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 |  2 |  3 |  4 |  5 |  6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双子,是一个咒语,非常特殊也非常矛盾的咒语.
它制约着他们,说他们不可以离开对方,他们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因为如此,这个咒语还给了他们及其相似的容貌,相似得他们看着对方的时候,就好像是看着镜中的自已一样.
光和馨从懂事的时候就成双成对的出现,从来不分开,所以也总是没有人能将兄弟两个分辨清楚,因为他们实在太像了.
不过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非常在意这样的事情,毕竟那些人对他们来说仅仅是平日闲着了就用来娱乐的对象罢了.
只要,我们所喜欢的人可以区分出来也就够了.
可是,连那个人,我们唯一所喜欢的人,也不行吗?
那个女子有着柔软的墨色发丝.轻飘飘的垂到肩上,平日里总是和温和,在他们闯祸时,也会用很好听的声音责怪着说"少爷们真是太调皮了"那语气.如流水一样秀气,
他们很喜欢她,所以在那个夜晚.他们说想要,要她和他们玩猜猜谁是光的游戏,而故意忽略了她手上闪烁着的森寒色彩.
因为真的很喜欢,所以希望她可以分辨出他们谁是谁.
怀着希望,他们在皎洁的月光下,缩在温暖的被褥里安静的入睡,一直,一直到突兀响起的尖利警报戳破了这份静谧.
那长长的软梯,是堕入黑暗的媒介,是她的,也是他们的.
或许,真正可以区分你们的人,永远都不会出现.
惊异的目光中,女子唇角的微笑,有点悲哀.窈窕的身影下坠,然后被黑暗掩去,不见.
他们第一次知道,月夜其实是很冷很冷的,月光似乎一下子变得冰冷,撒进宽大的卧室里,好像冰霜的肃杀.
他们紧紧靠在一起,月光映在两人晶莹的瞳仁中,似破碎的宝石,从各个角度闪烁着迷离不一的光彩.
那已经残缺的储蓄罐,就如同他们此刻的心情.
光,会那样吗?真的会永远那样吗?求助似的看着兄长.希望从那里得到答案,馨琉璃色的瞳仁中有雾霭弥漫.
光默然的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没有说话.
毕竟,作为兄长的光也还是个孩子,而这样的问题,却不是孩子可以回答的.

2
他们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长大,带着那句似是无心的话语.本来心底还存有的希望,也随着他们的成长而摇摇欲坠仿佛暴风雨大海上一叶孤舟.
已经懒得再说什么,即使再相似,也还是会有不同,也不再期待着有一个人,能准确的说出,这个是光,这个是馨.
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像了,单从外表,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如果要说最明显的不同,那只有两个人的声音了.
光的声音是明朗的少年音,听他说话,会让人觉得好像阳光在他的唇齿间跳跃.
馨的声音更多的倾向温润,给人感觉,是阳光透过绿叶撒下来的浅浅淡淡青涩.
但若是两个人不开口,又有谁会分得清楚哪个是光哪个是馨呢?
其实,如果再留意一下就应该会知道了吧?看着周围对他们投来异样目光的人,光的眼神透露出淡漠.
馨的气质有点忧伤,很像容易受伤的孩子.
而作为兄长的自己,总是有意或者无意的护着馨.
连这点都看不出来么.
然而,光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因为这是他们兄弟两个之间才能察觉到的微妙差异,在外人看来,光就是世界上另一个馨,馨就是世界上另一个光,毫无差别.
那些说着"常陆院兄弟真是难接近.整个世界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一样"的人,其实他们不是没有理由,只是光和馨不知道,当然,他们很自觉的把那些家伙当透明物无视掉,也有他们兄弟的理由.
连我们谁是谁都分不清楚的人,有什么资格来接近我们.
啊,你们真像,谁是谁呢?
每每听到有人这么说,光总是很冷淡的笑笑,然后走开,没忘记牵上馨的手.
光,那些人真是傻瓜.馨的脸上,是与他年龄完全不相称的嘲讽.
走吧,馨,我们回家,别管他们,无聊死了.
但有些事实,即使离开人群跑回家里,也是没有办法逃避的.

