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51 |  250 |  249 |  39 |  38 |  239 |  35 |  241 |  238 |  237 |  20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白昼的喧嚣在夜晚的魅惑中渐渐隐去,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也都陷入甜美的梦乡.
然而深沉的黑夜并非对所有生灵来说都是摇篮,对于被白日摒弃的血族来说,暗夜便是他们最盛大的舞会.
穿越重重密林,拨开朦胧雾气.在冷澈而皎洁的月光下,可以看到高耸的古堡.野生的红蔷薇在潺潺流淌的小溪边摇曳生姿,柔软而妖异的青藤顺着古堡斑驳冰凉的外墙攀爬,直到最高的塔尖处.偶尔会有蝙蝠在如水月华下扑棱棱的飞起,与白昼理性的风景不同,夜晚的迷离总会赋予景物一种捉摸不透的美.

娇俏的女孩趴在窗台上好奇的向外张望,洁白的蕾丝层层叠叠遮掩了她身体玲珑有致的曲线,银色的长发如同水银般倾泻而下,柔柔的盖住她纤细的双肩.用她的Sire的话讲,她的美丽足够让所有被夜之女神眷顾的夜景黯然失色.可是她却总觉得这夜晚的景色怎么看都看不够,毕竟对才从人类转变为血族不久的她来说,夜幕中的一切依旧显得太过陌生.
空旷的屋子里突然传来脚步声,不疾不缓,恰似古老挂钟的钟摆一样沉稳的节奏.从房间阴影中走出来的男子竟有着比太阳光芒还耀眼百倍的金发,天空色的深邃双瞳宛若最名贵的蓝宝石,恰到好处的镶嵌在他无瑕的面容上,完美得近乎虚幻.

"Sharu,还没看腻么."从薄而性感的苍白唇瓣中溢出的声音如同大提琴C调的震颤,厚实又带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诱惑,Lucifer看向自己Childe的目光满是宠溺.
"Sire."Sharu恋恋不舍的从窗台前挪开,正欲对男子行礼,对方已经先一步托住了她:"我说了多少次,在我面前不需要这样的礼节,你做人类时的习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忘掉?"

听出他语气中的无可奈何,Sharu活泼的笑起来,清亮的笑声在偌大房间中轻盈的回旋,为这幽暗的空间增添了不少甜美俏丽的气息.

"有的习惯也许永远不会被改变,这点您比我清楚多了,不是么?"

Lucifer轻轻的笑,执起她银色的长发在唇边轻轻一吻,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问:"Sharu成为血族有十年了吧."
"是的,Sire."Sharu平静的回答,事实上对于不老不死的血族来说,十年只能说是微不足道的零头,不用提别的血族,光是自己这位Sire,就是存活了上千年的Elder,因此在血族中Sharu的资历最多也只能与刚出生的孩子划等号.

"我觉得你该了解更多的东西了."
"嗯?"Sharu明亮的银色眸子里明明白白的写满了疑问,满脸不解的看着Lucifer.
"乖,去换一件衣服,我带你去欣赏夜晚最美妙的景色."

2

从泛着磷蓝色鬼火的法阵中跨出,Sharu发现自己置身于墓穴之中,面前是一扇了无生气的大理石门扉,从门底下的缝隙中隐隐透出微弱的光.
Lucifer的声音从她头顶轻轻飘下,带着些许笑意,呐,Sharu.他说,看好了哦,这将是令你永世不忘的盛大舞会.

门敞开的一刹那,Sharu不无惊讶的微张了嘴.
从来没有想过,那冰凉的大门背后,竟然隐藏着一个如此奢华而梦幻的世界.

数不清的淡黄色烛光在古朴的烛台上跳跃,映得四周的墙面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透明感,高耸的穹顶上垂下的明黄流苏末端坠着色彩深浅不一的彩色宝石,与烛光交相辉映.而被这烛光与宝石包裹的世界,说是庞大的地下宫殿也不为过.光滑的地面上散落着红蔷薇与白蔷薇的花瓣,在炽热的空气中送上一缕冷冷的幽香,剔透的水晶长桌横摆了好几排,桌面上错落有致的摆放着澄澈的玻璃杯.厅堂中央是巨大的舞池,四周的台阶也都被细心的铺上了高贵又略显忧伤的紫色天鹅绒地毯,Sharu甚至还看到舞池两侧的帷幔后为数不少的乐师.

