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73 |  272 |  271 |  270 |  269 |  268 |  267 |  264 |  263 |  258 |  25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

很久以前,绿湖是精灵之森里的明珠.

作为精灵之森边缘位置为数不多能通向大海的通路,绿湖的存在向来深得水生妖精们的喜爱,平日它们会在绿湖湖畔栖息,偶尔会潜入湖中,顺着那一望不到尽头的水路前往它们向往的海洋,而因为有它们的存在,绿湖的水质也一直保持得很好,阳光灿烂的日子,那些金色的光芒从云层中流泻下来,淌到绿湖湖面上时,仿佛是给一块上好的翡翠披上了柔曼的金色光纱,水波流转,妖精们的笑声随着水波摇曳的节奏荡漾开,一派生机勃勃.

只不过,这样的静谧在莉迪娅·克莉斯利用绿湖囚禁了一个怪物后彻底打破.
--怪物,是水生妖精们的叫法,这些柔弱的妖精,抵御不了过份强大的力量,而那个怪物仅仅用歌声,就足够让它们心惊胆战.
尽管她外表很美,美得大概只有精灵之森里最漂亮的精灵女子才敢与她一较高下,但是这样逼人的美丽也掩饰不住邪魅的气息.

为了远离这个怪物,水生精灵们渐渐脱离了绿湖,另寻它处.
而绿湖,渐渐成为了精灵之森里大家都绝口不提的禁忌.

若不是这回静攸·克莉斯这么不小心,落夜觉得自己一定不会再次踏入这片区域,倒也不是害怕绿湖里的那位对自己做出什么攻击,只不过一见到她,他就又要纠结一次当年自己做得对不对.

落夜·帕里德特别讨厌自己无法掌控的烦心事.
抬手,不动声色地解开绿湖区域最外围的一个障眼用的结界,他缓缓步入那已经被遗忘许久的地域.
多年不来,绿湖依然如当初那般美得静谧,即使在夜晚浓郁的雾气中,也能清楚地看到湖面泛出的柔和微光,要不是这静谧里透着的萧索太过明显,他几乎都要觉得绿湖仍然是最初的那片绿湖

就在他驻步分神的刹那,周围的雾气突然向他围拢过来,似乎想要用自己虚无的身躯构成阻挡他前进的墙壁.
而在这越发冰凉的白雾中,飘渺的歌声如同游蛇一样,鬼魅而轻盈地逼近.
嘴角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他看似随意地挥了挥手.

随着他的动作,穿越荒野的清风应召而至,像是看不见的利刃,毫不犹豫地撕裂了朦胧的雾墙,并且将它们远远地推开.
阻碍视线的东西一被清除,他的视野也变得清晰.
于是这回他看一下子就看见了,倚靠在绿湖湖畔那块圆石上背对自己的身影,绿色的长发几乎遮盖她整个背部,但是透过发丝的间隙依然能看到她白皙光滑的皮肤,而她半浸在湖水里的鱼尾,则有一下没一下地拍击着湖面,溅起一簇簇清凉的水花,对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有人解开结界闯了进来,依旧自顾自地唱着那些无人聆听的歌谣.

和她刚刚来这里时一模一样的情景,几乎就没怎么变动
可落夜·帕里德总觉得这画面有什么地方透着一点诡异,那种感觉他说不上来,因为抓不到准确的目标,可确确实实就是让人不舒服.
片刻之后他反应过来,问题就出在人鱼的尾巴上.

她是那个族群里极其少见的银尾,纵使在见不到一丝光芒的最深的海底,那亮银色的尾也能够在铺天盖地的黑暗中淌出微弱而圆润的微小光华.
而现在这个有着明亮月色的夜晚,本该反射出一片皎白银光的尾部鳞片却黯淡无光,诡谲的黑色纹饰如同渔网一样贴在银鳞上,生生夺去了全部的亮.

"黛丝."

飘渺的歌声尽散.
被叫了名字的人鱼转过身,红色的凤眸里映出紫发男人靠近的身影,娇美的脸上并无惊讶,好像她一早就在这里等着他.

"我还在想,你到底什么时候会过来呢,帕里德殿下."

