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34 |  133 |  132 |  131 |  130 |  129 |  128 |  127 |  125 |  124 |  123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
 
四周风的声音,似乎在刹那间变得遥远起来.

他看着少女近在咫尺的俏丽容颜,发现自己有一瞬忘记了呼吸的节奏.
那个只在故事里听过的传说,现在就真真切切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带着过份单纯的眼神和过于诱惑的笑容.

"魔女吗..."
"怎么?"少女倒背着双手往后小跳了几步,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稍微拉开一些后,她微微张开双手仰起脸看向对方,阳光落在她蓝色的眼眸里,如同无数水钻闪闪发光.
"没什么."他笑笑,原本还有些僵硬的神色略微柔化:"只是觉得,和传闻的不太像."
"有的时候,现实比传闻更加不可信."娇俏的魔女依然在笑,但眼神却透着和明媚的笑意截然相反的轻蔑之色:"不是所有的魔女都是你们这些纯种人类说的魅惑的妖姬,但也不是没有妖冶的魔貌就一定人畜无害."

年轻的骑士抿起了因为干燥而有些许破皮的唇,柔软的目光游走过缠在少女左腕上的秘银手链,晦涩的字符组合成的铭文呈现交叉绞合的形态在手链狭窄平滑的表面铺展,最终汇聚到被雕刻成带刺玫瑰状的血红宝石下方,明明是日光正好的白日,那块看起来成色上好的宝石却没有半点它本应拥有的璀璨光泽.

察觉到少年视线的焦点,少女似乎是有些不耐地啧了一声,随后干脆就大大方方地将对方注视的东西展示出来.

"认识它?"甜脆的嗓音带着居高临下的倨傲.
"不能说认识."并没有计较对方近似盛气凌人的态度,辉·特里亚垂下眼,略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地在他琥珀色的瞳里投下浅浅的剪影:"但是关于它的描述,我印象很深刻."
"是吗,那么你们人类的书籍是怎样描述它的?"

连刺也被血染红的玫瑰,往生的诅咒,最后的魔女.

不算遥远的过往里,有人捧着一本封面烫着金色字体的书本,在午后掠过湖面的微风里,用清澈的嗓音一字一句地念出这个听起来相当凄美的句子.
他甚至还能够在脑海里勾勒出念出句子的人的模样.她就安静地坐在阴凉的树影之下微歪着头,长发在她背后淌成黑色的流水,被宫廷里手艺高超的女侍精心修饰过的刘海下,琥珀色的双眸里盛满对传说的向往,也许还有一点点的迷惘.

那个时候她似乎还对自己说过,如果这不是故事,那么这位最后的魔女该是怎样的风华绝代.话语间完全是少女见不着倾慕之人的惋惜.
于是自己回答她,这么想一睹对方风采的话不如现在回去睡个觉,也许在梦里你就能看见她了.

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当时的戏言一语成箴,只是站在魔女面前的人不是那个心思还略显单纯的公主殿下.

"喂,喂喂喂喂,我说那个谁.能不能不要话讲到一半就发呆啊."

樱梦很头疼.
她想自己好不容易在这个偏僻到连魔兽都懒得踏足的森林里遇到除了动物之外能说话的活物,没想到却是个神智不怎么清明的主.可是当少年露出柔软而疲倦的笑容轻声对她说抱歉时,她又觉得对方并不是如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从举止和言行来看也许是哪个国家的贵族少爷,可是那种盈满的了憎恨的眼神却不像一个生活在安定环境里的人应该拥有的东西.
或许就是这样截然不同的反差挑起了很久未曾踏出过森林的魔女姑娘的兴趣,于是她报着试探的心态说了一句"要不你就暂时留在这儿吧,反正你也出不了这里."
其实她说话的本意,是想要敲破对方从一开始就温文有礼的面具,一般人听到这样的话,至少也会慌张一下吧--至少她当时是这么想的.

然而少年给出的回应,却是出乎她意料的不温不火.

"如果不会觉得太麻烦的话,能让我留下真的很感激."
"诶~~你竟然不会害怕,难道你真觉得我不会趁你半夜睡着了用你的血做药剂吗?"
"如果您高兴."少年后退一步,左手搭在右肩对她欠了欠身,恰到好处的姿态,无懈可击的骑士礼仪.

