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03 |  102 |  101 |  174 |  100 |  173 |  172 |  98 |  126 |  97 |  96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hapter 08

"今晚我过得很愉快,这都是托了您的福."
"哪里哪里,我才是."

对方因为一句客套之言便忙不迭鞠躬还礼的拘谨状,令牧野夏希忍俊不禁的同时,也让她彻底地安下了心.
面前这个只要随便给点暗示就会手足无措的青年,只要稍施手段,必定能够完全将其掌控.

--真是,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好骗的肥鸭了阿.

这个认知让牧野夏希的心情大好,以至于她吩咐司机开车时,声音里都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但是这份喜悦落到站到车外目送她离开的青年身上时,是不是还保留着它原有的意义就很难说.

因为那个人追逐着牧野夏希座车远去时的目光,自始自终,都含着冰冷的轻蔑.

"..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容易上钩,是该说黑鹭名不虚传,还是之前太高估她?"
"才开始而已."

被黑崎不冷不热又完全没留后路的回应堵了话茬,身经百战的白鹭无奈地摸摸鼻子.而后他看了看街道对面被雨幕模糊成大片迷离光雾的霓虹灯,识趣地转开了话题:"雨好像一时停不了,我送你?"

"你不是喝酒了,还敢开车?"
"后半场全换成水了,不过黑崎你居然会关心我啊这还真是.."
"白石阳一!"

所以说,把黑鹭调戏到诈毛虽然是件悦身悦心的事,但是还是要控制为妙啊.
低头盯着上车前黑崎"不小心"在自己的白色西裤与白色皮鞋上留下的泥水痕迹,白石在心里毫无罪恶感的地反省会儿后踩下了油门.

性能良好的车在驾驶员娴熟的操纵下撞破看似天衣无缝的雨幕,在被雨水浸透的光滑路面上平稳地行驶.
一路上黑崎的脸一直都向着窗外,穿透了雨水的斑斓流光从他安静得宛如雕像的脸上滑过,有些诡异,却又说不出的落寞.
他不说话,白石也不说话,车厢里的气氛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沉默显得尴尬或者压抑.

或许是因为他们两个本身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所以,即使在同一个空间里,没有交集,对他们来说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在拐至离夕幻莊最近的一个路口时,白石突然地放慢了车速.

"..我说小黑鸟,前面,今晚没路灯?"

黑崎闻言,懒洋洋地转头看了前路一眼,确实一片漆黑,八成是这段路已经老化供电线路因为突如其来的雨又出状况了.

"停车,我走回去."
"虽然是难走点,开过去还是没问题.."
"我不想待会有个万一翻沟里,谁要跟白鹭因为交通事故死一起."

我知道其实你是不想看我危险驾驶就对了.
早就习惯了黑崎的口是心非,白石也不再争辩,只伸手拉下了制动手闸,车靠在路边慢慢停下.

"伞在坐垫下面."
"嗯."黑崎解开安全带,按照白石的指示找到了伞后,也没再多说一句话便下车.

只是在车门被关上的时候,他听到了那个染着浓浓鼻音的嗓音和着雨声一起钻了进来.

"明天开始,这件事情你不要再插手,否则我连你一起吃掉."

声音不大,甚至还有些模糊,白石想要问的时候,只看见黑色的纤细身影已经与大雨融在一处,再也分辨不清.
还是这么自说自话,一点余地也不给人留就表达拒绝.
白色西装的男人轻咳一声,从手边的置物抽屉里抽出一根烟,想了想又重新塞了回去.

算了,没什么好不甘心的.
那个人可是黑鹭啊.
从一开始就独来独往的黑鹭,身边永远不需要有另一个人来陪伴吧.

不,或许也需要.
但是轮不到自己.

嘴角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白石重新发动了车,然后沿着与黑崎离去的方向相反的道路离开.

雨声哗然.
冰凉的雨水溅到脸部与脖颈处,让黑崎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
往前张望的时候,前方的道路还是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头.

但其实,自己的住处就在不远处了.
明明知道得一清二楚,心里居然会觉得不安.
因为上次自己一个人走这条路究竟是什么时候,黑崎已经想不起来.

似乎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
诚然从日历上来看也不过是五个月,可是这五个月当中,有一个人的出现,把"现在"和"过去"生生地分成了两半.
以至于"过去"的时间,在记忆都显得恍若隔世.

怎么还在想!
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又不知不觉地被那个已经退出了自己生命的人占据,黑崎用有些潮湿了掌心抹了一把脸,自嘲地笑了起来.
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拥有"怀念"这么奢侈的东西了?

黑鹭能拥有的,除了复仇,也就只能有复仇.
思维里一旦有了复仇以外的东西,脚下的立足之地就会比原来崩溃得更快.

不过,真是没想到,就这么短的五个月里,自己便已不习惯一个人走这条已经走了很多年的漆黑的归途.
所以说松竹梅魅禄是个混蛋,一点没错吧?

裤袋里手机尖锐的鸣声,让黑色诈欺师本能地一震.
本以为是来自桂木敏夫的联络,但是接起来的时候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却狠狠地刺痛了黑崎的心脏.

"菊正宗?"
"太好了,我本来以为你关机,不说这个,你看见魅禄吗?"
".........."

"别挂电话."好像早预料到黑崎下一步会有的动作,菊正宗清四郎很有先见之明地喊卡,接着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在听,便发挥外科医生说话特长中简洁明快的精髓来了个高度概括:"他前段时间卧底去了今天收网,中了一枪这才处理完就没人影了,我想是不是.."

话筒里一阵急促的忙音.

"诈欺."

菊正宗清四郎才满意地挂掉电话,他背后就传来一个带着鼻音的冰凉声音.
翔北医院的直升机医师坐在宽敞的真皮沙发上,膝上还摊着一本三指厚的原文书,此刻他正抬了眼睛目光淡淡地看过来,虽然那眼神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漠,但确实是有些微乎其微的不满.

"小蓝你可别冤枉我,魅禄他确实中了一枪."
"肩胛骨中弹不会残疾,也没有生命危险."蓝泽耕作表情不变态度不变,口气就像跟病人家属汇报病情:"你的说法会让黑崎产生误会."
"不误会要怎么办啊,那两个人有事就来磨我,我又不是他们奶妈."菊正宗清四郎一屁股坐到蓝泽身边,手还很自觉地攀上了蓝泽的肩膀:"小蓝难道不希望他们尽快和好吗."

蓝泽侧过脸,屋里亮度恰好的灯光在他眸子里勾出一道晶莹欲碎的弧.

"你大概会被黑崎骂."
"..反正我祖宗和家人都被他问候过很多次了.不过只有小蓝绝对不能让他问候."
"...清四郎."
"嗯?"
"这里,我没理解."

本想着借机偷吻一个的菊正宗清四郎看着蓝泽手中原文书上用红笔划出来的句子,又好气又好笑地叹息.
难得这么有气氛,这下倒好,一下子就被学术刷了个一干二净.
不过,这才是蓝泽最可爱的地方了吧.

这样想着,菊正宗清四郎从蓝泽手里接过笔,拿出医学界精英应有的姿态,认真地开始了讲解.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样的氛围感染,环绕着两人的日光灯白色的灯光,色泽此刻竟也显得格外柔软起来.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