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44 |  143 |  142 |  141 |  140 |  139 |  138 |  137 |  136 |  135 |  134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9

虽说泷泽静是无心恋战,但是暴鲤龙显然没有和她达成共识.这不,才刚刚和它拉开点距离,它又锲而不舍地追了过来.听到后头水声哗哗泷泽静就知道不正常,再一回头,双眼通红来者不善的暴鲤龙已然近在咫尺.

太小肚鸡肠了吧,不就做了一次冰棍么又没打你你何必这么纠结.
单手扶额,泷泽静无可奈何地对怀里用鄙夷的眼神瞪着暴鲤龙的小家伙吩咐.

"丢丢,再来一次暴风雪."

海豹球挥了挥小短爪,示意泷泽静把自己放到乘龙的头顶,随后它努力地扒住乘龙头顶的角,一脸很得瑟地冲着不远处的暴鲤龙翻了一个白眼.

冰冷的寒风飞速切开湛蓝的水面,被惊扰了的水花高高溅起形成一堵堵水墙,又在还来不及回落的瞬间凝结成晶莹剔透的寒冰.飞旋的雪花在冷冽的极地之风里也成了令人防不胜防的武器,疾驰似箭锋利如忍,密密麻麻地冲着处在风暴侵袭范围内的唯一生物打去.呼啸的风声中泷泽静隐隐约约地听见暴虐的龙吼,她睁大眼睛看过去时,视线却又被风雪阻隔.

待到这场攻击过去,海面上只剩下大片零散地露出水面的浮冰,暴鲤龙却踪影全无.
海豹球眯着眼睛,得意地扫视着自己的战果,刚想转身邀功,就被泷泽静给拽进了怀里.黑发少女皱着眉头环视四周一番后,让乘龙靠近了离她最近的一块可以站人的浮冰,随后她从乘龙的背上走了下来,在冰面上站定后,又掏出球把乘龙收了回去.

"那家伙没那么容易被收拾,大概现在正潜在水下,万一从水下进攻,乘龙就麻烦了..我还得靠它在海上航行,不能让它消耗太多体力去战斗.."

蓝白相间的球体眨了眨眼睛,听完这番解释后它似乎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立刻扑腾起来,自告奋勇地要下水侦查.当然这个想法被很不留情地驳回.泷泽静咬着唇死死盯着水面,竭力让自己集中精神去捕捉暴鲤龙可能出现的蛛丝马迹.

像是突然间被不可思议的力量所笼罩,这片小小的海域如今剩下的东西只有一样.
寂静.

让人连心跳声都能数清的,染着不安的寂静.

水波飘摇,满眼交叠,太阳的光碎在摇曳的浪花的怀里,依旧安祥的和熙.
泷泽静觉得自己都快要僵化在原地,脚下的冰已经开始一点点地融化,却还是没有发现暴鲤龙的踪迹.然而她的本能告诉她,暴鲤龙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它现在很可能还在这片区域徘徊,只是,为什么它一直都没有行动?

...难道现在它也是在找我现在所在的位置...

这个念头才刚刚转过,她怀里一直很安静的海豹球突然像是被什么惊扰了一般,拼了命地叫个不停.
像是呼应着它的叫声一样,原本平静的海水突然震荡起来.

那一刻泷泽静发现自己犯了个很致命的错误,她只想到暴鲤龙可能从水底下冒出来,所以才收回乘龙这个过于明显的目标躲到冰面上,为的就是让暴鲤龙判断不出自己的所在,好逼它露出水面,只要它出了水自己才有可能反击,但是她却忘记了暴鲤龙完全可以直接把这些面积不等的浮冰全部掀翻再做打算.
要是真的被掀到水里还能有活路,那才叫天方夜谭.