只是,当他再抬起头时,那对浅棕色眼睛里的光和干净的颜色,已然被不知名的阴霾搅得一片模糊.

"反正,我已经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了."

.....怪人!

这是樱梦·芙莉安对于辉·特里亚最初的印象.
然后,那个少年就这样留在了她的住处.

森林深处的生活其实并没有人们想像的那么有情趣,甚至可以说是无聊透顶,除了偶尔因为兴趣爱好而调制一些药剂,樱梦大多数的时间都在逗弄窜到她居所来的小动物,或者是坐在金色蔓榕最高的枝干上眺望着远处的景致,再翻翻那些不知道何年何月遗留下来的古老书籍,就这样可以打发掉一整日的时间.

这些日程,在少年到来之前没有变化,在少年到来之后,似乎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年轻的人类好像并不热衷于谈天说地,也没有保持着对这座传言不断的森林一探究竟的心思,更多的时候他会呆在魔女的书房里,细细地翻阅着那些并不是用通用文字写就的文献,有的时候还会对着他随身的佩剑发上好半天的呆.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半月有余,最后先耐不住寂寞的反而是生存时间过长的魔女.
终于在一天的傍晚她开口询问了关于他的过去,但是在听完那个人的讲述后她发现自己有些后悔挑起了这样的话题.
她知道这个优雅温柔的少年背后必定有着一个她意想不到的故事,也能猜到他踏入这座森林之前有过怎样的遭遇.

对她来说,辉·特里亚其实并不算特别悲惨,至少在魔女的逻辑和世界里,它只能算最基础的磨难.
让她后悔的只是那个人的心情.
年轻的骑士身上有着背叛和憎恨的烙印,但是心里还残留着一道最纯净的光芒.

是他对于重要的人,想要守护的人的记忆和怀念.
也许他自己在叙述的时候都没有发觉,但是樱梦·芙莉安却清清楚楚地在他的话语中捕捉到了那种无法泯灭的情愫.
至死不渝的等待,抑或是痛苦挣扎过后唯一的希望.

实在是过份相似了,那样的心情.

"其实,现在想起来有点可笑."

他伸出手,扯下老树最低处的枝干的一片绿叶,在手中随意地折了几下,叶片伤痕中淌出微不足道的汁液,将他的指尖染出点点近乎透明的绿.

"我明明,再也不可能见到她了."
"是你自己在逃避吧..想见到的话,回去不就可以见到了吗."
"哪有这么简单."他看着魔女难得皱紧的眉头,不自觉地舒展了薄唇的线条:"人类的世界,比你想像的复杂很多."
"停,打住,我不想听你给我灌输人类世界的规则."少女做了个捂住耳朵的动作,在辉·特里亚无奈的目光里把视线投向了被夕阳染成橙色,又被树叶的间隔切的支离破碎的天空:"呐,你还记得你当初答应过我什么吗?"

"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不少,你说哪一件?"
".......陪我去那边塞弗鲁山谷,抓几只魔物回来!"

最后半句话,魔女说得咬牙切齿.
事实证明逢魔时刻并不是随便造出来玩玩的词语,日暮时分山谷里的魔物难对付的程度超出想像,虽然樱梦的魔女之力借着白日与夜晚交界这样一个灵气波动巨大的时刻发挥得淋漓尽致,但也不能保证两个人都毫发无伤.

所以夜晚被血腥味刺激无法入眠什么的,有很大一部分也是泄愤心骤起的魔女自作孽导致.

"叮铃"一声脆响.
似乎是铃铛的声音.

辉·特里亚的思绪被这悦耳的响声从回忆里拉出来时,樱梦也猛地顿住了手里的动作.

叮铃
叮铃

铃音婉转.
辉·特里亚看着系在窗棂间橘色的小巧铃铛,眼神里滑过不可名状的诧异.
明明这小玩意纹丝不动,可是清越的铃声却一声比一声急促.

