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38 |  137 |  136 |  135 |  134 |  133 |  132 |  131 |  130 |  129 |  128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

海豹球是在充满了海洋气息的浅葱市出生的.
彼时正逢夏季,雷雨频繁的季节.泷泽静在午睡中被敲击窗户的雨声吵醒,揉着眼睛从不算太软的床上爬起来正想去关窗.却发现床边的地板上莫名多了个圆滚滚的小东西,还哭得稀里哗啦的那种.

头脑还没完全清醒,泷泽静自然也不可能立刻想到这小东西的来历,只当是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吓坏了的闯入者.抱起来安慰几句后她才想到要去查看之前放在床脚的精灵蛋的情况,结果目光所及之处只剩了个破碎的壳.
呆在原地懵了几秒,泷泽静才低头去看怀里挥舞着小短爪努力想抹泪,可惜因为爪子问题根本够不着的海豹球.

"..从那里孵出来的就是你么..."

海豹球迷茫地睁着一双还弥漫着大雾的黑色眼睛看着泷泽静,半晌好像终于反应过来那句话的情绪不是惊喜而是隐晦的嫌弃,于是嘴一撇又要哭.幸亏泷泽静反应快,赶紧给它哄住了.接着她想了想,还是把它先放到了枕头上,又把咩利羊叫出来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房间.

精灵中心的一楼,今日也是热闹非凡.
泷泽静走到可视电话前拨了号,不一会儿屏幕亮起,映出女孩子秀丽的影像.

"娜姿,那个蛋孵出来了诶."
"哎是吗?"刚接起电话时还一副漫不经心样的美人,听到这个话题顿时来了精神:"孵出什么了?"
"海豹球,不是我说,我一直以为它会是某只超能系的精灵来着,你一个超能道馆的首领去哪里弄的海产品的蛋啊."
"啊哈哈,意外意外,居然是海豹球~可怜哦,还没出生就被人从父母身边夺走,出生了又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被主人嫌弃了,小心它心理创伤哦.'
"我是那种人吗,就是觉得出乎我意料."斜眼瞄过去,泷泽静心想那玩意要是会心理创伤我就可以直接去挑战四大天王.
"嘛,总之请好好照顾它."娜姿在电话那头咯咯笑起来,眼睛里闪着那么一点点期待还有那么一点点狡黠:"这也是训练师的职责哟."

收了线,泷泽静碎碎念着好像捡了个大麻烦,有点阴郁地回了房间,进门就知道自己的直觉果然很准.刚才被她放到了枕头上的海豹球如今正坐在咩利羊的背上,一边努力不让自己滑落,一边顶着一个精灵球做顶球运动玩,全神贯注的样子异常闪亮.一不小拿捏错了力度和角度,球碰在它的头顶后并没有直线上升,而是向外斜了六十度角飞开去.

眼看才到手的玩具就这么飞走,海豹球登时急得乱扑腾,这一扑腾就导致了悲剧的重心不稳,直直地从咩利羊身上栽了下去,还是以脸朝下的姿势...
只差一点点就摔着了.

海豹球扬起头,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将自己接住了的黑发少女,歪了歪小脑袋,然后慢慢地扯开一个天真的笑容.
泷泽静暗暗松了一口气,和正在摆尾巴的咩利羊交换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她抿起唇,屈起手指在海豹球眉心轻轻弹了一下.

"调皮."

举左边的爪子

"我没回来的话摔不死你."

举右边的爪子.

"..刚才问了娜姿一点事..嘛给你取个名字吧,叫丢丢好不好?"

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收回爪子钻怀里猛蹭.

泷泽静原本还微皱的眉,因为海豹球的举动而轻柔地舒展开,手势温和地摸了摸还在撒娇的小家伙,女孩子露出微笑.
算了,即使是麻烦,你也是我的精灵了啊.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海豹球的麻烦程度,很显然还是超出了泷泽静的预想范围.

