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01 |  202 |  204 |  208 |  232 |  206 |  207 |  209 |  211 |  205 |  210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开始的开始

他有漂亮柔软的金发,有如万年生成的水晶般剔透的深邃蓝眸,有精致得无与伦比的面庞,他的一举一动都高贵优雅,淡漠的疏离感使得他更像一个童话中的王子.

但童话并不美丽,只不过它有一层梦幻的面纱,因此看起来很美.
那日,不小心掀开了那层梦幻,于是五秒之内,一切瓦解

第一秒

小小的金发孩子在黑暗冰冷的屋子里无助地哭泣,泪水在黑暗中显得那么软弱.
白色,这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那毫无生命力,令人窒息的颜色,是死神唇边苍白的笑.
玻璃仪器的触感那么冰冷,针头在惨淡的灯光下反射森寒的光芒.

他惊恐地后退,想要逃离,但是那些穿着白色大褂的人抓住了他,把他送到一张床上,试验台.他们给那张床的称呼.
在那些人和物身上,他看不到希望的阳光与活力.只有死亡的冰冷气息在环绕.
那么小的孩子.脸上有的不是纯真的笑容,而是恐惧,无助的恐惧.
想要离开,却无能为力,所以他唯一可以做的,是在黑暗中哭泣.
泪水滑落.这个故事,是悲剧的开端.

第二秒

最后一点光亮,敛收在深不见底的黑洞里.
他从梦中惊醒,环顾四周,不见那个将自己从实验室里带出来的金发男人.
求助似地看向另一个自己所依赖的男子,只从那对深沉的金眸中看到无奈.

RAWW呢?他问得小心,但并不是抱有希望的语调.
RAWW不在了.黑发男人的回答似在叹息,隐忍的痛楚.

他微垂了头.柔软的金发披落下来挡住了光滑的额和清澈的眸.看不清眸子里闪烁的是什么.
但你也是RAWW.将他略微冰凉的双手拢入自己掌心,男人的语调很轻很轻,他有些惊讶的抬眼.眸子里一瞬间的波动,石子投入湖心,激起了千层浪,各种复杂的感情在那片湛蓝中一点点绽开,然后分解,融化.最终归于平滑的寂静.

他从男人手中接过那个装满药丸的盒子,修长的手指有点点颤抖.
那些蓝白相间的药丸在他眼前铺天盖地的展开,狠狠的嘲笑.
那是他必须背负的,沉重的宿命
已是少年的他,自然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哭着逃走,只是沉默着接受了.
呐,童话已经开始发抖了,因为它不再是甜美的梦境,王子不再是王子,公主也不可能出现.

第三秒

虽然已经离开那个地方很长时间,虽然他竭力不再去回忆那一幕幕噩梦般的景象,但现在,那熟悉的恐惧感还是如潮水一般席卷而上,瞬间湮没了他的意识.
平静的瞳孔因为惊惧而放大,波澜不惊的精致面孔冷汗泠泠,破碎的呻吟撞在凝滞的空气上,身体里的血液都变得寒冷,凝结成冰凌,刺得全身剧痛,再也维持不住平衡,跌倒在地.
他听到那个黑发红瞳的少年着急的叫着自己的名字,问自己怎么了,明明就在身边,甚至可以感受倒少年将手搭在自己肩上的触感,但那呼唤,似乎从遥远的银河那头传来,缥缈虚幻得不真实.
眼前很暗,什么也看不清,梦魔狰狞的笑着缠绕在他四周,侵入他所有的思想,他甚至来不仅反抗就被抓住,意识堕入无尽深渊的那一刻,一个声音冷笑着
你逃不掉的,永远也逃不掉....
天啊天啊,这里真的曾经是那个王子和公主幸福生活着的世界吗?分明似地狱一样.
剧情的齿轮还在转动,我们的心已为金发孩子伤痕累累.
会让人受伤的,是童话吗?

第四秒

我是没有未来的人.坐在桌前,他安静的告诉自己的同伴,那个总是很孩子气,一有事情就扯着自己倒豆子的,叫做Shinn Asuka的少年,他最要好的朋友.
他清楚的叙说一切,自己为何而生,又为何会在这里.....语调里没有过多的波动,只是平缓,一泓清泉一样的静,但这样的静不美,甚至残忍,平静化作锋利的匕首,一点点的割着心口,于是大家都为此受伤了.
没有未来,也就注定了,他的生命,永远不如其他人一样完美.
他是特殊的,可是这样的特殊是不幸.
他能做的只是努力让自己活下去,追求梦想对他来说,太遥远.
从知道自己是克隆体那天.雷伊就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去,因为技术的不成熟,所以他只是个次试验品,会很快的衰老.
但是他仍然那么努力的让自己活下去啊,每次看到他认真的样子,看到他偶尔崭露的单纯笑颜,看到他演奏出优雅的曲子....他那么优秀,谁会想到,他和别人,完全不一样呢?
或许这是童话的障眼法,像夜莺胸口的蔷薇,美丽动人心魄,但那美丽的背后,是一片殷红妖娆,带有腥味的液体,让人害怕.
那个金发孩子依旧高贵优雅,但他不是王子,只是没有未来的孩子.
童话蒙上一层黑纱,诡异的微笑,说结局要来了.
仿佛推开了一扇华美的门,门后,满是甜蜜的毒药.

第五秒
血,从他年轻的脸上蜿蜒着流下.一直整齐的金发凌乱了
枪声直接把痛楚送到每一个人心底,那个金发的孩子,对自己唯一信赖的人开了枪.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少年的他哭得那么无助,让人心痛.
有什么东西哽在喉间,连喘息都那样辛苦,泪水混合了浅浅的红自指缝间淌出,落到地面,沉重得连水花也溅不起来.
吉尔,对不起,对不起.连这么简简单单几个字也断断续续,词不成句.
他是那么喜欢这个男人,全心全意的去信任,去依靠,也只有在吉尔面前,他才真正像个孩子,只有在吉尔面前,他才会有清新的笑容.
曾几何时,吉尔就是他的一切呢,吉尔会温柔的微笑着牵起他的手,告诉他不要害怕,给他承诺,耐心的听他每一句话,与他指间奏出的每一个音符,努力给他一切,包括他想要的家,与恬淡的幸福.
雷伊的世界因为有了吉尔,所以有了光
雷伊的世界为了吉尔,永远失去了光.
要塞开始崩塌,扬起的尘雾.逐渐吞没了金发孩子的身影
轰然巨响,尘归尘土归土.
那个叫雷伊的孩子,从那一刻起,随着泪水永远离去.
已经没有童话了,那曾梦幻的面纱,被撕得粉碎,我们看见的,不是幸福的结局,而是残缺的悲哀.
五秒过去,只剩荒凉.
真的,什么也没有了吗?


结束在结束之后

一张不知名的CD在唱机里转动
啊,这曲子,好像是雷伊的钢琴曲.玫瑰色头发的少女有点惊讶的抬头.
黑发的少年把手中的相框放在钢琴上,相片里,有金发红服的少年,黑发红眸的男孩和玫发的少女,背景是满天飞舞的樱花.
切,雷伊太不厚道了,什么时候留下来的居然不告诉我们.
为他孩子气的话语失笑,玫瑰色头发的女孩望向窗外,天空很蓝,是雷伊喜欢的蓝
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还好,曲未终,人也未散.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