"你在这里呆着,不要弄出声音,也不许出去!"说话间樱梦将手里的小瓶往桌上一磕,连瓶里的药剂洒出来都不在意.
"可是.."
"不照我说的做,就用你来做今天逮回来的那玩意的夜宵.",话音未落,魔女的身影已然消失在冰冷的空气中,只余一室灯火摇曳.

快点.
再快一点.

解开居所的结界,召唤出一直沉睡在法阵里的异兽,纤细身影在被月色浸透的森林里穿梭,轻捷如同一道粉红色的电光.列队的树木在她身边急速倒退,拉成一片模糊的黝黑,枝桠断裂的声音敲在耳膜上也抵不过心脏的鼓动之声,夜风沿着树木的缝隙急速前行,却还是碰不到魔女猎猎作响的衣裙,她的速度甚至比最无拘束的清风还要急切.

水流的声音从前方模糊地传来,不远处似乎有着奔流不息的飞瀑.
全身泛着隐隐红色光泽的游龙状异兽低吼一声,冲天而起,少女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后视野瞬间开阔.

月华星辉下,白色长绸一样的瀑布从高处坠落直下,落在深潭里扬起细碎的水雾,原本晶莹剔透的水滴,落进月华银色的罗网里便如同化作了流转着冰冷色泽的珠珍珠,圆润迷幻,巨大的轰鸣声撕裂了星光带来的寂静,却遮盖不住夜晚月见花明丽的寒香,这些幻想一样的香味附着在每一个空气分子上,又被瀑布落下时卷起的风力推向四面八方.没有虫鸣,没有兽吼,森林山谷的夜依然拥有它独特的清幽与喧嚣.

难得一见的优美景致,匆忙赶来的魔女却没有心情细细欣赏,她的目光,在异兽缓缓下降的同时就死死钉在了披着朦胧银光的飞瀑旁,那里有一个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色身影.

"橘?"

 双足触到地面的时候她有些不确定地唤出声,尽管声音和微微发软的腿一样有些颤抖.

"虽然可能会被打死,但是芙莉安小姐,我还是要对你说抱歉,我不是主人本人..."
"瑟兰你给我滚去黑船沉没之地!"看清了对方黑色斗篷下泛着浅浅金色的柔软短发和与那人截然不同的眼眸色彩,樱梦·芙莉安咬紧下唇,硬生生按捺下第三千两百次手刃这位所谓的血族执事的冲动:"下次你再用你那破气场影响到赤血之铃,我就把你卸成肉块去祭我母亲!"

"芙莉安小姐,这么多年您的个性还是这么火爆的话,我家主人可是不敢回来的啊.'月色下魔貌撩人的男子笑得妖媚慵懒,宛若一只正在打盹的银白色猎豹:"您瞧瞧我偶尔回来您都要卸了我,主人要回来,怕是被您晒成血族标本."
"..废话少说,他人呢."揪着衣领平复了自己的气息,樱梦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热血沸腾.
"在极东岛国."
"又跑去找什么操控幽灵的异族继承人约会吗又赖在人家家死缠烂打了吗!"
"您懂的."
"他还记得这片森林叫什么名字不?"
"..这个..我不敢随意推断."
"好了我知道了你要是下次不把他绑回来你就真的去黑船沉没之地呆着不要再过来了."无力地扯了扯嘴角,俏丽的魔女整个人扑倒在已经呈现望天状的异兽身上:"明明自己叫我在这里的,又不回来看一眼..哪天不耐烦了我真的杀去他老家哦."

瑟兰笑笑,对着已经连目光都没有再分给自己的少女鞠了一个躬,随后顺着飞瀑的方向纵身跃下,下坠的刹那他的身后展开了巨大的蝠翼,只一瞬,便借着气流滑翔而去.
待他升上高空,再回头往下看时,少女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只有那异兽身上淡淡的血色红光在夜晚的深黑里闪烁不定.

自从将这位小姐送回这片她母亲最后的隐居之处,已经过了很多年了吧.
但是即使跨越那么长的时间,森林之外人类的贪婪和疑心还是一点也没有改变.
如果没有十成十的把握,找不到可以让自己面对那些排斥异族的人类的强大力量,主人可不敢随意地让您独自离开这片属于魔女的,最后的庇护之地呢.

您若能稍微明白一些,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般不安了呢?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