当然,这些极尽堂皇的布置,也不过是为了衬托主角而存在.真正抢眼的,是殿中形形色色身着华服的宾客,这些幽暗世界的生灵是在这一刻足以让所有光华璀璨的宝物都黯然失色.不佩戴名贵的首饰,不涂抹香艳的脂粉,也不装饰琳琅满目的玉器,仅仅是抬起头,迈着如同游鱼般从容悠闲的步伐走过,也足够让人轻易沦陷.
和自己做为人类时参加过的宫廷舞会差太多了.

"啊,这不是Lucifer大人么,您居然也会出席啊."

Sharu从面前的盛景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正看见一位银发女子在于自己的Sire说话.
她真美,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三个字,Sharu的目光便被女子几乎及地的长发吸引了,明明是和自己同色的银,为什么她的头发看起来却柔软得像是绵延的流水一样,好像盈盈一握便会从指间滑过,一点痕迹也不留.这么想着,她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想要触碰一下那飘渺的发,可是就在触及的一刻,那缕缕银丝竟然如有生命一样,轻巧的卷住了Sharu的手腕.

"怎么了?你喜欢它?"银发女子回过身,对Sharu展颜轻笑,她笑的时候,方才绕上Sharu手腕的发若无其事的垂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迎着女子温柔的笑靥,Sharu愣了楞,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

"莉德小姐和Sharu都是银发,所以Sharu会好奇也很自然.小姐您真该为自己不同凡响的魅力感到骄傲呢."
"嘻嘻,Lucifer大人您可真会说笑."莉德俯下身,饶有兴致的打量Sharu:"刚才你们进来时我就注意到这孩子了,眼睛和发色都是那么纯净的银,比我还像纯血系血族呢.简直比人偶娃娃都漂亮嘛,Lucifer大人找了个好Childe."

第一次被除了自己Sire以外的血族称赞,而且对方还是如此高贵美丽的女性,Sharu迟疑片刻后,双手轻轻提起了自己百褶舞裙,微微欠了欠身:"事实上,我觉得您的美丽是用语言没有办法形容的,所以..能得到您的赞美,我很感激."

说完这句话后,Sharu便听到了莉德的笑声,优雅矜持得像是在半空中悠悠漂浮的羽毛,然后她的左手便被人轻轻握起,一支末端呈盛开玫瑰状的精致发簪落在了她的手心.

"你真乖巧,不过再乖巧的孩子也是需要打扮的哦,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
"收下吧Sharu."接触到她探询的目光,Lucifer爱怜的摸了摸她柔软的长发:"莉德小姐只会给自己在意的孩子送礼."

Sharu这才小心翼翼的握紧了发簪.

"啊对了,Lucifer大人,家父和家母都很想见您一面,不知道您是否愿意赏光?"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微微点点头,Lucifer扶上Sharu的肩,以轻得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你先自己去玩一会,Sharu,舞会开始我来找你."然后便松开手跟着莉德走入了宾客群中,黑色的燕尾礼服很快就与殿中朦胧的色彩融合在遗弃,难以清晰的辨明.

虽然已经有许多次参与盛大舞会的经验,可毕竟那些只是人类世界通用的法则,至于血族的舞会上能不能用Sharu并不知道,不过她已经决定按照自己的习惯找个比较清净的地方呆上一会,可是好像不管她走到哪里,宾客聚集的密度都很高

以前一直不知道血族的数量竟然这么多.
靠在一根粗大的石柱旁,Sharu有点郁闷的叹气,Sire不在身边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迷路的小猫,何况自从她成为血族之后,一直都呆在城堡里,外出的数量屈指可数,更不用说被带到这样的场合.

一朵红色的蔷薇突然被递到她的眼前,Sharu诧异的抬起头看向执着蔷薇的人,接触到对方红得鬼魅的瞳仁后,她不禁脱口而出:"Miguer大人?

3

不经意瞥见那一抹纯净如同初生百合的银色身影时,Miguer还一度以为是自己晃了神,毕竟很少会有Sire把才成为血族十年的Childe带到舞会上来,不过Lucifer那种行事风格诡秘的家伙,干出这样的事似乎也在接受范围内.

