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35 |  241 |  238 |  237 |  201 |  202 |  204 |  208 |  232 |  206 |  20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们都还记得, 很久很久以前那段日子.
那时侯的天空,我们最喜欢的纯净蓝色.
那时侯的夕阳,是最最温柔的美丽橙色.
那时侯的我们,笑容都是水晶一样干净.
很久很久以后,这样的日子是否还存在?

1

Tori~
清脆的叫声在狭小的空间里格外的清晰。
随后便是翅膀扑打的声音,接着一只做工精细的青色机器鸟落到了熟睡的褐发少年身边。
Tori~Tori~Tori~Tori~~~
不管鸟儿怎么叫,少年就是没有转醒的迹象,依旧睡得不省人事,仿佛外界发生的事情一律与他无关.
机器鸟儿歪了歪头,开始换用另外一种方式.
Tori,啄一次,没醒
Tori,再啄一次,还是没醒
Tori,继续啄.......
在某只机器鸟儿啄一次叫一声的攻势下,少年最终还是无法抵抗,不情不愿的睁开了双眼.
他的瞳是清澈的紫色,纯净得似万年生成的紫水晶.
晶莹,剔透,没有任何杂质也没有一丝瑕疵
拥有这样眼睛的人,本质都是单纯,心地也是善良得纯粹.
见他醒了过来,鸟儿叫得更欢,上蹿,下跳.

轻轻叹了一口气,少年坐起了身,伸出手,让那只闹腾得欢的鸟儿停在上面.
你知道吗?Tori,刚才我梦到Athrun走的那天了.
他这么说着,紫眸中笼了淡淡的雾.

那天,天空很蓝很蓝,蓝得仿佛只要阳光的色彩铺展开,就会变成晶莹欲碎的通透

樱花也开了,开得很好.
粉红色花似雾非雾,像霞却又不是霞,偶尔的有风吹过,卷起一片又一片的花瓣,晶莹的淡粉色像蝶一样在风中跳出优雅的舞步.

那天的日子也是一如既往的恬淡,但是很快乐.
因为忘记写作业所以早上不得不急着去找阿斯兰,在阿斯兰无力叹气的时候急匆匆的抄完作业后去学校,然后中午放了学就一起用午餐.

一切的一切都像平日那样.
但阿斯兰却来向我告别,说他要回Plant去了.
当时很惊讶,因为真的太突然了.
没有想过阿斯兰有一天会离开,从我身边离开.
因为阿斯兰说过,我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但是现在阿斯兰他要走了,真的要走了,那是不是以后也不能再见到他了?

为什么?阿斯兰?为什么忽然要走?
这里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回Plant?

阿斯兰没有给我答案.
他只是微笑,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樱花的花瓣洋洋洒洒从我们中间落下,我只觉得好想哭.

基拉,没有关系的.
阿斯兰这么说着,然后伸出手,手中就是Tori.
阿斯兰说把Tori送给我.
Tori从阿斯兰手中跳到我掌心上面,微痒的感觉.

那一刻,不知道是不是难过了.
阿斯兰笑着和我说不要紧的.
他说,基拉,不久以后你到Plant来,那样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
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再见面的时候居然是敌人了.
那么温柔的阿斯兰居然成为了ZAFT的军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这场战争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只知道,我不想和阿斯兰战斗,永远永远都不想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战斗.
如果这是梦,那有多好.
这样,醒过来的时候,我还是我,阿斯兰也还是那个温柔的阿斯兰,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没有战争,只有以前那样虽然平淡却很幸福的生活.
阿斯兰,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又在一起?

2

奥布的夜晚很平静.
明明是晴朗的夜,却没有星星,连月亮都是朦胧的,看不真切.
在这战火弥漫的时代.居然连星与月都惧怕的隐没了痕迹么?
天空像墨蓝色的丝绒布一样,厚重而密实.

夜晚的风柔长的缠绕,滑过少年身边,撩起他深蓝的发丝.
绿眸似春日湖水的幽深,忧郁如同涟漪一般,一波一波的扩散开.
红衣的下摆被风扯住了,一直在摇晃,犹豫不决如同他现在的心境。

他微微仰起脸.
傍晚的一幕,记忆仍然是清晰,仿佛每一个细节都被刻在了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为什么?为什么会让我在这里见到基拉呢?

这个叫做奥布的国家,出乎我意料的安详.
明明战火已经烧得这么近,却依然和平如昔.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假象?
但是这不属于我的考虑范围,我们的任务只是调查那艘名为"大天使号"的战舰是否这里.
潜入以前伊扎克就说了,说不定还可以看到强袭的驾驶员长什么样子

真的被他说中了.
傍晚的时候,天空是一大片的橙
Tori落到手上的时候时候我很慌张,是的,不是惊讶,是慌张,连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
看到基拉的时候,慌张就转变成了害怕.
真的很害怕,我不知道我到底要怎么去面对基拉.还有他紫色眼睛里的悲伤

我知道基拉看到我了,因为他站在那里,目光投向这边,一脸复杂的表情
所以我走了过去,但走得很慢,因为觉得心里很乱很乱.
在他面前站定,中间搁了一道铁丝网.
感觉,永远也越不过去.

我就这样看着基拉,基拉也这样静静的看我.
基拉变了,变得忧伤了.
我记得以前他的眼睛里只有单纯,可现在只剩下了迷茫.

就那样看着对方却说不出一句话,只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我想对基拉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好不容易开了口,却是那样陌生的感觉.
我把Tori递还给他,Tori在我掌心跳了两跳,然后回到基拉手上.

基拉小心的捧着Tori,然后抬起眼睛看我.
那一刻我心痛了,因为我想起了我把Tori送给基拉的时候
这一幕曾无数次在我梦中出现过,我曾迫切的希望它能再次从梦中走出来,变成现实。
但现在我忽然后悔了。
即使变成了现实,又能怎么样?
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我,而基拉亦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基拉。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改变了,而回忆只能让人更痛苦。

尼科尔在叫我,他说阿斯兰,我们该走了.
于是我转回身不再去看基拉
但基拉的声音却从后面追了上来,急切而悲伤.却依然是那样清晰,仿佛就在我耳边说话.
那是以前很重要的朋友....送的很重要的东西...
那一刻脚步僵住了,几乎要失去思考的能力.

我听得出来,基拉希望我不要走,而事实上,我也不想走.
但是在这样的时代,个人的意志实在是太弱小了,任何事情都不能随心所欲.
所以,我到底还是没有回头.
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这样问自己,却没有任何答案.
基拉,你说,我们到底还能不能回到从前?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曾经那样的在一起.
很久很久以后,我们是否还可以那样的在一起?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