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77 |  276 |  275 |  274 |  273 |  272 |  271 |  270 |  269 |  268 |  26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5

总觉得,如此神奇的经历,这辈子大概不会有第二次了.
在海豹球的安慰下渐渐冷静下来的泷泽静,总算开始试着接受"传说中的雪山之神就在自己面前,而且它刚刚还救了自己的海豹球".这样一个宛如梦境,却又确切存在的事实.

"不管..不管怎么说,谢谢."

面前冰蓝色的生灵并没有对少女的道谢做出回应,只是扬起翅膀,姿态优雅地表达了送客的请求.

泷泽静和海豹球面面相觑,最后海豹球划拉几下,从她怀里蹦出来跳到雪地上,摇摇摆摆地靠近急冻鸟,在它冰澈的目光里比比划划,很形象地传达出"天太黑太冷我家主人身上一只火系也没有,照不了明找不到路所以回不去"这样一个足够凄惨的信息——当然这比划泷泽静没看懂,不然一定会因为海豹球在这种时候还含蓄地黑自己而塞它一肚子中药,而彻底弄清了海豹球的意思急冻鸟也只有无力的份,哪个有点脑子的正常人类会在晚上跑上雪山来还一点装备都不带啊.

不过,只凭着一时的心意做事,不考虑前因后果的做法,倒让急冻鸟觉得有些怀念.

在已经沉淀成过往记忆的时间里,也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人类呢.
它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仍旧处在茫然状态的泷泽静,而后又将视线转移到脚下正眼巴巴地瞅着自己的球状物身上,随后它拍拍翅膀凌空飞起,但是飞的并不高,速度也不是很快,似乎是刻意等着人跟上.

这么看来,似乎是得救了啊.
在急冻鸟的带领下走了一段时间,看到藏在那浩瀚白色中的山洞时,泷泽静略略松了一口气.
虽然山洞里的温度也没有高到哪里去,但在里面好歹不用担心随时被暴风雪埋得尸骨无存.
将怀里的海豹球放下,泷泽静想了想,还是打开精灵球把咩利羊唤了出来,她身上没有带火系的精灵,也就只能指望抱着这软绵绵的小羊取暖了.

"抱歉哦,在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不过,就一个晚上,撑过今晚明天我们下山就好了."

咩利羊歪了歪小脑袋,又慢悠悠地转了几圈看了看周遭,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乖乖蹭到泷泽静身边,和她挤在一起,泷泽静伸手搂住咩利羊,臂弯里全都是羊绒温软的触感.咩利羊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脸,微痒的触觉让女孩子忍不住笑起来,小声说着别闹,保存体力重要之类的话,眼底却终是溢出了毫不设防柔软的光.

难得看见泷泽静对自己以外的精灵如此依赖,海豹球默默撇嘴,倒也没上去再卖萌求抱---虽然自己很萌很可爱但是可惜全身光溜溜不带半根软毛,关键时刻保暖不给力.
洞口传来翅膀扑打的轻微窸窣声,泷泽静和海豹球的目光同时投过,不意外地看见洞口冰蓝色的身影,夜幕下那冰蓝色精灵的身体,宛如真正的冰晶一样微微泛着晶莹的光,说不出的优雅静谧,或许还带了一点点孑然一身的寂寞,那对宝石一般深红剔透的眼眸平静地注视着山洞里发生的一切,专注得好像是要把这一切都记下来一样.

如果不是独自居住太久了,就不会对这般司空见惯的情景有任何留恋吧.
有那么一瞬间,泷泽静的脑海里模模糊糊地浮现出了奇怪的念头.

也许被束缚的不止侍奉神明的一族,神明本身,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呢.

不然,这在传言中不断地在各个大陆的雪山上迁移的急冻鸟,又为何会在这远离尘世的小岛上停留这么久?
她正想着的时候,海豹球已经象征性的对她递了一个眼色--之所以说是象征性,是因为泷泽静没注意到.随后它挪动着短小的腿,噗哒噗哒地蹭到急冻鸟身边,举起右边的爪子晃晃,一脸颇欠揍的自负表情似乎表示"有啥烦恼来跟哥哥我谈哥哥我给你排忧解难".急冻鸟侧过头看了看眼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球状物,抖了抖羽毛,竟然也就顺着它的意思鸣叫了两声.

而后那两只精灵,就,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泷泽静的视线,虽然那个球状物的挪动姿态怎么看怎么喜感就是了.

丢丢你不会要跟急冻鸟私奔吧囧.
咩利羊弱弱地咩了一声,找了点存在感.

"没事,我就脑补了一下."把咩利羊搂得更近,少女看着已经没有半点光透出的洞口,轻轻吐出一口气.

希望后面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虽然见到了传说中的精灵,但是这个夜晚,总体还是...挺糟糕的啊.
也许是因为累了,虽然脑子里冒出的念头还在各种晃,但她的精神确实是向着睡眠状态摸了过去.

但是她睡得并不好.
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环境---泷泽静从很久以前就有不躺床没法睡沉的情况,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过于纷乱的梦境.
梦里有她从来没有到达过的双子岛,和她有所耳闻却没有正面打过交道的黑衣组织.