比如晚上睡觉不肯睡床,嫌热.睡地板又嫌寂寞,半夜睡不着起来就要人陪,没人陪就哭,给它折腾了三个晚上后泷泽静头大,第四天就采取高压政策把乘龙叫了出来,放言丫再闹给我揍昏.半夜终究是不太放心,起来看的时候只见月光下,海豹球靠着乘龙睡得打呼,乘龙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着它,神色安详.看到这一幕很类似什么"父慈子孝"的场景,她这才安心地缩回被子里休息,此后每天晚上如法炮制,总算安生.

还有比如有关精灵球的问题,普通的精灵球它不肯进,高级球它又嫌弃不舒服,治愈球又被它推着滚来滚去表示颜色太猎奇.非要找那么一个晶莹剔透的,颜色和手感都要跟不融冰一样的精灵球它才满意.但是这样的球根本就不会存在,又不是可以随便开外挂的年代.所以每逢出门泷泽静也只好抱着它.为此她也苦恼了很久,但是后来有一次在海边遭遇了暴风雨,没见过这等黑云滚滚风高浪大的的阵势的海豹球吓晃了,给泷泽静随手掏了个球收了进去.此后它再挑,泷泽静就威胁要把它扔海里让它自己海上漂,遇到暴风雨死活自己负责.它才退而求其次地霸占了那个原本也长得挺好看的冰蓝色精灵球.

睡觉和精灵球的问题告一段落后,泷泽静总算有心思认真想办法对付令自己异常抓狂的根源,也就是海豹球的吃饭问题.刚开始的时候,她给海豹球喂一般专供幼小精灵食用的食物,头个星期海豹球还吃得津津有味,过了一个星期就开始把食盆推的离自己远远的.又吃了一段时间的树果,才不到五天它就开始把果子抛着当球玩.鱼它倒是非常喜欢,只是你不煮熟了切片了摆好盘撒上佐料算上来喂到它嘴里,一般它也不会主动去吃.

"我养的是海豹球么?我养的就是一二大爷!"

和娜姿通话说着这些日子发生的种种的时候,泷泽静一边狠狠戳着最近越发圆润的白色球体一边咬牙切齿地牢骚.

"嘻~那也是你惯着的不是么."千里之外,娜姿舒舒服服地坐在宽大的靠背椅上,好笑地看着半张脸都压到了屏幕上的海豹球,挥挥手赶开自己这边也想效仿它的鬼斯,以旁观者清的态度对好友道:"不是知道你会一直纵容,它哪里敢怎么放肆来着."

"我不是看它还小吗,想着溺爱点也情有可原,现在把我自己绕进去了."
"你想想之前类似的情况你是怎么解决的,我对你培育幼小精灵的能力很期待."
"对付伪S什么的,果然要真S才行吗."
"嘛..反正溺爱是不行的,精灵也是需要挫折才会长大哟,这是一个道馆训练师的忠告."

于是吃的麻烦解决了一半,和娜姿聊过后,泷泽静狠心了一个星期,海豹球再挑食再耍性子不吃饭她也不变着法子另外找吃的哄它了,刚开始海豹球还很不服气地连哭带闹,发觉没有用以后总算消停,偶尔还是要会挑会任性,但是大部分时间都会乖乖地给什么吃什么,顺便还学会了不单只吃自己的,还要把别人的食物都挨个尝过一次.这一点泷泽静就当不知道,反正超重了就塞它进精灵球,不能在外头噗嗒看谁着急.

就这么闹腾了差不多两个月,彼此的个性也差不多摸的一清二楚,泷泽静对付海豹球的各种小花招是越来越有办法.海豹球也很聪明地了解到自己的主人其实是个女王属性,不踩她底线的时候卖萌撒娇提要求随意,但是要是太过份,就别怪她六亲不认狠下心整顿.认知到这一点它就收敛了许多,可还是时不时地要挑战一下泷泽静的耐性,而且每次都在很微妙的时刻收手装乖,搞得泷泽静也是"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你这货"--这个情况,用弁柄的话说就是:"这玩意别的都不会,就是撒娇卖萌的时机掌握得精辟."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