"你跟我来吧,别漫无目的的乱转,这里施过法术,迷路的话就麻烦了."
"嗯,劳您费心."

Miguer将红色蔷薇的茎递给女孩,Sharu将它夹在了两指之间,在它的牵引下跟着Miguer走向大厅东侧的水晶桌.

东侧的角落,比起殿堂中央似乎又别有一番味道,金属烛台里的烛光被刻意的熄灭,只有几只盛满晶莹红色液体的玻璃杯中燃着磷黄色的冷焰,几个打扮体面的侍者倒背着手端立在阴影处,交谈声和笑声在这里好像被看不见的物质过滤了,轻飘飘的如同枕边呢喃细语,似有若无的透着令人沉醉的诱惑.

美艳的女子百无聊赖的倚坐在桌旁,涂抹了暗色丹蔻的手指上缠着几缕发丝,她的头发是那么多,几乎翻涌成一片褐色的波浪,纷纷扬扬的垂落在她身边,这令她看起来像极了油画上被精心雕饰过的贵族夫人,甜美的红唇左侧有一颗不怎么明显的痔,这不但没有给她宛如夜玫瑰一样撩人的容颜扣分,反而还增添了几丝风韵,丰满火辣的身材此刻被包裹在绣着诡异花纹的黑色晚装中,远远看过去她身材的形状实在和把自己拗成最大幅度"S"形的蛇无异,从哪个角度都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Lisa."
"哎呀,亲爱的你可真慢,跑哪里去了..哎?这小姑娘是?"

对于Lisa略显夸张的语调变化见怪不怪,Miguer笑着把Sharu按到Lisa左侧的一张椅子上,即随有一位侍者恭谦的上前替她摆上一只盛满了血酒的杯子.不过Sharu并没有碰.
"Lucifer的Childe."简单的对Lisa说了一句,Miguer又转向Sharu:"这是我的恋人Lisa,对舞会有什么不明白的问她吧,我去帮你把Lucifer找回来."

Sharu还没来得及解释Lucifer跟自己已经约好了,Miguer已经风一样的掠走.只留下Lisa饶有兴趣的对Sharu上下打量.
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别的不讲,光是那生涩的眼神就已经许多年不曾见到了,繁复的百褶舞裙像是一朵盛开的鲜花,而穿着这身舞裙的她就是花蕊中的银色妖精.美妙得和童话故事一样.

眼角余光撇到她手中紧握的发簪,簪尾的玫瑰中央还闪烁着一个微小的家徽,全血族都人尽皆知的,纯血系莉德的标记.
是了,说起来这孩子还真是跟莉德挺像的,就是年纪太小,否则必定也是个冷艳哀愁的美人吧.
念及此Lisa忍不住掩住嘴笑出了声,笑声轻捷慵懒得仿佛波斯猫半眯着眼打出一个不轻不重的呵欠,Sharu先是低头细细审视了一遍自己的着装,确定没有什么漏洞后,好奇的抬头看向面前妖艳的美人,似乎想要从她迷人的神色中找出她发笑的理由.

"噗.别误会,我不是笑你,小姑娘,我只是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对了,你的名字?"
"Sharu.."
"雪露啊?真是纯净的名字呢."Lisa一手拢着自己垂落的发,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你不打扮一下么?"
"哎?打扮?"
"这可是舞会哟,纯洁的花儿如果不做修饰,是不能吸引目光的,来,发簪给我."

Sharu想说其实我也不需要吸引别人的目光,不过架不住Lisa的盛情,犹豫着将发簪递给了她,Lisa拿过发簪后示意Sharu转过身去.
虽然并不明白她的意图,Sharu依然顺从的照做,然后便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捞起.令她惊异的是那双手的动作竟然是那么的柔和,像是母亲的手柔柔的抚摸自己一般.微微的酥麻从头顶传来,泛着微微的涟漪蔓延到身体各处.Sharu似乎一瞬间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她还坐在母亲的膝上,那个温柔的女子嘴角挂着可以令夜明珠都黯淡了光芒的微笑,白皙修长的手细心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身上淡淡的香气随着女子的动作萦绕在自己身边,舒服得让人有昏昏欲睡之感.