她站在山洞洞口,看那些衣服上有"R"字标志的人向着洞中一只精灵围过去,那只精灵高昂着头,红色的眼眸里满是戒备,闪烁的冰晶在它身前筑起美丽而脆弱的屏障.
之后便是火焰系的招式席卷世界,熊熊烈焰中那只精灵翩然飞起,扇动羽翼的姿态优美却带着不容置喙的杀伤力,随着羽翼的挥舞,从极北之地召唤来的风雪顽强地对抗着吞噬一切的灼热.

连贯的梦境在这里戛然而止,随后贯穿起来的皆是零碎的画面,那只漂亮的精灵似乎在世界各地不停地迁移,但是每一次总会有着这样那样别有用心的人类想要捕捉它.无论是带着精灵玩命的攻击,或是利用高科技的设备巧取,哪一种方式都带着毫不怜惜的残忍,它逃避着这些莫名的追踪,身心俱疲.

曾锦被人类敬奉的神明,最终沦为贪欲的牺牲品,在雪山上迷路会被急冻鸟所救助的传说,在利益熏心的人类面前终于消失殆尽.
它终于不再保持每隔一定时间就在各个雪山之前迁移的惯例,而是寻找了鲜有人类踏足之处栖息,它所看到的世界从此永远局限在同一座雪山上,而曾经看过的四季变迁与世事百态,都封印在了久远的记忆深处.

所以,很寂寞吧.
寂寞到都快忘记了世界的模样,忘记了树木的清香,鲜花的芬芳,忘记了天空的广阔与大海的浩瀚,忘记了温柔的笑靥与温馨的灯光.记得的尽是不沾染人间烟火的白雪和肆虐的冷风,还有,孑然一身的清冷孤单.

尽管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痛感却切切实实地存在着,以至于少女从梦里醒过来时,胸口还在隐隐作痛.
视界所及之处依然一片昏暗,天大概还没有亮.
她揉着眼睛,近乎本能地看向洞口的方向.

积雪已经将洞口堵了一大半,却正好挡住大部分呼呼往里灌的冷风,冰蓝色的鸟型精灵垂着头似乎在打盹,神色安详,它的脚边还有一团睡得打呼的生物,一副天塌下来也睡得安心的气势.

主人在的时候居然跑去别的精灵身边睡觉还睡得这么嚣张,在我睡着的几个小时你们两个是建立了怎样的友谊啊.
嘴角微微抽搐,泷泽静活动了一下手腕,撑着坚硬的岩石站起身就往洞口走去,她的动作很轻,但即使是这一点点动静也足够让那休憩状态的精灵惊醒.它缓缓伸直了脖子,静静注视着向自己走近的少女,红色的瞳清寂像是深夜中的雪地.

"..我没别的意思."被这么一看,泷泽静也有点尴尬起来,连忙举手示意自己目的单纯:"我就是..第一次看见丢丢在别的精灵旁边睡成这德行."
"....."
"我没..吃醋.."

面对少女一脸"不要用那种洞悉一切的眼神看我好吗事情不是你想那样"快要抓狂的姿态,急冻鸟原本冰凉的神色似乎也柔和起来,它伸了伸爪,毫不客气地按在海豹球的肚子上跺了几跺.大概是在叫它起床吧.泷泽静汗颜地看着急冻鸟的举动心想不妙了啊,就说天大地大二大爷睡觉最大,睡觉途中被闹的话大概..."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几个还没在脑海里蹦出来,就见被闹醒的海豹球眯着惺忪的睡眼,毫不客气地一口啃上了急冻鸟的爪.

空气立时凝固.
泷泽静反应极快地后退,下一秒,某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就被急冻鸟一翅膀扇飞,球状物在空中划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弧,准确无误地跌进泷泽静张开的手中.
这下彻底清醒的海豹球,龇出一口白森森的牙,火大地对急冻鸟投去愤怒的眼神,接收到的却是一个相当傲娇的白眼.

我说,明明都是冰属性的精灵吧,为什么总觉得这两之间开始闪火花闪雷电了.
无辜被圈进急冻鸟眼神扫射范围的泷泽静,咬着牙开始思考要不要松手把怀里的生物丢地上,然后退回咩利羊身边再补个眠,等它们打完再起来,不管怎么说,抱着只冰属性,还要被另一只冰属性瞪,这感觉实在是太冷了好吗!

这乌龙的对决,最后以咩利羊的劝架结束.
重新靠回咩利羊软绵绵的身上,泷泽静第一次对精灵们的世界产生了"贵圈真乱"的无力感.
急冻鸟在洞口扒拉积雪,海豹球在自己脚边耐不住寂寞地吐泡泡玩儿,咩利羊,左看右看看不出端倪决定继续睡觉.

感觉,我的存在是多余的吧,这种情况根本不需要我出场啊.
主角地位不保很多话的大小姐挫败地叹气,而后腾出一只手戳了戳海豹球.

"你们昨晚去哪里了?"

海豹球眨巴眼.

"在外边谈天说地?"

海豹球翘起尾巴一个比划.

"还保密啊,算了反正肯定没啥技术含量,我再躺会,能走人了就叫我,"

海豹球似乎很不服气地眯起了眼睛,伸爪子就想去拽泷泽静,但是伸到中途又缩了回来,看着已经把脸埋进咩利羊软毛里的少女,海豹球嘴角咧出诡异的弧度.

小看精灵之间交流的技术含量,到后面肯定会被吓死的哟.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