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98 |  126 |  97 |  96 |  95 |  94 |  93 |  92 |  91 |  90 |  8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hapter 03

黑色的车体在冰凉的夜色中划出流畅的线型轨迹,施施然分开无际的雨幕,缓缓行进在空旷的街道上,车灯光芒过处,一片水色朦胧.

褐发男人半靠在驾驶座上,一手漫不经心地操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轻按在挂于右耳的耳机上,听着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纸张摩擦声懒洋洋地问:"怎么,在忙啊?"
过于调儿啷当的口吻,不出意料迅速换来对方一声冷嗤.

"我以为你现在是在玩命地工作,怎么还那么有闲?"
"嗯哼,深夜被招去码头约会也算是很有闲吗."踹了一下刹车让自己的座驾停靠路边,男人淡道:"情况有变,之后可能得用上我们的方式."
"切,就知道你这种时候联络我没有好事."电话那头的声音仍然冷静异常,不过到底是比之前严肃了一些:"既然都知道自己被盯上了还敢这么明目张胆来电话是怎样."
"测试改造手机的功能."嘴角邪气地挑了挑,男人看着后视镜里自己的眼睛,依旧是那种软懒得什么都不在意的态度:"说起来,我家亲爱的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帮我好好盯着?"
"去你的,我盯我自己的人还来不及去盯你家那口子干嘛,你要玩欲擒故纵的游戏你自己玩不要把我带上."
"你这么说只能证明你心里有鬼喔,说真的……"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方向盘的,男人的语气格外暧昧:"你是不是有暗恋我家亲爱的啊."
"我靠你的松……!"
"请叫我黑泽谢谢."

慢条斯理地补上一句话打断对方即将脱口而出的斥责,早就搁在通话键上的手指微微加力,在切断通话后的第一个忙音撞击耳膜的刹那男人握住了耳机线轻轻一扯.失去了支撑点的耳机即随软软地垂落下来,在半空中百无聊赖地摇晃.

真是,不就开个玩笑而已嘛这么大反应干嘛,莫不是工作压力太大导致更年期提前?
心里鼓捣着些无厘头的冷笑话,男人将耳机连同银色外壳的手机一起抛在副驾驶座上.而后很自然地向左侧转过头,视线穿透爬满斑驳水流的车窗越过雨丝在天地间编织起的半透明薄纱望向街道对面,不远处废弃的篮球场在滂沱大雨中无端端透出肃穆悲凉的气息.

和那个时候有点像,不过这回他没有在生锈的铁丝网边看到那个打着透明伞一脸不耐的修长身影.

像是不经意间被挑起了一直小心翼翼护着的回忆,男人突然静静地微笑起来,笑容柔软如同抚慰着初生嫩绿新芽的明黄色阳光,光芒的温度并不显得灼热,但已经足够在无边的黑暗里留下一缕暖暖的亮色.

对不起喔,这次是我擅自把你给抛下了.
不过我保证,这样的状况真的只是暂时,等到事情都结束了,我绝对会好好"补偿"回来.
呐,我知道你肯定在生气,不过你还是会等我去解释的,对不对,黑崎?"

_____________

"啧,冷死了!"

刚刚洗完热水澡出来,身边的水雾还未来得及散去,又被从敞开的窗户中钻进来的湿润冷风一吹,黑崎不由得地打了个冷战.

在狭小的屋子里转了一小圈,以很威武的速度噼里啪啦地关紧所有的窗户,黑崎揉了揉鼻子,抓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到床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

平常这个时侯都会很殷勤地扑上来笑得花枝招展地说"黑崎黑崎来来我帮你擦头发不然你感冒我会心疼死"的家伙,已经三个月不曾在自己身边打转了.

以前分明是觉得那个人很烦很烦,烦得人恨不得要把他装麻袋里再塞上几块石头然后沉到东京湾里去才甘心.可是现在他真的不再在自己眼前晃悠,却又让人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当然那个东西断断不会对生活产生什么影响,只是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心里总会冒出一丝陌生的寂寞感,接着那一丝寂寞所带来的冰凉感就会迅速膨胀充斥整个身体,让人觉得怎么都不自在.

好像在壁炉旁安安静静睡觉的猫突然睁眼伸出爪子挠你一下.

不是很疼.
也不是毫发无伤.

低低的猫叫声在脚边响起来,黑崎垂下眼睛,看见自家黑猫撒娇似地蹭着自己的脚踝,毛绒绒热乎乎的感觉很好.

他抿了抿唇,弯腰抱起它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谁料到黑猫很不安份地又从他膝盖上蹦到了床上,在上头摆着尾巴左看右看半晌,随后大剌剌地踩住了放在床头的牛皮纸袋,一副对附着其上的照片很感兴趣的样子.

黑崎见状随口出声:"喂,小黑你不要闹,那是我的资料."

他不说还好,一说黑猫就亮出爪子冲着附在牛皮纸袋上的照片直接划拉下去,令人头皮发麻的脆响过后,几道清晰可见的划痕出现在照片上,女子的面容登时只剩下"惨不忍睹"能形容.接着黑猫扭头飞快地瞟了瞟微张着嘴表情稍有扭曲的黑鹭,屁股一翘很高贵很冷艳地跳下了床铺直钻自己的小窝.

——那个眼神的含义如果不是"你很迟钝我鄙视你"的话,我就跟他妈的松竹梅魅禄姓!

