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06 |  207 |  209 |  211 |  205 |  210 |  233 |  240 |  223 |  236 |  266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Preface chapter

何为怨灵?
所谓的怨灵,只是因其自身执念太过强烈而无法转世的魂魄.
怨灵非无心,但是心里不是太过深沉的憾就是太过浓重的恨.
因前世夙愿无法得以实现才徘徊于世间,因被污秽所侵蚀而使人染病,所以被人所憎恨,但谁又知其哀痛?

Chapter 1

那个黄昏在淅沥的雨后摇摇摆摆的降临,夕风里夹杂有泥土腥甜的味道.
她独自一人走在尚未干的青石板路上,黑色的发用淡雅的浅绿色缎带挽起,素色衬草绿的飘逸衣衫仿佛不曾沾染过一点凡间的污浊.
路人们行过她身边时也忍不住多看几眼,小声议论着这是谁家的小姐,看起来如此高贵的样子,云云

"哎呀哎呀,没想到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也有这样的美人啊."街边酒馆的二层,一袭蓝衣的男子居高临下俯视这长街上的一切.
"清季师兄,你少说几句."桌对面正替他斟酒的少年略略往楼下扫了一眼便将目光收了回来.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何况现在.."
"说什么呢,清季?"身后忽然传来女子的声音,有如长草飞莺般清脆,又如珠玉落盘似的悦耳.

闻听此言清季猛然刹了话头,转而摆出平日轻松的笑脸起身,"素柔,你什么回来的."
被他称作素柔的女子只是轻笑一声,因为蒙着面纱,清季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身后有一股凉意正顺着背脊缓缓蜿蜒直上,而端坐于一旁的少年则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表情上很露骨的写着"你活该!"

"玄,劳烦你将此信送给师父."出乎清季意料,素柔并未过多追问方才所掐断的话,而是径直越过了自己身旁,将手中的东西交给玄.
"知道了,师姐."玄很快的应答,小心的收好了信,忽而想起什么似的问:"师姐,那件事情是否有了头绪?"
"这你别问了,我们自会处理好."缓步行至栏边,素柔往楼下张望一眼,看到此前清季注视的那位女子时,璀璨若星的眸子里闪过深沉的光华.
"清季,该走了,此地不宜久留."
"素柔,出了这镇子就是荒山野岭啊,可不可以等到明日...."
"那么你就自己在这歇着,恕我不奉陪."
"......"

Chapter 2

夜风唱晚,幽深的山林中,月色静谧的染了满树银霜,偶有鸟儿振翅飞起,扰乱了一片静寂.
素柔行在崎岖的山间小路上,步子不急不缓,黑色的长发径直垂到腰间,流光一般柔软.
清季跟在她的身后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何素柔偏要挑着夜幕沉沉之时赶路,这和平日的她的所为完全不符.

不过,应该说自从他认识素柔的第一天起,他就从来没有琢磨透她--也许不仅仅是他,所有的人,都对素柔一无所知,关于她的更多只是传闻.
别的不谈,就巫师中的传言,素柔并非一个真正的人,据说她的母亲是仙,素柔之所以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也是这个原因.
清季记得有一次自己曾试探性的问过素柔关于她的身世和家人,她只是笑了笑,说你不必知道.
而后自己不死心的去问师父,师父也只是笑呵呵的答,该知道的时候你会知道.
真是,弄这么神秘干什么

"嗯?清季你刚才说什么?"
"啊,没啥没啥,我只是觉得气氛有点奇怪."意识到自己刚才一不小心说出了声,清季连忙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说得没错,你看看那月."素柔停下了脚步,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满月

有点莫名其妙的抬起头,清季褐色的眼瞳里倒映上月的光辉,清清冷冷,但无端端透着一份诡秘气息,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他们面前铺展开了巨大的网,只等他们陷入.
原本如水的银色月华,此刻竟然微微的泛着血红.

