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41 |  238 |  237 |  201 |  202 |  204 |  208 |  232 |  206 |  207 |  20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Track 1. Tears of the Deep Sea

她穿着轻飘飘的裙子站在商店的橱窗前,玻璃上模糊的映出她秀气精致的娇俏脸庞,头发的颜色是温暖的浅浅金黄色,如同幼鸟头顶上一抹绒毛,绯色的眼瞳单纯生涩,仿佛被清晨的露珠所洗濯,好奇天真的盛满她所看到的一切,裙上大面积的天蓝与纯白交织成素雅的清淡,一个随意的转身,迈出的舞步轻灵曼妙犹似花间翩然飞舞的蝴蝶,自由得不受任何束缚,于是她开心的笑了起来,笑容就像天空飘落的新雪般无暇纯美.

但仅仅在短短的时间后,单纯的眼瞳里凝结了厚厚的寒霜,纯美的笑容被冰冷的肃杀所取代,寒光凛凛间,手起刀落,鲜艳的腥甜液体在她眼前飞溅开,她却漠然的将它忽略.
反正不久以后,这一幕就会和以前所有的记忆一样,睡一觉的时间就从她脑海中被抹去,恢复成一片空白.

没有记忆,也就意味着没有过去.没有过去,也就不会拥有回忆.没有回忆,也就没有了情感,没有情感,也就无法体验常人经历的喜怒哀乐.
但将过去干脆的抹成一片空白,真的能抹煞心底最深的恐惧么?

她不知道,但是在听到"死"字时她的意识便会炸裂成一片空白,不知名的惊惧从心底最深处一波波肆意的蔓延而上,海浪一样反复的翻涌,狰狞的尖声狂笑,刺穿所有神经.
就像被丢入牢笼,身边除了大片的冰冷黑暗,什么也没有,伸出手去也触碰不到可以依靠的东西.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要死..
不想死.....

泪水颤抖着滑落,隐没在她翘起的发梢里,泪痕淡淡,苦涩的灼伤她的脸颊.
遥远的彼方,雪白的浪花从天际飞奔着扑上金色沙滩,碎裂成一声又一声的深深叹息.


Track 2.Primal Innocence


手机的屏幕冷冷散发着光芒,女孩甜美的声音在耳边萦绕不休.
黑发少年疲倦的合上了粉红色的手机盒盖,翻个身,用力的拽过身上的被子蒙住头,红宝石一样晶莹的眼瞳里,些许悲伤层层交织.

那个时候家人在硝烟中仓惶逃生的情景,直到现在他依旧记得.
因为妹妹的手机掉下了山坡,所以他急着去帮她捡回来,但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爆破的声音便在他身后轰然响起.
他回头的时候,只看到家人残缺的尸体,血淋淋的横亘在被炮火烧得焦黑的土地上.
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刻骨铭心的仇恨与悲伤无力感在少年的身体里咆哮着奔腾起来,深深的融化在血液中.
没想到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也可以物事人非,妹妹的手机半点未损,但电话里传来的永远只能是录音的答语
因为没有力量,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会无法保护重要的人,因为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所以才会失去重要的人.
是这样吧,是这样的吧?

所以要得到,得到足够强大的力量
总有一日,总有一日,我可以去守护一切...

最初的纯真,在血腥面前片片剥离,什么也没剩下.

间奏一 You and I, Unfulfilled Feelings

他们都拥有难以释怀的失去.
他失去他的亲人,她失去她的记忆.

他们都拥有同样的恐惧.
他恐惧失去,她恐惧死亡.

他们都拥有同样的迷茫.
他在迷雾重重的黑暗中努力前行,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
她在黯淡无光的未来中小心行走,想寻觅自己不曾拥有之物.

纷飞的战火中,两人行走的轨迹竟不知不觉的在某一处有了一个交集.
也许这就是宿命的安排吧,但谁又知道,这看似无意的安排下,隐藏的又是怎样不为人知的暗流汹涌...