反应慢了半拍的诈欺师自暴自弃地想着,伸手抓过资料袋拍在自己脸上.
X的老子才没有后知后觉地吃醋没有后知后觉地挂念那个该死的笨蛋没有让猫都看出来老子因为松竹梅魅禄出柜出到红鹭床上很不爽!
心里狠狠地循环咆哮着口不应心的傲娇话语的同时黑崎也没忘记把松竹梅魅禄和牧野夏希的先辈摆在一块儿问候一次,问候完小辈唾弃完自己,回头再把桂木敏夫也诅咒一轮.

说这桩案子不是有预谋的鬼都不会信,那个老头绝对是对事情知根知底后才把牧野夏希卖出来的.

丢开档案袋把自己埋进枕头里,却还是没能阻止记忆回到不久前的夜晚.

和平常一样的夜晚,迈着悠闲的步子回到两个人所居住的公寓区,却在楼下撞见熟悉的人和不熟悉的女人在角落拥吻.

那一刻遮掩着那两个人的大片阴影直接落到了他的心上,黑压压的绞得人喘不过气.
最终什么也没说,甚至没有多看第二眼,黑崎直接上楼摔门进屋收拾行李,拖着大包小包丁零当啷冲下楼时正好在楼梯间撞见因为急奔上楼正微微喘气的褐发男人,黯淡的日光灯下衣领处的口红印妖娆的刺眼.

他盯着他的眼睛,咖啡色的眼瞳里有无法掩饰的慌乱.
俨然一种被人抓奸在床的仓皇无措.

"黑崎..我.."
"松竹梅魅禄,我跟你,玩完."

绝交的话语掷地有声,说完了也懒得去看那人的表情,径直与他擦肩而过.本以为他会追上来所以刻意加快了速度.

但是最后什么都没有.
没有人追上来,也没有一句挽留的话语.
唯一的收获就是走到楼下时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全貌,脸蛋清纯打扮入时胸大腰细,想想的确是他松竹梅魅禄的TYPE.

于是只有冷淡而自嘲地笑笑,拎着为数不多的行李从另一个方向扬长而去.

黑崎承认,他讨厌那个女人,非常非常讨厌.
不过也仅仅只是限于心理上的厌恶而已.
黑崎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他不是什么教养良好的上流社会人物也不是什么平凡娴静的小家碧玉,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他就只能一个身份.

黑鹭.

黑鹭是什么?
欺骗诈欺师的诈欺师,生存于灰色地带的罪犯,游走在人间的影子.
没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

松竹梅魅禄曾经说,黑崎,我不要你只为了复仇而存在,从现在开始,你的生命里除了复仇,还应该有我.所以你能不能不要一直只为了复仇而活.
至少在复仇之外留个位置给我吧,我会让你看到——看到最漂亮的光和最美丽的世界.
这样的话,你的世界就不会都是黑暗了喔.

黑崎能够很清楚地回忆起松竹梅魅禄说这话时的每一个细节,正午的海堤上戏谑的风和耀眼的阳光一起覆到他过分英美的脸上,魅惑的眉目之间涌动着明丽的流光,金色的,温暖的光羽,似乎能够将所有的阴暗吞噬殆尽.

那时黑崎笑了,他说好,我试试.
然后他就真的在心底给名为松竹梅魅禄的光留了位置.

然而,那缕光芒主动退出了他的世界,带走了属于松竹梅魅禄的那个黑崎.
所以,现在的黑崎又是完完整整的黑鹭,只存在深黑夜晚之中的真夜之花,黑得深沉黑得妖异黑得绝望.
半点和"光"有关的东西都无法侵入的黑.

这样的自己,是没有资格去和任何人争任何东西的,哪怕那个女人来路不明,却也比他自在得多.
何况那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爱得不得了的人,为了她连挽留都吝于给自己.
那么自己还能做什么?

除了放手远走,别无选择.

刚开始搬出门的几天松竹梅魅禄还会打电话来,可黑崎从来没有接过——既然都决定断了,就没必要再去听多余的东西.

就这样持续了一周,那之后对方似乎也失去了耐性,渐渐就再没了音讯.不过黑崎也早就懒得再计较他出柜还是出轨的问题了,本来嘛人家一好好的警视正和诈欺师搅合到一块就不对劲,好好找个漂亮的女朋友过日子才是正道,警视正和诈欺师的爱情听着是挺赚人眼泪的故事但是故事不是生活,不能当饭吃.所以掰就掰了,掰得干脆两头都还落个清净.

至于有关那段时间的记忆,黑崎很自觉地就将它当成了幻梦.

所谓梦,自然有美好得不真实的权利.

现在梦醒了,一切就该回到原点.
自己还是独来独往的黑鹭,只有复仇是自己的全部,不需要被人爱也不需要被人疼.
至于松竹梅魅禄,根本就没有在黑鹭的生命里存在过.

黑崎本以为从此以后再无交集就是他和松竹梅魅禄之间最后的结局,可是在他从桂木那里接过这个案子的时侯,他便注定要绕回同一个圈子里.
那个笨蛋的脑子容量果然还是太小了吧.
好不容易谈个正经的恋爱还找上一只红鹭,找上红鹭就算了偏偏还是自己的目标.

……很好,还有比这个更狗血的设定吗?

郁闷地整理着事情的来龙去脉的黑鹭,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其实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前提
——在这个社会上,需要更换身份利用角色扮演去进行工作的,并不是只有诈欺师而已.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