3
升上初等部后,开始有女孩子给他们递情书,约他们出来.
但是每一次,都是以女孩子们哭着说"好过份."还有被他们毫不在意的撕碎撒了一地的信纸作为结局.
每一次每一次,只要稍微试探一下,她们总会说:那.光/馨也可以.
说出这样的话,到底是谁过份了,明明是她们不是吗?明明说着喜欢的是光/馨,挑拨一下马上就可以改变主意,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们太相似,相似到可以成为一体.
她们根本不知道,她们的那一句"也可以."勾起的,是他们怎样的回忆.
仿佛又回到那个有着冰冷圆月的夜晚,耳边似乎又响起那句魔咒一般的话语
或许,真正可以区分你们的人,永远都不会出现.
姐姐,你知道吗?你的话,就算我们不想相信,也确实不假.
到现在,也没有人能真正的把我们区分出来.
即使是双胞胎,再怎么相似,再怎么亲密,毕竟还是不一样的,光就是光.不是馨,馨就是馨,也不是光.这样的话,等同于无聊的废话.
因为除了我们自己,根本没有人能区分出来
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世界就只有两个部分,我们的世界,和我们之外的世界.
我们无法介入外边那个世界,是因为没有人能将我们从我们那个世界里拉出来.
那好,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么就这样下去好了.
不需要别人知道谁是光谁是馨,反正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就我们两个人,一直这样下去好了.
我们只要拥有彼此,那就已经足够了,其他人不需要.
一句话,那扇连接外界和他们的大门,被挂上了锁,沉重而冰冷.
光,这样或许真的不错
嗯,的确不错.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涟漪阵阵,一点也平静不下来.
可是那把锁已经生了锈,沉甸甸的挂在高大的铁门上,将他们的世界锁得密不透风.
而打开锁的钥匙,却不在他们手上.

4
你们看起来很闲嘛.要不要和我一起建一个社团?
纯净的声音穿入耳中,从书本里抬起头来时,看到的是耀眼得好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的金发少年,湛蓝的瞳仁清澈如水.
这家伙是谁?明显不耐烦的语气.
春日转来的须王环,班里的女生都在说他.这次,带了一点点嘲弄.
很显然,两人对这个俊美的少年一点兴趣也没有,但实在招架不住他那一番自说自话还强行盖台,于是干脆提出,让他陪他们玩,猜猜谁是光的游戏,只要能真正的将两人分辨出来,就答应他.
但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把这条件当作一回事,包括那个叫做须王环的少年很坚定的回应他们时,他们的脸上,依旧是满不信任的表情.
从来没有人能做到的事情,他怎么就可以.
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执着,每天很认真的来缠着他们,说,啊啊,这个是馨那个是光,因为如何如何...然后一脸期盼的看他们,问,猜中了吗?
那时,心的确是被什么触动了,但也仅仅是那一瞬.
就算每次都猜中又怎么样,我们,还是不能被人所理解吧
光和馨不知道,那个金发少年执着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那个社团,并且,他认定,他们是他的伙伴.
光和馨不知道,那个总是把自己犀利精明的眸子隐藏在镜片下的人,仅仅一句话,就道出了他们之间那矛盾的关系
想被区分出来,是因为他们需要自己的个性,需要被认可
不想被区分出来,是因为他们是双生的兄弟,无论怎样也放不下.
他们不知道,他们被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太久,所以,他们内心深处,将自己孤立了起来
光,我们回家吧.
嗯,我们,回家.

