。”
“呼,那可真是天方夜谭。”
她咯咯的笑了。
我也认为那是天方夜谭。
然后最后,我离开了病房——水仙死去了,这就是我们的故事。

04.
我带着水仙的几个精灵球离开了她的家,当然,不是从楼梯,而是从窗户。
球里面放着的是强大的精灵,两只战鹰,一只喷火龙,以及一只胡地。
要离开这里——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在见到那支水仙的时候就产生了要离开这里的想法。
离开常磐。
我放出了喷火龙,他似乎很早就认定我是主人一般,顺从的让我坐了上去。
黑暗鸦在我肩头停下,然后风压迎面而来。
先去哪里呢?
我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照片,水仙带着前所未有的活力在里面笑着。
那是日出的风景。
那么就先去那里吧,我这么想着。

05.
我并不明白水仙到底为什么会在最后选择我去清理她的遗物。
简直是事先料到了一切一般,精灵球,照片,摆满了西洋棋盘的房间。
我在篝火丛边,静静的看着水仙的照片。
靠在喷火龙上,想起她静静阅读诗集的时候的样子。
黑暗鸦选了个干燥地方缩着脖子休息。
“……”
它并不是我的精灵,也不是水仙的精灵,但是仍然顺理成章一般的跟着我行动。
我叹了口气,准备睡下去。
——几乎是在恶啸狼扑上来的同时,两只战鹰从我的两侧呼啸而出,崩击爪毫不留情的将其击溃。
火焰喷射从身后喷涌向天空,在染红夜空的火焰中大王燕如同流星般落下,胡地的精神干扰挡下了未入蛾的毒炸弹。
霸王花的麻痹粉被吹飞驱散,地震撼动立足之处,胡地带着我和黑暗鸦同时瞬间移动到战鹰在空中垒成的平台上,从空中可以看见不断的有野生精灵聚集而来。
连树木都在不断撼动着,仿佛是在咆哮一般。
黑暗鸦及时布下黑雾,喷火龙从下方如同利刃一般切过被比比鸟和比雕群包围的中心,带着我直直的向高空飞去,鸟群的包围圈被远远甩在身后,黑色的影子有迁徙追击的倾向。
——要离开,必须离开。
喷火龙高速飞行,夜晚中红色的身影像是动脉一般喷薄。
黑暗鸦定在我的身边,仿佛嗤笑一般咯咯的作响。

06.
“糖果和毒药,你选哪个?”
“糖果。”
“苹果和刀,你选哪个?”
“苹果。”
“花和绳索,你选哪个?”
“花。”
“真是无聊的答案。”
水仙继续挂着冰冷的笑容,读着诗集。
“那么,下午茶和葬礼,你选哪个?”
“——葬礼。”
不知道为何,我回答了这个答案。
“啊,真是理所应当。”
水仙连头都没抬,就那么下了定义。
无名的诗集,皮革的纹路清晰可见。

07.
到底是哪里呢?水仙所站立的,笑着的地方。
我想抵达那个地方。
但是为什么抵达呢?

08.
喷火龙的体力不支时,终于摆脱了森林的存在。
来到了城市的我,收回了精灵,往PC赶去。
然而不可思议的,偌大的黄金市却仿佛是沉默着一般。
PC的门牢牢的锁着,我想找个路人询问,但是街上没有一人。
公寓的灯火像是怪异的笑容。
商店里同样没有服务员,我直接拿了高级伤药离开。
我得继续离开,离开到水仙的笑容所在。
毫不客气的砸破路边停靠的车的窗户,坐了进去。
黑暗鸦继续嗤笑一般的咯咯的笑着。

09.
“知道么,水仙的花语?”
“不知道,是什么?”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水仙理所应当一般,冰冷的笑容挂在她的嘴角。
我觉得那没有丝毫不妥。

10.
车子开了没多久就没油了,我下了车,在公路上跑了起来。
太阳升起来后,气温似乎在升高,但是我并没有感觉。
我只想,抵达那个地方。

11.
“你觉得天空是蓝色的么?”
“是蓝色的。”
“真是幸福的人。”
水仙嘲笑起我,冰冷的笑容挂在她的嘴角。
(那么水仙觉得天空是什么颜色呢?)
我暗自想着。

12.
回过神时身处无人的列车之中。
列车平稳的运行着。
黑暗鸦跟在身边,盯着我。
它的嘴角,衔着水仙花。

13.
“你觉得终点是什么呢?”
“完结的句点。”
“——真是不错的回答。”
水仙似乎有点高兴,冰冷的笑容挂在她的嘴角。

14.
我在终点站下了车。
那是一片什么都没有荒野。
黑暗的夜色里,什么都没有。
但是我却安心了。

15.
“你想活下去么?”
“■■”
“那么再见。”
水仙放下了诗集,并没有笑容在她的嘴角。

16.
黑暗鸦飞开了。
我跟着它飞行的轨迹,看见的是水仙。
穿着黑色哥特蕾丝洋裙的水仙。
黑暗鸦停在她的肩膀上,她没有笑容。

17.
我没有说话。
水仙没有笑。
“你啊,终究是没有升变啊。”
她叹息一般的说着。

18.
奇怪的声音传来。
鲜艳的颜色泼洒着。
不规则的肉块,在眼前飞出。
我终于明白,那是我的心脏。

19.
战鹰的崩击爪毫不留情的从胸口贯穿后,第二只战鹰的勇鸟将手臂斩开。
我倒在地上,不解的看着水仙。
“虽然期待了很多,但是到最后你都只是步兵。零与一的绝对序数,果然不会出现苹果么。”
她低下身子,轻触血液,染红了她的嘴唇。
天空开始一瞬间泛白。
太阳在她背后升起。
“下一次再见吧——虽然对你而言抱歉了,但是这只是我的即兴而为。”
水仙笑了,就跟照片一样——黑色哥特蕾丝洋裙点缀着涂着口红的她,妖艳异常。
不知为何,我想起了那个房间里的棋盘。
——原来如此啊。
在我意识消失前,最后的想法是。
——全部都是,被将军了啊(checkmate)。

20.
我在病房里静静的呆着。
一个女孩子进来了。
白皙的惨白肤色,让我眩目的美丽。
“你喜欢西洋棋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问着。
“——”
她似乎有些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
冰冷的,残酷的笑容。
“最讨厌了哦,西洋棋。”


THE END/checkmate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