和轻灵的歌声不一样,她说话的声音并不甜美,更称不上清脆,话语里的冷酷感更是让人忍不住要退避三舍.
显然是没料到对方一上来就这么直接地甩了个软刀子,落夜怔忡了那么一秒,马上就决定不接她的话茬.

"那些是什么?"

黛丝顺着落夜的目光看了看自己曾经最引以自傲的银尾,冷淡地笑笑:"诅咒,告诉我我快死了."
落夜皱皱眉,一下子就猜透了对方这些日子突然那么高调地用歌声勾引猎物的理由:"所以你把克莉斯招过来,是想解当年的封印?"
黛丝终于给了一个正眼给落夜.

"帕里德殿下既然知道答案,就不用多说了."说着,她随意地撩了撩散落在腮边的发丝:"只不过我没想到,她居然突不破那层结界."
"她是根本没意识到这里有个结界,再说,她要是真过来了,现在我还能见到尸体么?"
"呵,您说笑了,帕里德殿下,那是您心爱的学生啊."黛丝挑起眼,左手手指轻轻点在自己唇间,娇艳的脸上满满是戏谑的笑意:"放完血破坏了封印,自然要留个全尸让您带回去."

"唰"

实体化的淡紫色的光刃直直地指着人鱼脆弱的脖颈,只要再稍微前进一点,就能直接切开那冰凉的肌肤.
落夜·帕里德单手稳稳地握着刚幻化出来的利器,平寂的眼神接到对方近乎挑衅的目光时,多少泛出几丝嘲弄:"其实你为什么不试试放干自己的血?那早就被玷污的血液,里面的邪气,足够敲碎好几个这样强度的封印了."

言语间,不带任何调侃.
黛丝定定地看了紫发男人幽深的眼眸半晌,这才抬起手推开指着自己脖子的武器,动作慵懒优雅得像是参加海底王城的宴会,随手拿起一颗珍珠作为凭证那般.

"我要回去,在下一次红月季到来之前."

落夜不说话,仅仅是收回手,散去了光刃的形体,一时间无数紫色的光点飞舞,一点点映亮了幽绿的湖面,湖上湖下,星星点点的紫光如同星辰散落.
而黛丝的话语,则在这看似浪漫的景致里,狠狠敲碎了所有绮丽的幻想.

"要死,我也得死在自己的故乡,而不是你们精灵的地盘."

空气有了片刻的凝滞.
半晌,落夜轻轻"啧"了一声,显得有些不耐烦.

"你还有故乡?不是被你自己屠得一干二净?"
"它们该."提到自己的族人,凌厉的恨意便在她娇媚的眼眸里疯狂生长,然而这恨意也只是昙花一现,消散之后,就是无尽的落寞和疲惫:"但是,我要回去的地方,跟它们无关."

毕竟,人鱼是大海的孩子.
哪怕时至今日,已被人族掠夺得面目全非的海洋不再属于人鱼,人鱼却依旧属于那蔚蓝色无垠水域.
就算因为种种原因背弃海洋,或是逃离海洋,但是人鱼的身体和心灵,总能听见海洋的呼唤,悠远的,绵长的呼唤,像是呼吸一样熟悉亲切.

所以,对人鱼们来说,最残酷的惩罚不是被冰冷的鱼叉穿透身体,也不是被束缚在海中祭坛上,让凶猛的鱼类一口口吞噬.
它们最害怕的,就是知道死亡来临,也无法回归海洋.

"帕里德殿下,我想,你会明白的."她语气平淡,卸去了最初的敌意和冰冷:"如果你不同意,我也有我的方法解决,你应该知道,凭我的能力,不至于连个精灵姑娘都收拾不了."
"哦,我倒是忘了你被叫做血戮歌姬."话是这么说,但是落夜的语气听起来也不像刚刚想起这件事:"反正当初要救你的也不是我.自己找死的我向来乐意成全,不过你最好给我点时间,莉迪娅去了长存之地,我一个人解封印太耗精力,你还没资格让我那么费心."

一句话字字带刺,充分证明,即使不爱纷争,精灵也是可以很记仇的.
不过黛丝显然懒得关心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得到面前这人的承诺才比较重要,现在目的达成,她也不想再废心力和口舌,是以对方话才说完,她就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没了踪影.
紫发男人站在岸边,盯着人鱼消失的地方,最终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所以说,当年没拦着莉迪娅救她,果然是错的啊.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