游戏结束了,从他们那里,单方面的结束.
并且,他们还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理由.
你不过是因为太寂寞了吧,所以不要擅自拉我们做你的伙伴.
一个人的你,还不如两个人的我们.馨这样一字一句说得清楚,浅褐色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眸,看不到里面闪烁的,是什么样的感情.
至少,我们还有彼此,还有可以互相安慰的对象,而你,什么也没有.
但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你的寂寞,不在我们这个圈子的范围,所以.别把我们扯进去.
光和馨坐在窗台上,阳光落满全身.
不管是看着透明天空的光,还是目光飘忽的馨,眼神里铺衬着的,尽是落寞.
虽然觉得很可惜,但是,就这样结束掉或许最好了.
因为强迫的结果,最终只能是受伤
不想再迎来下一次失望了
既然门上那把锁还是打不开,那么就没有必要去打开了
所以,还是,还是这样下去就好了,已经厌倦了,够了,没有必要继续了.

就在准备再次撕掉那封信时,金发少年的声音恰到好处的扬起来.并且,很准确的指出了,那就是光
那一刻的确是惊讶了,然后有些愣掉的问理由时,直觉两个字砸得他们摆出一副"忽悠人也不要这么坦率的承认啊蠢货.."的表情.
现在我还不行呢,环的笑容中有点不好意思,但更多的却是欣赏,他说,你们两个太相似了
但是能相似到这样的程度也是本事,所以要让合二为一的常陆院兄弟发挥到及至.
不过,你们也是单独的个体,所以我也会加油,努力把你们分辨出来
说什么啊,这样的话,根本是乱来的嘛!
能猜中谁是光的人根本不存在吧,除了我们以外的人,没有,不会有!既然连我们都不了解,那就不要来接近我们.
若是你们一直存在于自己的世界里,那么,就真的不会有能分辨你们的人出现了.环的语调淡淡的,好像落在他金发上的阳光一样,温柔但抢眼
世界是分为很多个圈子的,你们毕竟是双子,你们有属于你们自己的圈子,但,不代表你们不可以介入另外的圈子,但,它们不互相影响,你们还是你们,外面还是外面,不会干扰到你们的世界,更不会强迫你们分开的
所以,试着去接受吧.
那一刻,环将钥匙插入了生锈的锁中,轻轻一扭,锁坠地,声响沉闷.
然后,环微笑着伸出手,邀请说,来,一起打开HOST部的大门吧.
锁已经不在了,那么,你们有没有勇气,推开门,走出来呢?

答案,在他们两个同时伸手,打开那扇豪华的大门时,得到了肯定.
那里,有着满天飞舞的玫瑰,还有几个和他们一样俊美的少年.
哟,欢迎加入HOST部,常陆院兄弟.
从此以后,我们再不会寂寞.
是的,我们....不寂寞.

END

PR
华丽的舞台,闪耀的聚光灯,沸腾的人群,美丽的少女。
她笑着向台下的人群挥手致意。
粉色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在身后轻轻飘起,头上,星星形状的夹子反射着灯光,一闪一闪的。
她独自一人时的名字是米娅·坎贝露
而在舞台上的名字是拉克丝·克莱因。
同一个人,不同的名字,不同的身份。
米娅是个普通的女孩。
而拉克丝,是PLANT的女神。
现在,一个普通的女孩,扮演了这个女神的角色。
这条演员的路,并不容易走……

说实在的,第一眼看到米娅时,对她印象并不深刻。
因为那个时候,只是以为米娅是没有自己个性的女孩子,只是在模仿拉克丝罢了。
但是当看到后面时,结论全盘推翻。
即使做着与以前的拉克丝一样的事情,即使唱着同一首曲子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即使外貌如此相似,即使她扮演着“拉克丝’这个角色,即使她的一切都与真正的拉克丝没什么分别。
她也只是米娅,独一无二的米娅。
米娅和拉克丝不一样。
她没有拉克丝的高高在上,也没有拉克丝公主般的优雅
她有的是只属于她自己的纯净笑容与活泼的个性。
热情又可爱,像一朵玫瑰一样的娇艳。