这么一来也只有...
泷泽静腾出一只手想去摸精灵球,不料一个稍高的浪从后方扑了上来,冰面被推的一晃,她脚下一滑打了个踉跄,跌倒的刹那海豹球从她手里滑了出去,骨碌碌地滚到冰面边缘,"咚"地砸进了水里.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泷泽静不得以抄起装着乘龙的精灵球,再一次把它唤了出来.

"乘龙,丢丢又掉下去了,你能不能先.."

她的话被直挺挺地打出水面的龙卷风一般的漩涡截断,因为这股漩涡冲破海面的威力过大,顿时使得周围波浪汹涌水花四溅,原本在海面上四散漂浮着的冰面几乎尽数被掀翻,离漩涡不远的泷泽静呆着的地方自然也不能幸免,亏的乘龙反应快一伸头就叼住了这姑娘然后把她搁在自己背上,否则她早就被那一波接一波侵袭而来的大浪给拍到海里连渣也不会剩.惊魂未定之际泷泽静连下令都忘记,还是乘龙自发地用冰雹冲着漩涡轰过去,才硬生生地把它推离开.但是故事的发展总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龙之怒造成的漩涡还未完全散开,正主的本体已经伴着地动山摇的吼声跃出了水面,一时水花如箭矢般四处飞射.

本该是更加严峻的状况,但是泷泽静的眼神在锁定到暴鲤龙的尾巴上时奇异地平静下来.
她在那条跃出水面的庞然大物的尾巴附近,看见了之前掉落下水的小家伙.此刻那只海豹球正死死咬着暴鲤龙的尾巴,大有不啃下一块肉就不松口的气势.

"这货真价实的报复啊."

乘龙一滴汗下的同时,泷泽静已经抛出了装着咩利羊的精灵球,治愈球在空中旋转几圈,准确地将那只有着蓬松软毛的小家伙放到了附近面积最大的一块浮冰上.
几乎同时,腾空的暴鲤龙用力振尾,总算把自己尾巴上那个玩意儿丢了出去.

"就是现在!雷电!"

金黄色的电流以气贯长虹的气势冲着暴鲤龙甩了过去,穿透四溅的水花,一击命中!

巨大的身躯摔落水面时掀起几人高的浪,在第一波巨浪扑过来前泷泽静眼疾手快地收起了咩利羊,接着又利用乘浪避开了以排山倒海之势压下来的浪头.一时间,场面混乱得像是整个世界只剩下浪花的喧嚣和碎裂的冰块,然而大海就是有抹杀一切纷争的包容力,待到一切恢复平静,除了附近那条翻着肚皮晕死过去的生物,和偶尔反射出锐利金光的碎冰,海面上再也找不到任何痕迹证明刚才这里发生过争斗.

"啊,得救了...."

劫后余生,泷泽静整个人瘫坐在乘龙背上,湿漉漉的黑发紧紧贴在颊边,湿透的衣衫在身上粘成一块一块,看起来显得狼狈无比.
乘龙的身边,一个圆溜溜的球状物体悄悄地浮出了水面,一脸"老子体力透支了"的纠结表情.

泷泽静抽抽嘴角,勉强地扯出个笑.

"你回球里吧."

一串水花,很明显地表示"不要"

"我现在懒得动没力气捞你!"

一道水枪,当然没喷准,海豹球眼睛挤成斜线,明显就是表示"没力气捞你还有力气吼了."

乘龙见状无力地低头,划动着水调转了自己的方向,伸长脖子把那团东西叼了起来,一样扔到自己背上.
海豹球翘翘尾巴表示对乘龙的感谢,回头本来还想调戏主人,看见少女一副怨灵附身状全身黑气缭绕,也只得默默作罢.

该死的啊啊全身都湿透难受死了那个破岛到底在哪里我没有兴趣海上漂..
在泷泽静心里恶毒的OS涉及要把那边的暴鲤龙如何如何前,一个甜美的声音伴随着与她轻擦而过的海风飘来.

"诶,原来在这里..总算找到了呢.."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