Track 3.不思議な出会い


夕阳的光辉肆意渲染在平静的海面上,将天蓝色的粼粼微波镀上一层华贵的橙,偌大的海平面流光溢彩,遥远天际,飞鸟的羽翼划破流云.
她坐在悬崖底部的岩石边,金黄色的发梢末端,透明的水珠微微颤抖着一滴滴滑落,艳红色的瞳中盛满令人心疼的不知所措,打量面前为她忙前忙后的少年.
少年和她一样有红色的眼瞳,爽朗的笑容单纯干净,像极了她最喜欢的颜色,大海的湛蓝,同样也是没有任何杂质的纯粹.

"你的脚被岩石划破了,很痛吧?"她听见他这么问着,然后他便拧干了蓝色的手帕,并将它系在自己的伤处,手帕接触到脚踝皮肤的一刻,她感觉到柔和的微凉,与她平日沿沙滩散步时,扑上沙滩的海浪亲吻双足的感觉如出一辙.

"好了哟,没事了,我会保护你的."

少年说着,掌心覆盖了她搁置在粗糙岩石上的手,交握处,温暖如同水波一样扩散开.
那是她从没体验过的奇妙感觉,又或许,是曾经体验过但早已经被遗忘.
于是她握着他的手,让他的掌心贴到她丝质般光滑的脸颊上.
还是一样,很温暖,这令她前所未有的安心.

"会保护我吗?不会死吗?"
"嗯,当然了!"他重重的点头,仿佛立下什么誓言一样坚决:"你不会死,我会好好保护你!"

保护,不会死..
简单又平常的字句,却深深的在她心上烙下无法磨灭的印记.
有生以来,她天真的双眸里,头一次放下了戒备,消散了担惊受怕,溢满了少女特有的灵气.
太好了,不会死了,也不用..再害拍了....

Track 4.信赖


火光灼灼的跳动,升腾的热浪暂时驱散了因夜幕降临而带上寒意的潮气.
明亮的焰色倒映在少年的瞳中,像红玉的中央亮起了一盏小小的灯,闪烁着希望与生机.

"对了,那个,我叫Shinn,你呢?"这会儿才想起还没告诉女孩自己的名字,局促补上的同时也不忘追加一句
"名字...Stellar."背对着他的女孩轻柔的回答,声音听起来通透生脆,如同薄薄的透明冰片.

她的答话,让Shinn的脑海里一刹那浮现出了深蓝色丝绒质感的天幕,天幕上,泛着淡银色的星辉,朦胧却纯净.
Stellar,星星,很美丽的名字,真的很合适她呢.

"Stellar是吗?你的爸爸妈妈呢?
"爸爸..妈妈..不知道...."

少女像是无意识的喃喃自语,但每一个字都在Shinn的心里激荡起了涟漪,久久无法平息
不知道,意思是没有吗?是在战火中失去了家人?听到死字就那么害怕,一定是曾经有过很悲惨的遭遇,所以,所以才希望有人来保护她吧.

Shinn忽然想起了Mayu,那个整日和自己争电视争零食,争不过就一撅嘴一跺脚说哥哥欺负人,然后扭过身去不理自己,喜欢软绵绵的布娃娃,因为收到自己送给她的礼物开心的拥抱自己,笑声风铃一样清脆动听的女孩,会在看着电视里硝烟弥漫的报道时,忽然转过身,撒娇似的对自己说"如果我有危险,哥哥你要保护我哟."的女孩.
那时自己也说,好啦我知道,我当然会保护Mayu的啊.

但是当两台机体呼啸着从头顶布满阴霾的天空飞过,当火光和爆炸声在身后轰然作响时,他甚至来不及看妹妹最后一眼.
回过头时,迎接他的是失去灵魂的残体.
Shinn有些痛苦的揪住了自己柔亮的黑发.
手背上忽然传来的温润微凉将Shinn从回忆中带了出来,他有些茫然的抬头,正对上少女生涩的红瞳.

