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6 2019/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35 |  134 |  133 |  132 |  131 |  130 |  129 |  128 |  127 |  125 |  124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

提灯的火光猛地跳了一下,随后"哧"一声消失了痕迹.

辉·特里亚从自己的臂弯里抬起脸,有些茫然地盯着黑暗中那一道袅袅升起的纤细烟雾,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芙莉安已经出去很久了.
揉了揉被枕得有些发麻的左臂,他扶着桌沿撑起身体,视线在只剩下了寂静的空间里游走过,最后悄然落定在之前因为魔女的疏忽而散落在桌面的药剂上.

或许是因为在空气中暴露的时间过长,原本流质状的药水已经结成了半凝固体,粘稠得像是沼泽地里吸附力极强的淤泥,苍白的月光下半凝的药剂闪着诡谲的紫光,絮状的凝结物仿佛快要崩坏的天空中被胡乱揉成一团的云朵,让人连多看一眼都觉得烦躁.

虽然知道魔女的世界向来不能以人类的常识理解,但想到之前涂抹在自己伤处的就是这样的药剂,他还是觉得有些恶心.毕竟以他的眼光来看,长成这样的玩意,与其称其为伤药还不如说是毒药更合适.

屋外逐渐清晰起来的兽类的嘶吼声,让他在惊讶中收回了自己停留在散落的药剂上的视线.
已经在这里住了好些日子,他却没有体验过类似的经历,在他的印象里,这里的夜晚虽然没有夜莺清脆的啼声也没有此起彼伏的虫鸣,却始终保持着夜色里朦胧的静谧,从来没有涌动着像现在这般令人不安的,窒息一样的危机感.

感觉到那仿佛尖锐的骨针在地面上划过的刺耳声响正慢慢地向这间小屋逼近,辉·特里亚一时忘记了樱梦的嘱咐,他抓起一直放在床头已经稍微失去了光彩的银剑,径直冲出了屋子--虽然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出去后自己究竟能做什么,但是坐以待毙也绝对不是他一贯的风格.

然而,在目光捕捉到往此处逼近的目标物后,他手里的银箭怆然落地.

他并没有看到长相凶猛的巨兽,也没有看到曾经成为他噩梦中主角的残暴魔物.他看到的只是一具具反射着月光的白色的骨架,从大小判断它们大概是狼,或者虎一类的野兽.大约有五六只,早已成为空洞的骷髅的头骨上,形状嶙峋的上下鄂一开一合,发出并不连贯低啸声,伴随者它们甩动只剩下骨节的尾巴时候"嘎拉嘎啦"的碎响,足以让人毛骨悚然的同时又觉得牙根痒痒.

像是虫蚁噬骨一样,看似毫无威胁力却让人血液都结冰的恐惧.
辉·特里亚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他并不能确定,眼前的场景是不是比他听到落夜·特里亚的死讯时更具冲击力.但毫无疑问的是,他觉得自己在这个瞬间,已经完全地失去了再留在这件被森森骸骨所围绕的精致小屋里的勇气.

必须离开.
无论如何必须离开.

意识还很清晰,可是身体完全不听从大脑的指挥,每一条神经似乎从末梢开始就被注入了魔幻叶那可以令人短时间内麻痹的汁液,他根本没有办法调动起身体任何一个能够让他移动的部位.

兽形骷髅们发出的声音愈发低沉,似乎由嘶吼渐渐化作凄厉的呜咽.
寒冷的悲伤从四面八方侵袭,一瞬间整个暗夜都被浸泡在无言的苦楚中.

密林垂泪.

被这些无形又沉重的情绪压得近乎崩溃,浅棕色眼眸里的色彩涣散,少年的身形开始摇摇欲坠.

就在他的身体快要往前倾倒的一刻,清越的长吟之声如同骤然洒下的巨大罗网,将那些白森森的骨架身上发出的声音全部压在了一处.全身流淌着血色蔷薇一样的幽红色光芒的游龙状异兽从洒满星辰碎屑的苍穹中蜿蜒而落,修长流畅的身躯在少年的身体四周盘成圆环状,不松不紧恰恰阻挡了他投向那些骷髅的视线.粉发蓝眸的魔女披着一身冷月的银华织成的披风,从异兽的身上翩然而下的姿态优雅如同初春被熏风从枝头牵落的花瓣.娇俏的面容上读不出责备或是轻蔑,清澄灵动的双眸里情绪也没有任何潮起潮落.

"芙莉安..小姐..."
"啧,真是不听话的坏孩子,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许从屋子里跑出来了吗?"
"我..."
"你自己跑出来的,看到什么可别怪我了.Elves退下吧,今晚谢谢你."

游龙样的异兽轻轻点了点小巧而优美的头颅,身形在刹那间散成雾气般朦胧而轻柔的血色光华中默然隐去.
对于少年惊愕而不安的视线选择了无视,俏丽的魔女将左手抬至与胸口平行的位置,随后缓缓将手掌摊开,一团磷蓝色的火焰骤然从她白皙的掌心升起.

"往生的迷途旅者,请回归你们的安息之地,静待黑暗的再一次轮回."

并不复杂的言灵,樱梦念出这条咒语时甚至连眼皮也没抬一下,然而那些徘徊的骨架之上却因为她这一句话突地腾起了冰冷的蓝焰,焰的颜色比她掌心的那一团磷火要深一些,依稀可以看见有半透明的物质在火焰中打着旋游走.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微弱的火焰烈烈燃烧,将森白的骨架全部吞没在火光之中.待最后一点骨质被火焰吞没后,原本愈燃愈烈的蓝焰就像瞬间被什么东西挤压一般急速缩小,仅仅是一道闪电划过的时间,火焰便"嗖"地凝成一道蓝光窜上半空,又如同坠落的流星一样急速跌落,"哧溜"一声钻进从魔女的掌心飘起的磷火里.每钻进一道蓝光,磷火的亮度就变弱一些,待最后的蓝光刺入磷火的焰心时,那团火光已经微弱得快要看不见.

她回头看了一眼呆立原地的少年,五指轻轻一握,轻描淡写地掐碎了那磷蓝的火焰.

"结束了."

少女的唇边绽开娇艳的笑容,天真而魅惑.

"这个森林的秘密可全都被你看去了哟,我亲爱的骑士先生."

她挪动着轻灵的碎步转到他的身前,用弯曲着的食指挑起他的下巴逼着他有些失焦的眼神望向自己.

"那么现在,你,要我怎么处置你好呢?"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