只是,这样的温柔,已经再也找不回来了.

"呐,好了哦,这样不就很漂亮了吗?"

将最后一络散落的银色发丝拢入盘好的发髻中,Lisa稍稍往后仰了仰身子,满意的打量自己的杰作.
刚才摸到Sharu的头发时,那过于柔滑的质感还让她担心不能顺利的扎起来,不过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如果现在让她坐在铺着深紫色天鹅绒垫子的扶手椅中,摆入装饰古典的橱窗里,这银色妖精般娇俏的小姑娘将会成为最亮眼的艺术品.

"还是打扮起来可爱些."
"是..是吗?"

从漫长的回忆中惊醒过来,Sharu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头发,指尖触碰到盘发那些清晰而紧致的纹路时,她没由来的便对Lisa产生了些许亲切感.
是了,这样盘发的方式,很像母亲呢,母亲也经常替自己盘出这样的发式,她常常说自己的头发太顺,盘复杂了反而不好看,简简单单的基本发式倒是最漂亮了.
不经意间,Sharu接触到了Lisa透着盈盈笑意的眼神,带着一点点狡黠与妖媚,在光影扑闪不定的朦胧中美艳得如同刚刚出浴的仙女,Sharu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讪讪的道了谢后,便局促的扯着自己袖口边上的蕾丝.

总觉得在这么撩人的女子面前,连话也要不会说了.无关性别,只是她身上仿佛幽幽花香一样的诱惑力让人不由自主的着魔.
这就是血族真正的魅力吧...看起来Sire说得没错.这的确将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修长的影子从Sharu右侧斜斜的投到她身上,紧跟而来的是Miguer的啧啧称羡:"Lisa你的手还真够快的,你说是吧Lucifer."
"Sire,您回来了."Sharu轻巧的从椅子上一跃而下,靠到Lucifer身边,自然而然的勾住了他的手,亲昵得近似撒娇的态度让Lisa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唷,这孩子真有意思,刚才还跟花中妖精似的,现在倒成了迷路的小猫儿."

"好了好了亲爱的,你别打她的趣了,人家还小,禁不住你这么伶牙俐齿的."眼看Sharu带着满脸困窘缩到了Lucifer身后,Miguer连忙伸手揽过自己的恋人:"舞会要开始了,我们去那边."

Lisa娉娉婷婷的站起身,黑色曳地礼服的裙摆顿时在她身后拖曳成了美人鱼线条流畅的尾巴,圆润而修长的腿在裙装开叉处若隐若现,流淌着夜明珠般动人的色泽,精致的五指微张,牵起Miguer手的动作颇具挑逗的风情,临行前Lisa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正从Lucifer身后探出头有些怯生生的张望自己的Sharu,顺便抛下一个相当妖媚的飞吻:"宝贝,别害羞哦,梦境这种东西,错过就不会再回来了."

"Sire,Lisa小姐她指的是...."

修长冰凉的食指轻轻压到她娇小的唇上,阻止了她进一步的发问,男子天空颜色的双眸显得比平日更为幽深,摇摆不定的烛光落在他瞳中也只留下一线金丝."你听吧,Sharu"
迎着少女纯净无瑕仿若空中皎月的晶莹双眼,Lucifer低低的笑了:"梦境开始."

4

从厅中某个黑暗的角落,突然响起了深沉而悠远的钟声.
一下,两下,三下..整整十二下,神秘感十足的午夜在人们未曾察觉时悄然降临.

清越的G调弦声像一支穿越时光的银箭,顷刻串起了梦境与现实,小提琴婉转优雅的旋律紧接着缠上了全体宾客的听觉,带着咏叹调的缱绻,闲适的慢三拍小步舞曲.
Lucifer开始挪动脚步,潇洒自如的踩着节拍向舞池中移去,让他稍显惊讶的是方才还略露腼腆之态的少女竟然也很熟络的跟上了他的步伐,犹如蜻蜓点水一样的碎步同样精准的咬住了节奏,压根就不必他刻意去带.