"Shinn?"她唤他的名字,声音有点怯怯的,和清晨隐藏在花瓣背后的露珠一样干净.
"啊,没事,对了,Stellar,你的家在哪里?"
"家?"她疑惑的睁大了眼睛,然后极其缓慢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Shinn红宝石般的眼瞳中划过不易察觉的隐痛,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看起来玻璃娃娃一样易碎的少女,在听到"家"这个字时会露出茫然又陌生的表情.

"你一定,经历过很可怕的事情."
".....?"
"不过没关系了."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得有些慌乱,Shinn连忙安慰道:"因为我会保护Stellar."

女孩的神色,在听到"保护"两个字时,柔和下来,她开心的笑着,然后对Shinn伸出了她一直放在胸前的紧握着的左手.
Shinn看到,她白皙的掌心中,粉红色的贝壳碎片微微闪烁着光芒,在火焰的映射下那粉红也似乎变得剔透起来.
他有些惊讶,问,是要给我吗?
女孩用力的点点头,看起来天真又无邪,晶莹的眼眸里是纯粹的喜悦.
Shinn小心的将碎片捧在自己手里,像捧着什么珍贵的宝物一样,歪歪头,然后还给少女一个微笑.

目光交汇的温度,也是如此的温暖,彼此信任的约定,就这样不经意的许下.
火光灼灼,只映照二人心无蒂介的笑颜.
如果这就是永远,如果时间就此终结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间奏二 Life goes on

命运,是什么?
是一个玩弄着生离死别的不明物
你不想看见的事情它偏偏让你看见,你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它偏偏令其发生.

当看见敌方的机体里,坐着的是自己在海边遇到过的少女时,Shinn明明白白的听见神经崩断的声音.
怎么可能,Stellar她,是地球军.....

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再受伤害了.
这一句话从Shinn一片混沌的脑海里突兀的蹦了出来,被无限的放大.
对于她的疼惜和同情最中战胜了军人的理智,Shinn没有任何犹豫的将她带回了密涅瓦请求帮助,然随之而来的却是更绝望的事实.

她不是正常的自然人,是地球军的扩展人,以密涅瓦的现有条件无法治疗,舰长的意见是,送回Plant,交由研究所处理.
Rey把这些话告诉Shinn时,Shinn正拿起那个装着粉色碎片的瓶子,一不留神瓶子便从他手中滑落,狠狠摔在地面,四分五裂.
研究所,处理?意思是要她在那些冰冷的器械间接受一项又一项莫名其妙的测试,直到她的生命变成一堆毫无感情的数据?!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她明明是想活下去的,她想活下去的啊!难道仅仅因为她不是我方的人,所以就要让她死吗?!"Shinn失控的揪住了Rey的衣领,吼得声嘶力竭.
"Shinn不想她死的话,就去救她吧."金发蓝眸的少年,精致的面容没有任何波动,声线也是只属于他的沉稳冷静,我会帮你的.他如是说.

之后在Rey的帮助下,Shinn很顺利的将Stellar带离了密涅瓦,将她交到Neo手上时,他强忍着要落泪的冲动对那个男子说,不想让她死才把她送回来,请你一定,让她离开战争.
回到密涅瓦后,Shinn理所当然的被关了禁闭,和他一起被关禁闭的,还有Rey.
隔着厚厚的墙壁,Shinn对Rey说谢谢,然后是对不起.
结果Rey的回答是,没关系,因为任何生命,只要还有一线希望,都会想要活下去的.

如果命运想要故意设置下陷阱,那么即使提防也无能为力.
如果命运想要刻意的掌控一切,那么所有人都是它的棋子.
但即使被命运刻下既定的道路,也依然会为了活下去努力.

因为只要活着,也许就可以触碰到未来,只有活着,才能看见属于自己的光华.
所以,活下去,无论怎样都好,一定要让生命延续......


