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38 |  237 |  201 |  202 |  204 |  208 |  232 |  206 |  207 |  209 |  21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是个谁都可以使用的代号,洛克昂·史特拉托斯.
虽然打死也不想承认这种事情,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真的是这样没错.

但是对于所有喜欢着那个男子的人来说,这几个字符,实在染上了太多太多心情的颜色,洛克昂·史特拉托斯,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代号,它承载着那个男人的温柔,随和,以及一切的一切,在记忆里刻下无法磨灭的痕迹,所以..所以啊,无论别人怎么讲,我也都只固执的认为,洛克昂·史特拉托斯这个名字,永远都只属于那个来自爱尔兰的男子,只属于那个挑起嘴角仿佛就可以驱散一切阴霾的男子.

他的名字叫做尼尔·迪兰狄
犹记得他的初次登场,双手枕在脑后,嘴边蕴着似乎什么也不在意的笑容,通过高倍狙击镜观看着在半空中发生的一切,口中说出来的话语很容易就让人以为他不过是处在一个再悠闲不过的下午茶茶会中,而不是冷硬的机械满天飞的战场上,认识到这点后不禁令人黑线的扶额:喂喂你认真一点好不好,你可是在待命中准备战斗的呀.
然后下一刻他就真的认真的起来,当瞄准器所散发出的荧绿色的光芒聚焦在他右眼时,原本悠闲的笑容和闲适的姿态一并消隐无踪,与之前判若两人

"好,开始了哟,Dynames和洛克昂·史特拉托斯的初阵!"

耀眼的光芒一道接一道冲向敌方的机体,弹无需发,但是都避开了最致命的驾驶舱,仅仅是可以封锁对方的行动,还不至于夺走驾驶员性命.
有人将这解释为天人的理念影响,但是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洛克昂发自内心的温柔的体现."以武力根除战争"意味着什么谁都很清楚,洛克昂想必也是有了足够的觉悟才会坐进Dynames,但即使是下定了决心,也仍然不失本身一贯的秉性,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所以才会使得大家都信赖并且尊敬他吧.

如果说初次登场只是给人留下了一个特好的印象,那么之后,随着剧情发展,洛克昂的每个举动似乎都可以成为让人喜欢他的理由,记得尤其清楚的是第三话,居高临下的看着敌方的洛克昂,一脸的不情不愿:'真是的,弄得好像恃强凌弱一样,你们快点放下武器啊,不然打你们了."而他瞄准的地方,也依然是不至于危及对方驾驶员性命之处,甚至在对方放下武器逃走后,说着"太好了"的洛克昂,口吻里的庆幸,绝对不仅仅是因为敌人的撤退吧?

对敌人温柔可是对自己残忍呐,洛克昂.
不知道洛克昂听到这句话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也和平日一样,耸耸肩,摊开手,依旧一派温和模样,轻松的说"呐,我不在意."呢?
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都是兄长一样的存在,因此我们也理所当然的认为,洛克昂似乎就是这样一个人,随和又善解人意,沉稳得可以包容一切,轻巧上扬的嘴角,就可以代表他情绪的全部.

直到世界范围内发生针对天人组织的无差别报复性恐怖袭击.

第一次,看到洛克昂愤怒又不甘的表情,平日听起来犹如和风过境一样温润的声音,也带上一丝尖锐和颤抖,面对紫发少年不带任何情感的笑容,洛克昂恨恨的说,我讨厌恐怖份子.

曾经不堪回首的过往,也在这个月色冰冷的夜晚被铺展开,伴着海浪扑上沙滩的声音,寂寞而苍凉.
灰色的天空下,年纪尚小的孩子,翡翠色的瞳仁里盈满了震惊,面前的废墟摇摇欲坠,他回过头去,背后的空地上摆满了蒙着黑布的尸体,而那其中,也包括他的家人.
还是少年的尼尔咬紧了牙关,未褪去稚气的脸上,是与年龄不符合的,仇恨.

为了天人根除战争的理念,也为了能够阻止悲剧重演,所以他加入了天人组织,被赋予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之名.
从那时开始才知道,洛克昂,并不如外表看起来那样淡然的轻松,相反,他的身上背负的,同样也是沉重得可以把人吞噬的悲哀.
他只是把自己的悲哀放到了身后,刻意不再回头去看,即使如此,那些悲伤也已经在记忆里刻下了永远不磨灭的伤痕,他能做的,也不过是将它们暂时封存而已.

然后,被封存的悲伤,在对付三位一体时,又被对方丝毫不留情的取出.
洛克昂也很惊讶,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平日看起来沉默寡言的少年,和制造出那场悲剧的组织有着如此紧密的联系.
举枪对着刹那的洛克昂,翡翠色的瞳仁里不是纯粹的仇视,也许还有悲哀吧?

"改变世界后甘愿接受惩罚,但是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让我报仇吧,刹那!"

枪声撕裂了空气,然而被洛克昂举枪瞄准的少年,却只被打落了几缕发丝.
这么近距离的射击,以洛克昂狙击手的身份来说,他不可能打偏----但是现在,他确确实实打偏了.
到新在也依然清楚的记得洛克昂眼眸中浮现的神色,无法解读的情感在那片晶莹的绿中相互纠结融合.
他恨,不仅仅是恨让自己家破人亡的KPSA,更憎恨的,是整个已然扭曲的世界,以及置身在这个世界中,身不由己的自己.

所以,想要改变世界.
只是说起来短暂的几个字,做起来谈何容易,曾经听人说,要变革世界,首先要做的,就是将人性洗牌,从头来过.
那么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洛克昂内心的仇恨,本身也是一种需要被驱逐的扭曲,因为不短冲突的世界,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人类的利益与仇恨所造就.
但是这就是人类必须拥有的东西,是人性中不可割裂的一部分,只要是个有感情的人类,都会拥有这样的情感,所以,高达的驾驶员们,其实也是矛盾的集合体.

若真的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们拥有可以牵制世界的力量.
洛克昂是明白这些的吧?刹那的话语,坚定又干脆,也许,是刹那,让洛克昂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所以,他开的那一枪,不是针对刹那,是针对过去的一切,然后从此与那一切割裂--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可是至少,自己,也在改变,变得更为坚定.

然而私心的一直都觉得,洛克昂真是不应该去听刹那说.
至少不应该去听刹那说出KPSA首领还活着的事实,这样,也许他就不会在见到那个男人时失去控制一样的冲上前,也许..他就不会死了.
不过仔细一想又觉得那样对洛克昂很残忍,背负着悲伤和仇恨,独自前行的道路,太漫长也太寂寞了.
所以,还是离开吧,也许另外一个世界对他来说更好,至少在那里,他不孤单.

独自一人漂浮在宇宙里的洛克昂,和大海上的孤舟如此相似.
他有些困倦的想要睡去,眼前却映出了那一颗蔚蓝色的星球,它在深黑宇宙中闪烁着荧荧光芒,温柔又美丽.
那是,他的家啊....

看起来很近,但是他和它之间的距离不知道隔了多少公里.
他伸出手,轻轻一捞,然而什么也没捞到,于是他上扬了嘴角,对着地球摆出了射击的手势--那是最后的狙击.

"这样的世界,我才不要呢."

白光迸射开,刺痛了所有人的视线,墨绿色的身影在一瞬间消隐无踪.
永别了,伙伴...

通向天堂的道路上又多了一个名叫尼尔·迪兰狄的灵魂,是有着深褐色卷发,笑容温柔随和的男子.
他在那里,会幸福的吧?
但是天堂里不会有人知道,他还有一个,被所有人牵挂着,铭记着的名字.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