"Sharu很会跳舞啊."一手揽上她的腰,Lucifer的口吻并非惊叹,而是纯粹的赞扬.
"您忘了?做为人类的时候,我是Dina家的贵族小姐."被夸奖的女孩儿俏皮的吐吐舌头,脚尖在地面勾出半周圆弧,完成了一个矜持的侧转后重新回到男子的臂弯中.
"嗯,我可是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呐."凑近她的耳边嬉笑似的低语,Lucifer的手顺着Sharu白皙如同花蕊的手臂推移到她的肘部,手势优雅的往上一托,不着痕迹的将这浪漫调的小步舞曲演出了摩塞塔舞曲的活色生香,Sharu噗哧一笑,借着Lucifer举托的力道稍微往后退了半步,再前进半步,踏回乐句结尾时也自然而然的让Lucifer的手改变了位置,很巧妙的又将基调定回"暧昧."

正当全场舞者都沉醉在这铺天盖地的巴洛克气息里时,以e调重开的乐曲带着水晶般清澈通透的质感敲醒了昏昏欲睡的耳膜,竖琴清丽的长音如风铃碰撞,键盘轻盈音色如泉水叮咚,大提琴低沉的震颤凝结起圣堂乐的虚无,三角铁的脆响带出了高山流水的流畅,舞曲节奏从八分音符换到了更为急促的十六分音符,还是三拍一小节,舞步却被换成了五步,更多了几分热烈与狂野,不过这样骤然的更换并没有对出色的舞者造成任何影响,Lucifer的舞步进退得宜,洒脱中依然带着不可置疑的冷静沉稳,Sharu的步子更显轻灵,时而如花间飞舞的蝶般翩跹动人,时而像掠过水面的飞鸟般轻盈迅捷,一转眼又变成了深海中悠然的人鱼公主,拨开湛蓝的涟漪,露出水面的一瞬光彩照人.百褶裙的裙摆随着她的舞姿一次又一次绽开成眩目的花.连续三个一周半的飞旋侧转都完成得完美无缺,如果把舞池比喻成百花齐放的花丛,Sharu也许不是最华美的花朵,但她毫无疑问会是吸引最多目光的存在.

激昂的旋律在升至气氛最热烈时戛然而止,中提琴中规中矩的音色穿针引线般将旋律带至四分之四拍,喧闹的打击乐渐渐沉寂下去,只余下键盘干净的音色回旋在厅堂中,舞者们的舞步也在乐曲中逐渐放缓下来,化作了呓语似的悠然,气氛重归浪漫缱绻.Sharu微微侧着头倚靠在Lucifer怀里,任凭他带着自己迈出终曲的舞步.轻柔的吐息不经意泄露了她的疲态,却依旧乖巧得令人心动.

"你跳得真好."与另外一对舞者擦肩而过时,Sharu听到女子纤细温柔的声音,映入眼帘的是莉德清丽脱俗的微笑.
"谢谢莉德小姐,您也不错."Lucifer及时的替Sharu致以回礼,顺便也对搂着莉德那位蓝发冷峻的男子示意,对方微微点点头,引着莉德又回到了舞者群中.

钟声再次响起的时候,音乐像是渐渐在海中下沉的石子,慢慢的敛去了涟漪,又堕入了沉睡.堂皇的大殿里烛光也开始有序的熄灭,一根根一排排,最后只剩下在镶在墙壁烛台里的火光,微弱的宣告着舞会的结束.地下宫殿大门轰然洞开,宾客们轻笑着互相道别,在窃窃私语中打开归路的通道.

"离天亮还有时间."Lucifer在宾客们都走得差不多后才领着Sharu走出了殿门:"Sharu还想去哪里?"
"回家吧Sire."她抬起头,惬意的眯起眼睛:"我好像有点饿了."

Lucifer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为这个孩子的精灵古怪.
"那就回家."说着,他的手中已经燃起磷蓝色的火焰,一个法阵在他脚底缓慢生长起来,逐渐将两人的身影吞没在一片淡蓝中.

当那片蓝色的光芒悄然熄灭时,一切又归于寂静,宫殿的大门发出沉重的挪动声重新闭合.
此时,它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墓穴.
墓穴外,寂静的月光在墓碑上投下的银色影子,是那么浅淡那么虚幻,如同一夜即将消失的梦境.

E N 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