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85 |  284 |  283 |  282 |  281 |  280 |  279 |  278 |  277 |  276 |  275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8

冰蓝色的羽翼在飞雪中悠然扇动,流水一样的尾羽于虚空中荡出气定神闲的弧.
来自冰雪之地的神祗,在少女几乎要被风声吞没的呼唤声中,带着冰冷的镇定自若与不可侵犯的高傲翩然而至,堪堪停留在半空--普通人的视线可以触及,却无法靠近的高度--,宝石一样通透的红色眼眸里平静地倒映出对峙的两方.

风雪渐渐偃旗息鼓,太阳的光芒从高空直直刺下.
急冻鸟逆光的剪影投射到白茫茫的雪地上,优雅而凛然.
一时间,似乎在场的人类都被这无法名状的压迫感所震慑,整个场面寂静宛如白雪堆砌而成的虚幻空间.

仅仅三秒钟.疯狂的笑声就狠狠地撞碎了这无声的凝滞

"呵...百闻不如一见,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太多,呵呵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之下是更加疯狂的眼神,这让泷泽静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她听见自己心跳,一声一声比平日都来得急促.
好可怕,这样的人.

而相较于心里莫名涌上了恐惧的泷泽静,对这同伴近乎异常的反应,月绅建司只是淡定勾了勾嘴角:"藤嗣,该把"那个"拿出来了吧."
这话一出不要紧,不仅是泷泽静,连雨宫雪的目光都冲着藤嗣投了过去,只见对方从腰间取出了一个精灵球,用力将它扔上高空.
光芒,泛着彩虹色彩的耀眼光芒在空中,如同无数箭矢一般向着不同方向穿刺而去,七种色彩交错搅合在一处,竟然连日光都生生被掩盖,而在这凌厉的瑰丽光芒中,一个黑色的影子逐渐清晰.

片刻后,龙吼之声响彻天地.
出现在所有人视线里的,是一只尾部燃着苍蓝色火焰的黑色的喷火龙,暴戾的目光和晦涩的色彩,极容易让人联想到曾经造成了巨大恐慌的黑暗精灵.

"这是..mega进化的喷火龙?,为什么你这样的人也会.."

雨宫雪紧缩的瞳孔和颤抖的声音,毫无保留地宣泄出了她内心的恐惧.
mega进化,传承自卡洛斯地区,借助神秘的石头,让本来无法进化的精灵突破限制再次进化,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比原来更强的力量的方式,因为这种现象只有训练师身上的键钥之石与精灵身上的mega石产生共鸣才能发生,所以它代表的是训练师与精灵的"羁绊"和"信任".

"哎呀,巫女小姐受刺激了."月绅建司双手抱肩,眼里尽是嘲讽的笑:"难道是想说我们这样的人也会有心意相通的精灵?"
"别跟这没见过世面的蠢女人废话,有心意相通的精灵跟是哪种人没关系,它选择我我也选择它而已."情绪已然稍微恢复的藤嗣有些粗暴地打断同伴,而后踌躇满志地对喷火龙下了命令:"去,把那只急冻鸟给我打下来!"

灼热的火焰呼啸着从半空中碾压而过.
急冻鸟猛地调转方向向着高空疾冲而上,黑色的火龙见状也紧随其后直追,它们的速度是如此的快,一下子就脱离了所有人的可视范围.

"这简直是要全军覆没的节奏.."泷泽静低声咒了一句,正打算想办法,之前毫无动静的风速狗们却又冲着她的方向围了过来.
"你有点碍事."

风速狗的主人月绅建司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三个身影从不同的方向跃起直扑.
然而,有什么东西比它们动作更快,在风速狗们尚保持飞扑姿态时,狂暴的水柱劈头盖脸地压下,干脆利落地从左到右冲了一排,火系的精灵们促不及防纷纷被掀翻在地.

"泷泽小姐请快点给咩利羊下命令!"

大脑还因为刚才的危机处在半当机状态的泷泽静,被这一喊震得一激灵,思维还没转过来,嘴上倒是很顺畅地报出了十万伏特这几个字.
刹那间电光在雪地上纵横出金黄色的痕迹,沿着未干的水痕一路流窜到风速狗们身上,刚刚被水炮打得只剩半条命,又吃了有水流加持状态下效果更为拔群的电系招数,原本气气势汹汹的风速狗们也只剩下了躺在雪地里抽搐的份儿.

"..暴鲤龙?"

月绅建司眯起眼.
此时泷泽静已经取出精灵球收回了体力近乎透支的咩利羊与乘龙,正仰着脸望那只刚才千钧一发时刻救了自己的精灵.
而那蓝色巨兽庞大的身躯旁,是女孩子纤细得好像随时会被折断的身影.

"已经够了..."

女孩的声音气息并不稳定,可以想象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逼迫自己吐出了这句话.
雨宫雪死死揪着自己的裙摆,天蓝色的眼睛里依旧是飘渺得让人无法琢磨透的情绪,但至少,她的眼神不再透露出惊慌或怯懦.
藤嗣和月绅建司对视一眼,后者掏出精灵球收回扔在抽搐的风速狗们,耸了耸肩:"刚才你那句话刺激到人家了哦,藤嗣."

他说话时,语气里尽是玩味的不屑.
藤嗣亦是冷笑.

