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82 |  281 |  280 |  279 |  278 |  277 |  276 |  275 |  274 |  273 |  272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7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海豹球.

在雨宫雪带着泷泽静向着她口中说的"下山的近路"走了十多分钟后,海豹球就明显地焦躁起来,在泷泽静臂弯里不安分地扭来扭去,小眼睛瞪得贼大,完全没有了平时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悠闲感,泷泽静怎么哄都没用,最后它干脆就从她怀里挣脱出来滚到地上,努力伸展开短短的爪子挡在两个女孩面前,一脸"不许从这边走"的大义凛然.

"丢丢怎么了,这边,有什么问题吗?"

泷泽静轻声对海豹球问话的时候,她身边的雨宫雪不自觉地揪住了衣角,如果这时泷泽静能够注意到她,就会发现少女的手指在微微发颤.不过注意力全被海豹球勾过去了的黑发女孩显然不可能注意到这样的小细节.

然而,雨宫雪这个细微的动作却被海豹球看在了眼里,于是这圆滚滚的小家伙毫不客气地冲着雨宫雪叫了起来,声音尖锐,满满地盛着毫不掩饰的敌意.

被海豹球突然冲着雨宫雪发难的情景吓了一跳,短暂的惊诧后,泷泽静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雨宫雪,倒映在她黑色瞳仁中的少女,依旧是初次见面那般忧伤温婉的模样,但是她惶惶不安的眼神却一下子就出卖了她的内心---如果没有在仓促间下了一个不怎么光彩的决定,任何人的眼神都不会显得如此慌乱的.

泷泽静没有问雨宫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实上她也来不及问.

不过,似乎已经不需要用语言的交锋来探查真相了.

因为那划过天空的灼热火焰,以及迎面扑来的风速狗,就是最好的回答.

局势骤变.

不过片刻的功夫,两个女孩子就被三只气势汹汹的风速狗围在了一个小的圈子中央,而指挥风速狗的,是两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

明明是这样危急的情况,泷泽静却显得出奇地镇定,她看着早就紧觉地凑到自己面前,做出一副保护者姿态的海豹球,眼里闪出了些许温柔的笑意.

"真是太不凑巧了啊,居然在下山的路上碰上..这些人,就是昨晚闯入神社的人吧,雨宫小姐."

不带半点波澜的语气,听不出是责怪或是质问,但话语里的静谧感,明明白白地昭示着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雨宫雪一言不发,只是用力地揪着自己的衣服,她是那么用力,以致于全身都在发抖.

"我说啊,巫女小姐."身穿青色衣服的年轻人发话,开口的言语里满满是戏谑的笑意:"既然都肯自投罗网了,又何必保持沉默呢?把急冻鸟的所在告诉我们吧,要知道--对女人动手,不是我们的规则啊."

他说话的时候,三只风速狗又往前逼近了一步,包围圈缩得更小.

雨宫雪还是没有出声,但天蓝色的眼眸分明已水雾氤氲,她怯生生地看向泷泽静,然而黑发少女的眼神却并没有与她交汇.

被讨厌了吧.

因为自己不仅想要背叛一直供奉着的神明,也背叛了那本来就不甚牢固的,来自陌生人的信任.

可是,真的很想要得到自由啊---那种不用背负任何枷锁,和普通女孩子一样,过着普通生活的自由.

所有人都能得到的东西,我却从来都不能拥有,这太不公平了不是吗?我想要的,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东西,并没有贪心啊.

所以,我这样做没有错啊.

是的..我完全,没有做错.

雨宫雪在心里拼命地安慰着自己,但是越是这样想,心底的空洞也就越来越大,身体里好像有另一个自己,正冷眼旁观着这场闹剧.

--连自己的神明都背叛的人,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和别人平等?

另一个自己仿佛在这样质问.

并不是很难的问题,可是雨宫雪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回答.

"好了,巫女小姐,快点,把你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吧."

"这样做好吗?雨宫小姐?"

想要捕捉急冻鸟的人的催促,见证了传说之人的追问,心底另一个自己冷漠的嘲讽.

虚幻与现实的声音交杂一处步步紧逼,像是最后一根稻草,终究还是将女孩子纷乱的思绪与脆弱的心理防线压垮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一贯柔和的声音失去了原本的温婉,变得略微刺耳,雨宫雪崩溃一样地喊出声:"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急冻鸟!可是我一直...一直都被它和它的传说困扰着啊!所以才想让它赶快消失啊!如果没有了它我就..能成为一个普通人了吧!所以才...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倒是泷泽小姐为什么..一来就......为什么就能见到..我不明白啊!"

她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混乱的言语让两个年轻人变了脸色,而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了手中已经握上了一个精灵球的泷泽静,黑发的少女坦然地迎上他们的目光,神情自若.

"你见过那只传说的精灵?"