"红月?!为什么..."占星相术上可没有说过逢满月就一定是红月呀运气怎么这么差,啊?么今晚没有星星?怎么可能!
"红月夜云掩星,暮色沉凶灵至."念了一句,她淡淡的道:"那个怨灵,离我们不远呐."
"这就是你特意走夜路的原因..|||"清季恍然的同时也不免有一丝紧张:"这里阴气太重了,不知道凭我们能否压制它.
"清季,作为占星师你是很优秀,但要除怨灵是不是太勉强了?还是好好保护自己吧."
"素柔!"
"嘘,来了哟."轻轻摆摆手,素柔一派冷静.

话音才落,忽然起了风,树叶哗啦啦响成一片,婆娑舞动的树影似无数的鬼魂在涌出,而天上的月此刻已经隐没至云层之后,尤可见光.
四周的气息骤然紊乱起来,似乎夹杂了女子哀切切的哭声,时而缥缈虚无,时而近在耳畔.
莫名的,清季居然察觉到这紊乱的气息里有熟悉的感觉,而当他想探个究竟时,那感觉又消隐无踪,只有一阵心悸.
怎么,难道怨灵在我身边,可是为什么会感觉不到一丝邪气,只有......呼唤声?
女子的声音.
谁..是谁?到底是谁.......
头痛欲裂,仿佛深陷于万丈深渊,云雾缭绕掩盖了所有未知的真实.

"破!"耀眼的灵光迸溅,划破空气直冲向半空,但仿佛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阻挠,在半空中灵光被阻下.
"言灵吗?不是一般的怨灵."素柔后退几步,正退到了倒下的清季身边:"..幸亏我早在他身边下了结界,不然就惨了.."
"你是何人?"半空中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动听但并不娇柔,甚至有着隐隐怨气.
"巫女,倒是你,询问别人的身份而自己却不现身,是不是太失礼了?"
".....好吧..."

又是一阵风,方才被刮落的叶飞旋而起,在离素柔不远处呈漩涡状向四周散开,漩涡的中心隐隐现出人形.
风过叶落,素柔面前幽幽站立着一个妙龄的女子,素色青衣,乌发高束,眸若星子,唇似霞晕.
正是黄昏时在长街上的那个人.

"我不想与你为难,巫女,我只想带走我的恋人!"
"你说的恋人,是清季?"丝毫不惊讶,素柔略略看了一眼此刻正处于昏迷不醒状的蓝衣青年.
"........"女子沉默不语,但她温柔起来的表情已经让素柔确定了一切.

"我也不想与你为难,但是清季不是你要找的人."
"不可能!"女子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扭曲:"我不可能认错人!"
"就算你没认错,三生缘,四而尽,你又何苦耗尽百年修行落到如此田地,哪怕重化作狐,或是转生为人,也比这般景象好."
"你知道我曾是妖狐?"女子的眼神冰冷的凝结,像是万年不曾融化的寒冰.
"身为怨灵,仍旧可以动用言灵之术,除了妖狐,还有何种生灵能做到?素素,算了吧."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又为何要阻挠我!"四周的空间瞬间充斥暴戾的气息,似乎有血的味道在蔓延.
"因为我认识你."她修长的指尖轻轻放在被风吹得摇摇欲坠的面纱上

Chapter 3

随着面纱被掀开,那名唤素素的女子,表情在顷刻间松动.
面纱之下的容颜,同样是得天独厚的绝色,只是相较于素素的狐媚,更多的是水莲花般的清丽,像极了素素曾经的旧识.

"刚才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了,我叫素柔."
"你是素姬仙子的...女儿?"平息了戾气,素素不确定的问.
"你的族人曾对我的母亲有恩,所以我不想与你为难,别这样下去了,就当你和你的恋人,是有缘无分吧."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什么叫有缘无分,三世我都是为他...为他而死,凭什么,凭什么.."