啊,我是拉克丝小姐的歌迷呢
能代替此时不在的拉克丝小姐,为议长,为大家做一些事情,这样就够了啊。
她这么活泼的笑着,对那个蓝发绿眸的少年说道。
似乎带上了那么一丝丝期待的表情。
希望可以从少年波澜不惊的眸子中读到什么。
米娅,其实不是个富有心计的人。
她很单纯呢。
或许她一开始走上政治舞台的动机。
只是为了心目中的偶像,那个叫做Athrun的少年。
她只是凭着自己的心愿,去追求自己想要得到的。
他是不折不扣的王子。
可她却不是真正的公主。
所以注定了不完美的结局。
或许,米娅不需要太多呢。
只要少年一个赞许的眼神,一个温柔的微笑,一个短暂的拥抱就足够了。
但是这样的情景,或许只有梦中才会出现吧?

是Lacus!Lacus啊!!
拼命摇着头却摆不脱过去的记忆。
所以才会那样叫着:是Lacus就可以!
演角色有什么不好!只要演好!这样活下去有什么不好?!
她向少年伸出手,想要留住他。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
当少年叫着米娅,向她伸出手去的时候她躲开了。
沉默,她流着泪看向少年。
她本来,只是为了想要在他身边才……
如今,她却躲开了向她伸过来的那只手。
比起离开PLANT到前方未知的路。
还是留在PLANT的好
至少,在这里,她还是Lacus,还是得到众人追捧的偶像。
少年决然离去的那一刻,泪水混合雨水爬满整张脸。
无力的跌坐在雨中。
抑制不住的哭泣。
她没有办法。
她无法离开。
至少没有办法像阿斯兰那样干脆的离开。
她知道,没有退路了。
她,已经无法自拔。

独自流泪,黯然神伤
她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
摇摇欲坠。
只要一不小心走错一步。
就无法挽回。
所以她只能很小心很小心的顺着别人指定的路走。
不敢有丝毫错误。
当初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以及对于少年梦幻的憧憬。
全部都已经淹没在悲哀的泪水中。
从他离开那一刻。
她就知道了自己尴尬的处境。
只能前进,无法后退。

那一天,她的梦结束了。
结束在那个高贵忧郁的王子与优雅美丽的公主面前。
子弹射入她的身体,
她似花瓣一样凋零.
为了保护那位真正的公主.
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飞扬在风中的泪水她已经没有办法再看到.
已经失去灵魂的肉体被她一直喜欢的少年抱着,回到那艘叫大天使号的船上.
拉克丝的眼泪为她而落.
她的日记里,满满是小女生的惊讶与感叹.
今天见到他了,是阿斯兰!阿斯兰·萨拉啊!
如果可以和他好就太棒了!
女孩子对于偶像的憧憬,毫不保留的流露.
虽然演唱会赶场很累,但大家都很给面子.
因为大家喜欢拉克丝小姐,我这个假的有些受之有愧.
但想鼓励大家的心是真的!
那样纯真,不染一丝尘埃的心情.
如同新雪一般无暇.
她与拉克丝,有着一样的脸,一样的声音.
但是她是米娅.
PLANT的歌姬米娅·坎贝露。
照片上,绿发飞舞。
她的笑容,爽朗而温柔。
只是,这张脸,已经失去了。
她在白色花丛中静静睡去。
表情如此的温柔平和,仿佛掉落凡间的精灵。
请不要忘记,我的歌,我的生命……


END

如果说以前喜欢Rey是喜欢他的外表,那么现在则是喜欢他的全部.
起因,只是因为某本动漫书籍赠送的资料卡。
其中包括了Yzak,Dearka,Lacus,Rey。
Rey的资料是最简单的,却也是最让我难过的.
他的资料比起Yzak,Dearka,Lacus三人,仅仅是少了出生日期而已.
但是却让我有了这样一个念头:Rey,没有生日.

是的,他没有生日,因为他既不是自然人也不是协调人,而是克隆人,还只是众多克隆人中的一个.
所以,他连拥有生日的权利也没有了呢.
因为在"那些人"的眼中他只不过是一个实验品而已,还有价值的话就留着,用完了就毫不犹豫的被丢弃.