Track 5.切り裂かれた想い


战争是罪恶.
战争的罪恶,就在于毁灭,毁灭生命,毁灭希望,毁灭承诺...
无论多么坚定的誓言,在呛人的硝烟之中,总是脆弱得似玻璃一般,很轻易就可以被打破,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在阴郁得似乎永远看不见光芒的天空下,在残败破落的废墟之中,在那架名为"毁灭"的巨大机体里,Shinn再一次看到Stellar.
那一刻,他的心里流泪了.
他终于发现,不论是自己许下的诺言,还是自己心底最深切的希望,都只不过是太过天真的一厢情愿.
但Shinn不愿意就这样放弃,他冲了上去,在Impulse里用尽全力的去叫她的名字,Stellar!Stellar!冷静下来,我是Shinn,Shinn Asuka.我说过会保护你的,所以冷静下来.

在他的呼唤下,巨大机体里近乎崩溃的少女逐渐找回了自己的意识,慢慢平静下来.
他透过光学映象看她,看见她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看见她的口形,似乎正叫着"Shinn"
也许,那个时候,他们两人心里想的都是"没事了"吧

但转折往往就是一瞬间,暂时的平静,只是虚假的表象,Freedom的介入,彻底的打破了这近乎虚幻的平衡.
回天无力.

那一日,柏林的天空,前所未有的阴沉,激战后残败的废墟,仿佛巨大的坟墓,风声呜咽,仿佛为谁唱着悲凉的挽歌.
黑发红瞳的少年紧紧抱着金发少女,像是怕一松手就丢失什么一样.
就在少女睁开晶莹眼瞳的一瞬间,Shinn的泪水夺眶而出.

"Stellar."他握着她已经感觉不到温度的手,叫着她的名字,就如同两人初遇的那天一样.
'Shinn....喜欢...."她用尽最后的力气,让唇角勾出最美丽的弧度,用她短暂的一生中最后的时刻,道出她最珍贵的心意.

眼角的泪水还未凝结,她的手已经从Shinn颤抖的掌中滑落.
生涩的红色的眼瞳,永远失去了光彩,再映不出任何事物的影子,紧紧合上的双眼,不会再有睁开的一日....

死.
Stellar,死了.
她是那么那么害怕死亡,她曾经用尽所有办法想要远离死亡,最终却仍旧逃不脱死神的摆布.
少年的胸口有什么东西片片破碎,宛若暮秋的蝶.无力的扇动薄薄的翅膀.最后仍是零落成泥,不留痕迹,过去与现实交汇,令整个世界轰然倒塌.
他知道,以后在那片他曾经喜欢的夜晚天幕上,再不会看见星辰的光华了.....

Track 6.深海的孤独

天空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覆盖了重归宁静的战场,四周白雪皑皑,寂静悲伤.
Shinn抱着少女失去灵魂的身体,走出Impulse的架驶舱,顺着机械手臂,一步一步走向湖中,每走一步都仿佛踩在刀尖上,疼得鲜血直流.
她在他怀里,就像睡着了一样,表情安祥恬静,似乎做着一个甜美的梦--如果不是她的身体太过冰冷,Shinn真的会以为,她不过是睡着了而已,过一会就会醒来,像以前那样对自己微笑,用她好听的声音生涩的叫着"Shinn..."
但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他跪在机械手的边缘,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清澈的湖水中,松开手,她的身体就在水中安静的沉了下去.
没事了,Stellar,没事了,不会再有任何可怕的事情了,不会再有人来欺负你了.
所以,请你,请你在这里,静静的...睡吧.
晚安.

透过水屏障,他依稀看见她向他伸出了手,于是他也伸出手想要拉住她,但最终手心里只有片片白雪.
湖面上荡开一个又一个涟漪,交叠着往四处扩散,却触碰不到岸边.
她的身影在水中越来越摸糊.最后Shinn的瞳中终于又只剩下清澈的湖水,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
那一刻,似乎悲伤与微笑都凝结在了这寂然的湖中.

四周很静,静得足以让Shinn的哭泣声被传到很远很远的的方.
对不起,Stellar,对不起,我明明说过要保护你的,对不起,对不起!

雪大了.
纯美超脱的雪花翩然飞舞着落到大地上,悄无声息,像是要抚平一切不安与悲哀.
Shinn一动不动,任凭雪花落在他的发上,肩上,积了厚厚一层.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转过身,向驾驶舱走去,步子迈得很大,很绝决.
如果有人可以看到的话,就会发现,Shinn的眼瞳中,不再是他平日的爽朗孩子气,而是被冰冷的,仇恨.