因为是妖狐,转生后前三世的记忆都还存在么?
然而这回,因为怨气太重无法转生,才化作怨灵--但妖狐化作怨灵,若徘徊于世间过长,哪怕被净化,也只能成为孤魂野鬼.
它们,只有三次满月的时间,而今日,便是第三次,不赶在此日之内离去,也就无可挽回.

"素素,与其成为孤魂野鬼,倒不如现在去转生,也许.."
"不要!即使转生了三世,也..也仍然不能..这一世转生,我会失去所有的记忆,会忘记...我已经不能再转生成妖狐,但是作为怨灵..作为怨灵就可以!"
"作为怨灵可以什么?你那个虚化出来的身体,还能抵抗污秽多久?"
"我不管,我要带走他,哪怕成为孤魂野鬼也好,只要他在..他在就够.."素素无助的蹲下身,双臂紧紧环着自己的身体.
"我说了,清季不是你要找的人!难道你还想滥伤无辜吗?!"

"我...我...我只想和他在一起!为什么..这么难..."声嘶力竭,咒印若有似无的在她的额上闪烁幽幽血光,半空中,浮动黑色的雾气,沉重的压迫感覆盖而下.
"赦!"银色的灵光化作剑形直刺黑雾,灵气的清澈与秽气的污浊纠缠在一起,素柔皱紧了眉头,拖延下去不妙,这强大的怨气,会反噬到施放者身上,那时谁也回天无力
"素素,停手!这样下去你会永远见不到你的恋人!"

很显然这句话起了作用,怨气的力量稍有减弱,空中的黑雾也开始有散开的趋势
素柔没有任何犹豫的念起起除灵咒,银光穿透了黑雾的中央,呈放射状向四周蔓去,将黑雾包围,遮蔽.
素素额上咒印的血光也逐渐隐去,四周的气慢慢清澈起来,平息.

"素素,够了."轻轻松了一口气,素柔走向跪坐在地的绿衣女子.
"清季真的不是你的恋人,你的恋人,这一世还未转生,所以现在你还来得及."
"下一世,成为人回来吧,或许会遇到他的."
"素柔.."沉默良久,素素终于抬起了头:"下一世,如果成为人回来,也还能见到你吗?"
"有缘当然会相见."
"即使我不记得?"
"我会记得.快点吧,天要亮了.."说话的时候,素柔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素素的肩---因为素素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透明.
"谢谢你...素柔......."

清风过,扬起了她绿色的衣裙,也吹起她白色的衣.
风停时,只有素柔一个人半跪在坚实的土地上,面前空空如也.
走了吗?
这么说来,师父交代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啊啊啊!我怎么居然睡在这种地方!素柔!'
"...你醒了?"要怎么跟他解释他昏倒的原因呢.
"..素柔你..你.."清季忽然瞪着她的脸,目不转睛.
"....."忽然想起,方才见素素的时候掀开了面纱,之后一直没有再戴上.
"很漂亮~这么漂亮的脸为什么要藏起来呢~"清季凑上前笑得一脸阳光明媚像是在路上捡到金子.
"....."看样子不用向清季解释他为什么昏倒了,这个思维见了美色就呈直线的家伙估计不会追问.

"素柔,回答我呀!"
"你不觉得你话太多了吗?"
".....诶诶?素柔你看这是什么?绿色的缎带?荒山野岭怎么会有这个东西..是你的?"
"不是我的."素柔微微一笑:"可能是哪个痴情女子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清季完全是莫名其妙的问.

"一个很久的故事,说是有一位妖狐爱上了一个人类的男子,痴缠了三世,但是三世以来男子一直都认不出她."
"那个妖狐还真可怜,说回来,哪个男人运气这么好?"清季的手枕在脑后,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好了,清季,回去吧,师父交代的事情做完了.."
"啊?!你收拾掉那个四处徘徊的女怨灵了?厉害呀,难怪师父那么器重你."
"..她只不过是一个痴情的女子而已..."抬眼望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山路,素柔道.

天空开始由墨色转为轻浅的湛蓝,一缕霞光,在天边绽开.
天亮了呢.

E  N 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