就是这样简单的处理方式,所以会有谁理会他是什么时候被"制造"出来的呢,反正他只要达到他们的要求就是最好了.

一直在想,如果Raww没有把他从实验室里带出来,如果Gil没有接纳这个孩子,如果,Rey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两人,那么现在的Rey,会是怎么样的呢?
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那么现在很可能就不存在雷伊·泽·巴雷路这个人了。

所幸,这一切都有过了.

Rey离开了那个记忆中满是泪水的冰冷实验室,并且有了一个家,一个很温馨的家.
而且还进入了军校,成为一个优秀的军人.

他的冷静与机智有目共睹,作战的策略更是令人惊讶的缜密.
其实开始还只是单纯觉得其实他是好孩子,不过太冷了,一直到第十九话才算真正认清了他.
橙色的夕阳光辉温柔投射,布置典雅的餐桌旁,金发的少年与黑发的男子相拥.
很多人都认为这一幕是FT人品问题所致,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也把水喷到了屏幕上。
但是过后平静下来再看,居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那一个拥抱,代表了Rey最真实的心意,代表他对那个男人的喜欢与信赖。

不需要太多华丽的言语,只需要最简单的微笑与拥抱就可以感受到的幸福。

Gil对于Rey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呢,所以Rey总是会顺从他,并且用自己的一切力量保护他。
无论是第二话的那句:"Gil还在密涅瓦上,绝对不让你们得逞“还是三十六话那句"绝不原谅,你背叛Gil"无一不淋漓尽致的表现出他不希望那个男人受到伤害的情感.
至于理由,应该就只是..喜欢吧?

很多人都认为Rey是议长的傀儡,被利用的棋子,但我要说的是,Rey只是一个喜欢议长的孩子而已,并不是什么傀儡,他也有着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原则,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做事的目标也非常

明确,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绝对不会犹豫不决.
这才是一个真正军人的作风呢.

说他是傀儡也好是棋子也罢,如果Rey听到大概会当作笑话吧,因为他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应该做的,而恰好他做的这些又与施令者的意愿一致罢了.

或许在这个孩子眼中,议长不是议长,而仅仅是Gil,属于他的Gil,那个温柔的微笑着看着他,牵着他的手,教会他弹琴,在他做噩梦时会耐心的安慰他的Gil,那个给他"家"感觉的Gil.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猜在Rey的内心深处应该是有一种名为"害怕"的情愫的.

不害怕别的,只害怕失去那个男人.

因为Raww已经离开了,他已经失去了对自己那样宠溺的Raww,他不能再失去Gil了,如果再失去一次,恐怕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哪怕是Gil受到一点伤害,也不允许.
所以他一直努力的战斗,一直对自己要求很高.

因为他也有想保护的人啊.

虽然不如KIRA,ATHRUN这些人表现得这么明显,但确确实实可以让人感受到Rey的这一份心意.
即使他知道那个男人是错误的,也依然不希望他受任何伤害.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最重要的人,不论那个人做错什么,依然愿意追随那个人,并且保护他,这大概也算人之常情吧?

Rey也只不过在这么做而已

对于这样的行为,我们也没有办法简单的评论好坏,因为别人选定的路,我们也无法去干涉。

写了这么多,回头一看,貌似都没有说出自己最想说的,汗颜一个……

Ma,那么在结尾把它说出来好了。
Rey,我只希望你选定了自己要走的路后,就一直走下去,不要管别人的说法也不要犹豫不觉,毕竟大家所喜欢的你,就是那个会坚定的走自己的路的你啊。
不久以后SEED-D将迎来的结局,我对FT已经没力气抱怨了,他不把Rey折腾一顿他是不会收手的,我只希望FT你别把那个孩子折腾得太厉害。
最后,无论Rey的结局如何,只希望他可以幸福就好

                                                 END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