Track 7.さよならは明日のために

温柔触碰到残酷的终结,理智必然轻易的破碎.
仇恨埋没了一切的虚无,正义不过是杀戮的借口.
战争的形势仍然激烈,而背负了仇恨的Shinn,已经什么也不顾.
直到最后.

当眩目的光剑直直冲着Impulse的驾驶舱斩来时,Shinn没有躲开,所以最后扑入他视线的,是耀眼的白光.
自己死了么?也许吧,这样最好了.
可他的耳边却柔柔的响起了少女的声音,那么清澈,那么干净,又那么真实.

他睁开眼,看见金发红瞳的少女正对自己微笑,笑容纯美,就和他第一次在海边见到她,看到她跳舞时她脸上的笑容一模一样.
Stellar,怎么了?不可以的,你不能来这里,太危险了.
不要紧,Shinn,稍许来见你一面.她纯洁的眼眸认真的注视他,欢快的笑着,因为Shinn给了我昨天,所以我可以来见你.
只是稍许见一面?看到她没有任何瑕疵的笑容,他的语气柔和了下来.
嗯,现在是,不过..明天,明天还可以再见的.
明天?
嗯!明天!她的身影渐渐离他越来越远,但她的声音依旧在他耳边萦绕不休:明天哦,明天再见.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Shinn发现自己正枕着软绵绵的枕头,面前是一片白色
他很快的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医院,但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来他一点都不清楚,但是他很清楚的就是,Stellar不久前和自己说过,明天再见.
于是他坐起了身,眼角余光忽然撇见屋子一头的另一个人.
注意到Shinn已经醒过来,于是被Shinn看着的人站起了身,走到床边.

"抱歉,Shinn,那时我没有办法,所以只能把你打下来了..."他的声音,像是最高贵的天鹅绒.
"..没事.."本来张口是想骂人的,但Shinn最终只闷闷的憋出两个字.
"还好你没事..呐,已经没关系了,战争结束了."

听到这几个字,Shinn没由来的感到轻松,像是卸下了一直以来背负着,却又拿不掉的重担.

"阿斯兰..我们,是不是得到了明天?"

为Shinn突兀又莫名其妙的问话而惊讶,阿斯兰微微皱了眉头但最后还是笑着回答了,是.
是嘛,得到了明天啊.
Shinn将目光挪开,让它投到窗外的天空上,意外的发现,天空竟然前所未有的明朗,淡淡的阳光从窗口洒了进来,正落在他的床前
于是他笑了,微微合上双眼,面前似乎又出现了少女星星一样美丽的面容

Stellar..说好了,明天,明天一定再见!

Track 8.ED曲--新たな闇

不想再次的回首 害怕因此而受伤 凝视你已经模糊的背影 泪悄悄的滑落

曾说不离不弃走到永远只是我一厢情愿 命运早已安排好的戏码,想反抗也无可奈何
你的微笑映在眼中依然美丽,但那不过是提前为最终的分离吟唱挽歌

不敢再次的回首 害怕因此而退缩 仰望被血色浸透的天空,泪轻轻的飘散
心上的寒冰坚硬 已习惯了寂寞 在黑夜里掩盖仿惶无助 被迫伪装坚强

记忆中那瑰丽的珍宝不知何时失去痕迹 命运故意设置下的陷阱 想提防也无能为力
你的誓言萦绕耳边依旧清晰 但那不过是提前为注定的悲剧奏响乐章

不愿再次的回首 害怕因此被束缚 看冰冷天空飘落的白雪 泪静静的凝结
心中的伤口撕裂 粉色碎片闪烁 在幽深黑暗的寂静湖底 握紧永恒之梦

不会再次的回首 将悲伤埋在心中 随着身边已流逝的季节 前往未知的领域
或许前路仍坎坷 却已不允许动摇 总有一天要结束这乱世 在崭新的明日
还你纯净笑颜……

E N 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