昨天晚上进入神社时他们就知道了,这个被岛上许多人羡慕尊敬着的年轻巫女,不过是个被困在固有规矩里,没见过世面的大小姐,时时刻刻关心和烦恼的是以自己为中心的一切事情,连对自己的精灵也都只是保持着距离,不沟通,更不去了解,她甚至以为只要让精灵们远离战斗不让它们受伤就是好的,所以这样的人现在拿出精灵来摆出对抗的姿态,他也一点也不担心会被阻挡.

毕竟与精灵关系如此脆弱的所谓训练师,根本不足为惧.
这么想着,藤嗣甩出了手上最后一个还装着精灵的高级球.

"黑鲁加,雷之牙!"

来自地狱的守门者口中衔着雷霆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向了张着血盆大口的巨兽,而显然是没有任何对战经验的雨宫雪,在对方都快逼到近前时,才慌慌张张地下令暴鲤龙闪避,但是在比拼速度的战斗里,稍一犹豫都可能酿成败局,更何况正东张西望的暴鲤龙根本就没听雨宫雪的命令,眼看黑鲁加那缠绕电流的尖利牙齿就要啃上暴鲤龙...

"呀!"
"哈?"
"你这是逗我?!"
"暴鲤龙别这样!"

泷泽静的尖叫,月绅建司的质疑,藤嗣的怒喝与雨宫雪惊慌的喝止瞬间混杂在了一处.

在黑鲁加即将攻击到暴鲤龙时,那条蓝色的精灵却以异常灵活的速度躲开了黑鲁加,就在雨宫雪想要松一口气,藤嗣准备下达第二轮攻击的指示时,匪夷所思的一幕就出现了,暴鲤龙维持着方才躲开黑鲁加的姿态,竟头也不回的往泷泽静的方向冲了过去,就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时,一只蓝白相间的球状生物已咕噜咕噜地从泷泽静脚边滚开,而那只狂躁的精灵则一头扎进了雪地里,强大的冲力让地面都微微颤抖.

于是就有了上面那混乱的一幕.
而从雪堆里扬起头的暴鲤龙,气势不减地又冲着海豹球追了过去,完全是一副要把海豹球碎尸万段的样子.
由于事发太突然展开太诡异,现场四个人外带一只精灵,基本都是用近乎无语地看着眼前的种种,却没一个人做出什么有效动作.

最先回神的还是泷泽静,她几乎是踉跄着跑到了雨宫雪身边:"雨..雨宫小姐,您能不能把..把把它收回来."
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的雨宫雪惨白着小脸点点头,举起精灵球对准暴鲤龙,可是她的手抖的太厉害,加上暴鲤龙又在不停移动,所以那道红光怎么也没办法落到暴鲤龙身上.
按理说,对手头疼的状况就是己方高兴的时候,然而本来应该是彻彻底底的旁观者的月绅建司与藤嗣此刻也笑不出来.

因为暴鲤龙正追杀的那个小祖宗正冲着他们的方向滚了过来,而且还"嗖"一下窜到了他们背后,几乎前后脚的时间杀到的暴鲤龙大吼一声,一尾巴狠狠地扫过,亏的黑鲁加护主心切,在主人没有命令时冲过来一发喷射火焰扰乱了暴鲤龙,让它不得不改变甩尾的方向以抵挡迎面来的烈火,否则月绅建司和藤嗣估计就是变成天上星星的下场,不过被干扰了暴鲤龙的愤怒峰值显然又上涨,"轰"一声巨响水炮无差别地图炮攻击.

"巫女小姐你报复社会也别搭上自己倒是收它回来啊?"
"那个..那个..对不起..我一直就控制不好它..我也想的可是..收不回了啊."
"别废话了它现在冲我们这边来了!快躲!"
"丢丢逃啊别停,继续滚动滚动,往另一个方向!"

又勉强避开一轮攻击.
四个人面面相觑,猛然意识到在刚才的混乱中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地抱团,暂时形成了个微妙的联盟.

"非常时期别管之前恩怨了!"最先开口的月绅建司很识时务地当机立断:"总之先收拾了那货再考虑别的."
"同意."一直在担心海豹球又束手无策的泷泽静随口点赞:"我还不想和敌方人员一起死得不明不白."
"艹,这叫哪门子事,那个海豹球杀了你的暴鲤龙全家?!"藤嗣直接把炮口对准了雨宫雪.
"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雨宫雪慌乱地摆手,又求助似地看了一眼泷泽静,一脸快哭的表情:"泷泽小姐.."
"记仇和又拉了仇恨你们随便选一个,这都几天前的事情了,现在没法解释理由总之我精灵体力不够了,你们谁还有多余的精灵!"
"我没有了,都被你的咩利羊电麻了!"
"我喷火龙还在追急冻鸟不知道在哪!"
"..我...我..我就暴鲤龙一只.."

一阵七嘴八舌后,四人终于反应过来现在他们的处境到底糟糕到了何种境界.
四个手无寸铁的人类自然无法战斗,能仰仗的战斗力只有一只现在被追得满地滚的海豹球,以及一只属性上完全被压制的黑鲁加.

而他们的对手,是记仇心切急红了眼战斗力MAX的六亲不认暴鲤龙.

不远处的混乱还在继续,而且战火还有向着他们四人所在处蔓延的趋势.
月绅建司咳嗽一声,目光在藤嗣和泷泽静之前来回扫视,最后提出了连他自己都底气不足的建议:"不然你们两试试联手二打一?"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