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80 |  279 |  278 |  277 |  276 |  275 |  274 |  273 |  272 |  271 |  270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6
被咩利羊与海豹球联合弄醒的时候,泷泽静有一瞬间差点想吼"你们不想活了是不是!"--所谓是个人都有起床气,脑子没太清醒时我们也不能指望她一直保持完美的形象对不.
不过这句话也才吐出五个字,剩下的几个加强语气的词汇,则被海豹球和咩利羊严肃的表情吓得缩了回去.


"怎么了,雪崩了还是地震了."


咩利羊和海豹球对视了一眼,随后前者迈开步子冲着洞口的方向小跑过去,背影看起来就像个毛绒团子一样软绵绵的可爱.
泷泽静看着咩利羊跑到洞口处,原本封了洞口大半的积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清理干净,而从那儿透进来的光的明亮程度判断,外面应该是一片大晴天.
问题在于,为什么咩利羊没直接出去,而是在洞口很谨慎地探头探脑一番后,摆着一张比刚才更加严肃的脸回头冲着自己叫不停?


泷泽静站起身,抖了抖被自己折磨了一夜已经沾了不少碎沙屑的斗篷,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洞口,也学着咩利羊的样子往外张望.
如她所想,外头确实已经放晴,昨夜的暴风雪仿佛只是梦境里的幻觉一样,此刻阳光肆无忌惮地从天上直刺而下,扎在皑皑白雪上,过份素雅的洁白使得这不见边际的雪地看起来格外晃眼.

然而,那个一袭天蓝的纤细身影,却比这片耀眼的白更为夺目.

"雨宫..小姐?"


泷泽静瞠目结舌地看着步伐蹒跚冲洞口行来的雨宫雪,迟疑地唤出那个并不算陌生的名字.
听到她的声音,对方猛地抬头看过来,发现是她后,雨宫雪脸上立刻出现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但是很快又变得惶恐起来,她紧赶几步上前,一把抓住泷泽静:"泷泽小姐,拜托,请帮帮我!"
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泷泽静下意识地反问"出了什么事?",话才出口就感觉到对方的手,颤抖得不是一般的厉害.
"有人,昨天晚上进了闯进了神社,逼我带他们来找雪山之神."少女话音里还带着哭腔:"如果找不到,他们要烧掉神社..."
等等,这是什么发展?
过大的信息量让泷泽静一时说不出话,只是安慰似地用力揽住了雨宫雪的肩膀.
她想起昨天晚上做的梦,梦里急冻鸟悲哀的神情还历历在目,那种悲哀的感觉甚至渗出了梦境,一直延伸到现实里.

但是,这么快就有现世报上门是什么意思,我可从来不知道我的梦有预知未来的功能啊,不管了,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清楚状况然后稳住这姑娘的情绪.

"那些人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中途我们遇到了一场小的风雪,被吹散了..."说着,她怯生生地往后看了一眼,生怕那些人下一秒就会出现在她背后似的.
"总之,你先冷静下来,雪山这么大,他们要找到你应该也没那么容易."
"拜托,请帮帮我."


泷泽静咬了咬唇,示意雨宫雪稍等片刻,然后掏出腰间的精灵球收回了咩利羊,又把一直在一旁围观了整件事情发展的海豹球抱起来,拍了拍它的脑袋,回身对雨宫雪说:"我们走吧."
听到这句话,雨宫雪有些疑惑地睁大了眼睛:"去哪里?"


"想办法求援啊."似乎很奇怪雨宫雪为何会问出这样的话,泷泽静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不然还能怎么办,等着那些人满山找,然后抓走急冻鸟吗?"
"您..您在说什么啊."雨宫雪的神色在听到"急冻鸟"三个字后变得惊讶:"那只是个传说,根本不可能存在.."
"存在哦."
话语被突兀地截断,雨宫雪微抿着唇,带着满脸的不可置疑看向黑发少女,她的表情是不容置喙的坚决,眼眸里却流淌着如同春雪化水一样的温柔.
然后雨宫雪听到她说话,口吻并不强硬,可依旧带着种掷地有声的力量.

"一直流传的那个传说,它就在这里."


有那么一个瞬间,雨宫雪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因为对方的神情和话语,都太令人向往.
那不仅仅是一个远道而来的旅客,看见了从未见过的风景的欣喜,当然这样的欣喜情绪占了很大一部分,可是在这样的兴奋之下,她似乎还读出了不可言说的坚韧_如果非要用具体的词汇来诠释这种坚韧,应该就是所谓"守护的决意"吧.

因为见到的东西太过美好,所以自然而然生出了想要保护的念头---这种天真又纯粹的思维,总是让人羡慕.

不过那样的向往也只持续了那么一瞬,在彻底理解泷泽静说的那句话的含义后,雨宫雪感觉到全身的血
液"唰"地冷了下来.
它在这里.

自己一直供奉的神明,就在这里.
之前因为它的存在,束缚了那么多的人.
之后还会因为它的存在,继续束缚着下一任,再下一任的供奉者.
如果是这样,那还不如..还不如让它消失好了!
"雨宫小姐,雨宫小姐?你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
"那走吧,说起来我不认识路,就,拜托你了哦?"

轻轻握住泷泽静对自己伸过来的手,雨宫雪咬咬牙,微微闭上了眼.
对不起,泷泽小姐,如果你不说出那句话,就不会有事了.
虽然很自私,但是我真的不想再维持这样的生存方式.
所以对不起.
"我知道一条下山的近路,应该可以比那些人更快地回到岛上,泷泽小姐请跟我来."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女孩子原本纯净天蓝色的眼眸里,尽是深不见底的阴霾.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