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05 |  104 |  103 |  102 |  101 |  174 |  100 |  173 |  172 |  98 |  126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hapter 09

黑色的皮鞋踩在泥水中,溅起一朵朵不规则的水花.

价值不菲的西装因为匆忙的奔跑被雨浇湿大半,原本笔挺的西装裤上也沾满了污水带来的泥点.
黑崎知道,此刻自己的样子看起来一定是前所未有的狼狈,但是这并不重要.

因为比起自身状况,他的思绪里现在充斥的,全都是方才菊正宗清四郎传递的讯息.
那个并不算好的消息,让黑崎不自觉地想起了早晨做的梦.

梦中镜面的倒影里披着血色的那个人,和他丝毫没有温度的双手,原来是这样的暗示.
但既然他还能从菊正宗的医院里溜走,就证明这人没死没残
--那么,一个没死没残,又已形同陌路的松竹梅魅禄,自己的心脏又凭什么要为他抽那么紧.

在他还没有理清这比密密麻麻的雨丝还要纷乱的思绪时,他的脚步便已经停在了夕幻莊前.
原本应该漆黑一片的窗口处透出的亮黄色灯光,丝毫不留情地划破了诈欺师眼睛里深不见底的黑,在瞳孔深处留下一道暖色的伤痕.

最好不要让我看见你在屋里,松竹梅魅禄.
否则我一定会把你这个混蛋,揍到你全家都不认识.

黑崎咬着牙狠狠地发誓,随后拖着有些颤抖的腿,登上了因为生锈而略有些摇摇晃晃的铁质楼梯.
在他踩上最后一级台阶时,有些老旧的屋门被从里面轻轻推开,灯光泼洒而出的同时,黑猫悄无声息地沿着光亮蹿了出来,在黑崎脚边蹭了蹭后,眯起眼懒洋洋地"喵"了一声.
声音里全是享受大餐后的满足感.

黑崎一脸复杂的表情,随意地抚摸了黑猫的毛后,便将视线扔给了卡在门框中,身形修长褐发的青年
接触到他的眼神,对方愉快地笑着做了个Wink,妩媚的桃花眼里尽是让人读不透的喜悦与如释重负.

"我回来了喔,亲爱的."

甜腻的嗓音极熟络地打着招呼,这样自然而然的感觉让黑崎在刹那间产生了错觉.
好像过去三个月,眼前这人的消失只不过是个太过真实的噩梦.而现在自己睁开双眼了,他依然还在.
揉了揉鼻子,俊美的黑发青年勾了勾唇角.

完美的笑容只持续了一秒钟.
紧随而至的,是青年用尽了全身力气挥出去的拳.

"痛痛痛,痛死了..黑崎,你的问候方式能不这么特别么,我还以为至少你会给个吻.."
"闭嘴,再废话你就给我滚."

黑色诈欺师冷冷地瞪了眼那个赖在自己的单人床上装乖撒娇的家伙.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神和口气都太过不友善,还想长篇大论的警视正只能默默地收声,捂着刚才脸上被赏了一一拳的地方,一脸委屈地缩到床角.

看那人不敢再闹,黑崎这才转回头拧开水龙头,把手里的毛巾当成松竹梅魅禄,恶狠狠地搓了又搓.
这才是真的噩梦!
在刚才揍了松竹梅魅禄一拳后他甩手便想走,还没能转身就被这无赖拽进了屋,没有等自己开口那人便噼里啪啦开始解释.

带牧野夏希回家也好,装出要分手也好,之后不再联络自己也好,全都是因为他松竹梅魅禄要去卧底,而被卧底的对象实在太危险他不愿意牵扯太多人而设置的戏码.
其实那人什么都知道,被蒙在鼓里的只有自己.
被当傻瓜便罢,自己居然还曾经担心过这个对一切了若指掌的混蛋.

该死!

"那个,黑崎?毛巾.."

