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37 |  136 |  135 |  134 |  133 |  132 |  131 |  130 |  129 |  128 |  12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泷泽静的确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的.
幼年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而被带到了金黄市,当时她的身上一只精灵也没有,能作伴的只是父亲留下来的乘龙,每天除了学习理论知识外连对战都没有,就是单纯和乘龙腻在一起.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位外貌秀丽气质冰冷的美人后,她的日程里才多了一项"观摩道馆的比赛."

那位访客,就是今后总被泷泽静挂在嘴边的娜姿.

实际上那个时候的娜姿也比泷泽静大不了多少,不过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获得资格认证的道馆首领.在观摩了几次比赛,又用乘龙跟娜姿较量了几次后.战术技巧是没学到什么,两位姑娘倒是成了朋友,包括让泷泽静自己出去旅行见见世面,回来以后再想自己要做什么也不迟这样的建议,也是娜姿提出的.于是泷泽静旅途的起点就从金黄市开始,临行前娜姿还特意送了她一个精灵蛋当礼物.笑着说我看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拿我的徽章.而做父亲的那位则是放心不下个连自己的精灵都没有的姑娘就这样出门,思前想后还是把乘龙给了她,说什么出了情况好歹也有照应.

大概就是这只乘龙,让泷泽静一度对成为精灵训练师的认知有了偏差.怎么说它都是她父亲所钟爱的精灵,优秀程度自是不必多说.踢了两个道馆,跟路边的训练师对战了几个回合,几乎就是所向披靡.一般训练家那种被打败,爬起,奋发变强,获得胜利的历程.于她根本就毫无体会,何况在战斗中她也感觉不到任何乐趣.而且相比"定下目标后前进",她发现自己还是更喜欢悠闲地行走,记录旅途中所看到的一切,对于未知事物的探求和感兴趣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战斗.

而这一点,对意识里只有"在战斗中能获得乐趣并且能赢才是好的训练师"这样概念的姑娘,无疑是个打击.
打电话回去给父亲和娜姿逐一叙说自己的担忧,前者回了句"你经历太少认识太窄",后者则高深莫测地道了句"人啊,都是善变的"
这两个回答都不令她满意,于是她决定由着自己的性子继续往前走.

直到发生了那两件事后,她才开始明白,所谓训练师,不是只要战斗赢了就好.
如果不能照顾好自己的精灵,不能理解自己的精灵心情的,根本就不能称之为训练师.

这两件事情其中的一件,就是她总算亲手捕捉到了一只精灵.具体的情况就是她无意中撞见了一只咩利羊,那个小家伙看到她竟然也没立刻逃走,而是歪着脑袋一脸迷惑地看着她.当时泷泽静就被它萌飞了魂,忙不迭地放出乘龙哐哐哐一顿砍瓜切菜似的PK,把人家打趴了就收服.你知道的,刚刚收服第一只精灵的时候总是宝贝得不得了,特别又是泷泽静这样的女孩子,战斗时总怕它被打太惨,所以每次都只拣红血的精灵给它打最后.

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模式倒也相安无事,直到挑战阿速的时候问题才出来.打败了对方第一只精灵的咩利羊怎样都不肯下场,一向温顺的它就这么直愣愣地戳在场中,周身电火花噼里啪啦地闪得煞是疯狂.

她楞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好,直到裁判提醒说第二场要开始,她才勉强地下令让咩利羊接着打.
最后还是依靠着乘龙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是泷泽静一点也不开心.因为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咩利羊突然就不肯听自己的话了,是不是讨厌自己了什么的.可是当它在神奇宝贝中心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泷泽静是真的被吓了一跳.

虽然之前在场上拼命努力依然被打趴,伤势还不轻的咩利羊,此刻的眼神却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平静满足.
那个瞬间她隐约地觉得,之前自己觉得为它好的想法,或许不过是一厢情愿.

"呐,其实你是很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来一场完整的战斗的吧?"

试探性的问话,换来的回应就是咩利羊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轻轻添了一下她的手,然后她就语塞了.
沉默了半晌,她才拍了拍它的头.

"我一直觉得,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做,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
"可是我忘记考虑了你的心情,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你."
"对不起,这一次,能原谅我吗?"

说话的时候泷泽静是挺纠结的,她担心万一这话说完了咩利羊一扭头不理自己的话该怎么办.不过很显然她多虑了,因为这孩子本身也就是小羊咩咩咩的温顺个性,纵然这段时间是有点怨气,主人都这么低声下气道歉了它当然不可能硬着心肠,所以也很欢快地叫了声附带一蹭两蹭,这事儿就算完了.

经过这件事,泷泽静才总算对所谓"精灵训练师"的概念有所改观,接下来的日子她总算也体会到了训练师的酸甜苦辣,咩利羊是她亲手捕获的精灵,能力也好等级也好自然是没乘龙那么强大.让它独自撑场的战斗几乎就没有赢的时候,可是每次打完咩利羊都会很高兴.她自己心疼是心疼,却也有说不出的满足感.直到有一天咩利羊依靠自己的力量撑下了全场战斗,最终取得胜利的时候,那种满足感更是达到了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程度.

所以她的眼泪就这样下来了,毫无预兆.
那是关于蜕变和欣喜的印记,在她的旅途中刻下的,最初也是最深刻的一笔.
那时她以为这样就是成长.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也没错,但是那仅仅是最普通的成长.
更难的事情总是在后面,这一点,直到娜姿送给她的精灵蛋孵化,泷泽静才真正认识到"照顾精灵果然是比跟精灵交流还困难的啊"
因为那个精灵蛋孵化出的精灵不是别的,正是那只让她在日后打不是骂不是根本不知道要拿它怎么办,到头来只能宠着的那只二大爷.

它的名字叫丢丢,种类是海豹球.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