另一个一直没有开口的蓝衣人出声,意料之中的咄咄逼人,结果话音还没落地就被海豹球用水枪糊了一脸的水

由于雨宫雪的原因,场面变得有点混乱,再加上谁都没把这小东西当战斗力,是以它突然行动时大家都没能反应过来.当然海豹球的行动也引发了连锁反应,背喷了一脸水的人恼羞成怒地命令风速狗发起进攻,喷射火焰从三个不同方向向着它冲去,又被及时从球里出现的乘龙用冲浪硬生生压住.然而在那冰冷的浪头褪去后,火之牙又在那温顺的精灵身上留下灼伤的印记;海豹球愤怒之下卷起的暴风雪不能说没有威力,不过在大字爆和热风的夹击下,极地的雪花也很快就烟消云散,咩利羊的十万伏特击退了以泰山压顶的姿势正面扑上来的一只风速狗,却防不住侧面的敌人.

"我说,还有必要打下去么."

眼看少女的精灵已经处于且战且退的状态,青衣男人摆摆手示意自己的精灵暂时住手,随后便将挑衅的目光投向了泷泽静:"胜负已定,我也不想被人朔我欺负女人,所以这位小姐,你要是知道什么就快点朔出来,也省的大家都不好看."

这句话换来气喘吁吁的海豹球一个愤怒的白眼,可惜在刚才的战斗中它的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不然以它的个性,肯定先喷丫一脸.

泷泽静咬着唇,沉吟片刻,还是迎上了对方戏谑的眼神.

然后她开口,平静的声音像是遥远圆朱的月光,凉透人心又波澜不惊.

"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精灵,不依靠自己去改变,这样真的好么?你们都这么觉得?"

没有没尾,甚至是一句莫名其妙的的问话,年轻人听完了还不明所以,可是一直因为紧张和害怕在发抖的雨宫雪却猛地抬起了头.

她抬头的刹那,正好泷泽静也向着她看过来,两个女孩子的眼神交汇,雨宫雪在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深切的惋惜.

那并不是什么凌厉的目光,可是雨宫雪却像是被狠狠刺了一下,因为这句话她太熟悉--很久以前,自己的兄长也曾经这么说过.

"因为自己不够强大,才把所有的寄托都强加给看起来比较珍贵的精灵,才会让那么多人被束缚..我一点也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长相秀气的少年,穿着勾勒着千鸟纹的祭祀服装,一边准备着祝祭所需要的道具,一边对自己身旁的少女说着在老一辈的人看来是大逆不道的话.

那时的雨宫雪年纪还小,尚且不明白兄长这话的含义,直到兄长离开这座他们长大的小岛,自己成为了新的神明侍奉者后,她才隐约体会到了兄长这话的意思.

然而她却没有真正意识到,造成自己这样被束缚命运的根源,却并不是一直以来流转的传统.

"喂喂,我可没有空和你打哑谜啊小姐."另外一个穿着银色风衣的男子撩撩额发,语气里已然带上一丝不耐烦:"你这是逼我们继续打的态度?"

"..跟你们不在一个次元真没法说话啊."得到这个回答,泷泽静无奈地吐一口气:"不管你们捕捉急冻鸟有什么目的,我只想说,它始终都只是一只生活在这个世界的精灵."

"哈?"

"所以你们在它身上的脑补可以收敛一点吗,就因为一些虚无的名声被追得满世界跑,它也很辛苦啊."

"哈哈哈哈哈建司你听到没,笑死我了.这个丫头对我们说教耶?!"

"我听见了,你笑屁."被上了全名的青衣年轻人一脸阴沉:"我们没空去理解猎物的心情,也没空跟你废话,既然你执意不说,那就没办法了.风速狗!"

火焰漩涡冲天而起,灼热的温度携着狂暴的气息直逼向乘龙和咩利羊.

泷泽静眼眸一暗,她知道乘龙和咩利羊的体力也撑不了多久,可是坐以待毙更不是她的风格,捏着手心的一把冷汗,她下令乘龙用冲浪抵挡.

大约是体会到了主人决绝的心情,乘龙昂起头高叫一声,拼尽全力使出冲浪,咩利羊也撑着站起来,自动自发用打雷应援乘龙.

高耸的浪头迎上从三个方向扑来的火焰,虽然属性上确实是水系招数占优,可是对方的气势和招数威力,竟然硬生生地将冲浪这招接了下来,一时间两边力量相持不下,不过明显是泷泽静这边呈弱势.

就在那霸道的火焰力量即将把电和水都压过去时,四周突然刮起了肆虐的冷风,而仅仅一瞬间,这风势就强到了让人站不住脚的地步.

飞雪,如同刀片一样来势凌厉的飞雪,随着这强劲的冷风,排山倒海一样向风速狗们进攻,狂暴的火焰,在这接近绝对零度的威力面前一下子丧失了原本的气势.

变故让在场的人类惊呆的同时,也让冰系的精灵欢欣鼓舞起来,海豹球睁大眼睛,很欢乐地喊了一声,而后鼓了鼓劲,憋着一股气使用了暴风雪.

寒风呼啸,雪花弥漫.


原本只是小规模的战场,瞬间被扩大成了冰雪的世界,举目四望,连视野都被模糊,清晰的反而只剩下听觉和触感.


这并不是自然的现象,自然虽然有这样的威力,却不会来得这么及时.


那么,在这座雪山之上,能召唤来这极北之地的寒冷力量的,果然也就只能是它了吧.
"急冻鸟!"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