回过神来,才发现手里的毛巾都快被搓掉一层毛.
奋力拧紧水龙头,黑崎半点不犹豫地把毛巾对准床上的松竹梅魅禄甩了过去,连走几步过去再递的环节都省了.

"别这样嘛黑崎.."用湿毛巾捂着脸,眼神委委屈屈的松竹梅,看起来就像被主人抛弃了的大型金毛犬一样可怜:"我可是伤者诶.."
"那你滚回菊正宗的医院躺着去."狠狠地用眼刀剜那人一眼,黑崎向另一个方向别过头.
"我想,必须要在还有气的时候给你一个解释,所以才来的嘛?."
"....."
"今晚,被打了两枪喔."那个人,即使在温暖的灯光下也显得寂寞的侧脸,让松竹梅不自觉地放慢了语速低声说话.

"第一枪是在肩膀这里."
"第二枪."他用活动没有障碍的右手在胸口比划了一下,在黑崎终于忍不住把视线转回来后,松竹梅嘴角噙着一丝微笑,温道:"对准我心脏打的."

黑崎全身猛地一震.

"那时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心想怎么办我还欠你个解释,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你会恨死我的吧."
"不过,也许是上帝保佑,那颗子弹被之前我用来和清四郎联络的发信器挡住了,没能穿过我的心脏."
"所以,我现在还能在这里和黑崎说话,很幸福喔."

咖啡色的眼瞳里旋起能吞没一切的,溢满了温柔的漩涡,松竹梅魅禄仰起脸,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恋人,终究忍不住轻笑出声.
黑崎觉得,此刻自己的心脏好像一块被泡进液体里的海绵,沉甸甸地快要挂不住.

他一点也不否认自己是恨过松竹梅魅禄的.
尽管曾经对自己说过,自己不需要爱不需要人疼,但是对那个说了"爱"又干脆地退出,让自己身心都空落落了很久的松竹梅魅禄,他其实真的恨过.
只不过,恨过之后,剩下的不是报复,而是彻底绝望了的淡然

但是这个,已经被华黑名单的人,偏偏又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还告诉自己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开,更没想过退出自己的生命.
一切只是因为他需要工作而演的戏罢了.
就跟自己平时去吞掉那些白鹭红鹭,一样的戏.

从很久以前开始黑崎就不再相信世界上还剩下什么美好,更不觉得自己失去的东西有回来的一日.
然而松竹梅魅禄好像天生就是要来打破他生存的守则和信念一样,一次又一次地撞破,在自己看来坚不可摧的禁锢.
还总是挑莫名其妙的时机.

如果这家伙没再次出现,自己就会彻底地变回真正的黑鹭了.
得不到爱,作为棋子走在复仇路上,不知道哪一天会被抛弃的黑鹭.
黑崎并不觉得这样是不幸,他自己选择的道路,他从来不想回头,也没有人能让他回头.

但是,松竹梅魅禄明明知道是这样,还硬要在中间插一脚.
连受伤了还不肯好好地躺着,非要冒雨跑过来说什么解释,被甩脸色还说幸福,幸福个头.
不要以为这样我会感动.
一点也不会!

心里诅咒得起劲,不过黑色诈欺师永远不会知道,他的眼睛随时都能出卖他.
那样情感复杂但是却柔和得不可思议的眼神,松竹梅魅禄见过太多次,再迟钝都知道其中传达的究竟是怎样的感情.

何况在对黑崎的事情上,松竹梅魅禄向来精明.

"原谅我嘛,黑崎,这次真的是因为工作关系?你要是不高兴下次我跟你报备."
"谁稀罕知道条子的工作内容.说了你给我滚回菊正宗的医院躺着,"
"那你先接受我之前的解释,你接受我就走."
"....这东西一点也不重要!"
"不,很重要."挑了挑眉头,松竹梅魅禄干脆从床上爬起来,好让自己的视线能够跟黑崎持平:"不解释清楚,你真的会恨我的."
"那又怎样."

