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43 |  142 |  141 |  140 |  139 |  138 |  137 |  136 |  135 |  134 |  133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8

“感谢大家乘坐本船,衷心希望各位旅途愉快.”

留着两撇小胡子,看起来一副小资做派的船长以饱满的热情说完这句话后,便在船员的陪同下意气风发地向船长室返回,船上为数不多的旅客们也很淡定地各自散去,唯独黑色长发的少女石化在原地半天都没能恢复,

难怪说那个岛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感情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拖着步子纠结地蹭到甲板围栏边,瞳孔中映上那片无边得似乎将整个天空都拥进了怀里的蔚蓝的泷泽静,狠狠地咬着牙心想怎么我上船前就每人告诉我因为目的地岛屿附近暗礁漩涡众多,船只无法靠近因此只负责送一半的路,剩下一半由乘客自行解决呢..这算不算诈欺啊!

噗通.

重物落水的声音毫不留情地切断了泷泽静的碎碎念,她探出身子往下看时,只见一只白蓝相间的球状物体在微微起伏着的海浪里笨手笨脚地扑腾着,一副”我不会游泳啊要溺水了啊啊啊”的慌乱状,黑线直下的同时她摸出装有乘龙的精灵球狠狠地朝那个生物砸了过去.

“无缘无故从球里钻出来干嘛!而且你不是海豹球么装什么快被淹死的旱鸭子啊!”

午后还称得上和煦的阳光懒洋洋地在海面上铺成一张薄薄的光毯,摇曳定的冰凉波浪又将这毫无韧性可言的光毯扯成了千万点光斑,于是举目望去四周都是闪烁不定细碎的金色的光芒碎屑,仿佛一颗颗小小的水晶钻缀在以蔚蓝为主色调的冰凉幕布上,两者漫不经心的组合,最终在清浅的蓝色天空下淌成了绵延不绝的光带.

这样的景致,如果一点要用什么来比喻的话,就仿佛是被史诗遗忘了的华美篇章,.
不喧哗,不抢眼,只是安静地在鲜为人知的角落不动声色地描绘摄人魂魄的壮丽.

“..手机的像素果然比不得照相机,改天真的叫哥哥去帮弄台高级点的来算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刚刚拍摄下的画面,泷泽静撇撇嘴,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到背包的防水内层里,又对下海至今就蹲在乘龙的头上努力维持平衡的海豹球翻个白眼:”丢丢你能不能选个好点的位置呆着.”

话音才落,就见眨巴着眼睛向自家主人传达”这个位置最好这个位置可是VIP”这样的信息的海豹球,由于一心二用的关系,毫无悬念地从那狭小的落脚之地坠下,以脸朝下的姿势”咚”地砸进了水里,还很应景地溅起一朵不算小的水花.

“所以我就说…”

盯着水面看了三秒,泷泽静默默叹气:”我说要不你就在海里游着,要不你就上来跟我这儿好好坐着,别搞奇怪的行为艺术了好不好.”
回应她的是海浪微微起伏的浪潮声,那只圆滚滚的小东西并没有从波浪的缝隙间冒出头
要玩也不是在这个时候玩吧,这儿一片浩瀚的连方位都难辨认,待会真走散了怎么办.
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她示意乘龙停止前进.

“丢丢?”

视线可及之处依旧是泛起又落下的洁白浪花.
乘龙突然有些扭头看了泷泽静一眼,精灵晶亮的黑色眼眸里涌动着少见的紧张.

“怎…..”

她的疑问是被五十米之外冲天而起的冰柱给打断的.
没错,是冰柱,而不是水柱.

瞠目结舌地看着那分明是冰系精灵的必杀招才能制造出的产物,泷泽静震惊的同时也意识到了此刻的事态已经直接越过常态踏上了超展开这一条不归路,不然以海豹球的性格是断不会在这样清醒的状态下用暴风雪的.

“乘龙!”

不等泷泽静下令,乘龙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载着她往冰柱出现的地方冲去.就在离冰柱还剩下不到十米的地方的时候,冰柱中闷闷地炸开一声巨响,螺旋状的水纹从冰柱内部切出,顿时水花共碎冰呈放射状四处飞溅摔落.

这是….要殃及池鱼啊.

已经进入到两者飞溅范围内的泷泽静和乘龙,眼看气势汹汹迎着自己这个方向飞来的各种物体,根本也来不及躲避,好在精灵和人都算是见过世面的,只是迟疑了一瞬间,泷泽静便果断地下令乘龙先用乘浪,借着高高跃起的浪头躲开了一部分已经下坠到一半的碎冰,剩下位置太高乘浪也避不开的也用密集的冰雹硬碰硬生生砸进了水里,这两招一过顿时海面就像被煮沸了的水一般,稀里哗啦地翻腾得欢.

是不是什么训练家孤身一人在海上航行都能遇到愤怒的暴鲤龙啊!
抹了抹一头一脸的水,泷泽静眯起眼睛看清了破冰而出的庞然大物后连吐槽都无力.

早知道之前动作快一点跟着那群心比天高眼看人低但好歹认识路的有钱人一起走了啊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管它暴鲤龙不暴鲤龙,我家丢丢哪里去了啊啊啊啊不会被吞了吧看起来就那么美味多汁的..(?)

一道毫无威力的水柱从左后方弱弱地擦过她的左手,泷泽静本能地回头一看,只见大约是乘龙
后腿的位置,只有半个脸露出水面的小家伙眼睛弯成新月型笑得很甜.

“迟早被你折腾出心脏病..”总算松了一口气,泷泽静动作迅速地俯下身子把它从水里捞上来,捧在手里端详了两秒:”啊咧,尾巴被咬了?”

新月型的眼睛瞬间变成三白眼.
看着海豹球一脸杀气而且还是对着自己,泷泽静吞吞口水,回头看了看不远处同样是一脸杀气瞪着自己这边的暴鲤龙,再转回头,调整表情对海豹球露出微笑.

"你觉得现在合适内杠?"

三白眼变成好无害的圆溜溜,海豹球瞪大眼睛看着笑的比平时漂亮好几倍的泷泽静,接着拼命摇头,随后便死命挣扎着要往她怀里钻,以肢体语言很形象地表示”我不去打架我死也不去打架.

“ne,乘龙,这个情况..”
“…”
“大海浩瀚对手残暴丢丢根本不算战斗力所以干架无理啊放雾跑路吧赶紧的!”

……X!
敢说老子不是战斗力,不是老子很屈尊地引着暴鲤龙游开了五十米,你现在还能有命跑路么.

睁大眼睛看着四周一片白茫茫雾气的海豹球,很不忿地抖了下短到不能再短的尾巴.
似乎是感觉到了它的动静,少女手上用力将自己的精灵抱得更紧了些,手心的温度渗过潮湿的水汽渡到了它的身上,濡湿的温暖.

"对不起哦现在雾太大了,我也什么都看不清,忍耐一下,甩掉它以后我马上给你上药."

蹭蹭,

“知道啦会给你好吃的鱼的.”

…嗯.
不被当作战斗力,似乎也不算太坏.

目的达成的海豹球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呵欠,闭上眼睛打算睡个悠哉的觉.

才不会告诉你,其实掉下水只是因为发现了想要来偷袭的暴鲤龙.
更加不会告诉你,开始我的目的真的不是为了鱼只是觉得你的安全比较重要.

因为..会帮我弄鱼料理的主人只有一个>///<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