松竹梅魅禄舔舔自己有些破皮的唇,眼神直勾勾地望向黑崎那似乎能把人都吸进去的深黑瞳孔.

"黑崎背负的仇恨太多了,不想让你多加一份."
"我希望黑崎在想起我的时候,是能够开心地笑出来的,这样,我做的一切才有意义喔."

又来这套.
虽然是甜言蜜语但是那人说得也足够有诚意,导致黑崎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翻白眼还是再给这个无赖一拳,于是他就站着没动.
偏巧他家的黑猫这时好像没体会到主人的心情,自顾自地在魅禄脚边打转,转够了还温顺地在那人脚边蹭,模样着实服帖.

"..你看,小黑都原谅我了诶."
"喵?"

真是够了,你到底是谁家的猫!
黑崎咬着牙狠狠瞪了黑猫一眼,又看到松竹梅魅禄明媚到欠揍的笑,心里无名火登时熊熊燃烧.

"解释我收下了."
"真的?!"
"但是我没打算原谅你!"一句话把松竹梅魅禄兴奋的呼喊掐在喉咙里:"所以你现在给我从我家滚出去!"
"黑崎不要嘛~"
"你走不走?"
"..."

撒娇无效,装可怜无用,松竹梅魅禄吸吸鼻子,步履沉重地挪到门口.
就在他磨磨蹭蹭穿鞋时,对方的声音又从背后追了上来.

"伤没好前都不要来找我,等你养好伤我或许会考虑原谅你."
"..!"
"还有,牧野夏希是我的猎物."说着,黑崎用手比枪,对着松竹梅魅禄的心脏作了一个"BANG"的手势:"所以,你千万别来碍事喔,松竹梅警官."
"黑崎.我想吻你."松竹梅魅禄一手扶着门框转回身,眼角眉梢尽是藏不住的笑意.
"快滚!"
"呐,黑崎,等我伤好了,你就搬回来住吧?"
"我不跟条子谈条件."
"不是条子,是松竹梅魅禄呢?"

黑崎抿起唇,水润的眼瞳里闪着明亮的光.

"我考虑考虑."
"期待你的回答."褐发的男人转身背对着屋内,咖啡色眼眸里的光芒同样闪亮:"那么.晚安,亲爱的."

话语的尾音里,藏着这一生都无法耗尽的温柔.
黑色诈欺师的嘴角,因为这样的温柔,弯出了柔软的弧度.

其实如果他现在开口,松竹梅魅禄一定会留下来.
但是他并没有打算开口.
因为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让那个人养好伤比较重要.

"毎度あり。"

门被从外面带上时,黑猫轻轻地"咪"了声,看向主人的眼神不知道是埋怨还是无奈.
黑崎没有在意,拍了拍它小巧的脑袋后便去开窗换气,推开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回家时还呈倾盆之势的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悄悄地停了.

雨后冰凉清澈的空气迎面扑来,如墨的夜空中,朦胧到快要看不清的浅淡月光曼妙地晕染开.

明天,大概会是个让人心情愉悦的晴天吧.

E N 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無題
泪流满面,完结了!雾雨GN,谢谢你!!!!
雪色樱染 2012/10/05(Fri)11:24:35 編集
無題
这个时间!泪流满面,GN你真的太好了。谢谢你这样用心写了这么好的文!
Yamaaka 2012/10/05(Fri)21:14:06 編集
無題
GN写评辛苦了,几万字近五十多篇,看下来都很了不起~~~谢谢GN有爱的评和有爱的文~~~求新作。
SUZU 2012/10/07(Sun)12:39:08 編集
無題
每次看到几万字的评都觉得GN好认真。GN的文也一直很棒,满满都是诚意。谢谢GN让我看到这么多好文。
Fox.kumo 2012/10/07(Sun)12:55:28 編集
無題
GN不愧是我最喜欢的写手>///<告白求GD
Sakura Girl 2012/10/08(Mon)00:12:49 編集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